夏威夷火山喷发:原住民的苦难,外来者的狂欢

袁 野 青年参考 2018-06-13

5月28日,民众在夏威夷拍摄熔岩。


35年来最猛烈的喷发


“基拉韦厄”在夏威夷语中代表“涌出”和“冒出”,当地人深信那里是火山女神派利的驻跸之所,在火山口时常能看到她的“头发和眼泪”——前者是熔岩入海形成的白色蒸汽,后者则指黑曜石。


传说中,这位在波利尼西亚神话中掌管火灾、雷电和风的女神生性善妒,喜怒无常。火山所在的比格艾兰岛即“大岛”的气候有别于夏威夷群岛其他岛屿,入夜后经常下雨。当地人传说,这是派利女神因嫉妒而拆散了一对恋人,伤心欲绝的女孩夜夜流泪所致。派利女神的怒火毁坏了夏威夷最古老的神殿,并在1990年吞没了历史久远的卡拉帕纳村。位于火山口的托马斯·A·雅格博物馆陈列着她的一系列“丰功伟绩”。


5月3日,派利又一次苏醒。次日下午4时45分,大岛发生里氏6.9级地震,这场当地1975年以来最强烈地震的震中正是基拉韦厄火山。基拉韦厄火山1983年1月首次向人类发威,此后断断续续喷发了数十次,成为全球最年轻却最活跃的活火山之一。它一贯躁动,但5月3日以来的此次喷发是35年来最猛烈的一次。目击者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从5月5日夜间至6日清晨,火山不断出现新裂口,烟气升腾,岩浆动辄喷出70米高。


“我对地震习以为常,因为这片地区老是震。但那天晚上,整夜都轰隆个不停。第二天,我的朋友决定带着宠物和一些衣服离开。”90后女孩肯德拉·蒂德韦尔对北美文化网站“VICE”说,“你甚至可能抓着最愚蠢的东西(逃走)——我另一位朋友抄起了一盒叉子。第三天,地面开始裂缝,火山喷发了。”


“火山爆发的动静震耳欲聋,地面上下晃动,连相机都很难拿住。”基思·布罗克惊魂未定地告诉英国《太阳报》,他在自家院子里目睹熔岩喷得比树还高。据CNN报道,熔岩以3座足球场宽的规模流下,吞没了路上的一切。截至6月4日,大岛已形成至少23条喷发着岩浆和高温蒸汽的裂缝。


火山口不断溅射出碎石,美国《时代》周刊形容其为“弹道导弹”。这些碎石小的如鹅卵石,大的则堪比冰箱。5月22日,一名男子在自家3楼的阳台上被飞溅的碎石砸碎了小腿。夏威夷火山天文台警告称,当地二氧化硫排放量已增加了3倍。


剧烈喷发整整一个月后,派利的怒火仍未消退。据“夏威夷大岛现在新闻网”报道,6月4日上午10时,熔岩流入一座湖泊,到下午1时30分,整座湖被蒸发殆尽。卡波霍海湾6月5日被填平,原先海浪拍岸的地形被“改造”成了一片陆地。


科学家无法预测喷发将在何时停止。


旅游官员竭力安抚游客


根据白宫发表的声明,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在5月8日就宣布此次火山喷发为“重大灾难”,并下令联邦政府提供援助,以“支持受严重风暴、洪水、山体滑坡和泥石流影响地区的恢复工作”。美国国民警卫队在受灾地区协助居民撤离。CNN报道称,夏威夷州政府在一个月内保护居民的花销估计超过290万美元。


另一边,主管旅游的官员们则忙着公关,努力把世人的视线从刷屏的熔岩照片中移开。“夏威夷官员希望基拉韦厄火山喷发不会吓坏游客。”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称,“即使地质学家警告说,火山很快会从山顶射出巨石。”


夏威夷州旅游局首席执行官乔治·西盖蒂对此不以为然。“大岛是‘巨大的’,有很大一部分不受火山影响。”他对CBS说,“现阶段,影响主要局限在火山周边二三十公里内。航班不受影响,游客们依然能自由地进行与火山无关的大多数观光活动。”


的确有为数众多的游客不打算被火山喷发打乱行程。尽管结婚当天正是基拉韦厄火山开始发威的日子,来自美国加州的马修和安吉丽娜·康妮夫妇还是按原计划飞到夏威夷度蜜月。“这是一生难得的机会。”马修告诉CBS。


旅馆老板罗伯特·休斯巴不得这样的游客越多越好。他告诉CBS,虽然他收到了“成吨”的预约取消函,但不怎么担心,“我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早就见过它(火山)闹出各种各样的幺蛾子”。休斯的旅馆坐落在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中,距离火山口仅数公里,是火山公园游客的最爱。


据美联社报道,截至5月23日,当地旅游业已遭受至少2.2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2亿元)损失。一些旅馆祭出大力度折扣,仍然余下很多空房,以往每年吸引多达200万游客、创造25亿美元收入的火山国家公园面临断炊。“这是我们从‘桶’里看到的第一道裂痕。”夏威夷大岛旅游局董事会执行董事罗斯伯奇告诉美联社。


火山烟雾中上演一幕幕悲喜剧


当夏威夷大岛的居民们竭力与滚滚岩浆和有毒气体搏斗时,一些围观者将这一切视为狂欢。


“在火山喷口上烤棉花糖安全吗?如果我有足够长的棍子……棉花糖会不会烤出毒来?”5月28日,一位推特用户询问美国地质调查局。


“呃……我们必须说不,这是不安全的,请不要尝试!而且火山口有大量二氧化硫和硫化氢气体,烤出的棉花糖很难吃!如果棉花糖遇上强硫酸(火山烟雾),你会得到非常壮观的反应。”后者警告道。


推文下的热评令人哭笑不得。“这篇推文让我想在喷发的夏威夷火山上烤棉花糖。”“如果你不能用它来烤棉花糖,那么拥有这座火山意义何在?”


“简直无法相信我们必须这么说……看在老天的份上,请不要尝试在喷发的火山上烤棉花糖。”对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发言,“VICE”无奈地感叹,不理解人们为何希望近距离观看熔岩。


事实上,这样的人很多。


5月10日,夏威夷警察局发言人艾伦·里奇蒙沮丧地告诉美国福克斯新闻网,除了救灾,政府还致力于另一种斗争:抓住试图绕开路障、溜进封锁区的探险者和“熔岩猎人”。“我们发出警报提醒人们,他们不该待在那里。”里奇蒙说,一些拿到回家许可证的当地居民可能把证件赠送或卖给了“一心想在熔岩流中自拍”的探险者。


不少专业的“熔岩猎人”也慕名而来,37岁的摄影师德米安·巴里奥斯是其中之一。“这正是让我感觉自己‘活着’的东西。”他告诉《时代》,“你站在那儿,能感受到那种压倒性的权威感、尊重和爱。这简直叫人上瘾。”


自5月3日基拉韦厄火山开始喷发以来,巴里奥斯就没睡过踏实觉。“我必须赶到那里,记录发生了什么。这样的场面或许在我一生中不会再次出现。”“这能够将五感完全包裹起来——作为一个从小就对火山抱持超级热情的人,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他追逐着每一道迸发熔岩的裂缝,并在脸书上直播。巴里奥斯的搭档经常开玩笑说,他与派利女神有染。


灾民归家遥遥无期


“孩子们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带着两个孩子的单身妈妈安布尔·马库凯恩对美联社说,“儿子一个劲儿问,‘妈妈,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


这位37岁教师的家已经毁于岩浆。据路透社报道,截止6月6日,此次灾难损毁的民宅等建筑至少已有400栋,远远超过夏威夷此前35年间毁于岩浆的建筑物总合(215栋)。由于火山喷发和地震可能持续数月,被紧急疏散的近2000名居民短期内无望返回家园。


“当时每个人都在争吵,真是太疯狂了。”48岁的餐厅服务员斯泰西·韦尔奇告诉《时代》,她和女儿位于大岛“莉拉妮地产”小区的太阳能小型住宅刚刚建成10个月,而现在她们不得不寄居在紧急设立的避难所。“汽车超速,到处都是警笛声。”


韦尔奇知道自己跟世界上最活跃的火山做了邻居,但她从不相信会面对最糟糕的情况。“我们知道自己住在‘熔岩1区’,但我没觉得受到任何威胁。”现在,和几百位邻居一样,韦尔奇不知道自家的房子是否还健在。


“这让我有点儿精神紧张。”她说, “我刚刚盖好它,它就像我的宝贝。我没有抵押贷款就把房子盖起来了,这是我拥有的一切。”


包括韦尔奇在内的灾民们不知道自己的损失能否得到补偿。“很多人买了火灾保险,但是否涵盖了熔岩的破坏?”肯德拉·蒂德韦尔告诉“VICE”,这中间有很多谣言和灰色地带。“我听说有熔岩保险,但非常昂贵。这里是一片贫穷的农村地区,很多人盖房子甚至没有许可证,更别说保险了。我朋友的姐姐家是一栋美丽的房子,但保费太贵,所以他们没为房子上保险。”


尽管如此,许多人还是保持着乐观。“我们会没事的,我们只是得重建。”韦尔奇说。


29岁的阿梵尼·艾更加豁达。她刚在4月带着4个孩子搬到大岛,如今房子被夷为平地,但她并不怎么难过,她相信火山女神在以“更新”来纠正岛上的人口过剩问题。阿梵尼对《时代》说:“这是派利恢复平衡的方式。有美丽就有黑暗。”


本文刊载于《青年参考》报6月14日A03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