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分子出狱潮”令法国压力山大

袁野 青年参考 2018-06-15

5月12日晚,巴黎发生持刀袭击事件,警方封锁了事发地段。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称对此负责。图片来源 CFP

被法国民众斥为“恐怖分子房东”的贾瓦德·本达乌德无罪获释。


法国的反恐事业正面临双重挑战。一方面,随着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溃败,法国“圣战者”们从叙利亚和伊拉克纷纷回流;另一方面,一些极端分子即将结束服刑,法国人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放虎归山”。


450名极端分子将重见天日


在付出血与泪的代价后,法国反恐体系总算振作起来,接连挫败了数起恐怖袭击阴谋。据法国24电视台报道,1月16日,警方逮捕了一名策划袭击法甲联赛赛场的33岁男子;3月20日,属于一个“圣战”团体的4男1女在伊泽尔省被捕;5月18日,两名埃及裔男性在巴黎被捕,并以“组织恐怖犯罪”的罪名被起诉。


新闻报道至此结束,但之后呢?把极端分子关进监狱,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据英国《卫报》报道,欧洲各国对恐怖分子的刑罚相当宽松,刑期平均仅有6年,这意味着成百上千名恐怖分子终有一日被放归社会。6月6日,法国司法部长妮可·贝卢贝向法国BFM广播电台坦言,从今年下半年到2019年,将有约450名极端分子在该国刑满释放。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报道,目前全法有512名囚犯因涉恐入狱服刑,其中18人将于今年出狱;明年至2022年,将有108人陆续刑满释放。法国《巴黎人报》称,他们大多是20~30岁的男性,平均被判5年监禁。此外,还有1139名普通囚犯被认定为思想倾向极端化,其中30%将在2019年出狱。法国《费加罗报》发现,这些人中入狱最晚者于2017年10月20日被判刑,刑期最短的仅1年。


如果恐怖分子“重操旧业”,绝不是闹着玩的。《费加罗报》把这450人分成了3类:身经百战的“圣战者”、老牌IS极端分子,以及“基地”组织的老兵,比如52岁的贾米尔·贝格尔。这位本·拉登的干将上世纪末就在阿富汗为恐怖主义效力,还曾计划袭击美国驻法使馆。今年夏天,贾米尔将获释。


不仅是法国,几乎整个欧洲都面临“圣战者”回流和极端分子出狱的双重挑战。据RFI报道,英国、西班牙、波黑和科索沃的在押恐怖分子即将被大批释放。比利时已经释放了80人,还有44人出狱在即。

 

法国民众忧心忡忡


“部长说,他们(极端分子)已经服了刑,我们会相安无事,一起生活下去。真的吗?”新闻评论员吉尔伯特·科拉德在推特上质疑。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西班牙“Infobae”新闻网指出,2015年血洗法国《查理周刊》编辑部的恐怖分子谢里夫·库阿希,早在2005年就因试图前往伊拉克而被关押,此后一直受法国警方监视,但他设法逃出了调查人员的视线,并抄起了突击步枪。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诺曼底:2017年7月的一起持刀袭击案中,袭击者还戴着警方用于监控的电子手镯。


“释放极端的囚犯?你是认真的?”一名推特用户激动地写道,“不植入一枚芯片的话(植入也不见得有用),我们不知道你打算怎么‘追踪’!”


在法国新闻网站“当前真相”的评论区,网友吵成一团。“我会立此存照的,如果再次发生不幸,我们会记着这个的。”“我们在战争时期抓到战俘,难道不等停战就要放了他们?所以,要么是我们根本没在打什么‘反恐战争’,要么就是我们的领导人脑子不好使了。”“这说明我们松懈得要命。他们会获释,然后迫不及待地发起新的袭击。唯一解决方案是判无期徒刑。”


一些政治人物也为此发声。法国《普罗旺斯》报称,法国共和党参议员、前参议院共和党党团主席布吕诺·勒泰洛6月7日呼吁政府做出“非常强烈的反应”。“因为这些极端分子,这些潜在的恐怖分子将在未来18个月内现身。”勒泰洛说,“就像对付最危险的性犯罪者那样,必须祭出非常手段来保护法国社会……我们看到了实实在在的风险,这种风险本来不应该出现。”


政府承诺“寸步不离跟着他们”


 “我们锁定了这些人,将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们。”贝卢贝对BFM说,“监督从拘留时就开始了。我们评估他们,再将之安置在与其危险程度相对应的拘留场所。出狱后,预计他们会试图摆脱我们,但我们将非常精确地追踪他们。”


据BFM报道,司法部长宽慰民众称:“拘留的好处,是给了监狱和情报部门监控这些人的合法性。”“这些囚犯在押期间及获得自由后的一举一动,都将被安全部门和情报机构记录在案。”


“非常精确”的追踪是怎么进行的?据法国LCI新闻网报道,极端分子获释后,将根据在狱中的表现被归入不同的“危险程度”分类,大致分为“短期或中期有潜在暴力行为者”、“可能前往近东冲突地带者”和“有热忱传教倾向者”。


为了准确评估每名囚犯的状态,监狱计划招揽上百名情报人员。根据危险等级和出狱后的活动,获释者将得到不同的“待遇”,从勒令其定期到相关部门报到至驱逐出境,不一而足。此外,法国呼吁尽快建立一个国际协调机构,以保证监控的连续性。


法国政府宣布,将在“未来几周内”启动一项反恐计划,以配合此前公布的去极端化计划。后者包括60条措施,今年2月由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公布,教育、司法、科研、网络、商业等领域均被纳入其中,旨在多管齐下地与极端主义争夺阵地。


菲利普特别强调了监管社交网站的重要性,要求网络平台尽量在非法内容被上传1小时内将其撤下。如今,极端分子对社交媒体的运用堪称炉火纯青,Telegram等加密社交软件已成为策划恐怖袭击的“标配”。据法国《世界报》报道,情报机构发现,思想极端化的人与正在服刑的恐怖分子之间的婚姻与日俱增,很多时候他们甚至通过社交网络举行“宗教婚礼”。


RFI报道称,截至2月20日,法国情报机构的恐怖分子监视清单上已有近2万人,其中2000人被评估为“危险人物”。以塔恩市为例,这座南部小城堪称法国极端思想最泛滥的地区之一,截至2017年11月13日,当地有150人名列“危险人物”榜单。


RFI的报道展示了这场法式“反恐全民战争”是怎样进行的。一名来自车臣的避难者经常独处,容易激动,被人报告曾在街上呼喊宗教口号、对邻居表现出攻击性,还要求一名女社工皈依宗教,结果被警察和精神病专家联手“管理”。塔恩市图书馆有人报告称,经常看到一名形迹可疑的外来客谈论女性的行为规范、浏览宗教网站,警局便派驻了巡逻人员。


监狱成极端分子“孵化器”


尽管政府监视“危险人物”不遗余力,舆论仍然不看好这些举措的效果。“Infobae”新闻网质疑它们“似乎是乌托邦式的”,并援引一名高级反恐官员的话称,“监控所有涉嫌极端主义的人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没有任何情报机构能完成这项工作”。这名官员解释道:“要每天24小时监控一名嫌犯,得动员20~30名警察。”


“我们无法评估500个人,看谁可能出国(进行“圣战”),谁已经放弃了极端思想。”曾在法国对外安全总局担任反恐分析师的伊夫·罗蒂尼翁告诉“Infobae”,“唯一的办法是利用网络,了解他与谁会面、谁打电话给谁、谁收到什么信息,以此建立他们的联络图。”


出狱的人难以应付,在押人员也让法国政府头疼。RFI指出,法国监狱已成为极端分子的“孵化器”。


2017年7月,一名42岁的法国人因与恐怖分子有染而被捕。前科累累的他有过4次偷盗和暴力行为,正是之前的一场入狱经历使他沾染了极端思想,进而上了安全局的监控名单。刑满出狱后,警方发现他屡次在法国和比利时之间往返,并与被严密监控的极端分子见面。警方担心他们有所图谋,决定先下手为强,结果缴获了3把突击步枪、一把老式步枪、4个雷管,以及警察制服等物品。在这名法国人的电脑里,赫然出现了IS宣传视频、具有反西方信息的视频和自杀袭击视频。


正是这样的事件,令菲利普的新政特别强调针对极端化囚犯的监管措施。未来,法国关押极端分子的监区将从3个增至7个,每年将评估250名囚犯,根据危险程度将极端分子单独监禁或关押在“预防极端化区”。司法部宣布,将在78座监狱里设立此类监区,足以容纳1500名极端分子。


检察官警告“不要天真”


“这些人不是关5年就够的羔羊,他们是我们的敌人。这些双重国籍者应该被剥夺法国国籍,然后驱逐出境。”一名网友在“当前真相”网站评论道,“别跟我谈什么人权。是谁赋予了这些人权力,去剥夺无辜民众的生存权?难道我们的公民没权利安全度日吗?”


LCI指出,极端分子这么快便能重见天日,相当程度上得益于律师的积极争取,使他们仅需服完刑期的2/3即可获释。据RFI报道,今年2月14日,曾为制造2015年巴黎恐袭案的两名恐怖分子提供住所、被法国民众斥为“恐怖分子房东”的贾瓦德·本达乌德,出人意料地被法国法庭宣布无罪释放,令遇难者家属和舆论感到异常沮丧与愤怒。“看看本达乌德的历史,我觉得法律对他太宽容了。”在恐袭案中失去女儿的帕特丽娅说。

 

自2014年以来,约有1700名法国人前往伊拉克和叙利亚参加“圣战”,至今仍有676名法国人滞留当地,其中包括295名女性。这些法籍“圣战者”中,有一部分被反恐武装俘虏和扣押,当局关心的首要问题却是尽力将其引渡回国,以免他们依据当地法律被判处已在法国废除的死刑。


据法国24电视台报道,贝卢贝今年1月28日宣称,如若被捕的法国“圣战者”遭所在国判死刑,法方将出面进行交涉。6月3日,加入IS的法国女子梅丽娜·布加迪尔在伊拉克被判终身监禁后,她的律师指责法国政府没有施压将她“保”回祖国。


在加拿大,面对回流的“圣战者”,总理特鲁多选择张开双臂,欢迎他们迷途知返,成为“加拿大反对激进主义的强大声音”。而在饱受恐怖主义之苦的法国,人们并不这么想。


据RFI报道,巴黎检察官弗朗索瓦·莫兰斯去年11月就警告说,对待极端分子必须“抛弃天真”,“不要把幻灭与悔过混同起来”。菲利普也保证,“在跟进刑满释放的极端分子的问题上,将摈弃无知的天真”。


本文刊载于《青年参考》报6月14日A05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