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 | 朱志宏:老爸糊涂也可爱续集

朱志宏 太原道 2018-06-15

  2018年的2月15日是老爸九十岁寿诞,妻子和女儿特意赶回来给他祝寿。老爸在腊月常常叨叨:“毛毛要回来看我了。”这是我们告诉他的。他还叨叨“毛毛说:‘爷爷回来啦。’”这一句是他自己想起来的。毛毛一岁半时,一次老爸出去练气功回来,她突然说:“爷爷回来啦。”这是毛毛说的第一句完整话,此后小嘴就吧嗒吧嗒什么也会说了,所以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老爸有点叶公好龙,妻子女儿真的回来了他其实根本不认识。妻子指着毛毛问他:“爸,你看她是谁?”老爸说:“毛毛。”妻子又指着自己说:“你看我是谁?”老爸说:“毛毛。”其实,“毛毛”对于他只是个概念,他的记忆残存中也许只有毛毛小时候的样子。

年前社科院候副院长和张处长来看望他,他很高兴。候副院长是新调调来的,我们都不认识。但张处长曾任离退休处处长,原来与老爸非常要好。母亲指着张处长道:“这是原来离退休处的张处长,你不认识了?”老爸说:“认识,认识。”但他却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张处长。母亲说:“你以前不是成天根生根生不离口,这就是张根生处长。”老爸一脸茫然道:“噢,认识,认识。”

候副院长与老爸握手

  现在老爸除了母亲和我以及云娥,其他人都不认识了。就连我们的名字也往往记不住了。我发表在太原道的“老爸糊涂也可爱”对此作了详细叙述。下面我接着再给大家讲几个糊涂老爸可爱的故事。

 

荣誉证书带来的心红   2017-7-27

今天老爸在看云娥做饭时,对着云娥叨叨他的丰功伟绩。云娥一边干活,一边胡应承他几句。别说,老爸独自叨叨的每一句还很流畅,大概是因为这些话他总是反复说的缘故吧。当然,上一句与下一句之间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我听到老爸又在叨叨他是优秀共产党员的事,就赶紧到储藏间的抽屉里去找老爸的荣誉证,结果没有找到。

吃过早饭,老妈拿了一条干净秋裤给老爸换上,老爸不停叨叨:“好老伴,好老伴。”老妈刚一转身,老爸就开始脱裤子,老妈赶紧过来告诉他:“不要脱,那是刚刚给你换上的干净裤子。”老爸把裤子提了起来。但老妈刚一转身,老爸又脱裤子,老妈生气了,开始冲着老爸吼:“咋搞的,让你穿裤子你怎么又脱?”老爸就又提起裤子。

但老妈一转身他就又脱,这下老妈吼的更厉害了,我急忙制止老妈道:“你管他干什么?他脱了一会又穿上了,让他玩就是了。”我又问老妈:“我爸的荣誉证放到哪里了?”老妈说:“要那干什么?”我说:“拿出来给我爸玩,今天人家又提起他是优秀共产党员了。”老妈让到储藏间找,我说:“我都找过了。”

这时,云娥说:“在我那个家的柜子里。”我去一看,果然在那里,就对老妈说:“告你不要乱放,你又乱放。”老妈说:“我觉得占地方,就放到不常动的地方了。”我说:“应该不时拿出来给我爸看看,这也是对他的一个刺激。他玩够了,再收起来。以后不要乱放了啊。”

我把老爸的证书拿给他,老爸眼睛一下就亮了。证书有8开纸大小,红色绒布皮上有几个烫金大字。组织部门摸透了老年人的心理,故意制作得这么夸张来哄老人高兴。我打开证书给老爸念:“授予朱兆瑞同志全省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荣誉称号。”老爸眼睛放着光一字一句的重复了好几次,喊道:“这辈子值了,老伴快来看!老伴快来看!”老妈没有听到,我赶紧告诉她过去夸老爸几句。老妈过去敷衍地夸道:“不简单!”老爸高兴的有点手舞足蹈了,把老妈都逗乐了。

  我赶紧对老爸说:“你看我妈笑的多开心,你一个人获奖,我们全家人光荣。”老爸更是乐开了花。他又念叨了几遍他的荣誉称号,问:“是谁发的?”我急忙又上前去,指着三个公章逐一念给他:“中共山西省组织部、中共山西省老干部局、山西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我夸张地说:“爸,你真不简单!三个地方都把你评为了全省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了。是全省的呀,真不简单!我一辈子也没有得到过这样的荣誉。”

老爸越发高兴了,指着发证单位的名称又念了几遍。兴奋劲过去之后,他就睡了。老爸在睡梦中突然大喊:“哎,买白面,赶紧买白面去!”他的声音很大,把自己都弄醒了。醒来之后老爸对着证书又念:“授予朱兆瑞……”然后在念叨声中再次睡着。

2017-7-29

昨天晚上起来看到老爸尿湿的秋裤摆放在地下,就把我的秋裤拿了一条给他搭在床头让他穿上。然后,把尿给他倒了,又倒了半碗水。我一下子睡不着,就听评书。正在迷迷糊糊时,就听到老爸在念念叨叨。我停下评书仔细听时,才听清楚老爸在念:“授予朱兆瑞同志全省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我会心一笑,正待继续睡觉。突然想到老爸是否会心红得的连裤子也不穿就起来看他的证书,今天的气温可不高呀。我起来看时,果见老爸光着屁股坐在沙发上念他的证书。我赶紧过去给他穿秋裤,他却指着他的证书让我看。我把证书上的字念了一遍道:“爸,你真不简单!”然后才给他穿上了裤子。

  今天早晨吃过早饭,老妈让老爸刷牙。老爸生气的说:“你怎么总是掂不清轻重,放着大事不抓专管小事?”老妈问:“有什么大事?”老爸说:“快把我的荣誉证展开给大家看看。”我听到后立即把老爸的荣誉证展开,老爸这才肯漱口。

中午醒来听到老爸高兴的呵呵笑,原来他正躺在床上一边看着他的证书,一边笑着念念叨叨。

2017-8-8

早晨吃饭的时候我打开电视看,老爸吃过饭看到电视开着又不高兴了,说:“开电视干什么,把电视关了!”老妈说:“志宏在看新闻。”老爸说:“有什么看头,关了!”老妈说:“我们三个人都爱看新闻。”老爸说:“乱七八糟的,有什么看头,关了!啊?!听见了没有?!”我刚刷完牙,见老爸发火了,就把电视关了对老爸说:“爸,我备课需要每天看看新闻,不知道国家大事国际大事怎么能给学生讲课?”老爸指着他床上的荣誉证说:“那不是国家大事?”噢,我这才明白过来,是因为几天没有夸赞他的荣誉证老爸不满意了。

 

奇思妙想         2017-8-15

上午妹妹打来电话,老爸在电话中说:“你们回来借一架飞机,从大陆这边绕过来,几分钟就到了。你们一落地,我们就去接你们,很方便的。”妹妹说:“爸,我可没有那么大本事。”我急忙插嘴说:“爸给你们想出一个多有创造力的主意啊,你们想不到吧。”妹妹立刻就理解了我的意思,也哄起老爸来,她说:“爸,你的主意真好,我们想也不敢想。”老爸高兴了,不停的唠叨他的奇思妙想。

    

这手不是我的    2017-8-31

       早晨,老妈让老爸洗手,老爸就是不洗,说:“这手不是我的。”云娥说:“那手怎么不是你的,手和你是一体的。”老爸生气道:“胡说,这双手不利索,我的手可利索了。”老妈笑道:“笑一笑十年少,现在又有了笑料了。”不知道老爸是真不知道手是自己的,还是为不洗手找理由,总之又给我们增添了乐趣。

 

我上班是为了自己?    2017-9-8

中午,老爸打了个盹就闹着要“上班”,母亲和云娥劝他睡觉,老爸生气了,我赶紧穿上衣服陪他下楼。我让他穿上拖鞋再下去,开始他不穿,走到门口我随声附和了他几句,他高兴了才给我面子穿上了。老爸一边走一边还絮叨:“我上班是为了自己?我是为了国家呀!如果国家不需要我了,我还不会在家里躺着享福?你们不让我上班是何居心?”下楼以后,看到满眼的绿色,老爸心情大好道:“你看这里建设的多好,绿化的多好,习近平来了一定会高兴的,还不让我下来。”我又随声附和他说:“就是,等习近平来了好好批评她们。”我以为老爸坐一会儿就会瞌睡,没有想到他一直坐了一个多小时还在那里兴致勃勃的东张西望。

17-9-10

半夜起来,老爸叫住我,说有要事相求。我问:“爸,什么事?”老爸道:“明天你把我送到我上班的地方,我要上班。”

老爸吃早饭又提起此事,我说:“爸,咱们不是每天上班。”老爸道:“那不是我上班的地方,你把我送到我原来上班的地方。”我说:“你原来上班的地方已经拆了。”云娥也道:“社科院已经到了小店那里了,你老了还上什么班?”老妈道:“连志宏也退休不去了,你还上什么班?”老爸不搭茬,反复叨叨:“我已经两年没有上班了,这是一个大错误。”“这两年我不是耳朵疼就是眼睛疼,没有给人家上班,这是一个大错误。”

我趁机想把看电视权争取回来,就说:“爸,你上班去干什么呀?”老爸似乎感觉到这是一个圈套,就顾左右而言他。我反复问他:“爸,你上班干什么?”老爸就是回避这个问题,我只好点破道:“爸,你不是去搞研究?搞研究可是需要了解国内外大事,需要每天看新闻。最近你可要好好看看新闻,不看新闻可不行,别你去了一问三不知,让人家笑话。”老爸就是不搭茬,道:“紧大便了。”于是我伺候着他出恭,给他洗了手。我故意把电视机开开,老爸这次没有敢反对。

 

  老爸要发展老妈入党     17-10-15

老妈用酸奶给老爸喂药,老爸却要发展老妈入党,他一本正经地说:“我已经和一些老同志说好了,答应发展你入党。”老妈不想入什么党,但坚持要给老爸喝酸奶,老爸很生气。老妈只好说:“行,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来,先把酸奶喝了。”但老爸很不满意老妈的应付,指责她道:“什么我让你干啥就干啥,入党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老妈一心只想快快把酸奶里药给老爸吃了,就说:“你先喝了酸奶,剩下的事好说。”老爸的气就更大了,大声说:“酸奶我可以不喝,饭我也可以不吃!”

我批评老妈道:“妈,你怎么这么没有觉悟呀,我爸和你谈入党的事,你要认真点,别总拿鸡毛蒜皮小事干扰。”我又劝说老爸道:“爸,我妈觉悟低,不要生她的气。不过你也应该对她作耐心细致的工作,改变一个人的觉悟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哟。”劝了一会老爸的气消了,总算喝了酸奶。

 

刷刷存在感    17-11-8

昨晚老爸兴奋的不得了,几次起来都没有见他睡觉。他不时的敲门,喊:“老伴儿,朱兆瑞要走了,跟你告个别。”

我起来小便,老爸正坐在餐桌边喝水,他把我叫住要我转告老妈,说他要调动到一个新地方,一天挣10元十天挣100元100天挣1000元。我说,好我一定转告。但我刚刚转身要走,就又被叫住,重复他的那一套,还说他已经把行李也准备好了,马上就走。我说:“要走也得等天亮吧,现在黑洞洞怎么走?”老爸纠缠不断,我只好溜了。

早晨6点多,老爸又敲老妈的门要与老妈告别。老妈敷衍道:“一会吃了饭天气暖和些再走。”

老妈起来见老爸床上放着他从洗衣机里拖出来的脏床单和湿裤子,就要拿回洗衣机里。老爸却阻止道:“不要动,那是我准备好的行李。”老妈道:“我给你洗干净再带。”老爸说:“我马上就走,来不及了。”老妈说:“你不吃饭了?”老爸说:“顾不上了。”老妈无奈把东西给他放下转身想干点活去,但老爸叫住她,非要给她讲自己的计划,他说:“我每天挣1块钱,10天就是10块,100天就是100块。”老爸的计算能力还行,就是把自己的价值降的太快了。老爸准备好的“行李”还有台灯(晚上办公用的)和荣誉证书(能力的证明)。

       我即刻就把这段日记发到朱群,妻子道:“笑死了。”妹妹也笑道:“爸爸的算数能力不错嘛!”我说:“爸爸吃饭吃着吃着就睡着了,没有顾上提调动的事。”妻子说:“一会儿就忘了。”我说:“存在感有了。”

17-11-10

老爸半夜找老妈喊叫:“老伴,老伴儿,朱兆瑞向你呼叫。老伴,老伴儿,朱兆瑞再次向你呼叫。”乍一听像是地下工作者在发信号。

下午,老妈想带老爸下楼,老爸却不住叨叨:“我最近办了一个企业,是以朱兆瑞命名的。”老爸再一次刷了刷存在感。

17-11-11

中午吃过饭,老爸说他开发了一个产品,让我去注册一个商标。我心里想,效率够高的,昨天才办起企业今天就搞出新产品了。老妈耳朵聋,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一个劲的劝他睡觉。老爸火了,说:“你就是不注意听,我说我要注册商标!”老妈说:“注册商标也要下午起来才行,快先睡觉吧,睡起来再注册。”老爸生气地问:“你知道在哪里注册?”老妈说:“在小店区,现在人家已经下班了,快睡吧,睡起来再去注册。”老爸道:“小店区就能注册?你懂个屁!那是国家的事,只能交给老大去办。”

老妈与他说不出个所以然,就回卧室睡觉去了。老爸一直叨叨,到了一点半,他还在兴奋中。他把裤子也脱了,大概是热情高涨弄的浑身燥热了。我过去给他穿裤子,他却要和我说起打官司的事。我心想真快呀,这就有了商标权纠纷了。我见他还没有消停下来,赶紧就走。

又过了二十分钟,我才过去给他穿上裤子安顿他睡了。老爸 一边往下躺,一边说:“咱们的官司打赢了。”我松了口气,好在注册商品和打官司的事不再需要我了。老爸每隔一段时间就可以想象出一个新想法刷刷存在感,并且为自己的想法激动起来。


推荐阅读:老爸糊涂也可爱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推荐内容:

父亲节 | 父亲的谎言

家事 | 戏迷父亲

父亲的执着

远去的父亲

家事 | 老父今年九十九

家事 | 婆婆又来过冬了,身后却不再有公公相随

家事 | 父亲的“笑话”

家事 | 父亲的两张任命书

家事 | 当过八路军的“父亲”

家事 | 父母亲的一天:任时光倒流65年

家事 | 父亲的暴躁和慈爱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