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忆旧:年轻时我们不懂爱情——晒晒半个世纪前的大学日记

乔庆淼 太原道 2018-06-14

 

█ 山西大学俄六四级联谊纪念,山大教学主楼前合影

 

如今,上大学谈恋爱,已蔚然成风,习以为常。许多大学生认为,在校期间不轰轰烈烈谈一场恋爱,就是浪费青春,到毕业时没有对象似乎就是“剩男剩女”。更有号称“新人类”者,则公然去校外租房同居,堂而皇之进入“伊甸园”,过二人世界。据媒体调查,眼下的大学生谈恋爱者占八成,其中有一半人有过性体验。面对如此乱象,家长们无不忧心忡忡,而教育部门除了苍白的说教之外,竟无所作为,理由是“属于道德范畴,又不犯法”。这不禁让我这个老大学生大跌眼镜,匪夷所思:难道今天的大学生,其“情商”果真就比当年的我们高么?成熟么?要知道,经过三大革命斗争考验的我们,当年都被官方认为是“不懂爱情”、“没有资格谈恋爱”的。这样说,并非夸张,有当年的日记为证,不妨晒在下面,与今天做一比较。

 

其一:

1965年元月18日星期一晴

 

下午在主楼13教室听了党委宣传部陈枫部长关于正确认识和处理婚姻恋爱问题的报告,此次晚恋晚婚教育将进行两天半,是社会主义教育的一部分。报告的主题是,大学生仍处于长身体学知识的年龄段,心理健康尚不完善,缺少正确的恋爱观,加上经济不独立,因此,是不懂得谈恋爱,也没有资格谈恋爱的。报告还结合实际,列举了我校高年级“老大哥”在这方面的不少教训:因处理不好恋爱婚姻问题而影响学业,既辜负了国家的重托和殷切希望,又给个人家庭造成不必要的负担。报告还传达了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代表中央向大学生提出的三大纪律:一是要求大学生必须又红又专,这既是教育方针,也是学校的纪律;二是毕业后必须服从国家分配,哪里需要到哪里;三是学习期间不准谈恋爱,更不准结婚。做不到上述三条,就别当大学生。

  

其二:

1965年元月23日星期六阴

 

从今上午起,结合陈部长的报告,开始个人对照检查。截止目前,我班订过婚的有雷勇、保富、海梅、存锁、建峰等五位同学,是农村那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经过这次教育,有三人已退婚成功,尚有二人悬而未结。他俩思想上很苦恼,以至寝食不安,学习都受到了影响。主要是家长不同意,怕被斥为“背信弃义”。大家都热心帮他俩出主意、想办法,要他俩站稳立场,坚决不妥协。他们也表示,继续做家长的工作,坚决退婚不动摇。另外,谈过恋爱的有两人,都表示要改邪归正。我作为团支书,也带头检查了自己暗恋高中一女同学的错误,决定以后和她断绝联系……


█ 1993年我们班回山大外语系聚会 

 

重温上述日记,往事宛如眼前。遥想当年大学生谈恋爱,不像今天纯属个人私事,而是事关为国家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千秋大业。因此,校规校纪都不准谈恋爱,义正而辞严,违反者就要受到惩处,毫不手软。时至今日,我班同学(尤其是当年订过婚的同学)聚会忆及此事时,都觉得那场教育很有必要。不然的话,他们的终身大事,肯定不比今天幸福。想想看,仅我们班就五人,全校、全省、乃至全国该有多少人?当然,那年头的教育方法也未免简单粗暴,惩处过重,也酿成过令人痛心的悲剧。如,我系三年级就有一对恋人,终因为情所困而偷吃了“禁果”,被冠以“道德败坏”的帽子,受到被开除的处分,双双被打发回原籍农村,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让人唏嘘不已。


今昔对比,不禁想起“过犹不及”那句成语,我们那时的教育显然是“过了”,过得有点不近人情,而今天却未免“不及”,太宽松了,简直是溺爱。我觉得,对于大学生来讲,除了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外,必要的法规校纪是不可或缺的。这当然不只是学校的问题,而是全社会的问题。过犹不及,后果都不好,讲点中庸之道才是。


山西忆旧之校园往事系列:

校园往事 | 戎真理:九一小学,不能忘怀的母校

校园往事 | 任村兰:文水中学那些年

校园往事 | 五十二年前的王村二校

校园往事 | 攒传单

校园往事 | 学校来了外国人

校园往事 | 就读公社中学的美好岁月

校园往事 | 六十年前上学记太原五中图书馆旧事

校园往事 | 情系太铁一校:六十年前上学记

校园往事 | 九一小学,一生中最有意义的生活

校园往事丨学俄语的岁月

校园往事丨太原六中半个世纪前的那场演出

校园往事丨太原二十一中的点滴记忆

校园往事 | 太原红旗小学忆记

校园往事 | 难忘太原十中的男女篮球对抗赛

校园往事 | 难忘太原四中那三年

校园往事 | 母校山西师大留给我的精神财富

校园往事 | 我在太原六中亲历文革

校园往事 | 忆太原西局一中文科班的老师和学生

校园往事 | 情系太铁一校:谁是六二班的歌唱家

校园往事 | 在民办小学、戴帽中学和区办中学求学轶事

校园往事 | 文革时期山西财经学院的三位奇人

校园往事 | “春华秋实”忆太原六中

校园往事 | 太原十五中67班那些趣事儿

校园往事 | 忆太原十八中饶瑶琳老师

校园往事 | 我的中学:山大附中话沧桑,太原五中说巨变

校园往事 | 爱恨难言话母校——学而优却不予录取

校园往事 | 忆太原十八中韩望云老师

校园往事 | 一封耸人听闻的电报

校园往事 | 九一小学,小儿入学记

校园往事 | 记忆中的晋祠中学

校园往事 | 九一小学漫忆

校园往事 | 怀念我的母校——柳巷小学

校园往事 | 梦回东缉虎营十完小

校园往事 | 怀念师专

校园往事 | 我的附中: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人

校园往事 | 文革时期我在山大附中的日子

校园往事 | 我的附中:我的老师

校园往事 | 我的附中:学农学工学军记

校园往事 | 我在山大附中足球队坐板凳

校园往事 | 在学校食堂“帮灶”

校园往事 | 说学农想起记王老师

校园往事 | 九一小学的三位音乐老师

校园往事 | 林彪被误伤38年后,他们在这里拍摄了一张毕业照

校园往事 | 东社小学新校舍前的毕业照

校园往事 | 跨越半个世纪的山西大学同窗情

校园往事 | 五中忆旧——熄灯之后

校园往事 | 追忆昔日太原十三中师生风采

校园往事 | 我与母校太原十五中的故事

校园往事 | 山西粮校纪事

校园往事 | 59年前,玉米地里的毕业合影

校园往事 | 半个多世纪前的狄村小学

校园往事 | 十五中六六届高十一班,弹指一挥五十年

校园往事 | 太原二中记忆片断

校园往事 | 情系进山中学

追忆文革中创造多个全国第一的太原第二十中学

校园往事 | 刘文通:忆阳曲中学

从进山学子聚会老照片看1961年的迎泽公园

校园往事 | 七十年代太原三中生活琐记

校园往事 | 与大南关小学有关的记忆

校园往事 | 星火二校,我在这里成长

校园往事 | 我的母校新道街小学

校园往事 | 文革中的西缉虎营小学,繁华褪去见深情

校园往事 | 我在太原师范学校的那些日子

家在太原 | 大关帝庙往事:庙里有个小学校

返老还童心,自然得欢欣——五十年前的市政府幼儿园毕业照

回忆西缉虎营小学的同学和那段美好的时光

五十年前的五一路小学毕业照,那一段完整的往事

回忆我在太原三中上学的日子

新城街小学同学之间的那段缘

我的母校南肖墙小学

往事如烟——太原九一小学住校生活回忆

五十年前我去太原十五中上高中

家在太原:魂牵梦绕的太原九一小学

家在太原:怀念我的母校——回民小学东西校

家在太原:半个世纪如云烟,太原十二中记忆

家在太原:三代人的青年路小学

家在太原:太原七中,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

太原二十中,我的母校

狂热年代的太原十中,未被遗忘的天空

那些年,我们班的女孩和懵懵懂懂的爱情

文革时期的新建路小学,写在毕业试卷上的反动标语

我在五中闹革命

马未都新美园乌龙事件的主角是太原五中校友?

开窍:小记太原五中高92班

1966年的北固碾,那群躁动的少男少女

五中记忆:分配前的一次探索——日记摘抄

五中记忆:华侨学生印象记

五十年的悲欢离合——老太原二中同学大聚会纪实

工农兵学员,留在山西大学的往事

印象山大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