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茄子,一碗汤,毁贾氏百年公府!

婉如清扬1 婉如清扬 2018-06-15

        一道茄子,一碗汤,毁贾氏百年公府!

                婉如清扬 

  刘姥姥是个妙人,在没进贾府前,她不过是一个积年的老寡妇,靠着女婿和女儿过着苦巴巴的日子。全家苦心谋划,进了一趟贾府,见了一回王熙凤,得了二十两银子和一吊车马费,为女婿王狗儿赚得第一桶金,很不简单。这里当然有凤姐的慷慨,更有刘姥姥为了家人,放下自己穷人的自尊空手套白狼的勇气,不是所有人,都舍得下老脸去求八杆子才打得着边的阔亲戚的。刘姥姥也是个知恩的人,她第二次再进时,就不再空手,带了些城里人吃不到的新鲜土产,三瓜两枣的,是个心意。这回,她的到来,被贾母知道了,留她住下,刘姥姥装疯卖傻耍宝,陪老太太聊闲天,给孩子们讲笑话儿,那是一套一套的,讲的那个生动哟,连宝玉这样常出门的少年公子,都给吸引住了,姥姥耍得一手好宝。

  这次来,凤姐和贾母都给了她高规格的接待,这当然既是贾府的热情,也是凤姐有意地炫耀。美酒佳肴之余,刘姥姥简直要乐不思蜀了。这回她长了见识了,那么大个园子,那么美的姑娘,那么俊的一两银子一个的“鸡蛋”……当然了,刘姥姥再没见识,酒杯,酒或者鸡鸭鱼肉的,无非是大一点,漂亮一点,贵一点,可是那道怪怪的茄子,就算她吃了一辈子的茄子,愣是吃不出来,咂摸半天,才有点茄子味,有那么一点点茄香。

  这也难怪,因为她吃的,已经不叫茄子,叫茄鲞了。怎么做出来的?王熙凤说话声口简断:“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签了,只要净肉,切成碎丁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了。”茄子这么一做,还能是茄子吗?早没了茄子本色,任是玲珑如刘姥姥,听后也只能感叹说这茄子得十来只鸡配。

  其实茄子这样做,到底有多少可行,咱就不说了,或许是贫穷限制了想象力,或许也是曹老先生的写作手法,咱不纠结了,刘姥姥一句话说完了,这么做还是茄子吗?早不是了,他们吃的,不过就是个花样。

  除了茄子,贾府吃东西,还真是有心思。除了老太太的流水牌,还有各种模具,酒杯就不算了,就是汤模子,也是一套一套的。宝玉想喝莲叶汤,凤姐拿来汤模子,给大家看,薛姨妈接过来的是“小匣子,里面装着四副银模子,都有一尺多长,一寸见方,上面凿着有豆子大小,也有菊花的,也有梅花的,也有莲蓬的,也有菱角的,共有三四十样,打的十分精巧。”薛姨妈是皇商世家的掌家太太,应该是见过世面的了,可是,当她拿着这套模具时,还是感慨贾府吃东西也是想绝了,如果不说这东西的用途,她根本就想不到。

  贾府的吃食精致,刘姥姥也跟着享口福了,贾母日常吃的点心,那都是样子很别致的,甜的咸的,南的北的,口味不一,可是,纵有客人在场,贾母看着,也还是没什么胃口,尝了尝就放下了,刘姥姥是吃什么都觉得香,她除了夸,还是夸——后来她回去时,贾母让人包了一大包,不但吃的点心,还有各种药丸。

  刘姥姥进大观园,她吃到了从来没吃过的,也看了那些从来没看过的。贾府的奢侈,她是感受到了。除了吃食,还有贾府上下人等的衣物穿戴呢,刘姥姥就只关心这个了。刘姥姥第一次进府,见着平儿差点就要喊姑奶奶,因为她遍身绫罗,插金戴银,刘姥姥的眼都花了。平儿只是一个通房丫头,连姨娘的资格都没有,虽然她是凤姐的心腹,但是贾府是讲规矩的地方,等级严着呢。可是,一个体面的丫头,也能象普通官家的主子小姐一样富丽,更别说如贾宝玉这样的主子,一天几套不重样的衣服,还动不动外国货了,可见贾府用度之费。

  一道茄鲞,一碗荷叶汤,照见的是百年公府的奢靡。

  他们之所以能如此奢靡,靠的不过是当初宁国公荣国公创下的基业,只是时隔百年,老底子还有多少可供浪费的呢?在旁观者冷子兴看来,如今的儿孙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在仆人焦大的眼里,是如今生下来这些畜生,在掌家少奶奶王熙凤看来,是苦苦支撑。

  事实的确是这样,到得贾宝玉这一代,贾府的前途已经非常糟糕。贾府的收入与支出已经严重不平衡了,收入少,支出多。贾府的收入来源和其他公府类似,在官场,除了皇上少许恩赏外,就是官俸,可是算来算去,有几个男人当官?那点俸禄又够做什么?在商场,倒是有各处店铺和庄子上的地租银钱,看起来宁府和荣府都有八九十来处,银子不少,一年下来估计会有几万两银子(高鹗接手写后,就成了三五十万两),可是这里面的钱,不是旱涝不保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而贾府的支出,那是多如牛毛。比如各种生病,人参打头阵,秦可卿生病,贾珍说一天二斤人参也吃得起。比如特办的特事,如秦可卿的丧事,耗费巨大。比如说定期的节日,年节,花费多。比如说主子们的生日,凤姐一个生日小二百两,比之前大家吃的二十两的螃蟹宴要更高一级。比如说下人工资及用度,两府总人口总得三四百号人,工资,吃住都一大笔钱。别的不多说,就是宝玉,身边有几人?袭人加七个大丫头加八个小丫头,外加婆子,院子里总共有二十多个,他要出门在外,标配就是李贵加四个贴身的小厮,回到家里,还有四五个专门和他玩雀下棋的,看看,这些人得费多少?

  其实除了正常的开支,还有管事的中饱私囊,还有各种打秋风的,刘姥姥那样的,是小巫,真正的厉害的是,宫里的太监,动不动就上千两,有的时候得靠当东西才过得下去。

  不当家不吃柴米贵,收入渐少,开支庞大,众人都还不醒悟,每日里花天酒地,混吃等死。秦可卿倒是很清醒,可惜死了,贾政也很清醒,可惜没治理俗务的才能,教育子侄方法也欠妥,几位姑娘也很清醒,可惜做不了主,无人扶得起将倾的百年大厦。贾府奢靡成了风,不败亡才不正常,兰桂齐芳,基本是读书人做的一个美梦。(婉如清扬)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