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盛催泪新歌:爸,我想你了

陈毛毛 团长说心理 2018-06-16


来源:我们都是文艺青年

ID:youth921


团长说心理

带你阅读关于人的说明书!

 





他不等你,已来不及

他等过你,已来不及


五年了,昨晚8点整,大哥李宗盛终于又发新歌了。

 

我记得,在一次访谈中宗盛大哥说:“我们(艺人)在这个时代变成给别人消遣的。那我唯一能够反的,就是TMD我写一个歌让你哭。”

 

音乐资源加载中...


他又赢了,《新写的旧歌》刚刚上线,就听哭了很多人。


无关爱情,无关自己,写了三十年的歌,这个话题他还从未碰过:父亲。


 

宗盛大哥很少提起他的父亲,只在《阿宗三件事》中说过一次——

 

我是一个瓦斯行老板之子,我的父亲要我在家里帮忙送瓦斯,我必须扛着瓦斯穿过臭水四溢的夜市。

 

一带而过,语气平淡,甚至有点埋怨。

 

19年过去,再唱起父亲,这次他的歌声里终于注满了深情。

 


 

当徒劳人世纠葛,兑现成风霜皱褶。

 

爸,我想你了。



李宗盛60岁了。

 

1958年,他出生在台北市的一个瓦斯行,父亲是送煤气的,普通得有点贫寒。

 

小时候的李宗盛也很没出息,不会读书。

 

考不上高中,母亲花了大价钱让他去台北上补习班,最后又是落榜。


想做音乐,又考不上专业学校,只能留在瓦斯行里帮忙——送瓦斯罐、在电线杆上绑上电话号码的牌子、扛着瓦斯穿过臭水四溢的夜市。


 

直到小有名气上了“综艺一百”,也还要继续扛煤气罐、在瓦斯行打杂。

 

他还跟同学组了“木吉他乐团”,去驻唱赚钱。手僵掉、起老茧,他都要咬牙坚持了下来。

 

种种的苦,李爸爸或许都看在眼里,但却一直不苟言笑,很少给他一点鼓励和安慰。

 

这种冷淡和疏离,大概是他心里的一根刺吧。

 

新歌的第一句,就写出来了:“比起母亲的总是忧心忡忡,是啊,他更像是个若无其事的旁观者。”


 

所以,宗盛大哥一直跟母亲比较亲。

 

母亲已是94 岁高龄,记性不好。宗盛大哥总把她当成老小孩儿宠,会耐心地哄她,陪她聊天,给她捏脚。


 

可他很少提起父亲。

 

瓦斯行之子,变成了音乐教父,写出了一首又一首脍炙人口的好歌,慢慢火遍了整个娱乐圈。

 

跟从前一样,种种的成就,李爸爸都看在眼里,心中的嘉许依旧不提。

 

这两个男人,中间似乎隔着一座山,在岁月里越堆越高。

 

这世上很多人与父亲的感情,大抵都是如此。

 

我对你又敬又怕,你对我欲言又止,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算了。

 

内心里所有波澜壮阔的爱,永别之后,成了一声遗憾的叹息。


 

听着这歌的时候,突然想起韩寒的《乘风破浪》。

 

徐太浪,一个赛车手,二十多年来一直跟父亲水火不容。

 

他恨父亲,让母亲产后抑郁,跳楼自杀。

 

他恨父亲,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喜欢踹他脸。

 

他拼了命想要证明自己,父亲一如既往的泼冷水。


 

一场车祸,徐太浪穿越会到了几十年前,见到了跟他一般年纪的父亲。

 

他们成了兄弟。

 

徐太浪见证了父母结婚,见证了父亲的兄弟义气,也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坐牢,明白父亲对母亲的爱。

 

跨越时空,跨越代沟,儿子和父亲终于握手言和,彼此谅解,消除了积怨。

 

可是,生活不是电影啊,我们没办法穿越时空。

 

跟父亲和解这个命题,也只能靠我们自己去面对和感悟。




听过这个故事吗?

 

儿子7岁:“爸爸是个伟大的人,他什么都知道。”

 

儿子14岁:“爸爸有时候也犯错误。”

 

儿子25岁:“老爸什么都不懂。”

 

儿子35岁:“老爸要是有我这么聪明,早就是千万富翁了。”

 

儿子45岁:“或许可以跟爸爸商量一下,让他给点建议。”

 

儿子60岁:“很遗憾,爸爸已经去世了,他真的无所不知,是我发现得太迟了。”


 

跟父亲和解,一直都是一个沉甸甸的命题。

 

李宗盛大哥,也是有了三个女儿、年过半百的时候,才忽然感悟的。

 

大概是自己当了父亲之后,才明白为人父的辛苦、父爱的内敛。、

 

也可能是在某一个瞬间,突然长大,才猛然想起这些年的亏欠。

 

伤感的是,孩子都要慢慢长大,父母却会在一瞬间就衰老下去。

 

听歌的时候,看到一条评论:

 

父亲进手术房前,我牵着他的手,没想到这是我们父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牵手。

 

鼻子一酸,父女一辈子的故事就讲完了。


 

“他不等你,已来不及。他等过你,已来不及”

 

难怪啊,有那么多人听到宗盛大哥唱这句时,会泣不成声。

 

我们比宗盛大哥幸运多了,至少我们还来得及。

 

当时,我从教师岗位辞职,转行写起公众号的时候,跟父母亲闹了很大的别扭。

 

对他们来说,女孩子当老师多好,工作稳定,生活简单,丢掉铁饭碗,简直傻得不可理喻。

 

尤其是父亲,每次我熬夜写稿,每次被压力折磨,他总会来“冷嘲热讽”一番。

 

因为这样,辞职之后,我总是刻意躲着他,电话不打、微信也不想回。

 

直到前阵子,查看公众号粉丝活跃度的时候,才发现,父亲的微信名,出现在粉丝活跃榜第一位。

 

原来,他一直在看我的文章。


 

天下的父亲,大概都喜欢用这么笨拙又内敛的方式来表达爱吧。

 

庆幸我发现的时候,还不算太晚。

 

你们也是,如果还没失去,趁着还没失去,趁着时间还早,试一试跟自己讲和,跟父亲讲和吧。

 

宗盛大哥唱:所谓父子一场,幸运的成了知己,不幸的成了甲乙。

 

我想,即便成不了知己,也不要让父母成为我们人生中的甲乙吧。



父亲节快到了,

祝天下父亲节日快乐!


- END -


推荐阅读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