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冰、马伊琍分获白玉兰视帝视后,评委放言:这届作品整体不行

进群领福利请置顶 影视圈Magazine 2018-06-15

2018中国电视剧白玉兰奖落下帷幕,何冰、马伊琍分获视帝、视后。不等观众们议论,评委们首先打破了沉默,纷纷对当下影视环境开启吐槽模式。




  文|帕丁顿 


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与飞天奖、金鹰奖并称中国电视剧三大奖项,也一向被称为业界晴雨表。从今年白玉兰入围及获奖名单可以看出,以现实题材为主,类型多样化依旧是国剧主流。

 

自从去玄幻、限古令越来越严格后,各式各样的电视剧不管合不合适,都努力给自己贴上“现实主义”的标签,面对收视日渐低迷的市场,本届评委高群书在此前的见面会上干脆直言:对今年整体入围作品“特别不满意”。

 

何冰、马伊琍分获视帝视后

 

本届白玉兰奖《白鹿原》以10项提名领跑,《我的前半生》8提紧随其后,而这两部剧也成为当晚最大赢家。

 

根据陈忠实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白鹿原》,在开奖之前就被认为是本届最佳电视剧首选。但该剧在开播之初的经历却是一波三折,先是刚播出一集就被停掉,重新上线后原本的85集被删减成了77集,直接导致剧中新增的一个人物章子君不见踪影。



该剧尽管口碑一直居高不下,无奈最终收视却并不理想,本次拿下白玉兰最佳电视剧奖也是对其制作水准的一大肯定。

 

该剧导演刘进虽然错失中国电视剧飞天奖,好在本次将白玉兰最佳导演的奖杯牢牢拿在手中。

 

去年最大的爆款剧非《我的前半生》莫属,该剧播出后,打破了东方卫视5年来的暑期档收视纪录。



本次也终于让马伊琍拿下视后奖杯、秦雯拿下最佳编剧、许娣拿到最佳女配角。即使没有拿奖的雷佳音、袁泉、吴越等人也凭这部电视剧纷纷入围,除了第一男主角兼联合出品人靳东,这部剧给太多人带来了好运。

 

拿下白玉兰奖最佳女主角,马伊琍已经在中国电视剧三大奖项中三缺一,只差飞天了。



而业内外公认的演技派何冰却一直都不是得奖专业户,这次凭借《情满四合院》中的演出拿下最佳男主角可谓实至名归,他与白玉兰的缘分可以追溯到10年前,2008年,凭借话剧《刺客》,他拿下了第18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主角奖。



本次比较遗憾的是《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在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的较量中败下阵来,不过该剧已经拿下了飞天最佳电视剧奖,其导演张永新此前凭借《马向阳下乡记》斩获金鹰、飞天,“五个一工程”奖,他的导演大满贯生涯只差一个白玉兰,无奈,白玉兰依旧“任性”的没有递到张导手上。

 

被称“老戏骨”是一种侮辱?

 

正值国剧60岁之际,庆祝之余,在6月13日举行的白玉兰奖评委见面上,刘和平、高群书、徐帆、赵立新等人像是来了一场“吐槽大会”,给未来国剧的创作敲响警钟。



相比海外优秀电视剧,国产剧讲长故事的能力是一大优势,但刘和平依然认为存在三大问题:作品是否有价值突破,包括思想价值突破和美学价值突破;是否有充分的角度性;是否有比较大尺度的话题性。

 

纵观历届白玉兰奖入围及获奖作品,都一直坚持和探索艺术上的审美,很少用收视率或讨论度作为主要参考标准,今年也是一样。

 

作为国内最具代表性的编剧之一,刘和平也再次强调剧作的重要性,“剧本依然是一剧之本,国产电视剧中,剧本就是整个剧的最大公约数。”他说,好剧作对编剧的要求越来越高,编剧应该加强实践学习和锻炼,“不仅要懂得叙事,还要懂得机位、拍摄、导演、灯光。”



如果说刘和平作为本届评委在指出问题的同时,也给予了肯定和方向,那么另一评委高群书则彻底直言不讳,表示对今年整体的入围作品“特别不满意”。

 

当下中国电影的发展日趋国际化,但电视剧受到了各种各样的阻碍,发展比较滞后。在高群书看来,所谓的爆款在一定程度上是很可笑的,某些剧更是对社会整体道德标准、思想意识的破坏。很多剧制作很粗糙、台词都说不清楚,不知道在演什么,突然就变成了爆款,这在任何国家都是不可能出现的。



“现在所谓的爆款就是导演的糊弄,一看就不是很真诚去拍的,是当成行活拍的,甚至是执行导演拍的,这对于国家电视剧发展很不利。”高群书说到。

 

究其原因,高群书认为,是因为现在的很多从业者普遍对于电视剧的认识有偏差。“有人已经把它当成了谋生、圈钱、上市的手段,忽略了创作性。”

 

他以2014年播出的《北平无战事》举例,这部剧光剧本创作就花了大约7年时间,但在当下的环境中,几乎不太可能有人能够这样创作了。

 

不论是今年的白玉兰奖,还是日常对电视剧的评审,高群书都有自己的三点标准:第一,好电视剧的表达要有独特性,直指人心,让观众产生共鸣;第二,摄影、服化道、表演等技术也是关键,必须达到一定高度,精度;第三,无论是民间反馈,还是网络抽样来看,必须要有好的社会影响。

 

评委中的“老戏骨”赵立新,对国产电视剧的吐槽也不少,他直言,“今年整体的国产剧,观众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虚假、胡说八道。”今年能满足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这三个高度的作品非常稀少,他觉得特别遗憾。



一向特立独行的赵立新还非常反感“老戏骨”这个称号,在他看来,这个词在使用的过程中,逐渐有些“变味”的趋势。赵立新认为,电视剧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夸大其词’的时代,“老戏骨”的出现似乎是一种刻意博人眼球的说法。

 

作为评委中唯一的女性,徐帆则更加感性和柔和,她表示,尽管行业中存在各种问题,但白玉兰大奖对于真正在行业里深耕内容的从业者来说,依然是一种极大肯定和鼓励。

 

评奖不仅仅是评价,对于国剧下一个60年来说,这次评委们的肺腑之言更是一种对未来方向的积极倡导。

 

收视破1成难题

国剧未来路在何方

 

2017年的国剧状况已成定局,可叹的是2018上半年的市场同样一言难尽。截止到今年5月底,上星首播的电视剧大约50余部,收视破1的仅有6部。

 

《美好生活》1.218、《谈判官》1.133、《老男孩》1.031,综合实力最强的《恋爱先生》也仅1.561。原本被寄予厚望的《归去来》也没有成功拯救5月电视剧市场,虽然高举现实主义题材大旗,被称作近年少有的精品剧,但开播后平均收视率却始终在0.7左右徘徊。6月份在播新剧,除了《脱身》还算不错,其它纷纷迅速淹没。



放在过去,上述的成绩连排进年度前50都不容易,可这,已经算是今年相对不错的了。 

 

究其原因,剧水、尬演、观众迭代、平台更新都是影响收视的重要原因。对于未来的走向,以下根本性的两方面必然是首先要改善的。

 

编剧走向全职

 

一部优秀的电视剧必须要有优秀的剧本。

 

刘和平曾自豪地说:“我从拍摄第一部电视剧开始,就保留了一个习惯——全程跟组。从选演员、导演的剧组搭建到拍摄,以及后期制作,我都参与了。我在写剧本的时候,不仅要完成基本的故事结构、人物关系、台词刻画等,同时我的思维里还会出现拍摄现场的情况,所以我的剧本写得慢。”

 

作为一剧之本,如果剧本的故事不完整,人设不准确,难免造成拍摄过程中“天天改剧本、天天起争执”的局面。这就要求编剧不仅要走向全职,更要从整个影视制作的初期工作走向整个流程。

 

定制“小屏”剧本

 

现代社会发展快速,电视剧作品的创作也进入了快节奏时代,尤其是网络平台买剧“壕无人性”,给传统电视台造成了巨大冲击。

 

如果白玉兰、飞天等奖项带上网络剧,那传统电视剧的市场恐怕将更加惨淡。

 

常言道,“存在即合理”,在网络环境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有着独特的审美观,如何在其中找到平衡,如何针对网络平台、手机小屏幕撰写剧本,并进行拍摄制作等方式的调整,是对影视创作者们提出的全新挑战。

 


24届白玉兰奖获奖名单

 

最佳中国电视剧

《白鹿原》

 

最佳导演

《白鹿原》刘进

 

最佳男主角

《情满四合院》何冰

 

最佳女主角

《我的前半生》马伊琍

 

最佳编剧

《我的前半生》秦雯

 

最佳男配角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

于和伟

 

最佳女配角

《我的前半生》许娣

 

最佳美术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

韩忠

 

最佳摄影

《白鹿原》黄伟

  

国际传播奖

《父母爱情》

《媳妇的美好时代》

 

动画片单元

👇

最佳动画片

《扎克和呱呱》(英国)

 

最佳动画剧本

《艾拉,奥斯卡和云朵呼呼》(英国)

 

纪录片单元

最佳纪录片

 《无人之地》(美国)

 

最佳系列纪录片

《阿颂塔之死》西班牙

 

综艺电视节目单元

👇

最佳季播电视节目

《国家宝藏》第一季

《经典咏流传》第一季

 

最佳周播电视节目

《等着我》

 

海外剧单元

👇

最佳海外电视短剧

《接线女孩》(西班牙)

 

最佳海外电视长剧

《巴比伦柏林》(德国)




- 往期内容回顾 -


专访编剧导演杨江 | 专访万茜 | 去朝鲜拍电影 |

上海电视节开幕 | 星座说 X 双子座 |《归去来》|


文章已于修改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影视圈Magazine 微信二维码

    影视圈Magazine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