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首富负债48亿,要跳楼自杀,结果员工卖房帮他还债,8年后又挣120亿!

创业家 2018-06-14

文章授权 ✎ 创日报

文 ✎ 伊太白


他从前只是个养猪的农民,也种过草药,而后在短短几年内积累了上亿身家,成为中国上市企业中最年轻的董事长,当年不过才刚满33岁,但他从事业巅峰迅速跌落也同样令人咋舌不已。


48亿元的巨额债务让他几度想要自杀,跳楼、割腕……他想过无数次怎么才能死得好看一点,好在他只用了8年时间就还清了所有债务,接着又创造了一家市值高达120亿的公司,不得不说——真牛逼,深陷困境,仅凭自己就能逆转整个局势,就这一点,便足以让人尊敬。


这个人生像是游乐场大摆锤的创始人,

就是东盛集团的创始人郭家学


当然了,如果你不知道东盛集团和郭家学也没关系,说一款常见的感冒药你就知道了——白加黑就是出自郭家学之手。


绝地反击,向死而生,是条汉子。


辞掉教师铁饭碗下海养猪创业,被人嘲笑缺心眼


1985年,郭家学从陕西安康师范学校毕业后,因为太过优秀,就留校当了老师。


他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全村人都视他为骄傲,逢年过节,经常给郭家学的家人送点鸡蛋和面条,毕竟在那个年代,大学毕业当老师可是整个村的荣誉。


然而村民们还没光荣几天,郭家学就辞掉了铁饭碗,他的理由竟然是——要!去!养!猪!好吧,这的确很任性,放着好好的老师不当,非要去养什么猪,是不是缺心眼?


大家伙都觉得,鸡窝里好不容易飞出只凤凰,原来也不过是插了彩色羽毛的乌鸦罢了,郭家学的创业项目,换来的是村民的嘲弄和耻笑。


笑吧笑吧,郭家学可管不了那么多。


即便是养猪,也要和一般人不一样,郭家学发誓要做科学养猪第一人,他每天凌晨4点不到就起来喂猪,为了能稳定投放6次饲料,一天只能睡4个小时,结果几个月下来,猪又肥又壮,郭家学却瘦得跟猴一样。


猪养肥了,总得卖吧,但山区地势陡峭,无法通车,他又怕好不容易养肥的猪从悬崖上掉下去,郭家学就只能把200多斤的猪捆到门板上,一头一头地背着走十几里山路,常常是猪屎猪尿和着汗水一起顺着脖子往下淌。


即便如此艰难,郭家学也没退缩,就在他准备搞规模化养殖之前,畜牧站的领导立即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你们那儿不通公路,养10头你可以背到供销社,但是养一千头,一万头猪你能背出去吗?”


这突如其来的当头一棒,让郭家学有点懵。


他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没过多久,他就拿出所有积蓄承包了县里一个中草药种植场,为了承包种植场,郭家学不得已把祖屋卖了。在村民心里,郭家学本来是个缺心眼的,祖屋一卖,简直是既不孝,还缺心眼。


为了种植中草药,他带着30多个工人在零下20多度的冰天雪地里伐木,就连农民都嫌这活又苦又累,一个月下来,郭家学十指关节全部都冻肿了,连筷子都握不住。


母亲看后心疼得直抹眼泪,千方百计劝说他换门生意,回家种地都行。


为了不让母亲担心,郭家学决定去西安看看,在去西安的头天晚上,他专门跑到澡堂子里泡了一晚上,就怕别人说好好的一个知识分子怎么混到这个地步。


郭家学有知识分子的清高和尊严,但他却违背不了自己的内心。


年仅33岁就成了上市公司董事长,还把市值干到100亿


在西安小打小闹了几年,郭家学尝遍了各种无法想象的艰辛,摆摊、卖电脑、卖医疗器械,被城管追的像狗一样。


1996年的一天,郭家学终于等来了一个机会。


他收购了一家负债数百万的制药国企,接手后,郭家学仅用了一年时间就构建了覆盖全国的销售网络,同年就把销售收入从30万提到了3000多万,第二年直接过亿。


随后两年,他又陆续收购了三家上市国企,更名东盛,完成了借壳上市,33岁的郭家学成为彼时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


在尝到了收购的甜头以后,郭家学根本停不下来。


他寄望于通过并购整合产业链,结合已有的管理、营销和品牌传播能力,迅速提升企业价值,打造出世界500强。

带着这样的认知,东盛迈开了大步。


1999年底,郭家学带领着东盛集团开始了强势发展之路,他大手笔收购了30多家医药企业,一条涵盖医药研发、生产、营销、物流、保健品在内的全产业链已初具规模。


白加黑在被郭家学并购时的年销售额只有2000万,并购后第一年就猛增至2.9亿,郭家学也因此成为名噪一时的资本狂人,市值更是高达100个亿。


强势的连番收购、资产的迅猛增长、势如破竹的上市举动、蝉联陕西首富,郭家学的眼里没有对手。


2004年,年仅38岁的郭家学已经成功登顶。然而,就在他埋头朝着世界500强冲刺的时候,一场巨大的危机正悄悄降临,顷刻爆发,打得他措手不及。

从天堂跌落到地狱——花了8年时间,还清48亿债务


顺风顺水的发展之路,让郭家学误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他说,“那时候我感觉自己是超人,能量爆发,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


郭家学是“超人”,却不是神,他并不能掌控万物。


面对东盛帝国的野蛮扩张,以智慧和精明著称的郭家学渐渐迷失了。2004年,郭家学耗巨资收购了云南白药,这种无所畏惧的疯狂收购,直接崩断了郭家学的资金链。


人要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4月一过,中央政府针对经济过热采取了宏观调控措施,收缩信贷,提高贷款利率,这使得负债率居高不下的东盛集团资金更加紧张。


整个医药行业受到经济冲击,毛利率大幅下降,亏损不断扩大,东盛的各项营收深受重创。


为解燃眉之急,郭家学不得已借了高利贷。


几十亿的债务根本无力偿还,于是放高利贷的人占据了东盛办公楼,还开了几辆大卡车卸土堵住大门,不管有没有人在工作,他们就开始随地大小便,肆意搞破坏。


再被上交所发文谴责后,面对各种巨大的压力和48亿的巨额债务,郭家学想到了死,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那天他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静静等待着日落,他打算等太阳落下对面的办公楼后,他就从楼上一跃而下,了结了这矛盾的一生。


但他没死成,两个高管觉得他不对劲,闯进来劝慰:“当年丢掉铁饭碗跟你一起创业,就是看你有担当,现在的烂摊子我们收拾不了……”


如梦初醒的郭家学嚎啕大哭,“还有这么多人需要我,看来我不能死。”郭家学说,那天是他成年之后唯一一次嚎啕大哭,想死都死不了的滋味很难受。


随后,郭家学以12.64亿的低价出售了白加黑,1.7亿出售丽珠股份,市值100多亿的云南白药股份也以7.5亿低价匆忙出售,甚至连西安总部大厦也一并卖掉。


做出这一切的过程中,郭家学表面很平静,内心却如同与骨肉分离般心痛。他连续13个月没有给员工发过一分钱工资,有一个副总还拿出自己的所有积蓄,甚至把自家房子抵押掉帮公司还债。


2012年底,他默默地还完了所有欠款,解脱后的郭家学头发已是全白,财富幻灭,人生如梦,他却觉得豁然开朗。


郭家学并没有因此沉沦,而是重镇旗鼓,准备东山再起。2012年以后,他一头扎进中医药领域里。


由东盛控股的广誉远是一家拥有近500年历史的老字号中药企业,收购广誉远是他亲自去谈的,那一年正值非典时期,他两次去谈收购方案,整架飞机上只有他一个人。


经历了大起大落后,郭家学不再凶猛突进,急于扩张资本道路,而是更淡定从容,把精力放在了做好一个企业,做精一个产品上。回忆起过去,他说那时少不更事,扩张太快了,太快的速度让自己差点万劫不复。


“从现在开始,我将用毕生的精力做好一件事——中兴广誉远国药公司,复兴传统中医药文化!”


如今,广誉远已在北京、广州、深圳、郑州等地开设了近百家国药堂和国医馆,市值超过了120亿。


眼前的一切让郭家学感觉像是做了一场黄粱美梦,午后的阳光打到桌子上,窗外一片春意盎然,他若有所思地说:“2006年我要是跳楼了,哪还会有今天的生活?”



有你想看的精彩

一家等待被收购的共享墓地公司

一个风口的消亡史

自动驾驶

GGV投资江湖

金融,到农村去

独角兽榜单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