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能努力留在北上广,我的车却不能

CAD 名车志Daily 2018-06-15

今天在北京的外牌车主们,

哀嚎一片。


因为北京交警发布了最新一版对于机动车的管理规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对于外地牌照的机动车进入北京市区做了更严格的限制:每辆车每年最多办理进京通行证12次,每次办理的进京通行证有效期最长为7天。

一张进京证决定了所有生活在北京,但是无奈挂外地车牌的人们的命运。这些车中的很大一部分,在我们还在熟睡的时候就已经飞奔在了空无一人的马路上,为了它们的主人,也为了便利我们的生活而忙碌着。这些车中还有很大一部分,属于那些不得不向摇号所妥协的人。在提升自己出行品质的选择上,他们选择了用一张外地牌照“曲线救国”。

无论你目的几何,在城市道路资源日益枯竭,交通拥挤不堪的前提下,都要为保障生活在城市中所有人的权益做出牺牲。这种“牺牲”自进京证诞生之日起就已经开始,在可以通过手机APP办理证件时而松过一口气。但始终逃不过像今天这样更令人痛楚的牺牲。这种痛楚只有可能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大多数人的痛和少部分人的痛,哪个更痛?


无论北上广深哪座大城市,生活在那里的人都会对越来越恶劣的交通环境深恶痛绝。

在城市管理者眼中,限制车辆的涌入是当下不得不做的事情。无论是北京的摇号,还是上海拍卖,或者广州的兼而有之,都是在尽可能地遏制本地机动车的高速增长。然而他们却没办法限制其他地区的买车、上牌,更难以阻止挂着外地车牌的车进入大城市。

但对于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来说,车牌却成为了一项难以平衡社会公平的事物。本地人会觉得为什么外地人会轻而易举地得到和自己相同的路权,而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外地人同样会认为不公平,为什么我对这座城市付出这么多,却因为一张户口得不到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同等权利。

但还有一种人更加不甘——他们就是本地人,只是受限于规则和运气,始终无法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本地牌照。无论北京上海都能够看到驾驶着外牌车的他们,用类似“这本应该是一块沪/京牌”的车贴来自嘲这种无奈。

然而无论如何,但我们生活在这里的时候,这种无奈和不便都是所需要付出的成本。当少数人的权益和多数人的需求产生一些冲突时,让步于大多数就成为了我们不得不承担的结果。


对于那些求之难得,我们有多无奈?



关于进京证的政策一出,段子手们就已经出手了。朋友圈已经对进京证问题拿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在没有北京牌照的前提下,

经济版:需要4辆外地牌照,可以覆盖全年48周的合法用车,基本满足日常出行需要,但需要承担每周1日限行;

豪华版:在经济版的基础上,加购4辆外地牌照汽车,通过合理规划牌照尾号,完美覆盖全年用车时段以及每周尾号限行。缺点,需要制订较为复杂的进京证申请计划;

在已经拥有一个北京牌照的前提下,只需要4辆外地号牌车辆即可基本满足全年不限行的用车需求。

关于停车问题,建议购买同品牌同款车型,停五环外。车身张贴TOGO字样。

而对于那些真正不得不使用外牌的人来说,这种调侃无法消解自己的无奈。我是个久居在上海的外地人,曾经因为换工作时的疏忽而断缴了一个月的社保,结果就是要晚三年之后才能获得拍牌资格。也因为买了新车无法拍牌而花高价购买外地临牌(不建议大家学习,因为这毕竟涉及违法),但对于限行区域不得不提心吊胆。而我有个生活在北京的本地土著,因为自己的手气实在太臭,连续五年都没拍到牌。当他面对每天单程40公里的遥遥上班路,妻子在怀孕的时候乘坐公共交通的不便,他也只能无奈地选择去买车挂外地牌。

在规则面前,我们没有权力抱怨自己所遭遇的不公。当我们选择生活在这些特大城市时,就已经和群体命运签订了一张张条约。我们对于前途和生活充满了期待,但也很容易忘记在大城市能够履行条约实现我们这些期待的背后,却忘了这些条约默默地标好了我们所需要付出的价码。

而我们必须要承担的这种无奈,就叫做:

“我们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留在北上广,然而我们的车却不可以。”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