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讲堂 | 跨越千年对话,感受敦煌之美(下)

凤凰卫视 2018-06-16

敦煌莫高窟

巨大的历史文化价值人尽皆知

但跨越千年

世人已很难再与之建立紧密连结


丰富文史积淀

探究壁画背后的故事

现代科技手段

辅助壁画的研究和阐释


新生代的敦煌文化遗产工作者陈海涛

做客《世纪大讲堂》

继续为我们详解莫高窟的画中奥秘


摄影:肖全


【嘉宾介绍】陈海涛,敦煌研究院文化创意研究中心副主任。2006年从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专业硕士毕业后即来到敦煌,从事敦煌艺术研究、数字媒体阐释创作、文化创意策划工作。主创完成了《舍身饲虎》与《降魔成道》两部文教数字动画影片。前不久刚刚出版了《图说敦煌二五四窟》,结合大量高清壁画图片、线描图,以新的视角、新的媒介对二五四窟进行了现代阐释。



上集节目完整视频


《降魔成道》中的“智慧能沟通”


与先前提到的“慈悲能承载”一样,“智慧能沟通”同样有一个极富戏剧性的故事基础:故事讲述悉达多王子意识到无人能避免生老病死,自己终有一日会失去光鲜的一切;于是他放弃了宫中优渥的生活,迫切地想了解生命的实质,并且寻找能够解决这些生命困境的方法。


敦煌245窟《降魔成道》图


历经若干年的山间苦行,在悉达多王子即将觉悟也是最困顿至极之时,他发现这种太过严苛的、与众生脱离的、单一性的苦行毫无意义,这使他非常羸弱,没有获得任何解脱和觉悟。


此时的他既非王子,也算不上有成就的修行者,仿佛变得一无是处。他应如何面对自己,面对这种负面的能量?这也是一个十分普世而具有当代性的问题:今天的人们又该如何面对负面情绪,怎么将它转化为一种正向的、成长性的能量?这正是故事值得深思之处所在。


这个故事中包含的不是一种对抗性的状态,而是一种包容、转换的状态。对应的动画影片也是如此:影片一方面是对其独特的艺术史价值的介绍,另一方面是对故事本身的展演,它详细讲述了悉达多如何离开王宫,如何见证自己的生命是建立在他人之上的。


悉达多王子在出生时被预言会成为人类的精神导师或者统治世界的转轮圣王。他的父亲自然希望他在世俗层面获得成就,成为统治人类的转轮圣王,所以听从占卜师的建议禁止他出宫,禁止他见到任何真实的人和世间的生老病死。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王子在出游四门之后震悟大千:他发现人世绝非宫廷生活般光鲜。


《降魔成道》影片片段


以上的象征性镜头表现了王子走出王宫之后看到帮他修造宫殿的民夫“蓬发而流汗,尘土坌其身”的情状。于是他“委然颓坐地”,受到了强烈的触动:他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是建立在他人之上的。


与此同时,悉达多王子也见证了战争。当时整个印度诸侯分立、无日不战,连他御乘的白马都是父亲一匹卓有成果的战马。影片中也有表现战争的场面。

《降魔成道》影片片段


悉达多王子所思考的,是人类如何能更和平地共存更和谐地与周围的族群和这个世界共存。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直到今天依然具有普世性和当代性。

 

历经山间若干年的禅定,此时王子的世界里出现了心魔。心魔实际上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恐怖魔王,它在佛教乃至印度的文化系统中是掌握人类间的财富、利益与欲望的天神,受到普遍的喜爱。


《降魔成道》影片片段


但是心魔会引诱人类不断地在生死轮回的大网中受困,因此他不希望有人跟随悉达多获得觉悟,就竭力阻止悉达多不要去禅修,让他回到利益世界中去。所以心魔就和悉达多有一系列的斗法意识形态的对抗:他诱惑乃至用武力去恐吓悉达多。


魔王復放邪見發,化成邪冥覆世間;菩薩復放正見發,化成為日除魔冥。” 以上两句经文讲述的是心魔释放出来很多邪见笼罩在悉达多周围。心魔与悉达多之间最核心的斗争实际是意识形态的对抗,悉达多也释放出来他的世界观,来化解邪见的包围。


经过一番斗法后,心魔发现诱惑无法奏效,于是先礼后兵,派出魔众来动武。这一画面里的几十个魔众就是心魔的军队。如人们熟知的贪嗔痴,乃佛教里的“三毒”,即人的三种负面的思想形态。而画面里的贪嗔痴都能和经文系统与形象系统对立,找到相似且具有代表性的人物角色。


由壁画形象而来的“贪婪魔怪”线描图


《降魔成道》动画片中的“贪婪魔怪”形象


贪婪是一个双头魔怪,它双手抓住环绕在胸前的蛇,其背后的意象是永无节制的欲望的深渊。所以在造型上的呈现就是魔怪头部痛苦的分化,而嘴的意象则是无穷无尽的深渊。嗔恨它形容枯槁犹如一个骷髅人,但仍然充满怒气、七窍出火。


由壁画形象而来的“嗔恨魔怪”线描图


《降魔成道》动画片中的“嗔恨魔怪”形象



愚痴比较抽象,可以被认知为对所有真相的蒙蔽。有趣的是,这些象征愚痴的魔众除了面部表情外,还有腹颜:它们的肚子上还有一副嘴脸,从肚子里会吐出黑云,这种明昏的云气来遮蔽一切,故称之为愚痴。


由壁画形象而来的“愚痴魔怪”线描图


《降魔成道》动画片中的“愚痴魔怪”形象


在整个画面表现中,观众也会注意到所有从原壁画到动画的表现,这都是高度依据精确的线描形象和色彩系统提取的,实际上是古代画师一种美体的延展。它不是简单的娱乐性的再现,内含科教性的成分。


围攻释迦的魔军中

具有“贪、嗔、痴”形象象征的魔众


在这些魔众的包围下,贪嗔痴三毒运集,最初引导悉达多王子离开宫殿修行的菩提叶羸弱不堪地飘浮在半空中,因为这只是关于个人的,是脱离土地与众生的觉悟种子。



所以悉达多决定在这个时刻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他不再坚持过去那种离群索居的苦修生活,而是把这个菩提叶重新植入大地当中,以手触地,形成《降魔成道》具有代表性的一个手印,名为触地印。请大地来为自己的修行做阵,代表着大地与众生的关联


影片《降魔成道》中的触地印



王子在深深的禅定中意识到众生都是在无数的轮回中至亲至爱的亲人,只是基于轮回的漫长性,彼此相望而变得非常陌生,由于愚痴的笼罩而互相奴役、杀戮。


悉达多降魔始终是坐着的,没有太多的外部动作。而他的内心世界却找到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佛经中有着非常优美的表述:在旷野的沙漠当中有一棵大树,其树根即为众生;在根上结出很多茂密的枝叶花果,即为觉悟者。要使树结出茂密的花果,就要用慈悲之水灌溉树根,即是为众生服务的意象。这些都是非常哲学化且富有象征性的表述。


此时,悉达多的慈悲之水灌溉了菩提叶,使它生根与众生连接,反促其力量的发展,使他能够降服心魔。菩提树源自何处呢?原壁画中悉达多的背后有一棵非常茂密的菩提树,正是象征着悉达多获得觉悟之后的喜悦与成长,整个画面是彼此关联的。

 


觉悟破魔的智慧启迪


刺向释迦的武器被折断,从中生长出来花朵,天空中也落下花雨,整个战场变得祥和宁静起来。这个意象代表了东方的哲学文化,包括佛教的文明,它强调的不是对抗性的世界观,而是一种能够转化、包容、化干戈为玉帛的世界观。

                                    


其核心理念在于悉达多怎么看待这些魔众:他并没有将他们看成对立的敌人,而只是一群被蒙蔽的顽童,被自身的恶与无知所蒙蔽。所以破魔的重中之重在于将其点醒。而使武器中长出花朵就是他点醒的方式,给予的是一种最本质的转换和震撼。《降魔成道》的普世表达,即是用美和善去转换负面之物。


科技辅助研究


智慧能沟通还有另一个层面:面对这样古老的壁画,通过一系列多元的科技手段,使古代的创作者和当代的观众、研究者进行沟通。在研究过程中采用了多种观测手段,比如说显微、X荧光、拉曼观测、多光谱观测等,试图寻找当时的画师绘制的各种痕迹。


对254窟壁画图像的综合科技观察


比如通过紫外光的观测可以了解到,古代画师曾经使用有机颜料,以一种饱满的情绪绘制了萨埵被咬时腹部流血的瞬间。百年之后 ,我们已经无法从壁画上直接观察到,但借助紫外光这一画面被重新激发出来。


可见光观测


紫外光观测


通过电子显微镜可以解读壁画层位的关系。今人时常简单地觉得古代人的工艺非常粗糙,只是泥巴和草的结合物。可是谁家的装修能保持1500年不破败呢?敦煌莫高窟就做到了。


敦煌莫高窟北魏第254窟《降魔成道》图  

分为五种色系的魔众


洞窟壁画的材料在今天看来仍然非常新鲜,某些植物依然有弹性纤维的触感。洞中有些地层是青金石宝石级的颜料,来自遥远的阿富汗,经过千里的驮运来到敦煌,这种青金石至今仍然十分珍稀。为了衬托蓝色的显色性,洞窟里用了丰富的地仗,用白色做最底层来衬托蓝色的亮性。这种色彩的层位里内在的讲究和学问,对今天的人们来说仍有巨大的研究和探索空间,这也是“智慧能沟通”的体现。


“美能成就”与当代生活美学


最后一个层面即为“美能成就”。敦煌身处的粗糙、浩瀚的古老崖壁历经千年,被古人所开凿并再现出一个用于禅修的洞窟,它所指向的精神寓意似乎比崖壁的历史年代更久远而浩瀚。在崖壁存在之前,精神系统艺术系统似乎早已存在于此,而古代匠师不过是将它们再次找寻,并呈现给今天的观众如是的意象。


《舍身飼虎》图中怀抱死去薩埵的老母


当时的佛教文化和艺术与中国社会传统的儒家、道教等传统文化的庞大体系相往复、拮抗与整合,集合了教育、艺术等思想,留给今人无限的遐想和再次体验的空间,故称之为“美能成就”。


将历史文化的因素投射到现代社会中,能够帮助我们建设更丰富的生活美学。今天的精神世界如果能追溯古代,多一些借鉴和寻找,就会发现很多具有促进性的事物,来帮助人们平和心态认知负面能量寻求转换之道


为观众提供更丰富完整的数字媒体

阐释空间

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 


通过一系列文化创意的体验活动,比如艺术工坊中东方丝绸和西方羊毛的相遇,与敦煌色彩图案之间的一种交流,是敦煌之美在当代生活中的具体应用。又如当今在日本成为生活常态一部分的花道,其起源实际是佛教绘画里佛前贡花的仪式。所以在敦煌文化中心也会举办国际性的互动活动,邀请日本的花道教授进行互动,根据敦煌本地的植材进行一系列的创作,试图激活敦煌作为文化、生活美学和当代性的重要原点的意义。


文创工坊活动

万流归源,敦煌佛前花供养


对敦煌而言,文化创意工作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为敦煌争取未来一代青少年的青睐,把敦煌的种子种植在他们心里,为敦煌的未来培养赞助者、支持者和研究者



之前精彩纷呈的意象都来自敦煌窟前的宕泉河,可称之为敦煌的母亲河。来自祁连山的雪水汇入地下后慢慢渗出地表,形成丰富的地表径流,养育了敦煌人。


敦煌的营建是三个团队共同作用完成的:一个是出资的世家大族,一个是指导内在易理的僧人团队,还有一个就是匠师。敦煌被戈壁包围,自然条件从来都不是很理想,这个小型的绿洲虽然风景壮阔,但是绝不滋润:在这里生活了祖祖辈辈的人们,他们抓住了历史的机遇,发展出如此丰富浩瀚的文化艺术,并且维护、研究它,这里的人和历史、自然汇集到一起,给人以很强烈的感受。



在这里要向敦煌的前辈们来致敬。在非常艰苦的条件和有限的补给之下,前辈们完成了大量杰出的工作。常书鸿先生被称为敦煌艺术的保护神,他之前还是名满巴黎的油画艺术家,转眼就变成在莫高窟为流沙而苦恼的工头。这种巨大的反差对他的生命而言,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很难完全说清楚。又如已经八十多岁高龄的李云鹤先生,今天还活跃在敦煌文物修复的第一线。对于敦煌这一伟大文化遗产的再现与研究的逐渐展开,这些敦煌文化的保护者是功不可没的。



就像奔流不息的宕泉河,敦煌工作人员的心血也流淌在戈壁的每个角落。敦煌1600多年的历史以及敦煌前辈学者70多年的研究史逐渐融合在一起,带给今人丰盛的生命体验。一代又一代的人用匠心呵护遗产,用文化滋养社会



在掀开敦煌壁画的神秘面纱后,

您是否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去寻求莫高窟更深层的奥秘呢?




编辑:碧含、二丫、南山、撕纸小妹

推荐阅读:

·不一样的韩国!长腿大叔带你看韩国传统文化

·梨园在纽约——看这帮留学生如何在海外传承国粹

·13秒握手,等了70年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