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我进场的三个买卖点……| 独家专访

茶丹 顾杭 大宗内参 2018-08-11

空军 | 独立期货技术投顾

多家黑色产业和投资公司特约技术顾问。多年来致力于专注黑色品种基于【缠论】的技术分析和结构逻辑推演,把握震荡行情的转折,寻求技术逻辑和基本面共振行情。

   核心观点   

❒. 我们做技术的做多和做空没有多大的区别,还是要对上行情的节奏。

❒. 当基本面和技术面有分歧的时候,往往也就是行情出现拐点的时候。 

❒. 在我们的交易分析体系,主要是依托大周期的方向,小周期节奏的调整,去完成一个完整的交易。 

❒. 对于周期,我们经常用的是日线、周线和月线。简单地说,月线反应宏观面,周线反映基本面,日线反应短期情绪,在大小周期出现共振的时候,一定是行情最流畅的时候。

❒. 螺纹钢现在走的是日线和周线共振的结构,但是日线反映在宏观上面不是很看好,所以在交易螺纹头寸的时候,我建议不要在前面高点4260后面再去追高,因为这时会出现一种宏观对应的月线瓶颈。

❒.我觉得普通投资者和做交易的朋友,一定就是要形成自己独立的交易体系,不管是属于基本还是宏观面亦或是技术面,体系要包括一个分析系统。



大宗内参:据悉“空军”是您在圈内的一个别称,难道是因为您特别喜欢做空吗?这个名字有 什么典故吗?

空军:“空军”确实是我在黑色圈里面的一个“江湖名号”。这个名字也是有些渊源的,并不是说我特别喜欢做空,对于专门做黑色系的我,在2014年、2015年时,黑色行情是一个单边下跌的趋势,那时空头比较占优势,所以我就用这个名字,比较符合当时走势和趋势的那种氛围,这些年一直就用下来了,这个称谓并没有别的特别含义。其实,我们做技术的做多和做空没有多大的区别,还是要对上行情的节奏。

大宗内参:您在上次采访中说过:“空头是赚快钱的,多头是赚大钱”,您这是一句玩笑话,还是说目前交易市场真的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空军:这个应该是我们做期货的一个正确的认知。所谓做空是赚快钱,就是说所有下跌的行情都是很流畅的,而做多是需要资金往上面去推,它的节奏会很慢。但你终究会发现,真正赚大钱的行情是做多的行情,因为需要用资金去进行一轮又一轮的推动。

大宗内参:在您的期货交易经历中,最难忘的几次交易是什么交易?请和我们分享一下。

空军:在我这些年的交易中,我印象比较深的有两次比较经典的经历:

第一次是2015年底,那时黑色系的螺纹钢和铁矿整个行业都亏损,记得那时螺纹价达到1618元/吨,铁矿石则在282元/吨附近。当时做空的氛围很浓,整个行业几乎所有交易人都形成一个共识是要继续下行,甚至还有很多人认为向下的空间很大,但是技术结构出现一个周线级别的底部衰竭形态。我们做技术的可能比较敏感,在市场氛围还没有转变时,在不知道这种交易机会的情况下,就开始去做反弹行情交易。后来回过头看看,现在黑色系已经波澜壮阔地涨了近三年,所以,那次的交易我印象是非常深刻的。那是黑色连续几年下跌后的一个大反转行情,我们技术形态可以先于市场情绪上捕捉到的,这样大的交易机会很少,所以感觉自己很有成就感。

第二次是2017年本钢爆炸事件,因为本钢爆炸那时,也出现了黑色产业和行业里,包括做交易的投资公司、金融机构做黑色的人,已经几乎没人认为它会停下来,并且涨价情绪非常高昂。本钢爆炸那天,价格出现了高点以后,在我们的技术形态上出现了一个大级别的衰竭形态,当时我们理性的去分析这一次行情,很可能是把所有利好兑现而形成的一个高点,当天出现了一个长上影线的十字。

这两次交易机会,我们都捕捉到了,巧合的是一次是黑色大的底部,一次是目前看到的当时现货、期货的最高点,当然最近这几天把那时的高点给突破掉了。

大宗内参:你上述的两次经历,可以看出,当宏观面与您的技术体系有所背离时,您可能会以自己的技术系统给出的答案为主,对吗?

空军:你这个表述是对的,就是当行业、产业的情绪以及基本面,还处于一种惯性的看跌和看涨时,可能这时已经是市场风险很大时,也是风险集聚时。此时,我们做技术的可能会比较敏感,会比较冷静地去分析,行情是不是出现了情绪、资金面和基本面上的速度的集中释放,一般此时往往是行情的拐点。所以,这也是做技术分析的一个优势,它会比基本面在拐点的时候先半拍去捕捉。

大宗内参:想问您一个比较传统的问题,技术和基本面流派上是有一些纷争的,做为主导技术层面操作的您,如何来掌控基本面分析和技术分析的尺度?当他们出现分歧的时候,您是怎么处理的?

空军:做交易时,经常会有人把基本面和技术面的东西去排顺序,甚至会展开讨论,其实这两方面是没有必要刻意分开的。我认为,基本面和技术面都是拿着自己的分析在市场上交易的一种逻辑表现。可能很多人的技术面和我理解的技术面不同,很多人的技术面可能就是用几个技术指标的推测去印证和推演行情。其实很多时候这是在为自己的头寸去服务,这样表现就不客观了。

当基本面和技术面有分歧的时候,往往也就是行情出现拐点的时候。而相反的,技术面和基本面相得益彰,会出现在什么时候呢?就是技术面出现了拐点,基本面也开始修正,形成技术面和基本面的共振,此时的行情应该是最酣畅和最流畅时候。而走到行情尾部时,它们又会出现分歧,这时一定是技术面在否定这个行情,而基本面还在延续,继续产生分歧,然后出现拐点。市场永远是这种轮回的,所以,没必要去刻意的分开判断孰优孰劣,也没必要去刻意认为哪一个体系更适合交易,我认为两个结合起来最佳。

当技术面和基本面出现分歧的时候,如何选择,这个我没法回答。只能说当出现分歧的时候,可以通过仓位来控制。技术面先出现拐点是行情纠正的时候,我们要把原来的头寸减仓,然后基本面开始和技术面共振时,可能会展开新的趋势,也是我们仓位可以用到最佳的时候。总体来说,双方有分歧用仓位来控制,当它们出现共振的时候,一定是仓位和利润同步最大化的时候。

大宗内参:经常有人说风控是交易中最重要的,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您认为在资金的风控方面,怎么样选择是比较合理的?

空军:关于风控,从技术手段上来分析其实很量化的。一般来说,正常的资金风控有三种,一是点位止损,二是回撤的百分比止损,第三就是趋势转折或者说是判断方向失误纠正的止损。

我们自己的技术系统的止损,其实从一开始进场就已经设定好了,因为我们做的系统就是做拐点的。几乎都是在做空的时候放到前高,做多的时候放到前低。按照我们盘面的语言表达,它有三次买卖点。第一买卖点发生在行情转折的时候;第二买卖点在行情回抽或者回踩的时候;最后一次买卖点也就是加仓点出现在行情最后加速的时候。这时你会发现你的止损点,它都会主动地根据行情的走势上浮或是下降。

大宗内参:您曾经说过:“很多人的技术分析可能只停留在几根均线,几个辅助指标结合k线语言,那不是技术分析。”那能详细解读一下您对于技术分析是如何理解的吗?您目前自己的技术系统的优势或者是其他方面能稍微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空军:技术的分析,它就是一种图表上的分析。它对于所有投资者来说是最直接和客观的,因为它展现在电脑界面上面的图表是公开的,任何人面对的都是同一张图表。这时没有任何的秘密和先后,是同步的。在这种基础上,每个人的分析体系不一样。可能很多人是拿技术指标,比如说均线系统,有的是用仓量系统,有的是用波浪系统,有的甚至是用“江湖研究”的交易系统。

我自己通过多年的研究分析技术,形成了一套分析系统,主要是认识到技术分析是有逻辑的。主要来源就是行情的大小周期:不同的周期之间,存在一个逻辑关系,也就是我们经常所说的大小周期结合,小周期服从大周期。优势是可以通过大周期认识行情方向,通过小周期调整节奏,而不是主观的认为行情在某一时间会一直延续。行情永远是波浪式结构,并不是一条直线,因此就有大小周期结合的逻辑关系在里面,这就是我们的交易理念。

我们的交易系统依托的是国内比较流行,现在有很多人在学习的《缠论》理论,与人们常说的那种波浪理论相比,可以说它是一种东方版的波浪理论。波浪理论描述行情五波上涨三波调整再五波上涨,就是535结构;而《缠论》的结构讲得其实也一样,一般五浪推涨的行情,会出现三波上涨,中间有两波调整就形成两个中区。所以这个体系比较适合我们研究,比较清晰也没必要刻意去数,避开了很多人千人千浪的困惑。所以有时可用大小周期间的逻辑关系,去规避波浪形态上不清楚的困惑,同时也没必要把每个周期的浪都数得那么清楚。在我们的交易分析体系,主要是依托大周期的方向,小周期节奏的调整,去完成一个完整的交易。

大宗内参:一般情况下会选哪几个级别的周期来做交易比较适合?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周期呢?

空军:很多人不知道周期的概念,其实周期就是我们理解的,我们经常用的日线、周线和月线。简单地说,月线反应宏观面,周线反映基本面,日线反应短期情绪。这些商品周期反应的走势内涵是不一样的,在大小周期出现共振的时候,一定是行情最流畅的时候。比如说月线行情是做多的,周线行情也是做多,那么日线行情肯定是最好的进场点开始;反过来,当你行情结束的时候,一定是月线行情还是延续多头,周线行情可能会走弱,但是日线已经开始出现拐点,甚至出现衰竭,行情即将转折。这时就知道怎么处理前面这走势的仓位。

大宗内参:根据您这么多年的经验,在技术分析中哪些是关键的判断要素?能举例说明一下吗?

空军:每个人分析体系里的参照物不同,很多人用不同的指标,也就是电脑图表里的辅图,有的人可能用了三到五个去寻找吻合度很高的共振。其实这是很难的,可能是一条弯路。因为每个技术指标的快慢和所反映的内涵不一样,放在一起去寻找共振的时候会难以交易。所以,我认为技术交易系统的参照物越简单越好。比如说我自己参考的是K线图,再加上辅图里MACD,按照自己的分析体系解读行情。人们容易进入参考得越多越觉得安全的误区,但其实在交易体系里,应该是越简单越有操作可行性。

例如K线它的走势,每一次都有上涨和下跌,都存在着盘整结构的连接,所以行情走势存在结构,我们很多时候是在分析结构,《缠论》里有一句话叫“结构终将完美”,几乎所有的行情,要走完它的走势结构,才会把一轮走完,这也是一个很神奇的现象。

大宗内参:记得在7月中旬的时候螺纹的点位还没有破4000点,但是您在一次会议上,预期会突破4260点。其实预期的表达也是很需要勇气的,并且当时的宏观面也比较看空,那您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预期的分析呢?

空军:当时我是去参加上海的一个黑色会议,很多媒体把标题写得很明确:“空军:螺纹钢一定是上涨行情”,就是这个表述,在当时看来是比较亮眼也是比较有勇气的。

从我们技术分析的角度上看,当时是螺纹钢在3800左右,可是它行情分析出来日线和周线是完全共振的,这时从短期上面交易,它的结构是完美的。有一种叫做必然,有一种叫或然,就是说在我们看来结构完美,很大概率要去前面高点把这个行情完成。因为从2015年底到现在走的走势结构,是一个大的五浪推动结构,现在是最后一个五浪的拉升。按照“结构终将完美”的理论,还要破前面的高度,包括螺纹指数都要扣前面的高点,那对应的10月的价格就是4260。所以,那时预期,就是这个行情要在日线和周线都那么强劲的情况下,去完成各个结构,那么目标就必须是要突破。但是前面也说了,破了4260的时候,做多的不建议去追逐,这个时候要更加谨慎,当然也不是说去做空,要等到这个行情结构的拐点出现。

大宗内参:根据您的技术逻辑理论,您认为2018年下后半期在商品市场上哪些品种相对来说比较有投资机会,为什么?

空军:因为我主要跟踪和研究黑色板块,包括圈子里的朋友几乎都是黑色行业,所以我只说我比较熟悉的黑色板块。

黑色系各品种现在在分化,比较有投资机会应该是螺纹钢。现在走的是日线和周线共振发生的结构,但是日线反映在宏观上面不是很看好,所以在交易螺纹头寸的时候,我建议不要在前面高点4260后面再去追高,因为这时会出现一种宏观对应的月线瓶颈。 

铁矿石就是用来做配置的,因为它是三大周期,都处于一种三角形收敛的结构,即往底下有支撑往上面有压力,图表上面就是连续几个月的收敛之后,就用来做别的品种反向去配置它的一种状态。

大宗内参:对于那些同在期货市场交易的投资者,您有什么好的经验或者是建议和他们分享吗?

空军:我觉得普通投资者和做交易的朋友,一定就是要形成自己独立的交易体系,不管是属于基本还是宏观面亦或是技术面,体系要包括一个分析系统。这个系统是可复制的,而不是模棱两可的到市场去追涨杀跌。一定要有独立的判断和独立的分析交易体系,在这个体系没有建立之前,最好不要轻易去参与。


郑邮飞

一德期货产业投研部总助

下周二下午15:30和您共论

PTA行情变化之道!

点击“阅读原文”【直播与您不见不散!

【 免责声明:大宗内参力求使用的信息准确、信息所述内容及观点的客观公正,但并不保证其是否需要进行必要变更。大宗内参提供的信息仅供客户决策参考,并不构成对客户决策的直接建议,客户不应以此取代自己的独立判断,客户做出的任何决策与大宗内参无关。本文章版权归大宗内参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点击这里 


  推荐阅读  


❒. 姜玉龙:螺纹没有大跌基础,那么未来还会涨吗?| 独家专访

❒. 王晓蓓:郑棉仓单压力或后移,短期基本面的支撑可期 | 独家观点 

❒. 程建新 :油脂油料市场新形势与应对策略(建议收藏) | 深度解读

❒. 雷万青:焦炭重回“黑色之巅”, 后市向左or向右?| 独家专访 

❒. 韭菜们的三大惊人幻觉,你有吗?| 八卦趣闻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