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旅,是我跟自己对话的方式

陈雅菲 骑行西藏 2018-08-16

声音资源加载中...

意外的惊喜,杭盖和新乐府擦出的火花。


旅行,有些人喜欢结伴,有些人喜欢独旅,我属于后者。


生活中,我也是个喜欢独处的人。一个人压马路、一个人喝咖啡、一个人骑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看演出、一个人守着咖啡馆......难免觉得孤独,但大部分时候独处更自在些。

一个人


人是孤独的动物,学会和自己相处成了一件重要的事。人生也是独旅,没有人会陪你走完全程。


大学毕业,我拎着皮箱开始我的间隔年旅行,那时候不知道独自旅行将要面对什么,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味,说走就走。但说是一个人,其实有大半时间我都是在青旅里做义工,一来省钱,二来安全,也想体验在一个旅行地长住的感觉。青旅是个认识朋友的好地方,加之有个义工的身份,与客人接触的机会很多,好像有一种优先权,可以广结良友而不存在搭讪的嫌疑,以至于那一年大部分时间其实我都有伴,最后还被涛哥捡了,一个人的旅行彻底变成两个人的。

丽江|背起行囊


虽说在路上认识的朋友很多在分道扬镳之后就相忘于江湖了,但还是会有那么一些在回归生活之后反而成了亲密的朋友,这样的友情格外珍贵。回看我现在的朋友圈,还保持联系的同学越来越少,多是以旅途中认识的朋友发展而来的圈子。

三个有缘人


第二次独自旅行是14年去东南亚,也是我第一次出国旅行。如果说第一次出去是无知下的冲动,第二次就是理智下的勇气。那次我搭汽车来到西双版纳,接着又去汽车站买了一张去琅布拉邦的车票,手里拿着那张车票,有点战战兢兢,对未知的恐惧一下涌了上来,可似乎又没有退路。我还特意下载了一些中文歌,留着路上消解一下思乡之情。第二天天还没亮,我拿着这张车票摸黑前往车站,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我背着大包在路灯下快步走着,心里怯怯的。那时候最容易自我怀疑,干嘛不在家老实待着?一个人走夜路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为什么不找个伴呢?直到见到车站的灯光,钻入人群,才舒了一口气,至少安全了。坐上开往老挝的班车,正式踏上了旅途,心里才轻松起来。深刻体会了Lonley Planet的那句话:当你决定出发,你已经完成了行程中最艰难的部分。

光西瀑布|我和老师


从旅途一开始我就在捡人,我发现独自旅行的人没有哪个是真的能耐得住寂寞的, 路上遇见合适的伴,能有个人一起持顿饭,或是分摊一下房钱也是不错的嘛,没几个人会拒绝。

帮他完成了去光西瀑布的心愿


开往朗布拉邦的班车上,我遇见一个北京来的居士,我管她叫老师,她的学生把她托付给我,为了给她当翻译,三天时间里几乎跑遍朗布拉邦的寺庙;在万荣遇见一对台湾父子,见我一个人邀请我加入,不过他们还捡了五个云南的叔叔阿姨,我和台湾男生很自然地担起导游的角色,带领大家万象的一日游,在万象的旅馆遇见两个天津来的男生,他俩英文不好,也加入了我们,一个人旅途最后竟然变成十个人的旅途;万象南下国人很少涉足,夜巴士上遇见一个奥地利女孩Julia,我们聊得挺投缘,第二天到巴色的时候,她说想和我一起去波罗芬高原看瀑布,在巴色那个几乎没有游客的车站,我们又捡了一个俄罗斯男孩和一个中国男孩,四个人一起去体验南部的老挝。

异国组合的瀑布之旅


之后我和Julia一起从老挝过境到柬埔寨,我们一起旅行了十天。在马德望分开那天,我送Julia去车站,心里是很难过的,我知道她回了奥地利,虽然说如果去奥地利会去看你,但很可能是这辈子也没有机会见面了。

马德望的竹火车


我开始发觉,这世上有一类朋友不能说是有缘无分,而是缘深分浅。


15年去缅甸的时候也是独自一人,那时候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旅行。我在帕安捡到一个波兰男孩,他说旅行这么久,第一次遇见独自旅行的女孩,我心想,没有这么夸张吧,不过在缅甸的那二十天,我捡到的的确都是男孩。在妙乌跟一个德国男生搭伴,因为游人实在太少了,也是一张缘分;在蒲甘遇见一个台湾人,黄皮肤遇见黄皮肤,也是缘分;在昔卜又遇见一个波兰男孩一起徒步,还再次遇见在帕安捡到的那个男孩,总之全是男孩。

帕安|爬山看日落去


有的时候,大家会相互留个联系方式,虽然明知各自回国以后就是天涯海角,那只是个念想罢了。旅途到了终点,又回归孤独。


一个人的旅行,对我来说,是一次与自己的对话。在每一次的旅途中,都会遇见一个陌生的自己,都说人最不了解的其实是自己,独旅成了我认识自己的方式。

昔卜至曼德勒|一个人的火车之旅


去年和涛哥自驾西藏,离开阿里的时候,我们选择了一条经过羌塘的无人小径。当你看过阿里那些众人朝拜的圣湖之后来到这里看到的会是另一番景象,这里也有几个湖,几乎无人知晓,有几个湖太小了,无人机升起来的时候能轻易捕捉到全景。那时候我就在想:这些湖太孤独了,不仅仅是没有人工雕琢,而是人迹罕至,美得纯净。

孤独的湖


这世界那么大,总有没人看过的风景,没人走过的路,那个探索的人,也是孤独的。


-END-


作者

copycat|陈雅菲,一个学统计的咖啡师,乐器控,喜欢独自旅行。大学毕业以间隔年的方式搭车走西藏,此后多次进藏。常居广州,心一直在路上。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