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极必反:腾讯市值蒸发1500亿美元,财报之外,还有其他原因

谢璞 移动吐槽 2018-08-16

腾讯公布了未经审计的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及2018年上半年财务,收入与利润均未达到市场预期,腾讯估计大跌。今年初腾讯以5800亿美元市值,雄踞全球科技企业第五位,目前已蒸发1500亿美元。


贸易战背景下,中概股普遍市值滑落,腾讯亦难免,大环境如此。大环境之外,还与腾讯自身有关,总结起来三点:核心业务(游戏)乏力,存量市场竞争中腾讯逐落下风,而激进的投行化战略进一步导致自营业务空心化。


2017年12月,互联网资深观察家刘兴亮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一张马化腾、刘强东、沈亚、刘炽平等人的合影,配文称,“传说江湖有个秘密组织,叫做反阿里联盟”。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回复说,“物极必反”。


“物极必反”,一语成谶。




1、互联网进入存量竞争:微信乏力,QQ式微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止2017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72亿,全年新增0.41亿,普及率达55.8%。QuestMobile的报告是,2018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活跃用户规模11亿,仅增长2000万。


2018年腾讯第一季度财报,微信及WeChat合并,月活跃账户数9.38亿,同比增长23%,第二季度微信及WeChat合并月活跃账户数10.58亿,同比增长9.9%;微信增长从23%下降至9.9%,预示着互联网进入存量市场,微信的增长开始触及天花板。


另一组数据是,2018年第一季QQ月活跃账户数8.61亿,较2017年同期下降2%,QQ空间月活跃账户数6.32亿,较去年同期下降了3%,到了第二季度,QQ月活跃账户数下降到8.03亿,较2017年同期下降了5.5%,QQ空间月活跃账户数5.48亿,较去年同期下降了9.5%。


微信触顶,QQ式微,这是腾讯近期财报表现的直接原因——就商业化、流量变现效率来说,微信不及QQ。QQ才是腾讯游戏的大底层,也是腾讯流量的主力输出地。




2、核心业务,游戏表现不佳


财报发布前夕,腾讯游戏遭遇重挫,WeGame版《怪物猎人:世界》被下架。有人借题发挥,将矛头指向了网易公司,称游戏下架是“网易游戏举报的”,网易丁磊明确回复,这不是网易所为。


2018年第一季度,腾讯手游实现收入129亿,同比增长57%,PC端游戏实现141亿,同比增长24%;第二季度,手游实现了176亿元,同比增长19%,环比下降19%,PC端游戏收入129亿元,同比下降了5%,环比下降8%。


端游收入下滑,手游增长放缓。


3、头条系产品给腾讯带来史无前例的竞争压力



马化腾曾说,腾讯只做两个半业务——社交、数字内容和“互联网+”。对腾讯来说,社交是根基,数字内容是变现方式,“互联网+”是未来的投资。


马化腾曾自问,腾讯的核心能力是什么?16个高管当场作答,最后确定两个答案,一是流量,二是资本,由此开启了腾讯史无前例的“投行化”进程。媒体将腾讯的投资案例作了总结,结论是,“投资不控股”、“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


京东、唯品会、快手等其实只是腾讯投资的一面,它的另一面是,QQ音乐、阅文集团、Roit、Supercell等,腾讯谋求的是绝对的控制权。如安全产品,以及浏览器、地图等基础产品,腾讯依旧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这是基于腾讯模式的战略考虑——国防安全之外,一切能够产生流量的内容或消耗用户时长的基础服务,必须自己说了算。


腾讯自营业务,只是两件事,“内容产业”和“连接器”。内容,包括新闻资讯,也包括视频、游戏、音乐,以及今日头条定义的“消费型内容”和阅文的网络原创。内容在腾讯的商业模式中,扮演着极其重要位置——腾讯盈利,基础时IM,再上则是社交网络,再上则是游戏等,内容不仅是从IM向社交网络升级的必须品,也是腾讯实现流量货币化的跳板。


也是在2018年上半年,字节跳动产品的崛起,让腾讯如坐针毡。抖音、西瓜视频、冰山小视频以及今日头条,字节跳动布局的这一完整的“消费型内容”体系,抢走了腾讯很大的用户时长。QuestMobile的一份数据显示,截止今年6月份,腾讯系独立APP总使用时长较2017年同期减少了6.6%,今日头条独立APP总时长同比增长了6.2%。


“去年年底的时候,头条上一轮融资爆出的估值是300亿美金,而最近的估值据说达到700亿美金。前后涨了400亿,用这400亿除以6.6%,大体相当于腾讯市值的最高点(6000亿美金)。”资深观察家方浩说,“头条估值的新增部分,主要拜腾讯所赐。这就是存量市场里的零和博弈”。



4、问题根源——安逸思维导致投行化,进一步导致空心化


2017年12月的乌镇大会的“东兴饭局”,让腾讯、马化腾大放异彩,他如盟主,而京东刘强东、美团王兴、滴滴程维、快手宿华、京东金融陈生强、摩拜单车王晓峰、知乎周源、58同城姚劲波等都紧密团结在了马化腾周围,这些都是腾讯投资结盟、拉拢的公司。也是这个时候,公众对腾讯“投资不控股”的投行化战略的赞美到达了顶峰。


除了以上公司,腾讯结盟投资的还有拼多多、搜狗、猎豹移动、唯品会等等。


2018年腾讯的战略中心是“小程序”,小程序的野心,就是缔造“微信互联网”。


投行化为腾讯赢得了“口碑”,但这一联盟背后,其实是同床异梦,更多的是微信流量的变现,更像是“微信税”而非战略协同——譬如,美团与滴滴在外卖与出行领域的竞赛,又譬如京东与拼多多的竞争…


战略层面欠缺协同性,让腾讯开始意识到此前“投行化”的缺陷所在,这两年,亚马逊、微软、阿里、Google也开始发生业务的某些变化,保障to C业务基础上,进一步拓展to B 业务,腾讯公司的业务短板,正是to B 层面的业务。


2017年底至今,腾讯面向零售的战略整合,数次投资,有迹可循——主角不再是京东,腾讯亲自下场。投资京东、唯品会,固然可理解为微信流量的货币化,“智慧零售”却是另一个逻辑,腾讯需要将腾讯云、微信支付、QQ钱包等打包成一整套方案,对外售卖。


“智慧零售”对抗的是阿里的“新零售”,阿里“新零售”的布局,始于2014年,到2016年才有了“新零售”概念与战略的浮出,2017年前已经累计投资超过1000亿元,而腾讯的“智慧零售”是在2017年12月投资永辉超市,作为起点。


2009年,阿里确定了云计算战略,创立了阿里云,一年后的2010年深圳IT领袖峰会上,李彦宏说,“云计算这个东西不客气一点讲它是新瓶装旧酒,没有新东西”,马化腾则认为,“像使用水和电一样使用云计算资源,确实有想象空间,但现在还是太早了”。腾讯云的重视,上升到战略高度,也是2017年。


2019年,微信与京东的战略合作将到期,京东需要与拼多多争夺微信入口。对腾讯来说,最现实的问题是,腾讯的“智慧零售”,是选择京东,还是选择美团,抑或是选择拼多多?京东有自己的“无界零售”、京东支付与“京东云”,美团也有自己的“智慧零售”、美团支付与“美团云”。这与微信支付、腾讯云以及腾讯“智慧零售”都存在着相应竞争。


腾讯第二季度财报中也有两个不错的数据,一个是腾讯支付业务用户基础,6月末月活跃账户突破8亿,另一个是腾讯视频服务订阅用户数达7400万,超过爱奇艺的6710万。这让我想起另一件事,2011年2月,腾讯微博宣布注册用户突破1亿,微信负责人张小龙评论说,“腾讯最不缺的就是注册量了”。


那腾讯缺的是什么呢?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移动吐槽 微信二维码

    移动吐槽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