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思维,腾讯的误区

谢璞 移动吐槽 2018-09-17

弱冠之年的腾讯,冰火两重天,它的投资赢得了市场,自身却声誉受损,备受质疑。


中国互联网公司TOP15的排名中,腾讯第二,它所参股或控股的TOP15名中,还有京东、拼多多、58同城、蔚来汽车、虎牙、携程——也就是说,腾讯牢牢控制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半壁江山。倘若加上即将挂牌的美团点评,中国互联网TOP10的公司中,腾讯也将占据5个席位。



腾讯一家公司便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江山旖旎,帝国美誉,实至名归。


今年是腾讯投资丰收之年,拼多多上市,蔚来汽车挂牌,趣头条IPO,还有此前的虎牙,以及本月即将挂牌的美团点评,上市进程中的腾讯音乐。但与此同时,腾讯系企业也充满了诸多争议——拼多多因假货问题,备受质疑,趣头条因低俗问题,争议滔滔,还有京东创始人刘强东陷入的“性侵”问题、蔚来汽车的“割韭菜”。



刘强东的问题属于创始人私事,与腾讯无关,拼多多的假货与趣头条的低俗内容,腾讯,确切地说是微信,有着连带责任——拼多多与趣头条,两者社交流量,均来自微信网络,可以说,拼多多、趣头条,两家公司都是在微信土壤成长起来的。


趣头条一直受困于版权问题,内容大都网络抓取,多为噱头十足、低俗与媚俗交相辉映的,它的“创新”之处是“刷新闻就能赚零花钱的口号”,引导用户阅读、转发并推荐好友下载。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微信社交关系链基础之上。


有人将趣头条比喻成“资讯界拼多多”,对比来看,两家公司有很多共同点,甚至面临的消费群体也有很大一部分重合:

1、趣头条是在2016年创办,拼多多是在2016年驶入快车道;

2、两家公司创始团队都是“游戏基因”;

3、两家公司商业模式基础都是腾讯微信的社交关系链;


遗憾的是,拼多多、趣头条、蔚来汽车的IPO却未能带动腾讯市值再度腾飞,相反,腾讯股价在过去大半年持续下跌——腾讯市值从巅峰时期的4.5万亿港元,下跌至近期的3.1万亿港元。


2017年12月,互联网资深观察家刘兴亮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一张马化腾、刘强东、沈亚、刘炽平等人的合影,配文称,“传说江湖有个秘密组织,叫做反阿里联盟”。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回复说,“物极必反”。


“物极必反”,一语成谶,却是成了腾讯帝国的谶语。




腾讯股价低迷不振,与自身业务有关:今年两会老生常谈的“游戏危害论”话题又起,舆论压力之外,上半年游戏收入增长明显放缓,而前不久,又有了游戏监管新政的出台,以及腾讯几款游戏下架——游戏是腾讯安身立命之本,腾讯游戏危机重重;此外,还有年初投入重金扶持的腾讯“微视”,表现泛泛,从目前来看,腾讯“微视”很有可能面临着腾讯微博类似的尴尬,重蹈覆辙。


曾一度让腾讯备受赞誉的“投行化”,成为时下讨论的“业务空心化”导火索。


腾讯创始人、前CTO张志东在日前做出相应反思,张志东直言不讳地说,腾讯的组织变革是滞后了,腾讯为社会创造的独特的优秀产品和连接创新还不够多。张志东认为,“产品和技术的影响力并不能简单由营收和市值来衡量,产品人和技术人,对产品周期建议用平常心来看,用最朴素的用户视角来看待”,腾讯应该关注产品的社会痛点,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张志东对腾讯的反思,是组织架构的滞后,以及腾讯游戏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阿里巴巴合伙人王帅回应马化腾的“反阿里联盟”时的回应,更值得回味,“我听到过有同行说,把自己的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但很大的一个前提是,你的半条命交没交给合作伙伴先不谈,但合作伙伴的整条命是都交给了你和你的入口;我们也看到很多推杯交盏满面红光的联合起来反垄断,这何尝不是战略上的懒惰和不思进取以及战术上的路径依赖和焦灼冲动”。


重点是:“战略上的懒惰和不思进取”以及“战术上的路径依赖和焦灼冲动”。


我将两者概括成,“帝国思维”——腾讯的“投行化”成功,牢牢掌控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以及,自营业务“空心化”、创新乏力,是帝国思维的一体两面。


从2011年微信的横空出世以降,腾讯坐享八年太平盛世,自有业务如游戏、广告,借助移动浪潮,扶摇直上,投资业务更有微信屏障,在“流量+资本”的投资策略,所向披靡。


腾讯公司是一家危机意识很强的公司,危机意识背后,是战略的摇摆。3Q大战后,腾讯不断加强它的基础产品,马化腾更在内部形容,“安全是腾讯国防工程”,如杀毒软件、地图、应用宝等等,都是腾讯的“国防工程”,虽然我们看到腾讯相继将搜索、电商、电影票等资产打包给了腾讯所投资的公司,但涉及内容领域,如音乐、游戏、文学等版图,却是容不得他人染指的。


有人说,3Q大战的大火,烧出个新腾讯,但其实,现在的腾讯始终还是那个腾讯,不同的是,腾讯的资源和位置有了空前的强化。腾讯的焦虑,对竞争对手的警惕之高,一如既往。




今年6月,腾讯与字节跳动公司的“头腾大战”,更像是腾讯帝国思维的某种延续。马化腾曾说,腾讯只做两件事,连接器和内容产业,短视频发展迟缓,导致了这次擦枪走火。


腾讯公司的愿景是做最受尊重的互联网企业。这一愿景,非常好,也很虚无,它并没有具体的实现路径——究竟什么样的互联网企业最值得尊敬?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对企业来说,没有明确可实现的愿景,最终的演变就是“机会主义”。这是腾讯帝国思维的误区所在。


3Q大战,让腾讯有了投资化倾向,在“管理半径”效率命题下,腾讯尝试压抑自己的“机会主义”——不是所有业务都要握在自己手里,可以以投资入股的形式,流量变现最大化。投行化与结盟,背后还是帝国思维。


帝国思维的集中体现,便是活在当下,眼里只有遏制对手。从2013年开始,腾讯的战略,很大程度上是跟着阿里走的——电商、支付、打车、外卖、共享单车、云计算、新零售等等领域,腾讯与阿里,贴身肉搏。战略跟随,好的一面是,腾讯与阿里交替领跑中国互联网,甩开百度,它的另一面是,组织管理架构的削足适履。


2010年中国IT领袖峰会上,李彦宏、马化腾和马云有过关于云计算的一番争论,李彦宏说,“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马化腾说,“云计算让计算能力、处理能力甚至逻辑组建都能像水和电一样使用,的确有想象空间的,但可能过几百年、一千年后才可能实现,现在还是确实过早了”。只有马云说,“如果我们不做云计算,将来会死掉”。


阿里云成立是在2009年,现在是国内云计算第一,也跻身全球前列,与亚马逊AWS、微软Azure并称云计算3A阵营。腾讯云起步很早,但云计算战略,上升到“国防工程”高度,是在2016年,也是这一年,受阿里新零售收购的刺激,腾讯也不断投资入股线下传统零售,也是在宣传要发力自己的to B业务,提出腾讯的“智慧零售”,以抗衡阿里“新零售”。


2018年,短视频的困境,让腾讯意识到,它还需要遏制的对手,除了阿里,还有字节跳动。今日头条、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组成的信息流短视频矩阵,迅速崛起,腾讯如坐针毡。


帝国思维的战略误区就在于,一味强调国防工程,一味遏制竞争对手,却忽略了自身业务。现在的事实,更值得反思——短视频固然重要,固然是腾讯的肌肤之寒,但游戏才是腾讯的存亡之道。过去半年,腾讯在短视频领域,花费太多资源与精力,却忽略了腾讯游戏业务。


唐代诗人章碣的七绝古诗,评价大秦帝国: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大秦帝国修筑长城,防守北方游牧民族,焚书坑儒,以保社稷,却不想,颠覆者项羽与刘备并非儒生。腾讯也是如此,与其遏制对手,盯着阿里或头条,倒不如反求诸己,重新审视腾讯自有的资源与自己的愿景。


如果这世界上的互联网公司都要面对腾讯这道终极选择题——要么成为腾讯的马,要么死掉或被微信遏制,想想看,那将是个多么无趣而可怕的世界。


QuestMobile发布了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半年大报告显示,移动互联网巨头独立APP总使用时长占比中,腾讯以47.7%依旧排在第一位,2017年6月,这一数据是54.3%——腾讯自有APP占据中国互联网用户使用时长的一半,与此同时,腾讯投资的公司,也占据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此刻的腾讯应该更从容的思考,究竟什么样的互联网公司才是最受尊敬的企业,“大”应该不是唯一选项。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移动吐槽 微信二维码

    移动吐槽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