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饼与乡愁

谢璞 移动吐槽 2018-09-21

月饼的争论又起。网上不少人讨论,“鲜肉月饼是不是月饼”?


鲜肉月饼的争议,让我想起之前的一个话题,“豆腐脑是甜的好,还是咸的好”?中国地大物博,南北差异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口味差异很正常。鲜肉月饼,流行江浙沪,喜欢的人,甘之如饴,刚出锅趁热吃最妙,饼皮金黄,层次分明,外皮酥脆又粉,进而韧,咬上一口,肉汁渗透其间,唇齿流香,若加榨菜,更有嚼头,咯吱咯吱,回味无穷。


鲜肉月饼是“包邮区”人民的味蕾记忆,我的记忆,是五仁。五仁月饼在网上似乎“口碑”不佳,有堕入“暗黑料理”趋势,实际情况却相反,五仁依旧是天猫上销售最好的。有朋友说,现在线下酒店、商场都很少看到五仁月饼,取而代之的是莲蓉蛋黄、蔓越莓、火腿、抹茶之类的,琳琅满目,应接不暇,他特意在天猫买的五仁,馅中有红绿丝的那种旧式月饼。所谓,忆苦思甜,寻找儿时味道。


月饼中最常见的三种馅,豆沙、枣泥、五仁,南方多以豆沙和五仁,北方流行枣泥与五仁,五仁是南北差异中难得的共识。或许与北方产枣,南方多豆有关,那是物资匮乏年代的景象。


真正的乡愁藏在胃里,熟悉的味道,就叫家乡。五仁月饼对我而言,更是追忆似水年华。朋友说,直到前两天才弄明白,五仁月饼里的红绿丝,原来是果脯。


月饼的回忆,是甜的,也是童年记忆。


五仁也好,豆沙枣泥也好,甚至是时下流行的冰淇淋、蔓越莓、巧克力月饼,其实都甜——月饼尚甜,与历史传承着对美好的追求有关,工业革命前是粮食革命与人口革命,此前的世界史都很沉重,农业社会靠天吃饭,物资匮乏数千年,中秋月圆夜,一家围坐,吃着甜甜的月饼,自是其乐融融。除夕团年饭要有鱼有肉,中秋夜自然要有甜月饼。


包邮区食物,也崇尚甜口,熏鱼、糖醋鱼、糖醋小排等等,也因江浙沪是鱼米之乡,亦是出商贾与名士的地方——能吃上糖。物资匮乏的年代,吃糖算是特权,你看法国的马卡龙,全是糖,广东人临睡前还要饮糖水,当代的名媛下午茶,也都是以甜品为主,食甜是富饶的象征。流行食糖的江浙沪为什么会喜欢吃鲜肉月饼,吃咸月饼?抛开口感口味寻鲜之余,或许还有个原因:肉比豆沙、五仁、枣泥都贵。


中秋前夕,半个月时间天猫上卖出了1亿块月饼,五仁月饼的搜索次数是9400万,总共卖出86.6万件五仁月饼,虽然五仁月饼吐槽最多,卖出的也是最多的,买五仁月饼的又以广东人居多。素以开拓敢闯闻名的广东人,其实也有保守的一面,五仁之外,还有莲蓉蛋黄,广东人敢吃,更会吃。




看天猫销售数据,越发觉得这世间烟火的精彩和人间万象的可爱,我原来只知道月饼分广式、苏式、滇式、京式、台式,有五仁、莲蓉、火腿、蛋黄、豆沙、鲜肉,却不想现在还有茅台五仁、糯米、酒酿、五彩海苔、周黑鸭口味、冰淇淋、小龙虾、燕窝、内蒙古奶酪…


我想,每年都换种口味的月饼,人生百年,也尝不尽这精彩异类的独特月饼。世界很大,人生有限。


网络购物已习以为常,物资丰饶的时代,世界变得很小,飞机、高铁、高速路,还有视频电话,远方的家,触手可及,这两年中秋也有了小假期,但总有中秋漂泊的异乡人,网上买月饼,朝发夕至,自己不回家,心意是山水难阻的。


山长,水远,归路迢迢,现代人确实是很难体验到古人对家乡的执著,对寄情中秋月的感知兴许也变得模糊。唐诗宋词千万首,最多主题就四个字:离愁别绪。文人墨客,市井白丁,人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备思亲,这乡愁绵远流长。


网上买月饼,上海多寄回江苏、安徽与浙江,广东多寄回湖南、湖北与江苏,北京多寄回河北、山东与河南…纵横交错的包裹速递,配送的不止是月饼,还有那份思乡之愁。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移动吐槽 微信二维码

    移动吐槽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