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沃被315点名,过了半年又被点名……

车库君 MiVo的车库 2018-09-25

       小二两个眼皮打架,已经快20分钟了。

       鹅城的县衙一向很是清闲,毕竟这鹅城向来民风淳朴,到处都是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



       去年老爷子刚刚给县长捐了点银子,说是给县长的小公子在城里最好的私塾买了个位置,想着顺便安排一下小二在衙门里来个清闲的差事,没事也可以陪小公子读读书。县长自然是心领神会,大笔一挥让小二去车马衙门当了个衙役。

       这车马衙门的衙役活儿,是真的清闲。一年开不了几次堂,平日里衙门老爷也不用断案,就只需要升堂听一下案情,然后根据历来的惯例安排衙役们打几板子,也就算结了案了。



       而且每年的惯例就是西历每年阳春三月的时候开堂开打。一年活动这么一次,小二平时闲的只负责上班下班打瞌睡。

       “小二小二!唉!醒醒!别瞌睡了!”隔壁的三儿摇了摇小二的肩膀。

       “哎呦,干嘛呀,你说这大晴天儿的我不打瞌睡我还能干啥呀?”小二不耐烦。

       “小二,我咋瞅着今儿……这天不大对劲呢,有点泛黄呢……”

       “你丫绝对是闲的蛋疼。今儿是白露,秋天都要来了,秋高气爽你懂吗?待会我还想回家喝点酒酿和咸茶呢。”

       Duang!Duang!Duang!Duang!……

       衙门外的鼓被敲响了!

       “卧槽!你TM个乌鸦嘴!”小二给了三儿一拳,“你丫快去叫衙门老爷!我去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敲鼓!”

       多少年了不都是每年打那么一次么?今儿这是怎么了?哪个孙子这么不要命,不知道这是太平盛世么?什么破事儿还非要闹到衙门来?都来这衙门告状找事儿了,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展开?这还不得累死我啊?……小二心里这么嘀咕着,别提在心里骂了这敲鼓的孙子多少遍了。

       “哪个孙子敲的鼓?!”一开衙门大门,小二扛着水火棍骂开了。

       这一骂不要紧,眼前的一幕着实吓了小二一大跳。当先的是个穿着西装革履仪表堂堂的中年男人,袖子上挂着袖标,上面写着“打假”,手中拿着一叠资料。中年人旁边是个身材高大金毛碧眼的洋鬼子,手里拿着一张纸。这两人后面,是整整好百号的人,穿啥样衣服的都有,长啥样的都有,男的女的都有,手里拿着一张方块纸,上面写着“冤”。



        小二看着这架势,一下子愣住了。

       “升堂吧,告诉你们家老爷去。”中年人开口说话了。

       “哎哎!您里面请!里面已经叫了老爷了!”小二赶忙说。

        升堂。

       “哎哎哎,各位,各位!大家都在堂外站着昂,没必要进来没必要进来。能听清楚看清楚不就行了吗?放心吧,这就升堂了,老爷就发话了昂!哎呦喂,您慢着点,别挤别挤……”小二和三儿在大堂外维持着秩序。

“啪!”惊堂木一拍,老爷发话了,“堂下二位,是何人啊?”

       “您好,我是打假365的,北京人。”中年人说。

       “您好,我是沃家卖车的,瑞典人。”洋鬼子说。

       “哟,你这洋人汉语倒是说得很好。”老爷又问。

       “谢您夸奖。早先来了中国入了赘,现在跟着浙江的吉大人卖卖车马,汉语是学了不少了的。”

       “365的人,自然是自家人,有何公干吗?”老爷又问。

       “不是什么大事,上头让我拿来这点资料,您给看一看。”中年人说。

       老爷打开一看。



       “龙城来的是吧?来,近前来……”老爷低声说。中年人凑上来。

       “怎么回事?这事不是阳春的时候打过板子了吗?这还要打啊?龙城的大掌柜不一致一直都是每年打一个么……”老爷附耳低语。

       “您没看外面这么多人么……今儿啊,这事算是撂不下来了。”中年人说,“很多都是中产阶级,这快半年了,那洋鬼子那边也没啥动作,这不就急了么。”

洋人那边面无表情的“呵呵”了一声。

       “大掌柜什么意思?”

       “上头的意思是,历来都是春天那打一顿,然后该咋办咋办。但是现在群众工作不好开展啊,人们呼声又很高。偏巧不巧这傻洋人又是直性子,学谁不好学德国佬。发个声明,跟这帮群众玩爱咋地咋地,以为还能糊弄过去呢……”

       “然后一下子盖不过去啦?”

       “可不嘛。闹得太厉害了。洋人就是洋人,不懂咱的规矩,连来龙城交点炭敬冰敬的都不知道。惹得又是一堆中产富农,大掌柜的觉得像是之前的警示德国佬那种办法怕是不行。这不,让沃家随便排了个人来,给您再打一顿板子。不过这次板子可要轻点,能让外面的那帮人看见就成。然后再胡乱判那洋人赔这些个群众一笔散碎银子,让他们能拿个赔偿也就是了。然后如此这般如此这般……”



       “行行行。大掌柜都发话了,那就……”老爷这才注意到,旁边一个小衙役竟然也凑过来了“小二!你靠这么近干嘛?!还不下去准备打板子!?下去下去!”

       “唉?是是是,我就是想跟大人您学学……”小二赶忙赔不是。

       “365的!你呈上来的资料本老爷已经看了。唔那洋人,咳咳,沃家的代表!”老爷吼道。

       “what?”洋人突然被吼一嗓子,有点吃惊。

       “这资料中的事,可曾属实?”

       “这位大人,我们沃家承认,但是我们也发过公告了。参照之前友邦德意志之情形,我们也安排了售后……”

       “放肆!!!”

       “what?”

       “尔等西洋草寇,奈何老实欺我国中无人?这德国人的事也是你能攀附的吗?想来早春三月已经警示尔等,怎知你不知悔改……”

       “大人,我……”洋人有点急了。

       “来人!咳咳,宣判!”老爷说道。

       “威~~~~~~~~~~~武~~~~~~~~~~~”小二扯着嗓子喊道。

       “快看快看,宣判了宣判了。”“就是就是,好好打这个洋人!让他明白什么叫做责任!”“就是嘛,什么态度?!知错还不改!!”“洋人就没一个好东西!甭管德国还是瑞典,日本的更是渣渣!”“这能管用么,也没见这洋人有啥紧张的……”“刚才没看大人吼了么,这次应该是真的罚了。”“嘘,听听看怎么判。”“嘘嘘,听不见了!”堂下一窃窃私语。

       “本官宣判!堂下安静!”老爷抖了抖半年没亮的嗓子,“听好了!”

       “天运兆吉,苍天为证!本官现就打假365所陈情之案,判决如下:本案年初原已结案,然被告沃家不知悔改,引喻失义,所行之偿,不能服众。终致民怨四起,投诉纷争,扰我龙城肃律之纲纪,坏我八方臣民之安宁。本官上承天命下顺民心,现决如下:原告立刻返回龙城,用一切可宣传之方式,宣布全力配合我车马衙门之判决执行,并昭告天下。被告沃家,罚银300万两,并广发布告,承认所犯之错,限期整改,服务全国各地之买家!”

       “好!”小二喊道。



       “你喊什么?!”老爷都有点咳嗽了,难得说这么多话,“还有,堂下被告沃家代表,即已付案,今日即刻,打他20大板!”

       “what?等,等一下。”洋人这下真的急了。

       “来呀!左右水火棍,给我用心的打!”老爷一声令下。

       “得令!”小二和三儿齐声喊道。

       “nononononono!!~~等一下…………哎哟!”洋人哀嚎着。

       “用心的打……”小二和三儿互相使了个眼色。没错,衙门里都知道,这是搭班子的潜规则:用心的打,就是打的疼但是只是青肿,多则1月便可痊愈;狠狠地打才是皮开肉绽,半年下不得床,如果只是个“给我打!”那怕是要人犯配合着才能喊出几声哎哟来。

       “退堂!”老爷在一声声的“哎呦”里喊了一声,然后对着 中年人打了个招呼“后衙请……”

       外面的一众人,放下手里的“冤”,看着这个洋人被打的也挺疼的,老爷的宣判也听了,又开始窃窃私语。

       “这就完了?”“哎呦喂,瞅瞅,这洋鬼子屁股都肿了,是真的疼。”“这回也该长记性了吧。”“不知道啥时候下榜文啊……”“下榜文有啥用,啥时候赔钱呢?”“也没说啊……”“等着吧”……

       打完了,小二冲着还没散去的人群:“都散了昂散了昂,会去等榜文吧昂!别聚在这儿!这是车马衙门!散了散了散了散了……”

       “小二哥……”三儿缓了缓膀子。

       “咋?”

       “老爷咋和那个龙城来的去后衙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回去赶紧写书信去了。”

       “书信?”

       “没错,还需得是两封。一封啊,回禀龙城的大掌柜的,说要严肃对待,以正视听,这另一封啊,是要给浙江的吉大人,通知他赶紧让这沃家的家奴准备后咱春节前的炭敬,别再不识抬举了……”

       “这就要了了?”

       “废话,我刚才听得真真的。这今日可不比往日,这人啊,越来越不好糊弄啦。洋人还是反应慢。不过我也没听老爷说啥别的……”

       “唉,这洋人也是,不懂咱这儿的规矩,要是早点弄好,不就你好我好……”



       “别废话了。这帮人还没走远呢。”小二示意小点声,“你不累啊?走吧,咱也下班了,来我家喝点酒酿吃点咸茶。哎哟我这个膀子累死了……”

       “好啊小二哥~”三儿其实就想去他家占这个便宜,小二家的咸茶还是可以的。

       突然这天上一哥炸雷,吓了二人一跳。

       “哎哟哎哟,小二哥,你看着天……”三儿有点害怕地指着天。

       只见这天,昏黄一片,着实……

(本文实乃虚构,切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也绝对不是雷同!纯属巧合!)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