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政坛出现百年未有之变局

智谷趋势 2018-09-25

◎作者 | 孙金霞 王仲尧

◎来源 | 东方证券


瑞典首相今日在信任投票中落败,这意味着他即将下台。在9月中旬大选中,中左翼政党社会民主党百年来首次失去独掌政权,东方证券认为,这背后是代表北欧福利国家发展模式的“瑞典道路”正变得越来越不可持续。


近期瑞典引发国内较多关注。


曾获评“世界最安全国家”称号的瑞典,正变得越来越不稳定。9 月中旬瑞典迎来大选,主宰瑞典政坛长达 101 年的中左翼政党社会民主党没有得到过半票数,百年来首次失去独掌政权。瑞典“百年未有之变局”背后,是这个代表北欧福利国家发展模式的“瑞典道路”正变得越来越不可持续、得不到民众支持。


本次选举,由原来的左翼社会民主党全面主导地位,转向左翼民主党派和右翼党派平分天下。长期执政的中左翼社会民主党获得 40.6%选票,得到 144 个议会席位,而长期在野的反对派中右翼联盟获得 40.3%的选票,得到 143 个席位,双方都未过半数,基本分庭抗礼。此次选举的最大变数是,对外来移民持敌视态度的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获得 17.6%的选票,也将成功进入议会,分得 63 个席位。


由于中右翼立场日渐向极右翼靠拢,事实上很可能在议会形成中右-极右合流的局面,瑞典的左翼传统可能逐渐失色。过去几十年来,瑞典以其左翼主导的社会福利体系为豪,也曾经是种族和文化融合的典范。瑞典有接纳难民的传统,一方面是由于人道主义的心态,另一方面也希望接纳难民来增加青年劳动力,缓解老龄化的危机。上世纪 90 年代巴尔干半岛战乱后,瑞典就曾接纳 10 万波斯尼亚难民,且努力帮助他们融入了瑞典社会。


过去成功的经验让瑞典对接纳难民充满信心,随着中东难民危机爆发,瑞典 2015 年一次性接纳了超过 15 万难民,此后又一再扩充。但瑞典再一次引入难民的尝试却遭遇失败。来自中东和北非的难民由于宗教、传统等原因没有很好融入瑞典的社会文化,反而造成了部分地区治安崩坏、犯罪率提升、一些社区甚至沦为“生人勿近”的危险地带,瑞典的政治和社会逐步走向多元化和分裂。难民危机也引发了右翼保守主义反弹,这几年瑞典反对接纳难民的声音显著提升,甚至形成一股政治力量,此次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的崛起就是这一潮流的体现。


2015 年以来,反对难民、反对自由贸易的保守主义在欧美开始抬头,首先普遍被关注到的是西方主要大国内部的现象,例如英国公投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而随着时间流逝,保守主义开始向欧洲一般国家蔓延,除了瑞典以外,意大利、西班牙、荷兰、奥地利、匈牙利、保加利亚、波兰等也纷纷出现右翼抬头,甚至右翼政党上台组阁的现象。这反映了欧洲内部的撕裂一方面强调团结、开放、自由的领导人依然强势,例如德国默克尔、法国马克龙等欧盟领袖依然主导着欧洲的政治议程,另一方面,内部不和谐的声音开始响起。


欧洲的分裂将是一场长期演化、影响深远的社会系统性变革。


1993 年,在人类历史上出现主动让渡部分国家主权,构建超国家组织——欧盟这样的划时代标志性事件,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欧盟一方面面临经济的分化——欧盟核心国家德国、法国等经济基本面健康、通胀回升,逐步进入经济强势复苏的良性循环,而边缘国家依然处在去杠杆周期,难以退出宽松的货币政策;另一方面不得不正视政策的反噬,尤其是难民政策带来的长期消极后果。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