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明法23丨广莫曰:从《太上灵宝净明法序》讲净明道的传承

广莫先生 广莫曰 2018-07-22

广莫曰丨净明法

好久不见。

著名画家刘溢有一句话,叫做艺术家应该关起门来折磨自己,打开门来吓唬别人。像广莫这样有志于表达的修行人也应该是这样。经历了半年折磨自己的生涯,广莫现在又要打开门吓唬别人了。

过去五年广莫所有的文字,都是在一遍又一遍,从不同角度,反复用现代的语言,自己的语言,诠释古圣先贤和历代祖师的思想,这里面基本没有广莫自己的东西,没有广莫对于人类文明的贡献。用最近自媒体流行的话说就是洗稿,广莫一直以来都只是在洗祖师爷的稿子。

太上靈寶淨明法序


出《正統道藏洞玄部》依《淨明宗教錄》校對


  凈明法者,乃上清玄都玉京之隱書。昔太陽真君孝道明王,以孝道著明,照臨下土,成無上道。於是上清上帝降於扶桑洞神之堂,召明王而說法證之,以為最上弟子,號靈寶大真人、玉清詔命使,以救度於時。故真人發大誓願,願居東極,用救群品。是謂靈寶救苦天尊,乃赤明元年八月十五日也,謂之凈明。凈明者,無幽不燭,纖塵不污,愚智皆仰之為開度之門,升真之路。以孝悌為之準式,修鏈為之方術,行持之秘要積累相資,磨礲智慧,而後道炁堅完,神人伏役,壹瞬息間,可達玄理。余昔慕道風,遍求師旨,心存目識,志切意堅。自受法吴君,後學諶母,功行已就,復遇上聖,傳以此書,其道乃成。至於蒙恩超舉,神妙之跡,不可具言。得吾書者,慎無自棄,皆十世積累,將有飛昇之漸。吾嘗著其末淺,作《道經》三十五篇行於人世,得者猶鮮。況此樞機,皆上聖秘箓,行之詎可忽乎?謹序。


  太上靈寶淨明法序



接下来,广莫要说自己的话了。


广莫会以净明道的《太上灵宝净明洞神上品经》为经线,以自己这些年,尤其是这半年的经历和自己的思考为纬线,编织一张大网,并且展示如何用这样一张网,在璨若星河的人类文明中,捕获每个人自己想要的鱼。


本来,广莫是不打算再讲《洞神上品经》的,原因是这部经书不是讲给信众们听的。这是讲给立志修行和弘道的道士们听的。理论上,从祖师们建立洞真,洞玄,洞神,太玄,太平,太清,正一,这三洞四辅的道教经书分类体系的本意出发,所有的洞神类经书,都不是讲给道教信众们听的。


洞神部经书,讲的是有一定修为的道士和宇宙间万物的关系,以及从中衍生出的修行方法和体系,当然道士和信众的关系也包含在内。后来虽然经书繁出,道派林立,原有的三洞四辅已经不能准确涵盖所有经书,开始出现为了分类而强行分类的现象,不过这一部经书被称为《洞神上品经》,还是非常准确的。


《洞神上品经》在《正统道藏》中分为上下两部,共三十五篇,《太上灵宝净明法序》中有“吾尝著其末,浅作《道经》三十五篇,行于人世,得者犹鲜。况此枢机,皆上圣秘箓,行之诅可忽乎。谨序。”这样的文字,所以广莫认为这就是《洞神上品经》的序。



奇怪的是,清代编辑的《净明宗教录》对于前面三部经书《道元正印经》《四规明鉴经》和《中黄八柱经》都全篇编入,甚至文本还要优于《正统道藏》的本子。只有《洞神上品经》只录入了上部十七篇,而下部阙如。所以广莫在讲解这部经书的时候,选用的会是维基百科的本子。具体文本的个别差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体现出在清代,事实上承担着传承净明道道统责任的青云谱一脉,已经没有能力完整保存元代净明道的经典了,而且他们手中并没有一部《正统道藏》可供参考。


想到此处,不由得感叹古代前辈们信息之闭塞,修行之艰难。


万景元道长在某一篇讨论《净明宗教录》的文章中有一个观点,广莫深以为然,大致意思是说《净明宗教录》可以称作净明道青云谱这一支派的“宗教录”,而不能称作净明道的“宗教录”。其实在广莫看来,元代刘玉祖师所传下的史称“新净明道”的传承,远比目前主流学界和宗教界共同承认的要短。到了清代青云谱一脉,距离元代的净明道,无论从思想主旨,修行体系,还是从组织架构来说都已经相去甚远了。


刘玉祖师传黄元吉祖师,黄元吉祖师传徐慧祖师,虽然《净明忠孝全书》中讲徐慧祖师度弟子数百人,其中却没有赵宜真祖师。甚至传给赵宜真祖师净明道法的师父,都不知道是否是徐慧祖师的弟子。逻辑上来说,刘玉祖师的新净明道的道统,到徐慧祖师身后,就称不上传承有序了。说的再直白一点,新净明道的传承,在公共生活领域就已经断了传承。更不用说后面的刘渊然祖师和邵以正祖师了。请注意,广莫并不是不承认赵宜真,刘渊然,邵以正三位祖师的历史地位,任何无论修行,传播,还是教理教义的丰富和拓展领域对净明道有重大贡献的高道,都可以称为净明道的祖师,但是,这三位祖师所学,所传,所修,和刘玉,黄元吉,徐慧三位祖师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从刘玉祖师和黄元吉祖师是纯正的净明道士,除了净明道法之外从不涉猎其他门派的修行系统。到了徐慧祖师,先跟黄元吉祖师尽得中黄八极之妙,又参蓝真人于长春宫得全真无为之旨,可以定位为后来学了全真道法的净明道士。而赵宜真,刘渊然,邵以正祖师,准确说应该是学过净明道的其他道士,从他们留下的言论,事迹,也与净明道旨趣的差距越来越大,只剩下讲净明忠孝的一层皮而已。


听起来是个很沮丧的故事,但是,能传三代,师徒都有名有姓有事迹,且能在历史典籍中证明确有其人。这已经是整个中国历史上所有中黄直透一路丹法中绝无仅有的了。其他所有这一路丹法的修行人,无论被后世称为文始丹法,虚无丹法,天元丹法,还是各种隐仙派,他们共同的特点都是师承不清,传承不明,无法证明确有其人,也很难教出和自己境界相当,且有志于继续弘道,名登史册的弟子。这是因为,净明法中有可复制,可继承,可学习,可照葫芦画瓢的一整套方法。这个问题后面再讲。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首先是因为组织架构从来都不是道教传承和发展的必须。历史上有大量横空出世,乘愿而来的高道,对组织发展道教组织毫无兴趣。如果不是龙沙之谶,广莫也想不到是什么动力驱使一代代净明祖师一定要找至少一个传人。


好吧,还是不要以凡心度圣心了。说一点实在的。为什么不仅仅是净明道,乃至整个道教,在历史上,有意识的架构宗教组织,成功付诸实践且带来长久和深远影响的祖师高道,都屈指可数,广莫能想到的也只有祖天师张道陵,全真道的王重阳祖师,王常月祖师,以及四十三代张宇初天师。其他高道有的仅仅在乎自己有没有传人,有的连这点都不在乎,自己立德,立言,就完事了。而且受文化,政治因素影响,这些有志于教团建设的祖师们,所行功德,对于一个今天至少需要覆盖十五亿中华儿女的宗教来说,也远远不够。


我们可以在世界范围内横向比较一下,基督教的初代教皇圣保罗,规定戒律肇建僧团制度的释迦牟尼,还有以一己之力创造了政教合一制度,规范了几十亿人的生活方式,且延续一千三百多年至今焕发勃勃生机的某中东大德。作为本土宗教的道教在这方面做的工作太少了。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是文化因素,孔夫子有一句话叫做君子群而不党,小人党而不群。打那以后,结党这件事,在传统文化中就始终受到负面的评价,历代帝王怕的不是大臣无能,也不是大臣贪污,更不是大臣品行不端,而是害怕大臣结党。历代政治斗争的胜利者,往往喜欢大肆宣布失败者都是一帮有组织的。这个不能细说自己脑补。但是难道胜利者不是一伙的么?当然他们肯定不会说自己是一伙的,而是大家出于公心,出于道德的崇高性而自觉的走到了一起。


另一个方面就不用说了,一群信仰道教的人,被强有力的组织起来了,接下来往往要做什么,稍有历史常识的就会心中有数。因为道教信仰很难与民间信仰划定一条清晰的界限,所以历朝历代几乎都有假借各种似是而非擦边球似的道教信仰搞事情的。这种历史现象的结果就是极大干扰了正统道教加强自身组织建设的努力。


这个话题也挺敏感,言尽于此。



声明:此公众号文章如非特别注明均为原创。转载请联系本人并注明出处,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或群聊,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对广莫曰最简单的支持方式就是分享文章到朋友圈,感谢。

作者微信:xiyu605, 广莫先生。QQ群:435212005。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