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重金收购成硅谷创业噩梦,3家公司创始人都没“善终”

田小雪 猎云网 2018-10-08

—————————————

 文丨 猎云网(ilieyun)田小雪 

 1936字,约需7分钟阅读 

—————————————

对于那些计划退市的初创企业来说,理智选择新东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而一向备受初创企业青睐的Facebook,在接连不断的丑闻事件之后,已经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信任危机。

于其并购部门而言,想要顺利收购年轻初创企业,难度是越来越大。那些企业要么要求很高的交易价格,要么希望能够在收购后享有较大的自主运营权。

比如,两款知名社交应用WhatsApp和Instagram的创始人,就都曾经因为收购后的企业发展理念不合,选择了离职。而Facebook更是中途叫停了不少收购项目,其中就包括深受年轻人欢迎的问答应用TBH以及健康追踪应用Moves。

或许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收购交易能否顺利推进,并不是很重要。但是,从公司的长期发展来看,这绝对是无法忽视的关键问题。

案例一:WhatsApp破碎的承诺

2014年,Facebook以220亿美元高价买下WhatsApp。

但就在去年,其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宣布,由于在广告投放和商业盈利问题上与东家产生了不少分歧,因此决定离开公司。其实,早在收购之初,谷歌就也表示有意愿收购WhatsApp。但当时,Facebook承诺说在收购交易完成之后,会给予WhatsApp完全独立的运营控制权,这才最终敲定了双方的交易。但很显然,所谓承诺,还是不能轻易相信的。

不仅如此,WhatsApp另一联合创始人Jan Koum也在今年四月宣布离职,原因是自己在商业化和用户隐私政策这两个问题上与Facebook存在诸多分歧。作为收购交易条件的一部分,Facebook曾经保证不会私自利用WhatsApp的用户数据。但到头来,Facebook不仅违反了承诺,还因此缴纳了1.22亿美元的罚款。

而且,就在Acton和Koum二人离职后不久,Facebook便计划在WhatsApp内部产品中投放广告,还针对一些速度较慢的用户消息回复制定了收费政策。可以说,在Facebook出现收益增速减缓问题之后,WhatsApp的业务盈利计划就很快提上了日程。

换言之,为了满足自家企业的运营需求,Facebook最终还是没能坚持自己收购之初给出的承诺。

案例二:Instagram日益丧失的业务自主权

就在几周前,Instagram两位联合创始人Kevin Systrom和Mike Krieger宣布了离职消息。据知情人士透露,二人之所以选择离开,是因为与Facebook掌门人扎克伯格在产品发展方向这个问题上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但其实,在收购之初,扎克伯格也是承诺会给Instagram足够业务自主权的。而且,后来商洽WhatsApp收购交易的时候,甚至还借助Instagram的案例给自己增加筹码。

而在收购之后,Facebook确实利用自己实力强劲的工程、销售、招聘以及国际业务拓展团队,来帮助Instagram成长为一个坐拥10亿用户的社交媒体巨头。

但好景不长,在Facebook陷入增长和财务困境之后,扎克伯格的想法就逐渐发生了改变。他让自己的好朋友,也就是News Feed曾经的副总裁Adam Mosseri担任了Instagram的全新产品副总裁。由此,公司便进入了某种意义上的结构重组流程,Instagram联合创始人Kevin Systrom开始向Facebook首席产品官Chris Cox汇报工作。

要知道,在那之前,Instagram首席执行官虽然名义上是向首席技术官Mike Schroepfer汇报工作,但其实与扎克伯格的互动更为频繁。所以,很多人都认为,Facebook为了自己的业务增长和收益违背收购之初签订的交易条款,不合理利用旗下公司的用户数据,同时剥夺它们的运作自由。

案例三:Oculus逐步迷茫的未来

2014年,Facebook宣布收购虚拟现实企业Oculus。

当时,扎克伯格就表示,Oculus绝对会成为下一代主流计算平台。但现实却远没有想象美好,这一平台并没能顺利深入公众的日常生活,因而不得不主动为一些虚拟现实内容制作商提供资金支持,以维持自己尚未稳固的业务。

与此同时,作为公司领导人,其两位联合创始人Brendan Iribe和Nate Mitchell本应该扮演着掌舵者的角色,但却沦为两支小团队的组长。Facebook指派了小米公司前硬件主管Hugo Barra担任Oculus虚拟现实副总裁,而且还向扎克伯格的心腹汇报工作。

去年,迫于赞助特朗普大选所遭受的公众压力,Oculus联合创始人Palmer Luckey宣布从Facebook离职。在道歉中,他表示:“我真的非常抱歉,没想到自己的个人行为会对Oculus及其合作伙伴带来如此严重的负面影响。”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知名度相对较低的联合创始人Jack McCauley,也是在Oculus加入Facebook仅仅一年后便宣布了离职,创建了自己的虚拟现实实验室。最后,同样为联合创始人的Michael Antonov,虽然没有从Facebook离职,但知情人士表示也已经从虚拟现实部门转职到人工智能基础设施部门。

就在最近举行的Oculus Connect大会上,我们并没有在台上看到任何一位联合创始人,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很显然,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创始阶段、业务拓展阶段以及商业化盈利阶段,所应该重视的问题以及采取的战略,都是完全不同的。

Facebook该如何回归正途?

通过上述三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出,于Facebook而言,如果想要继续吸引年轻初创企业加入自己的阵营,那就必须要摒弃之前那些有损颜面的违约做法。或许,扎克伯格应该发表一份声明,明确表示自家公司已经知晓用户内心的担忧,并且会采取相应措施来改善,毕竟Instagram和WhatsApp这两款社交媒体应用,现在已经完全深入广大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了。

当然,也不是人人都对Facebook和扎克伯格心存不满。公司区块链团队主管David Marcus就谴责了Acton,说他不应该在公众采访中批评扎克伯格:“其实,在我看来,扎克伯格并没有剥夺WhatsApp的运作自主权,相反还一直在努力保护。或许我的想法很老套,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应该用言语去攻击一个帮你成为亿万富翁的人。”

过去,并购交易确实帮助Facebook避免了潜在的分裂瓦解问题。但现如今,情况已经不一样了。如果它再不改变自己的并购战略,那真的很可能会自食其果。毕竟金钱不是万能的,想要说服优质创业者将多年心血卖给自己,就必须要树立起一个恪守承诺的良好外在形象。

- END -

  推 荐 阅 读  

WhatsApp创始人最后的赎罪

移动互联网十年


 未 经 允 许 严 禁 转 载 

 授 权 请 后 台 回 复 “猎云网” 

春秋变换,万象更新,新的流量和入口接踵而至,我们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创业变革时代,创业者如何在坚韧的商业世界里照射进创新之光?企业如何面对挑战勇立潮头?资本又如何瞄准趋势突围成功? 12月7日-8日,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以及近千位投资人及创业者与您相约“聚势谋远 创变未来——2018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来自硬科技、智能、文娱、零售、医疗、教育、汽车等领域的创新者们将分享科技和产业的前沿观点,探讨创新潮流趋势,把脉未来新方向!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