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不作恶”:谷歌放弃竞标五角大楼百亿美元云合同

王刚 雷锋网 2018-10-09

▲点击上方 雷锋网 关注

文 | 王刚

来自雷锋网(leiphone-sz)的报道

Google决定不再竞争价值高达100亿美元的五角大楼云计算合同JEDI,称该项目可能与其企业价值发生冲突。

JEDI,原称是五角大楼“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云计算解决方案合同”。该合同要求一家公司帮助五角大楼在更广泛的范围内使用云计算,构建全球战争优势。此前已引发亚马逊、微软、谷歌、甲骨文等公司激烈竞争。

JEDI涉及将大量国防部数据转移到商业运营的云系统之中。各参与竞标公司将于10月12日提交合同投标,期限可能长达10年。五角大楼大楼负责收购的副部长埃伦·洛德表示,该合同是“国防部整体云环境中关键的第一步”。

据了解,该合同在10年期间的价值可高达100亿美元。

这个消息是Google周一宣布的。在该公司决定不再与五角大楼人工智能计划续签合同几个月之后,该公司的员工发起了针对Google与军方合作的广泛抗议。这导致Google随后发布了一系列原则,旨在评估它将采用何种人工智能项目。

“我们没有竞标JEDI合同,因为首先我们无法保证它会符合我们的AI原则。其次,我们确定合同的一部分,超出了我们目前的政府认证范围。”

Google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道。他补充称,Google“正在努力以多种方式支持美国政府。”

实际上,Google虽然取得了托管政府数据敏感性的政府云安全授权,但其在速度上稍微落后于亚马逊和微软等科技公司。

JEDI合同引起了美国科技公司的广泛兴趣,他们无一例外的想在蓬勃发展的联邦政府云服务市场上赶上AWS。

据雷锋网了解,该项目的最终要求于7月份在华盛顿由微软、IBM和甲骨文公司等科技公司进行了长达数月的游说活动后发布,他们的矛头对准的是五角大楼,共同反对五角大楼计划只为该项目选择一名获胜者,出现“赢者通吃”局面。彼时Google发言人说:

“如果JEDI合同对多个供应商开放,我们就会为其中的部分需求提交一个引人注目的解决方案”。Google Cloud认为,多云方法符合政府机构的最佳利益,因为它允许政府为正确的工作负载选择合适的云。”

在向国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美国国防部表示,根据现行的美国的采购办法,JEDI实现与多个供应商的合作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给出的原因是:

“可能会阻止国防部迅速提供新的能力,并提高企业级云计算可以为作战人员提供更高的效率。”

美国国防部还表示,它希望“与众多云服务提供商签订合同,以获取JEDI Cloud合同所不涉及和不具备的专业能力。”



五角大楼采购JEDI Cloud的“艰辛之路”:国会和云厂商双重夹击

雷锋网了解到,2018年3月,国防部首席管理官约翰·H·吉布森二世在JEDI Cloud工业日期间发表讲话:

“JEDI这项计划真的是为了增加我们部门的杀伤力,为我们的军人提供最好的资源。”

“JEDI Cloud只是一份合同,也是整体[信息技术]工作更大战略的一部分。”

为了游说各界,他表示,军方面临的全球挑战仍然存在,国防部必须考虑进行重大改革,以最好地装备军队满足任务要求。

“利用商业云是我们认为可以实现运营,财务和安全优势的IT领域,JEDI Cloud合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国防部意图改变战争形势——引发Google员工反弹

美国国防部代理首席信息官艾尔·米勒指出,国防部现在拥有340万用户,大约400万个端点设备,1700多个数据中心和大约500个不同的云计划。

俨然,这个“全球性的大企业”在云基础架构商业解决方案上有很大需求。艾尔·米勒说。

“云计算使部门能够整合基础设施,利用IT商品功能,消除功能冗余,同时提高运营的连续性。”

“这不是关于保护网络边界和物理限制,它更多的是保护数据并将其暴露给实时需要数据的个人和职能部门。”

雷锋网认为,这和美国军方现在倡导的“改变战争形式”内涵一致。

为了防止将项目变得支离破碎,此前五角大楼的意愿是只引入一家云服务供应商,外界猜测可能是为AWS扫清障碍,毕竟AWS是目前政府批准处理秘密和绝密数据的唯一公司。

当然,五角大楼的“有意包庇”行为还是被看穿了,也是引发此前7月25日美国的云厂商和国会共同提出反对意见的导火索。他们担心JEDI项目的设计过多地考虑了AWS。作为中央情报局6亿美元内部部署云的承包商,AWS在托管机密数据方面远远领先于其他行业公司。

美国国会一直对此次采购的目的和效果持怀疑态度,并在2019年国防开支法案的最终会议报告中规定了对云计划的强制性审查以及它将如何影响现有云计划(如MilCloud 2.0)的细节。



Google历来避免参与战争:don't be evil的历史原则

实际上,在2018年6月2日,Google也是因为员工的联名信压力而宣布终止与五角大楼无人机的合作计划(到期后不再续签)。该计划名叫Project Maven,允许国防部使用Google人工智能工具来分析无人机镜头,以便在战争中为军队服务。

尽管Google高管曾为该项目辩护,称该合同的价值相对较低,它只是为美国国防部提供了开源软件,但Google员工和学者的强烈反对。数千名员工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Google取消Maven项目的合约,甚至有数十名员工通过辞职来进行抗议。

6月22日,Google的九名杰出工程师拒绝为其云服务构建一个称为“air gap”的安全特性,发生了一起“内部叛乱”,表明了他们认为这是为军事客户承担的过大风险。有电子邮件显示,Google于去年9月底获得了Maven项目的合同,此前该公司与其他几家“人工智能重量级企业”(IBM、亚马逊和微软)竞争了数月。

Alphabet及其子公司和受控附属公司的员工应做正确的事:遵守法律、诚恳可靠、互相尊重。

根据维基百科,don't be evil 是Google员工Paul Buchheit在2000年初或2001年关于企业价值观的会议上首先提出了这一座右铭,一直到2015年10月,Google母公司Alphabet同意了集团座右铭:do the right thing(做正确的事)。2018年4月,don't be evil 这句座右铭被公司删除。

“don't be evil”曾引发苹果创始人乔布斯愤怒的指责:

“我们并没有进军网络搜索领域,但Google却进入了手机市场,他们毫无疑问想要杀死iPhone。我们不会让Google得逞的。”

随着后期Google对资金量充足的军事合同“大胆尝试”,don't be evil 这一传统备受质疑。



“去和工程师谈谈”这一传统在拯救Google

但雷锋网认为,Google从创立之初就设立的“去和工程师谈谈”的传统,一直在让这家企业及时驶离偏向的航道。Google两位创始人谢尔盖和拉里曾说过,遇到问题时莫忘“去和工程师谈谈”。

正如埃里克·施密和乔纳森·罗森伯格以及艾伦·伊格尔等人合著的《重新定义公司:Google是如何运营的》一书中写到的那样:

  • 作为资深的商业管理者,在加入Google之时,我们以为自己只是在一个混乱的公司里实施“成人监管”。但是到2003年夏天,我们在Google的感受让我们意识到,这家公司的运营方式与多数公司不同:员工得到充分授权,公司所处的新兴行业日新月异。对所处行业的了解告诉我们,要抵御微软的侵袭,我们就要一以贯之地保持产品的高质量。

  • 而我们同时也明白,要在产品品质上追求卓越,最佳的途径并非靠商业计划,而是要尽可能物色最顶尖的工程师,给他们空间让他们尽情发挥。我们清楚,Google的创始人虽然本能地知道如何引领时代,但他们也承认,自己并不知道该如何打造一家规模大到足够让他们实现自己雄心壮志的公司。两个人在管理计算机科学家方面都是好手,但要创建一家卓越的企业,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计算机科学家。

看得出来,正是工程师们的努力让Google及时“悬崖勒马”。但另一方面,随着Google宣布退出,这项100亿美元“JEDI”云服务大合同将花落谁家,目前仍旧存有一定的想象空间,未来也或将对国际政治产生重要影响。

- END -


雷锋网大招募开始了!如果你对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自动驾驶等前沿科技感兴趣,对采编、运营、品牌等职位感兴趣,请猛戳 招聘启事


  ◆  

推荐阅读


AI 高效抓“逃”,为何总在张学友演唱会?

深度解析苹果A12处理器:性能和能耗比令安卓旗舰SoC汗颜

马云已放弃阿里重要控制权?


关于峰会购票信息,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