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饿】「刺激2018」番外:两种监狱,你喜欢哪个?

薛饿编委会 薛定饿了么 2018-10-11

已经有很多朋友发现了,我们上期节目的标题“刺激2018”是在致敬经典影片《肖申克的救赎》。

(点击图片回顾“刺激2018”)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肖申克的救赎》中提到过一个传奇人物。这个人凭借缜密的计划和超脱常人的思维,成为了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没有受到过任何司法惩罚的劫机犯。没错,他就是D·B·库珀。


感恩节的飞天大盗

1971年11月24日,星期三,美国感恩节前夕。D·B·库珀同其他旅客一起,登上了一架波音727客机。

起飞之后,D·B·库珀把空姐叫到身旁,递给了她一张纸条。

空姐第一反应是这个男的在搭讪,以为纸条上是电话号码,于是并没有打开,而是直接叠好放进了口袋里。

D·B·库珀赶紧站了起来,追上空姐跟她解释:“你最好赶紧打开看看,我手里有炸弹。”

空姐这才发现,原来纸条是个劫机声明。上面要求提供20万美金,而且必须是不连号的1万张20元纸币。此外还要求提供4个降落伞给他。

警方和航空公司商量之后,决定以保全乘客和机组人员的性命为首要目标,尽量满足这个劫机犯的要求。于是他们在规定时间内凑齐了1万张20元纸币,并快速记下了这些纸币的编码,方便日后追踪。与此同时,考虑到 D·B·库珀一口气要了4个降落伞,可能是想威胁人质和他一起跳伞,所以没敢在降落伞上动手脚(这人好细啊)。

飞机降落之后,警方交出了现金和降落伞, D·B·库珀也很守信用,释放了机上的全部乘客和部分机组人员,然后带着剩下的人质又起飞了。在经过华盛顿州上空的时候,D·B·库珀背上现金和两个降落伞,跳了下去(这人真的好细啊,还背了俩降落伞以防万一)。

从此,这个人就彻底蒸发了。直到40多年后的今天,D·B·库珀仍然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成为了家喻户晓的飞天大盗,出现在各种和犯罪相关的影视作品当中。《肖申克的救赎》和《越狱》里都出现过他的形象。

当然了,我们分享这个故事,目的并不是夸赞他的行为,而是想让大家思考一下:我们人类该如何惩罚罪犯?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报应论 

对于如何惩罚罪犯,最有代表性的两派观点就是“报应论”和“功利主义”。

“报应论”,顾名思义,类似于我们常说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后来在西方的哲学思辨中,一些哲学家对报应这个概念进行了归纳、总结和升华。

比如康德,他主张以道德为基准来惩罚罪犯。既然罪犯违背了道德,打破了社会的道德秩序,那我们就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罪犯用了什么形式,我们就还给他什么形式。“如果你诽谤别人,你就是诽谤了你自己;如果你偷了别人的东西,你就是偷了你自己的东西;如果你打了别人,你就是打了你自己;如果你杀了别人,你就等于杀了你自己。”

黑格尔认为,惩罚罪犯的基准应该是法律。比如说你不小心违规停车了,这在道德上其实不值一提。但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我们必须用法律来惩罚这种行为。而且惩罚力度应该取决于违法犯罪行为给社会带来多大损失。违规停车1小时罚100块,2小时就乘以2,罚200块。

虽然黑格尔的报应论更有道理,但仍存在很多bug。比如过失杀人和故意杀人,虽然都造成了被害者的死亡,社会损失的价值是一样的,但我们能给它们一样的量刑吗?


酷刑还是感化?——功利主义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分析“电车难题”的时候提到过功利主义(又称效用主义)。它的落脚点就在于功利,或者说利益。

以边沁、贝卡利亚为代表的功利主义认为,我们在设定刑罚时应该从社会利益出发。这里的利益,指的就是刑罚能起到一种预防犯罪的好处

很容易想到,既然是预防犯罪,那么预防谁犯罪呢?到底是预防普通人犯罪更重要,还是预防已经犯罪的那些人再犯罪重要?

如果你认为预防普通人犯罪更重要,那我们就应该加大法律的惩罚力度,让刑罚起到一种威慑作用,使群众在看到犯罪的后果之后心生畏惧,自觉抑制那些违法的念头。

比如历史上著名的达米安(Damiens)行刺事件。在刺杀法国国王路易十五未遂之后,他被判以公开车裂这种极刑。四匹马分别由四位刑吏牵引,使劲拽着达米安的四肢。结果费了半天劲,也只是拽断了达米安的臂关节。


示意图

刽子手桑松(Samson)感觉根本没有成功的希望,于是跟法庭书记员建议,要不自己用斧子把犯人砍了算了。法庭书记员拒绝了他的建议,要求再试一次。结果有一匹负责拉腿的马顶不住了,累瘫在地上。最后还是靠着刽子手和马一起合作,刽子手一边拿刀切,马一边往外拽,才实现了分尸的效果。


如果你认为预防已经犯罪的那些人再犯罪更重要,那我们就应该以矫正罪犯、感化罪犯为核心,对初犯、偶犯、惯犯制定不同的惩罚措施和惩罚强度,改善他们的行为品质,尽量让他们早日回归社会,恢复正常生活。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把选择权交给你,你会把罪犯放到哪一个监狱里来改造他们呢?


两种监狱,你选哪个?

现在有两个典型的选择,第一个是奥本(Auburn)模式。

奥本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一个监狱。在这个监狱中,夜间会把每个囚犯关到一个个单间里面,白天再放出来,一起劳动一起进餐。不过必须保持绝对的安静,想要说话只能先跟看守申请,得到允许后才能小声的进行交流。

这样做的优点就在于,它能强制囚犯学会遵从,同时通过有益的劳动把大家聚到一起,用监视来防止道德污染,用沉默来维持犯人反省。最后让大家适应这些“有益而顺从的活动”,恢复“友好交往的习惯”。

另一个选项是费城模式。它和奥本模式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它强调绝对隔离,强调个人与自己良心的关系。每个囚犯都被单独关在囚室里。在一片沉寂之中,每天无所事事,情欲俱灭,只能沉浸于自己的良心拷问之中。“高墙就是对犯罪的惩罚,他被迫倾听自己的良心说话”。看守在巡视的时候会说一些仁慈的言语,使犯人由衷的产生感激、希望和慰藉。这样犯人就会觉得,“高墙是可怕的,人是好的。在这种人间坟墓之中,很容易就产生一种复活新生的欲望。在黑夜和沉寂之后,就将是新的生活。

简而言之,如果说奥本模式是改造,是让犯人重反社会,那费城模式就是将犯人置之死地,而后重获新生。

但最好的选项仍然是:不要犯罪!!!


更多相关视频


刺激2018—绝命毒枭的救赎


黑帮兄弟密室残杀,倒在血泊中的究竟是……



神秘学校历险记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薛定饿了么 微信二维码

    薛定饿了么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