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干货|心理学家教你如何“调教”纪录片中的"演员"

纪录片观察 2018-10-11

由于纪录片中的“角色”都是现实中的人物,要如何让这些“角色”不着痕迹的自然发挥呢?

心理学家发现,现实生活中的大多数人都倾向于认为,自己的价值并没有完全被人认识到,自己或多或少被忽视了。那么当一部纪录片要以他(她)的生活为拍摄对象的时候,他们会觉得这是一个展示自我价值的机会。但出于种种现实的顾虑,他们有可能会拒绝你的拍摄请求。比如担心拍摄会妨碍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担心拍摄结果对自己不利、保护隐私等等。



消除被拍摄对象的顾虑是纪录片中非常重要的环节。纪录片制作人一旦找到潜在的拍摄对象,应该想尽一切办法说服他(她),使他们接受拍摄要求。这里有两个非常极端但成功的例子,或许可以让正在为此事困惑的纪录片工作者得到一些启发。



崔明慧( Christine Choy)是组约大学电影电视学院教授,她的作品《谁杀的陈果仁》( Who Killed Vincent Chin?,1987)获得1989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影片讲述了身为绘图工程师的陈果仁被当作日本人误杀,以及由此引起的反种族歧视运动。先来了解一下事件背景:



陈果仁(1955-1982),美籍华人。1982年6月23日,在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的飞地高地公园郡( Highland Park)被克莱斯勒公司一名车间主管罗纳德・艾班斯( Ronald Ebens)及其继子迈克尔・尼兹( Michael Nitz)利用棒球棍殴打致死。虽然这两名男子认罪,但法官却轻判了这起谋杀案,由此引发了民众大规模的不满和抗议。因为两名凶手利用棒球棒殴打陈果仁的行为非常符合“仇恨罪”的定义。



1979年,由于日本汽车公司的冲击,底特律的汽车制造工业陷入低谷,不少工人被解雇,其中就包括克尔・尼兹。因而造成了底特律汽车工人对日本人的仇恨,而最先遭受到种族歧视的却是美籍华人,陈果仁在生前便收到了有关种族歧视的警告。在美国亚裔族群的抗议下,这件案子的焦点转变成罗纳德・艾班斯和迈克尔・尼兹对陈果仁公民权利的侵犯。迫于压力,美国联邦法院在州法院审判之后再度审理了这起谋杀案。因此有评论认为,陈果仁谋杀案引发了全美亚裔族群人士的泛民族运动。



影片以充分的证据表达了作者的看法,即陈果仁死于社会上对亚裔的仇恨。令人惊异的是,支持这一论点最有力的证据竟是来自杀人犯罗纳德·艾班斯在影片中接受采访时的自我陈述。导演是如何让杀人犯开口,并讲述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崔明慧讲了其中的过程。


按照美国纪录片的习惯,作者在阐述观点的时候也要给对方以机会。崔明慧向对方提出采访的时候却被拒绝了,但她没有放弃。崔明慧查到艾班斯家的地址,每逢节日给他家寄贺卡同时表达希望采访的要求,如此坚持了四年,对方一直没有松口。直到联邦法院终审结東,对方认为采访不会改变审判结果,这才同意采访的要求。



崔明慧问对方为什么不接受她的采访,对方说因为你是华裔,担心你的立场。崔明慧说,正因为我是华裔,我一定有立场。但如果你能说服我,就更能让大家信服。


采访的时候罗纳德・艾班斯彻底放松了。他越说越多,越来越对自已不利。最终他没有输在法庭上,却通过纪录片输给了所有看过这部电影的人。



另一个极端的例子来自日本的纪录片导演小川绅介( OgawaShinsuke,山形国际纪录片电影节的创始人,1936-1992)。1966年日本为扩建东京成田机场,强占农民耕地,由此引发了当地农民激烈的反抗。小川绅介在拍摄这一事件的进程中,困惑于农民何以对士地有如此之深的感情?他于是决定拍一部关于农民的纪录片。



但当小川带着摄制组来郊区三里冢一带,准备拍摄农民如何种水稻的时候却遇到了障碍:当地农民不相信这一群留着长发、戴着墨镜的东京时尚青年能拍出真正的农民纪录片,拒绝了他们的拍摄要求。小川他们经过讨论,认为要得到农民的信任,就要像农民一样生活。于是他们全体进驻三里冢,先不谈拍电影,以公社的形式租农田种水稻。



他们一种就是四年。农民由好奇到疑惑,由疑惑到敬佩,最终和他们交上了朋友。结果,小川他们完成7部长达16个小时的农民纪录片。其中《三里冢:第二道防线的人们》、《三里冢:边田部落》等成为纪录片史上的经典,前后耗时11年。



纪录片拍摄中拍摄者和被拍摄对象的关系是一个课题。有研究者曾以此为题提出“纪录片拍摄者和拍摄对象的关系是一种社交关系”。其实,人物纪录片的拍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种关系的建立。



通常,在接触的第一阶段,被拍摄对象对拍摄者既有期待也有防范。这两种情绪对于拍摄者来说都是需要克服的障得。拍摄者应该消除被拍摄对象不现实的期待,即“你的影片会美化我”,或“我将从你的影片中获得某种利益”。而防范和警惕会造成被拍摄对象对拍摄者的封闭,更不利的是掩饰和误导。消除这种障碍的方法是双方要在一开始就建立起一种现实的、公平的、透明的合作规则,消除不该有的误解和期待,依靠时间建立一种相互信任、相互理解的共谋



理査德·利科克常使用一种帮助他建立良好拍摄关系的方法。当他第一次去拍摄一个对象时,他常到现场以后却不打开设备箱,只是在那里看。这时被拍摄对象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还不开始拍摄?但等着等着,他开始不耐烦,去着手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利科克认为时机成熟了,才开始拍摄。这一段时间非常重要,因为他是在建立一种游戏规则:你做你的,我拍我的。这种规则有助于形成一个平等的工作关系



    真诚以待,在时间的自然流淌中,

    总能捕捉到最恰如其分的画面。



摘自:后浪电影学院049《纪录片创作六讲》

整理于电影摄影师,部分内容有增删。



你可能还关注:

1、舌尖第一季主创重新出发,带来知性视角的极致“鲜味”

2、宣布隐退后的这一年,安室奈美惠献上了她最华丽的告别

3、走进大英博物馆,揭开古代文明之谜

4、纪录片《三国的世界》带你重温三国英雄梦

5、关于长江的故事,永远说不尽



纪录片观察

行业内幕
圈内专访
独到评论
最新资讯

微信号:jilupianguancha

投稿:xtfcherry@126.com

合作微信:xtf0903

合作电话:15201422653

编辑:默然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