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晗演唱会到底糊没糊?主办方回应,“不做亏本演出”

安西西 赵凯茜 音乐财经 2018-10-11


刚刚迎来恋爱一周年,流量明星的领军人物、偶像歌手鹿晗的“二巡”演唱会北京场刚刚结束,却陷入了新一波舆论风波中,关于鹿晗北京演唱会糊了的消息被自媒体爆出。


在演出开始前,网上曝出不少黄牛打折出售鹿晗二巡门票的截图。例如,在377至1990的票价间,黄牛“377票仅售180,777票仅售400,打折没人看吗”,在二手票务平台摩天轮,鹿晗即将于10月13日在杭州黄龙体育中心举行的演唱会也遭遇票价减半出售的情况(最高票面1990元售价为878元/张)。此外,在工体演出结束后,网上流出的一张现场照片显示有一片区域空荡荡无人落座。



对此,音乐财经就网上关于鹿晗二巡打折黄牛票没人买、上座率低等传闻求证了负责鹿晗音乐事业的合作伙伴、演唱会主办方风华秋实。


风华秋实CEO唐正一接受了音乐财经专访,在解释为何有黄牛票打折出售时,唐正一表示,“一方面,演唱会行业基本上要给合作单位一定数量的演出票,北京场约20%的票是主办方必须提供给合作单位的;另一方面,鹿晗工作室和风华秋实一直以来的态度是‘杜绝黄牛’,呼吁粉丝们哪怕在门口听也不要购买黄牛票。”因此,粉丝们响应号召也不去购买黄牛票,导致黄牛手里积压了一批票,但具体多少,主办方也不清楚。


“我们希望规避黄牛,抵制他们。所以一巡的时候,我们的操作方式是粉丝通过组织优先购买(团购),这一次也是,粉丝购买后,我们再去大麦等售票平台上贩售,但是黄牛也可能混在粉丝里面,售票平台售出的票也很难分辨是不是黄牛,我们能做的是尽量通过各种方式让黄牛的票量减少。”唐正一表示,第一次鹿晗巡演是在体育馆,今年4站巡演鹿晗均选择在体育场举办,首站便落在了北京的工人体育场,其他三站(杭州、河南、深圳)也都是能容纳2、3万人左右的体育场,规模大了,(黄牛票量)比例就变大了。



对于工体上座率有所争议的问题,唐正一的解释是,由于体育场空间较大,在一些搭建设备的位置如果出售门票会使得观众视野受到限制,影响演出观感。因此,有部分区域的位置选择了不售票,而网传照片的位置正是拍到这个区域。


“观众可以看到场地中间有两个工作台,是我们打灯的地方,但那个区域我们就没有卖票,因为观众在那个区域肯定看不到演出,我们怎么卖给观众呢?所以有心人士取景拍出来的照片感觉有一块区域是空的,感觉似乎人很少。”唐正一说。


据了解,鹿晗2016年和2018年的演唱会主办方均为风华秋实。其他艺人经纪公司或者演出商拿到权益后,通常会以市场通行的模式分包出去,但风华秋实并不是这么做,而是亲力亲为。


风华秋实此前合作过的著名艺人是汪峰,标签也偏摇滚乐和原创音乐人。2015年,风华秋实与鹿晗达成音乐方面的合作。在演唱会方面,2016年是馆,2018年却选择了数万人规模的体育场,风华秋实的考虑是什么?


唐正一表示,一个艺人要办体育馆的演唱会,必须要有足够多自己的歌曲才会更有意义。之所以2016年决定办个人巡演,“当时是因为别人还在办生日会和握手会,我们要做的是一场正经的体育馆级别的演唱会。”


到了2018年,要再往上一个台阶,“作为一个歌手,需要不断的往前走,这是一个歌手进化的过程,然后就决定走入体育场。”


每一场演唱会的投资规模在千万以上规模,对此,唐正一解释道,“我们需要做到我们自己可以认同的品质。”



这一次鹿晗的“RE:X”巡回演唱会由主办方风华秋实、鹿晗工作室携手日本最大的娱乐集团公司——Amuse集团,共同企划制作。Amuse不仅拥有丰富的演唱会企划制作经验,也有着丰富的国际顶尖制作资源。此次,Amuse邀请到知名舞团S**tkingz和世界知名媒体艺术家Daito Manabe(真锅大度)及其所属的创意科技团队Rhizomatiks,为巡演量身打造颠覆潮流的“鹿式音乐”现场体验。真锅大度不仅是日本电音女团Perfume的幕后艺术推手,还和他的团队Rhizomatiks设计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东京八分钟”的“光影舞蹈秀”。


“小鹿的歌有很多电音的元素”,唐正一说,在制作的时候就希望有很多科技感和舞美方面的精美度,第一次巡演找的是欧美团队,风格偏向于粗旷,后来团队复盘,觉得鹿晗的演出舞台还是需要更多亚洲东方气质的呈现,所以这一次找到了AMUSE Music公司。



编辑部:偶像热潮下竞争激烈,他们如何应对?


提到鹿晗,大众往往会将他与吴亦凡、张艺兴和黄子韬进行比较。从近几年的发展路径来看,这几位初代流量们都在不同的维度向大众树立了自己的个人形象,通过作品争取从流量艺人的“刻板印象”中转型,希望跻身成为“实力派”。


举例来说,从去年的《中国有嘻哈》到今年的《中国新说唱》,吴亦凡较为成功的在普通大众心目中树立起了一个热爱嘻哈的音乐人形象。“国际吴”在海外的频频出征,正努力树立他在国人心目中有实力专业度高的形象。在10月9日举办的2018年全美音乐奖AMAs上,吴亦凡作为亚洲唯一的华人嘉宾和红毯嘉宾受邀出席了颁奖典礼,同时荣获了“Fan Fave New Artist” 最受欢迎新人奖。(阅读文章:风暴眼里的吴亦凡


张艺兴呢?在2015年播出的综艺节目《极限挑战》中,张艺兴成功向大众树立了小绵羊的乖乖形象,到今年火爆一时的《偶像练习生》,以全民制作人代表身份参与节目的张艺兴又借此平台向大众展示了自己在音乐和舞蹈等方面的专业技能,他本人对于音乐事业也非常重视,本月即将发行第三张专辑(阅读文章:BTS北美大火重新定义了K-Pop,张艺兴所代表的M-POP呢?)。另一方面,在今年上映的电影《一出好戏》中,颠覆形象的演出使张艺兴获得了不少好评,有豆瓣网友评价道“实名表扬张艺兴,在一众资深演员中竟然能够成为戏眼”。


“搞笑、自恋、真实”则是黄子韬留给大众的直观印象。2016年,黄子韬表情包风靡全微博。当年因为周子瑜事件,大量国内网友登录Facebook、Twitter与台湾网友展开表情包大战,其中黄子韬的表情包就成为了首选。在今年的综艺节目《这!就是街舞》和《创造101》中,黄子韬幽默又不做作的点评为他赢得了不少观众好感。


鹿晗呢?他一直是顶级流量明星的领军人物,屡次创下数据纪录,震惊外界。


在音乐上,从EXO退团回国后的鹿晗于2015年9月发布了首张个人专辑《Reloaded I》,上线5天在QQ音乐就售出100万张;2016年鹿晗举办的首场个人演唱会RELOADED门票在开售一分钟内就全部售罄。此后除了电影主题曲及影视推广曲外,鹿晗相继发行了《Xplore》、《Venture》、《Imagination》等迷你专辑,直到去年9月推出自己的第二张个人专辑《XXVII+》,官方统计数据显示,“XXVII”系列MINI数字专辑总销量突破1000万张。此外,2018年4月13日,其实体专辑《XXVII》开启预售,3分钟销量突破16000张,自带流量光环。


在曲风上,从第一张专辑开始,鹿晗就在自己的R&B;音乐中加入了较多的电子音乐元素。例如《Reloaded I》就以电子舞曲为主,二辑《XXVII+》也融入了较多的future bass。可以看到,与影视演出难以取得较大突破相比,鹿晗对于音乐实际上有着更多自己的理解和追求。在2016年8月接受《芭莎男士》采访时,鹿晗曾表示“我就是想做出自己喜欢的音乐。比如说我之前在国外待了那么久,也算唱着K-POP出来的,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K-POP在中国能流行,中国人唱的就流行不了?所以我还在找。”



事实上,自从公布恋情以来,2018年关于“鹿晗糊了”、“鹿晗流量下滑”的新闻就不断出现在各大媒体上。从百度指数来看,鹿晗从2014年10月与韩国SM公司解约回国后热度一直呈现上升态势,在2017年多次创造热度新高,去年十一长假的最后一天,鹿晗公布恋情的微博冲垮了服务器,再度证明了其顶级流量的号召力。然而进入2018年后,相较于之前来看,无论是媒体报道,还是舆论热度有了明显的下降。


对于鹿晗来说,公布恋情只是热度下滑的导火索,因为只有粉丝才会比较在意一位偶像的私生活,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实力和作品才是检验一位艺人能否一直走红的唯一标准。因此,此次万人规模的演唱会对于鹿晗本人来说,也是验证铁杆粉丝规模的一次重要机会。


从当天鹿晗演唱会粉丝拍摄的视频片段来看,不难感受到舞美与音乐的有机结合。不过对于鹿晗粉丝以外的普通大众来说,或许很少有人能够透过流量艺人的标签真正关注鹿晗的音乐本身,而这也是鹿晗需要有所突破的一大难关。


综艺方面,《奔跑吧》关注度一季不如一季,这本身与鹿晗关系不大,但还是会带来很多热度。但是,无论是在《热血街舞团》担当导师,还是因为个人原因中途下车《这!就是歌唱·对唱季》,目前看来,接下来鹿晗还需要一档综艺节目,能够帮助他突破粉丝圈层,在普通大众心中塑造一个有较深记忆点的形象。



商业代言充分反映流量明星在品牌方眼中的含金量。对于各大品牌方来说,一个具有号召力的代言人无疑能为品牌起到较好的推广和宣传作用,并且会直接影响到该品牌产品的销售量。从图中可以看出,尽管2018年鹿晗仍然有诸如制表品牌爱彼、化妆品品牌巴黎欧莱雅男士等新代言,但相较于2017年今年的代言量显然有所下滑。


此种情况的出现,也有可能是工作室在筛选商业合作方面整体策略有所调整,目前看来,鹿晗的商业价值依然体现在以年轻消费者为主要用户群体的品牌中。



前不久,艾漫数据发布了2018上半年艺人商业价值排行榜单。鹿晗凭借96.44的商业指数位列第1,但是仔细看过这份榜单的权重比例后可以发现在代言指数、口碑指数和专业指数三项打分标准中代言指数与明星的商业价值有着最直接的关系,鹿晗在这项仅排在第8位。


在所谓流量为王的时代,后起之秀层出不穷,如果不能做到不断突破自我那么被取代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归国四子之外,偶像已经成为当下华语音乐娱乐最热的一股投资浪潮。这得益于今年年初随着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的播出,让市场看到了这些通过节目筛选由粉丝公投出的偶像,具有极大的商业价值和市场影响力。



来自新人偶像“分流”的竞争压力不容小觑,其中C位出道的蔡徐坤也以惊人的速度获得了极大的关注度。可以看到从4月开始,成立工作室、商业代言、发新专辑、出席活动……蔡徐坤自C位出道以来仅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证明了顶级流量只是一时,如何通过一点一滴的进步来证明自己的实力才是长久之计。


那么,鹿晗自己的状态呢?


10月8日,是鹿晗公布恋情的一周年。很多人会说因为这段恋情,鹿晗损失了很多的死忠粉。


几天前,一个好消息是,鹿晗最大的个站“朝鹿”在因鹿晗曝光恋情而关站一年后,又重新开站为鹿晗应援。在“朝鹿”的最新一条微博“@M鹿M 加油! 我们演唱会见!”留言中,鹿晗的音乐合作伙伴风华秋实也写道:“世界变化不停,人潮川流不息。你来,我们一直都在。唱歌给你们听。”


无论如何,对于广大的“芦苇姐姐”(鹿晗粉丝)来说,鹿晗仍然是她们超话打卡、砸钱肝销量、熬夜控评的源动力。可以预见的是,短期内,脱粉、路转黑、演唱会糊掉这些消息对鹿晗来说也只是微博粉丝数量的细微变动。


放到更大的背景看,当下中国音乐娱乐产业正面临着巨大的产业机会,工业环节上的造星平台和练习生体系正在迅速完善,未来会有更多的“鹿晗吴亦凡们”冒出来。初代流量明星们的璀璨星途会有多长?这可能还取决于他们逐渐明晰的人生态度、对事业重心的思考以及整个团队的努力。


毕竟,第一批90后也快30岁了。


编辑:宋子轩

微信:18301091815

邮箱:zixuan.song@chinambn.com


商业 | BTS北美大火重新定义了K-POP,张艺兴们所代表的M-POP呢?

商业“风暴眼”里的吴亦凡

文章已于修改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