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唯李荣浩薛之谦毛不易……都不是学音乐出身,高等流行音乐教育怎么了?

Music Weekly 音乐周报 2018-10-11



文 | 张燚



如今我们耳熟能详的各行各业杰出人士几乎都于高校中接受过相应的专业训练。在艺术界,著名电影导演和明星演员一般出自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著名画家一般出自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但著名流行音乐人却很少出自音乐院系。这里有一个长长的名单:没上过大学的崔健、在职业高中学习护理的窦唯、初中没毕业的张亚东、中学辍学的左小祖咒、出自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的高晓松和李健、在杭州电子工业学院攻读工业外贸的郑钧、毕业于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的丁武(唐朝乐队核心)、从西安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辍学的张楚、被厦门大学生物系录取的王菲以及没上大学的李荣浩、在瑞典学习酒店管理的薛之谦、在四川师范大学学习酒店与旅游管理的张杰、在杭州师范大学学习护理的毛不易……而我能想到的毕业于音乐院系的知名音乐人只有一个:中央音乐学院学习小提琴的汪峰。


这一奇怪现象也得到“中国流行音乐理论研究暨专业建设高端论坛”的关注。9月下旬在京召开的“论坛”称此为“非正式音乐学习”和“流行音乐家的自学传统”。这种现象在流行音乐发展初期、高等教育精英化时期也属正常,但在内地流行音乐发展四十年和音乐院系大扩招的背景下就显得不可思议。也是因为这种反常,在我国经济与教育、文化事业蒸蒸日上“超英赶美”的同时,我们的流行音乐水平却与周边韩日以及西方欧美的差距越拉越大。差距的拉大,我国高等音乐教育当然难辞其咎,如果再联系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巨大贡献,就尤其让我们这样的高等音乐教育从业者汗颜。


早在上世纪90年代,调查就表明普通民众中喜爱流行音乐的人占80%以上,“流行音乐全面统治社会音乐生活”。这就需要流行音乐教育的介入来提升流行音乐受众的审美水平、提高流行音乐人的创演与传播水平。遗憾的是,虽然我国早在1989年就于武汉音乐学院开设了通俗演唱专业,但近30年后高等流行音乐教育依然处在“正名顺言”的蹉跎中,“三十年河东”后,依旧是“三十年河东”。这也难怪2015年末当时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发《关于大力推进我国音乐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后,除了“音乐小镇”在拉动音乐产业数字规模之外,内地音乐人的唱片(包括虚拟唱片)与音乐会演出收入实际上却陷入停滞,并引得域外流行音乐人纷纷前来淘金。


那么,我国流行音乐的春天会来吗?从世界范围音乐发展的历程来看,答案显而易见:当然会来。我国高等流行音乐教育的春天会来吗?从我国社会音乐接受情况和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音乐生活需要来看,答案也是如此:当然会来。然而,春天迟迟不来,这就需要我们换一种问法:高等流行音乐教育的春天在哪里?


陈姿光对台湾地区高校流行音乐专业教育发展情况的剖析给我们带来启发。现在宝岛高等流行音乐教育开展得很好,社会服务能力也很高,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台湾地区高等流行音乐教育开展得很早,实际上却并非如此。陈姿光是台湾第一所流行音乐系——南台科技大学流行音乐产业系的创办者,创办时间是2014年,目前台湾地区高校内的流行音乐相关系、所、学程、组,大多数都是在2014年后设立的。那么台湾地区的高等流行音乐教育为什么能够在短期内获得如此迅速的发展?原因主要在于两点:第一,台湾地区在2009年提出发展“六大新兴产业”的政策,流行音乐产业即是“文创产业旗舰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流行音乐专业建设因此得到教育管理部门的鼓励。第二,台湾地区高校近年来面临“少子化危机”,与社会发展脱节的科系招生“相当困难”,而流行音乐专业的招生相对容易,因此得到高校的支持。


其实,内地的情形和宝岛很相似。第一,2002年十六大报告即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文化产业,2012年十八大进一步提出“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2017年文化部更是专门颁发《“十三五”时期文化产业发展规划》,流行音乐专业建设不仅“名正言顺”而且理应得到教育部的大力支持。第二,内地近年来也面临少子化危机,艺考生数量自2013年以来连年下降,很多音乐院系都“吃不好”,一些二本学校和很多三本、专科学校的音乐院系更面临“吃不饱”的难题,流行音乐专业建设有理由得到高校的大力支持。


但“中国流行音乐理论研究暨专业建设高端论坛”的很多与会代表却表示并不乐观。长期以来,我国高等音乐教育界都存在这样一条歧视链:西方古典音乐从业者看不起中国传统音乐,中国传统音乐从业者看不起流行音乐。在关键的招生环节,流行音乐类考生更是遭到严重的不公平待遇,一个具有小剧场商演能力的吉他考生远远没有突击学几个月古筝考生的专业分数高。这种荒诞现象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评委多数是西方古典音乐类教师,少数是中国传统音乐类教师,流行音乐类教师可以忽略不计或者干脆没有。这种情况不改变,所谓流行音乐专业培养、学科建设不过是痴人说梦。


虽然笔者也对内地高等流行音乐教育的低水平和小体量颇有微词,却对今后发展保持乐观。四川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星海音乐学院、南京艺术学院等专业艺术院校都已设有二级流行音乐学院,综合大学音乐学院也开始有流行音乐专家来担任院长,比如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广州大学音乐学院、河南大学音乐学院等。高等流行音乐教育的春天在哪里?在我们从业者的筚路蓝缕、埋头苦干的汗水里。并且,形势比人强,高等流行音乐教育的春天更在国家新兴产业的发展里,在教育提高社会服务水平的功能落实里,在人民群众对更高水准流行音乐文化的美好需求里。




- THE END -



推荐阅读



这样唱,我们就把民歌“丢了”


我们的音乐课已浮躁到不能静静听完一首歌了吗?


对不起,流行唱法并不以美声为基础 | 争鸣


可以不用大提琴啦!大华琴填补民乐队低音拉弦乐器空白


钢琴演奏的动作还有这么多学问和误区,你知道吗?


阿卡贝拉就是“清唱”?这几个天团用歌声告诉你答案


孙鹏杰泄露天机:钢琴比赛中评委一分钟内就已打出分了


想混毕业?门都没有!中国音乐学院这个系的期末考试开启hard模式


歌词里的“的”:是de还是di ?


乐感是个什么东西?


我们都误解了“合唱”这件事


怎样才能 “打开喉咙”?




Q:想订阅《音乐周报》?

A:请直接发送“订阅报纸”到后台。


Q:想投稿?

A:发这里 yyzb1979@163.com


Q:想合作?

A:请进入“音乐周报”微信公众号,点击下拉菜单“广告合作”键。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音乐周报 热门文章:

    孩子越小 老师越要好    阅读/点赞 : 19514/69

    乐团招聘,你准备好了吗?    阅读/点赞 : 18801/66

    人物 | 陈勇:语言是歌曲的灵魂    阅读/点赞 : 9608/106

    人物 | 石倚洁:动情因为真有情    阅读/点赞 : 8400/83

    人物 | 吕嘉:不为生存为艺术    阅读/点赞 : 6571/73

    人物 | 于海:我与祖国共成长    阅读/点赞 : 5731/80

    人物 | 陶纯孝:从未离开一线    阅读/点赞 : 5365/65

    书评 | 民族音乐学中也有马克思主义    阅读/点赞 : 645/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