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古都冥婚事件,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叫孟子辰,家住皖北边界的一个小镇子上。

    自幼和爷爷相依为命,在镇上经营一家寿衣店,利润不大,仅够维持生活。

    在这寿衣店中,角落处有一口老旧的棺材,摆放在那里很多年了。

    那口棺材,每隔一段时间,爷爷都会亲自端着黑漆涂抹一遍,很是仔细认真。

    这些年来,有人来店里想买棺材的时候,爷爷都会另行定制,从来没准备将这口老旧棺材卖给人家。

    我问过爷爷,为什么对这口棺材这么宝贝?

    爷爷笑了,说这口棺材是给他自己留着的,他还说,以后他死的时候,封棺的时候一定要用桃木钉,千万不能用铁钉之类的。

    爷爷有时候说的话我不太能听懂,感觉跟天方夜谭似的,渐渐习惯之后,我也没有把这口棺材的事情放在心上了。

    直到那一天……

    那是七月底的一天,天气炎热,爷爷出门访友了,我自己在店里待着。趴在玻璃柜台上,吹着风扇,玩着手机,浑身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

    临近中午的时候,一阵轻咳声从店外传来,我懒懒的抬起头来,看到店外的情景后,顿时愣了一下。

    寿衣店外,站着一个人。

    一个老太婆,看起来七十多岁的样子,有点驼背,打着一把黑伞,静静的站在那里。

    让我愣住的原因,是因为这老太婆的穿着。

    大热的天,她身着长裤长褂,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副秋冬的装扮,看着就觉得热的不要不要的了。

    她的脸上,皱纹很多,跟老树皮似的。片片老年斑浮现在她的脸上,有点瘆人。

    我愣愣的看着她的时候,老太婆咧嘴笑了笑,那种笑容,让我莫名的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能进去吗?”

    老太婆的声音有些沙哑,阴测测的。

    我眨巴眨巴眼睛,心中感觉古怪。

    大门开着,你想进就进啊,还问我干什么?

    我急忙起身,脸上带着职业化的笑容,说道:“请进,您要买点什么?”

    老太婆没有回应我的话,打着黑伞走进了寿衣店,在寿衣店内慢慢踱步,转悠了起来,四处打量着。

    这感觉不像是来买东西的啊!

    除此之外,在这老太婆走进店里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古怪的味道。

    那是一种腐朽的味道,有点像老人身上那股特有的膻腥的味道,比那股味道更浓郁,很难闻。

    我微微皱眉,看着老太婆,轻声再次问道:“您需要什么?”

    老太婆依旧没有理会我,她走到了寿衣店角落的那口黑色旧棺前,伸出枯瘦的手掌,轻轻的在那口棺材上摩挲着。

    “这口棺材怎么卖?”

    听到老太婆那沙哑的声音,我微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道:“哦,那口棺材不卖的,您要是想要的话,我们可以定制,厚的薄的都有……”

    “不卖还在这摆着?”老太婆直接打断我的话,眯着眼睛看着我,脸上的那股子笑容似乎更加的阴森了,说道:“五万块,你要是同意,现在就交易,怎么样?”

    她这话一说出口,我心中咯噔一下,看她的眼神有些警惕起来。

    基本上我可以确认了,这个老太婆绝对是个精神病患者,大热的天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张口五万块要买一口棺材,不是精神病是什么?

    就算她身上真的有五万块,我也不敢要啊,一是精神病惹不起,二是这口棺材确实不能卖,我要是真敢卖了,就凭爷爷对这口棺材的宝贝程度,回来非得揍死我不可。

    我轻咳一声,陪着笑,小心翼翼的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这口棺材真不卖,您要是现在就要买成品棺材,可以去其他铺子看看,出门右拐第五家也是一个寿衣店,那家也有现成的棺材……”

    “算了,不买了!”老太婆直接打断我的话,看着我,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嗯?”我微愣了一下,看着她,有些警惕的说道:“干嘛?您要是不买东西的话就请……”

    “孟乾震是你爷爷吧!”她再次打断我的话。

    不等我回应,她那有点尖锐的指甲在那口棺材上划了一道细细的痕迹,指甲和棺材盖的摩擦,发出一种让人心里发毛的声音。

    那感觉就像是上学的时候老师用粉笔在黑板上不经意间划出的声音,让人很不舒服。

    这老太婆是存心来捣乱的吧!

    我紧皱眉头看着她,有些不耐的说道:“你到底想干啥?”

    老太婆嘿嘿一笑,看着那口黑棺材,枯瘦的手指轻轻的在那口棺材上敲了两下,语气有点古怪的轻声说道:“这口棺材是他为自己准备的吧!好,很好……”

    说完,她也不理我了,径直走向店外。

    走出店门,撑起了那柄黑伞,她的脚步微微一顿,转过头来,对我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说道:“对了,农历七月十五是个好日子,老婆子给你说门亲事,就在那天把亲事办了吧。回头跟你爷爷说一声,让他准备准备!”

    不等我回应,老太婆撑着黑伞快步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忿忿的哼了一声,“有病!”

    我心中已经认定这老太婆是精神病了,莫名其妙神经兮兮的,我也就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直到傍晚的时候,爷爷回来了,醉醺醺的。爷孙俩聊会天,简单弄了点晚饭,就上楼睡觉了。

    我们的店铺是两层小楼,楼下是寿衣铺子,楼上是我和爷爷的住所,两室一厅,四十多平方。

    夜深之时,我把手机扔到一旁,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听到了一点动静。

    “咚~”

    声音有点沉闷,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没在意,但是当这声音连续响了几声之后,我感觉不对劲了。

    这声音不是从爷爷房中传来的,而是从楼下传来的。

    小偷?

    我翻身下床,抄起房中的小木凳子,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没有去喊爷爷,毕竟他年龄大了,别再受到什么惊吓。

    没有开灯,我紧紧的攥住小木凳,轻手轻脚的下楼,心中很是紧张。

    虽然没有开灯,但是借助窗外洒进来的月光,我还是能隐隐的看清楼下寿衣铺子内的情景的。

    没有人!

    门和窗户都是完好无损的,紧紧的关闭着。

    我松了一口气,开灯,无奈的笑了笑,心中自嘲自己神经过敏了。

    就算有小偷,也不会来偷寿衣店啊!

    正准备关灯上楼睡觉的时候,我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角落里的那口棺材,顿时愣住了。

    那口棺材,此时棺材盖稍稍偏移了一些,很显眼。

    我刚刚松下去的一颗心顿时又提上来了,死死的盯着那口棺材,眼角抽搐,手中的小木凳紧了紧。

    晚上睡觉前那口棺材还好好地,这明显是有人动过那口棺材了。

    门窗紧闭完好,这棺材盖是怎么偏移的?

    当我心中升起这个疑问甚至有了些许恐慌的时候,我身后突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吓了我一大跳。

    急忙转头看去,看到是爷爷,我才松了一口气。

    爷爷此时的脸色有些难看,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口棺材,也没有理会我,大步走向了那口黑棺材。

    走到那口棺材前,看着那偏移的棺材盖,爷爷脸色更加难看了。

    “子辰,白天是不是有人碰了这口棺材?”爷爷看着我,语气很深沉的说道。

    “没有啊……呃!”

    我下意识的回应,话没说完,我愣了一下。

    白天的时候,只有那老太婆来过,在这口棺材上划了一道细细的痕迹,不过这时候棺材盖的偏移应该和那事扯不上什么关系吧!

    我下意识的瞥了一下那棺材盖,惊讶的发现棺材盖上除了那道细细的痕迹之外,还有一道淡淡的手掌印,像是印在棺材盖上似的,很是古怪。

    这是怎么回事?

    谁干的?

    爷爷沉着脸,目光闪烁,看着那棺材盖上的手掌印,一言不发。

    他直接推开了棺材盖,看向棺材里,脸色顿时彻底黑了,嘴角抽搐了一下,咬着牙恨声道:“该死的……”

    我顺着他的目光往棺材里看,顿时傻眼了。

    棺材里,一套红黑相间的衣服静静的摆放在那里,那款式很像古时候新郎官的衣服,不过,这衣服并不是由布料做成的,而是由纸做的。染色的纸糊的衣服,有种刺鼻的味道,红色鲜艳,黑色深沉,两种颜色混合,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突感觉。

    我的心在这时候狠狠的跳了几下,有种莫名的恐慌感。

    这时候,也不知怎么的,我想起了那老太婆临走之前留下的那句话,说是要给我介绍一门亲事的事情。

    我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心里哆嗦,目光瞥向棺材里,看到除了那套纸糊的衣服之外,好像还有一张黑色的纸,上面似乎有字。

    正当我想仔细的看看上面写得是什么的时候,爷爷这时候突然伸手拉了我一下,将我从那棺材边拉开了。

    “子辰,你先上楼!”

    爷爷的声音低沉,有种不容置疑的语气。

    我心中有些紧张,更多的则是疑惑,不过看爷爷那难看的脸色,我识趣的点点头,什么也没说,转身上楼了。

    上楼之后,回到我的房间,睡意全无,坐在床边我有些发呆,想着刚刚看到的那一幕。

    那棺材盖上的手掌印是谁的?

    棺材内的那纸糊的衣服又是谁留下的?

    看爷爷的那个样子,他似乎知道点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烦意乱的想着,没过多久,爷爷推开了我的房门。

    爷爷坐在我的旁边,看着我,语气凝重的说道:“把白天的事情给我说说,一点都不要遗漏!”

    我稳了稳心中杂乱的情绪,将白天那古怪老太婆的事情说了一下。

    听完我这番话之后,爷爷沉吟了一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感觉爷爷像是一下子老了很多。

    他轻轻的站起身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温声说道:“行了,睡觉吧!”

    没有什么多余的解释,爷爷直接迈步离开。

    我实在忍不住了,看着爷爷的背影,小心翼翼的说道:“爷爷,您是不是认识那个老太婆?”

    爷爷的脚步顿了一下,背对着我,轻声说道:“嗯,以前的一个老熟人!”

    我还想再问,但是爷爷不给我机会了,直接走出了我的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这一夜,我睡得很不踏实,老是做恶梦。

    梦中,总是能看到那一套纸做的衣服,看到那老太婆诡异古怪的笑容,一夜被吓醒了好几次。

    第二天早晨,我无精打采的起床,哈欠连天,洗漱一番之后,精神稍微好了点,下楼。

    爷爷已经起床,没有像往常那样跟几个老头去公园溜达,而是坐在玻璃柜台前,看着柜台上的一本台历。

    台历上,农历七月十五那一天,被爷爷拿着笔圈了好几个圈。

    似乎,爷爷心中也在为了这件事烦愁着。

    短短的一夜的时间,爷爷额头上的皱纹似乎增添了不少。

    “爷爷!”我忍了一夜的好奇心,在这时候实在是憋不住了,小心翼翼的问道:“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一夜都没睡踏实,这……”

    “有人想让咱们孟家绝后!”爷爷直接打断我的话。

    在我怔愣的时候,爷爷站起身来,走到寿衣店门前,直接坐在门槛上,拿着他的旱烟,点着火,吧嗒吧嗒的吞云吐雾。

    我回过神来,快步走到他身旁,蹲在他旁边,有些紧张焦急的看着爷爷,等待他的下文。

    良久之后,在我等的有点不耐烦的时候,爷爷再次开口。

    “早知道她会找到这里的话,当初你高考毕业就该让你出去打工了,也省的被她撞见了。这下好了,想躲都躲不掉了……七月十五成亲,哼哼,真他娘是个好日子啊!”

    听着爷爷这样嘀咕着,我瞪大眼睛看着他,失声惊呼说道:“爷爷,你不会当真了吧!什么成亲,我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成什么亲?那老太婆压根就是个神经病啊!”

    爷爷没有看我,抽着烟,眯着眼睛,轻声说道:“她可不是什么神经病……比神经病难缠多了!”

    说着,爷爷在石阶上磕了磕烟灰,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很是认真的对我说道:“我得出趟远门,农历七月十五之前会赶回来,这段时间你在家里呆着,哪都不要去。铺子日落之前一定要关门,谁喊门都不要开。还有,晚上睡觉之前,在门后点一炷香。如果那柱香烧完了,你就可以放心睡了,如果香中途灭了,你就赶紧睡进那口棺材里,不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一定要在里面待到天亮,记住了没?”

    爷爷的这番话让我有点懵了,怔怔的看着他,心跳的很厉害。

    “爷……爷爷!”我咽了口吐沫,紧张的有些结巴的说道:“您别吓我啊!您这话说的,我怎么感觉那么瘆的慌啊!”

    又是点香又是睡棺材的,听着咋那么玄乎呢!

    爷爷没有多作解释,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出了一种很无奈的神色。

    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一口气,沉声说道:“记住我的话就行了,有些事不是我不愿说,而是现在不能说。行了,不多说了,去的地方比较远,不耽搁时间了!”

    话音落,不等我回应,爷爷大步离去。

    回过神来之后,爷爷已经走远了,留我自己在寿衣店门口傻傻的蹲着。

    一整天的时间,我都不知道怎么过去的,脑袋里乱糟糟的。

    当晚,按照爷爷的吩咐,太阳落山之前,我就把店铺的门关上了。

    夜幕降临,我拿了一根香,在门后点燃,袅袅青烟升起。

    爷爷临走前说的那番话虽然让我感觉有点瘆的慌,但是同时也让我产生了深深地疑惑,有点紧张的看着那根燃烧的香。

    一直到那根香燃完,啥事都没发生。

    我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抛开脑海里的杂乱念头,直接上楼洗个澡就睡了。

    一连几天的时间,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我心中的那种紧张感渐渐的松懈了。

    直到爷爷离开一个星期之后的那个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在门后点了一根香,打着哈欠等那根香烧完。

    而就当那根香已经烧完一半的时候,诡异的情况出现了。

    那根香,突然间熄灭了!

    没有任何的征兆,那感觉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生生把香火捏灭了似的。

    看到这一幕,我瞬间瞪大了眼睛,心中发寒,全身的汗毛都炸开了,睡意全无。

    心中狂跳,有种莫名的惊慌感,也不管是不是巧合了,我有点哆嗦的快步朝那口黑棺材冲了过去。

    推开了棺材盖,我麻溜的钻了进去,有点费劲的将棺材盖再合上。

    钻进棺材之后,我才发现,这口棺材里有一个纸人,比我的体型稍微小一点。这个纸人有点特别,它的身上,穿着的正是那黑红相间的纸糊的衣服,显得很是怪异。

    这肯定是爷爷弄的,我这时候也顾不得思索爷爷这样做的用意了,我侧躺在棺材里,心砰砰直跳,全身紧绷,手脚哆嗦,很是紧张。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棺材外似乎有了动静,脚步声由远及近,很轻。

    在这寂静的环境中,这轻微的脚步声却显得极其刺耳,我的一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是谁?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姿势情报局一姐 微信二维码

    姿势情报局一姐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