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丨打虎拍蝇无禁区,湖南一名官员被查,两名官员被宣判

三湘都市报 2018-10-17

当前国内反腐高压态势不减,

打“老虎”拍“苍蝇”动作频出,

真是大快民心。


今天,

湖南又有1名官员被调查、

2名官员被宣判,

他们都是谁?

他们又有什么故事?

↓↓↓


 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委员、副台长黄伟

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图片来源网络)


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委员、副台长黄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黄伟简历

黄伟,男,汉族,1967年8月出生,湖南醴陵人,1989年9月参加工作,2001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职研究生学历。


1996年2月至2006年12月,历任湖南经济电视台技术制作部副主任、湖南经济电视台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


2006年12月至2010年8月,任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技术中心主任;


2010年8月至2011年12月,任湖南广播电视台制作调度中心主任;


2011年12月起,任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委员、副台长。


省国土资源厅原副巡视员刘会和受贿案二审维持原判

认为情人不是“特定关系人”上诉


(图片来源网络)


给情人支招,通过情人姐弟两开公司,自己再从中拿提成,还说好“退休以后再来拿”,省国土资源厅原副巡视员(副厅级)刘会和受贿、滥用职权一案近日二审裁定,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裁定书显示,刘会和的特定关系人收受他人财物共计483.2415万元,并告知刘会和。此前一审刘会和获刑12年,他上诉,认为情人及情人的弟弟不是“特定关系人”。近日,省高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


在任时称“退休后再拿钱”

退休一年后被查


刘会和的落马和一位叫肖芳(化名)的离异女子息息相关,2009年,时任娄底市国土资源局党组书记、局长的刘会和经人介绍,认识了离异不久的女子肖芳。不久,肖芳成了刘会和的情妇,肖芳的弟弟肖军(化名)也跟刘会和熟悉起来。


不久后,肖军开车陪刘会和办事时,请刘会和帮忙给朋友介绍业务,刘会和就“提点”一下姐弟两:“你怎么就没想起让你弟弟去做一点业务?”此后,刘会和开始与肖氏姐弟“合作”。他主动带肖军去见一些项目负责人,还经常给姐弟两支招,肖军拿到钱后给了姐姐肖芳,而肖芳要给钱给刘会和时,他称“先放你这,等退休后再说。”


2015年3月,刘会和退休,在他退休一年后,省纪委发布消息:刘会和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2年,刘会和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伙同他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483.2415万元。


2006年底至2011年,被告人刘会和在担任娄底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党组书记期间,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利用职权为某公司虚假登记土地转让手续以逃避税费,并以娄底市国土资源局修建工程的名义,出资为该局干部集资私房联建小区建设弱电工程、人防工程,共计造成国家重大经济损失2245万余元。


今年5月,岳阳中院对刘会和滥用职权、受贿案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刘会和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


刘会和不服,提出上诉。

   

是不是“特定关系人”?


刘会和的上诉提出,肖氏姐弟不是他的特定关系人,他对他们的行为不知情,因此不能认定他共同受贿


法官介绍,根据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特定关系人”是指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情妇(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本案中,多人的证言及刘会和本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均证明刘会和与肖芳系情人关系,因此应当认定肖芳、肖军是他的特定关系人。刘会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肖氏姐弟谋取利益,应当以受贿论处。在案证据亦证明,刘会和系与肖氏姐弟通谋,共同实施受贿犯罪,应当认定为共同犯罪。故对该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省高院认为,上诉人刘会和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与特定关系人通谋,共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刘会和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省高院据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湘煤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覃道雄二审维持原判

造成国家利益损失上亿元,一审获刑9年不服上诉


(图片来源网络)


别墅装修,企业老总送5万元;迁入新办公楼,又送5万元;他的老师评奖,他找企业老总要了5万元送给评委……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湘煤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覃道雄二审刑事裁定书,省高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裁定驳回覃道雄的上诉,维持原判。



2006年至2016年,覃道雄利用其担任湘煤集团党委书记、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总裁和黑金时代董事长的职务便利,在人事安排、工程发包、工程款支付、企业改制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者通过其妻子许某多次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代为支付的各项费用等,价值共计人民币207万多元。



给覃道雄送钱的人当中,任某是来往最密切的人之一,2007年至2013年,覃道雄利用职务便利,为黑金时代广场项目承建商任某在工程发包、工程款支付等方面提供帮助,并先后8次收受任某给予的财物、代为支付的其他费用等共计折合人民币61万多元。


陈某是覃道雄最关照的下属,陈某2008年被任命为湘煤集团下属某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他多次请覃道雄全家去多地旅游,还给他送劳力士手表、钢琴、放着红酒的酒柜,为覃道雄的妻子补缴了18万多元的社保费用。



2012年8月,被告人覃道雄为其叔叔覃某的书法作品《翰墨流芳》在长沙举行首发式。覃道雄安排下属负责会务和用餐安排。事后,下属将相关费用7万多元开具发票,报覃道雄审批后,以招待费的名义,在黑金时代财务报销。经确认,其中5.5万元属于应由个人支付的费用。


2008年3月,被告人覃道雄在未经湘煤集团董事会审议通过的情况下,私自同意集团下属子公司湘能公司收购长田煤矿。长田煤矿未能在协议约定时间内过户至湘能公司名下并办理扩界扩能手续。期间,覃道雄未督促湘能公司采取有效措施挽回损失,共计致使人民币10129.44万元的国家利益遭受大损失。


今年5月,岳阳中院一审判决,覃道雄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犯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对覃道雄犯罪所得赃款赃物折合人民币213万多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宣判后,覃道雄不服,向省高院提出上诉。近日,省高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记者 虢灿 实习生 郎玲

综合 三湘风纪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