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格局、新生态、深突破:张天泽的跨界军团如何打造医疗大数据与AI领域的硬独角兽?

信海光微天下 2018-10-30

中国拥有全世界最丰富的医疗数据资源,有阿里、百度这样世界一流的AI通用技术研发者,再加上像零氪科技这样的医疗大数据公司,将非常有可能使医疗领域成为中国在全球AI竞争中获取领先态势的一个关键突破口。


零氪科技崛起:一年内两登人民日报头版,一月余三获大奖


近日,一年一度的《哈佛商业评论》中国年会再次召开,会上除了邀请国内外二十余位管理界大咖就“新科技 新管理”主题进行观点分享,并探讨新科技时代驱动下商业管理的全方位变革之外,还有一项重磅议程就是公布了第二届“拉姆·查兰管理实践奖”的最终归属。


“拉姆·查兰管理实践奖”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联手世界著名管理咨询大师拉姆·查兰先生在2017年共同推出的行业奖项,代表着中国管理实践的至高荣誉,在今年这场颁奖中,全场大奖不出所料的被蚂蚁金服、百度、网易云音乐等巨头旗下项目瓜分。


而医疗大数据与人工智能领域独角兽企业零氪科技创始人兼CEO张天泽,则凭借《跨界军团激活数据智能,打造新医疗生态的“水电煤”》,拿下“拉姆·查兰管理实践奖-创新创业实践奖”,成为今年医疗领域唯一获奖者。



这已是一个多月以来零氪科技的第三次获奖,也是在上周,零氪科技刚刚在2018中国大健康产业峰会上拿了“2018中国健康产业阳光奖”;而在9月份,零氪科技还被创业黑马承办的“中国独角兽(秋季)峰会”选入“2018年度中国大数据硬独角兽”榜单。


零氪科技成立至今还不到四年,主要聚焦医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在之前互联网医疗创业繁荣乃至泡沫时期,零氪科技一直在练内功,行业内名气不小,但业外名声并不彰显,而在2018年底频频拿奖,大有崛起之势。


纵观零氪科技近期拿的三个奖项,会发现一个特点,即它们并不是集中在一个领域,而是横跨健康医疗、科技和管理三个领域,这既体现出零氪科技作为跨界企业的特质,也反映出其多点开花的发展态势。


事实上,不止是近期频频拿奖,零氪科技在今年还受到主流媒体的持续关注和报道,尤其是2018开年至今,零氪科技连续两次登上人民日报头版,在报道中,零氪科技都是作为中国科技自主创新的典范出现。


比如在8月14日《人民日报》的头版报道中是这么写的,“零氪科技更牛!作为我国医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首个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企业,零氪科技以数据流+规模化服务,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建立起全球最大的肿瘤队列数据运营和随访中心,500人的团队日处理患者病历45万页,服务肿瘤患者60万人,未来核心的数据引擎团队也将从北京迁入。”



党媒关于“零氪科技更牛”的评价显然是相当之高,但零氪科技,到底牛在哪儿呢?


从“攻癌”的初心,到“数据唤醒者”的角色


今年上半年完成由“国家队”资本——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参与投资的10亿元D轮融资之后,零氪科技已成为国内医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的首个“独角兽”企业。


三年一个“独角兽”,即便在整个科技行业,零氪的壮大速度也堪称惊人。


变身“独角兽”的零氪科技,其使命和愿景已经提升为“激活数据智能,让人人皆可享有精准的医疗服务”、“成为新医疗生态的‘水电煤’”,但在创立零氪科技之初,张天泽的设想却很简单淳朴:希望以人工智能和数据的力量去攻克癌症。


之所以产生这种“跨界”创业的想法,应该与张天泽的背景密切相关。一方面他的职业生涯中,长期在腾讯、阿里巴巴这些科技公司就职,而另一方面,张天泽本身就生于医疗世家,对保护患者的健康和医疗需求有深厚的情结。


癌症至今是世界医学领域难题,世人皆知攻克癌症的重点在于新药物的研发、新治疗方法的开发,而一家立足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公司,如何能够“治愈”癌症呢?


在张天泽的逻辑中,零氪科技虽然不能够直接攻克癌症,但却可以在攻克癌症的研究和产业链条中承担重要任务,成为一股不可替代的重要力量。


根据美国ASCO(美国临床肿瘤学会)的数据显示,目前所有药物的研究、癌症指南的制定都只是基于3%的肿瘤患者的数据。而其余97%的数据仍处于“沉睡”状态,这些用生命代价换来的数据,如果能够全部被唤醒,势必会大大推进人类抗癌研究的进程。


97%的数据无法被利用,这并非是一个行业秘密,西方大制药公司也知道这一点,它们不是不想利用更多的数据,而是做不到。因为临床数据基本都掌握在各大医院手中,获取门槛很高。而医疗行业又是一个信息化程度很高但数据结构化程度很低的领域。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零氪科技抱着“攻癌”的初心,开始担纲“数据唤醒者”的角色。


为了唤醒那97%埋藏在医院的HIS系统和病历档案室里的珍贵数据,四年之间,零氪科技在全国布局,与包括北京协和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等全国顶尖医院在内的超过700家综合及专科三甲医院展开合作,覆盖全国30个省市、直辖市、自治区,打通了国内大部分医院的院内系统,实现了与95%以上的现有HIS系统的无缝对接,并融合了LIS、PACS等数据,使得医生可在LinkDoc系统上查询到诊疗、随访、实验室检验、检查、用药等各方面数据。


截至2018年上半年,零氪已经积累接近300万的结构化的病历数据,而目前这个数据量级还在进一步扩大。


当积累的数据达到一定量级,真正成为“大数据”,零氪科技忽然发现自己的能力已经打破了肿瘤领域的局限,具有了通用性,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做行业基础设施,去致力于成为新医疗生态的“水电煤”,去着力推动真实世界数据在人工智能研究、临床科研、药品研发及评价、医疗保险支付等多个场景的应用。


零氪科技这种成为“水电煤”的能力,包括它基于海量高质量科研级数据,在数据结构化过程中积累的数据处理能力,比如在影像诊断方向、病理智能诊断方向以及辅助诊疗方向(包括辅助诊断、辅助治疗、风险预测)等多个领域研发出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医疗AI产品。


目前,零氪科技已分别在北京、天津、广州设立了技术研发、数据运营和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同时在全国20多个省市设立办事处,不到4年时间,零氪已经建立横跨“医学、科研、技术、产业服务”的1400余人团队,完成了医疗产业物种爆炸时代的“野蛮生长”。


对外“使能”的原力从何而来:“美第奇跨界军团”


拉姆·查兰是与德鲁克、稻盛和夫齐名的、当代最具影响力的管理咨询大师,他长期高度关注中国市场,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会有一个以拉姆·查兰命名的奖项。


拉姆·查兰笔下曾经一个词“高潜”,他在长达50年的研究中发现,很多成功的企业家都具有三个“高潜”特质:敢于构想大格局;勇于突破不可能;善于构建生态圈。


而这次零氪科技CEO张天泽能够成为今年“拉姆·查兰管理实践奖-创新创业实践奖”在医疗领域的唯一获奖者,其原因也与此深度相关。


拉姆·查兰(左)与张天泽(右)


比如,张天泽以攻克癌症为目标发起创业,是在冲击“不可能”,而到今天要充当新医疗生态的“水电煤”角色,则是在图谋大格局,而与各大医院、各大制药公司的生态合作,很显然是在构建生态圈。


事实上,零氪科技选择在医疗大数据领域进行创业时,面临着诸多困难,主要有两点。


一是商业模式难题。医疗大数据产业作为新模式、新产业、新业态,在国内乃至欧美,都尚处于起步阶段,没什么成熟的经验和模式可以借鉴,整个行业都面临着盈利模式尚不清晰、平台价值不能变现、企业快速发展壮大带来的经营管理挑战、资金问题、新型业务缺乏上下游产业链配套等困境和难题。


二是跨界难题。按张天泽的看法,任何领域跨界都会产生一些问题,但医疗最艰难,因为医疗行业的跨界和其他领域的跨界在一些底层认识方法上不同,医疗在不能认为对的情况下不可随意尝试,所以医疗行业的跨界融合非常艰难。可一旦成功,产生的能量又将是异常巨大。而结果就是张天泽和零氪科技现在真的成功了。


如果未来拉姆·查兰因为零氪科技的获奖而将之作为管理案例认真研究的话,会发现张天泽在两件关键的事情上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首先,作为王阳明的信徒,张天泽崇尚“知行合一”,对执行力的重视超过战略,他将企业的战略与执行的关系总结为“预设战略,坚决执行,总结经验,改进战略”,而执行力则来自有力的团队,所以从跨界创业之初,张天泽就把打造一支“跨界军团”作为首要选择,意图通过这支跨界军团执行目标的落地,“先有跨界的团队,才有跨界的人才,最后才能取得跨界的成果”。


近年来,随着先进企业管理经验的引进,对执行力重视的企业越来越多,像阿里就有“中供铁军”。而在以创新为灵魂的科技企业中,真正要强化执行力,实际上靠的并不是重赏或重罚,而是企业文化,像谷歌、苹果都做得比较好。


但一个以“跨界”为基因的企业,应该怎么打造执行力强大的团队?似乎还没有太多可借鉴的经验。


于是张天泽创新性的在团队建设中,引入了“美第奇效应”。


所谓“美第奇效应”,其源自15世纪意大利美第奇家族及其在文艺复兴时期突发的创造活动。当时美第奇家族供养了一大批各个领域的艺术家,像米开朗基罗、达芬奇、拉斐尔等,这些人日常互相交流,灵感集体迸发,促成了文艺复兴的到来。简而言之,“美第奇效应”就是指在思想、观念和文化的交汇点上所爆发出的灵感。


张天泽认为,文艺复兴其实就是一群非常跨界的艺术家和工作者在一起碰撞产生的成果。而落到零氪身上,就是来自不同领域的从业者聚在一起,每个人的行业背景知识不同,而这个行业所信奉的一些工作方法、工作习惯也有不同,这时大家融合起来就非常有挑战,但是这种跨界的沟通才最能产生化学反应。


在零氪,张天泽要求每个跨界的成员都要懂得融合、协作和碰撞,当这样一种公司文化形成之后,“美第奇效应”自然就产生了。


如果要做新医疗生态的“水电煤”,零氪科技本质上是要做一家使能和赋能公司,这就使得“能力”成为一项核心指标,“能力”只能来自团队和技术。


具体到医疗大数据这项工作而言,想要产生高质量且能满足各种需求的数据,就需要数据处理团队具有很强的综合性、多维性和跨界认知能力,其中既包括计算和数据科学能力,也包括产业应用及提出正确问题的跨界能力,当在“美第奇效应”之下这些稀缺能力成为现实,零氪科技也就建立了自己的门槛与护城河。


事实上,“零氪跨界军团”也确实成为其在医疗大数据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在零氪的超千人跨界菁英团队中:核心医学团队均为罗氏、阿斯利康、礼来、雅培、强生等国际知名药企的资深专家;科研和数据运营团队则由昆泰、科文斯、泰格等全球和中国一线CRO企业的人才构成;核心技术团队成员均来自BAT、华为、微软等互联网IT巨头;产业服务团队,则由前麦肯锡、昆泰、IMS等一线产业专家担纲。


大格局、新生态、深突破:建立大数据+产业平台


零氪科技成功的另一大关键,是及时的找到了能力释放的产业切入点,即建立大数据+产业平台。


零氪科技成立的第二年,也就是2015年8月,国务院发布了《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 ,指出发展医疗健康服务大数据,构建综合健康服务应用。随后,国务院、卫计委相继发布了多项政策,以促进各省市政府将健康医疗大数据提升至战略层面。


这使得零氪科技发现了一条将企业发展融入国家发展战略之中的进发路径,而具体则是为医疗机构、行业监管部门、各级政府以及医药产业、保险机构等提供大数据整体解决方案,并从数据标准、数据应用和数据安全保护等各方面助推中国医疗大数据发展。


而在完成底层数据标准和架构搭建之后,零氪继而开始以大数据和AI助力医疗资源下沉,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大规模生态合作,实现数据价值的商业变现。


这包括在天津,牵头成立“京津冀健康大数据产业促进会”,通过大数据+产业平台,汇聚医疗机构、行业监管部门,以及整个医疗大数据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共同推进京津冀医疗大数据的加速应用发展。比如,天津市胸科医院共同建立京津冀首个肺癌人工智能辅助诊疗平台,将自主研发的AI辅助诊断系统和辅助治疗决策系统的判断真正运用到临床。目前,每天已有超过350个肺癌患者在该平台接受知名专家与人工智能结合的辅助诊疗,其效果已达到甚至超过知名三甲医院主任医生的水平。


也包括入驻广州国际AI研究院,成为政府重点扶持的医疗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助力广州的医疗AI立足本地、辐射中国;以及联合阿里云、英特尔举办以肺部结节的智能诊断为主题的天池医疗AI大赛。


而更能在医疗产业上取得直接效果的,则是零氪科技对新药研发以及上市的助力。在汇聚海量数据资源,建立全球领先的真实世界数据库之后,零氪科技已经与泰格医药、昆拓医药等CRO龙头达成战略合作,并为齐鲁、丽珠、沈阳三生、贵州益佰、罗氏、阿斯利康、诺华、强生等中国本土及全球TOP级药企提供药品许可的关键性及真实性信息,帮助药企新药更快获得许可。


“上半年大数据平台的肿瘤单病种渗透率已达60%,使肿瘤药物的临床试验成本降低30%,新药研发以及上市后药品一致性和安全性评价的速度大大提升。”零氪科技创始人张天泽如是说。


结语:


人工智能是医疗行业的未来,同时也是人工智能最先落地的领域之一,从科技巨头IBM,到近年来兴起的近百家创新公司,都把AI+医疗产业作为重点研究方向。


人工智能有数据、算力和算法三大要素,在这一领域的角逐中,算力和算法更具有通用性,大家起跑线差不多,从而使数据成为决胜关键。中国拥有全世界最丰富的医疗数据资源,有阿里、百度这样世界一流的AI通用技术研发者,再加上像零氪科技这样的医疗大数据公司,将非常有可能使医疗领域成为中国在全球AI竞争中获取领先态势的一个关键突破口。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