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夜生活”的中国县城

西部君 小报告 2018-11-07

作者:西部君

来源:西部城事(ID:xibuchengshi0518)


从“十八线小县城房价过万”被热议,到百强县榜单的关注度高烧不退,县城,似乎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有意思的话题。


郡县治则天下安。县的角色,从古至今都非常重要。目前中国有近3000个“县”,说它们代表着国家经济与社会的一个基本面,都毫不为过。


同时,它们也是连接城市和农村的一个重要纽带,发挥着承上启下的作用。


但也因为此,在城镇化快速推进的今天,“县”无论是在现代人的世俗眼光中,还是在公共政策的关照中,都被推向了颇为尴尬的地位。


它甚至被赋予了某种“贬义”色彩,比如很多人说一个人来自农村,很可能会以“县里的”来代指。言下之意,它是城的对立面。


1.百强县中的“睡城”


即便说代表着中国县域经济先进生产力的百强县,也同样如此。从经济指标看,它们中的很多的确不可谓不强。


2018百强县名单   来源:人民日报


以长期霸占百强县首位宝座的昆山为例。西部君就曾列举过昆山在经济上的傲人成绩:


2014年,昆山成为全国首个生产总值突破3000亿的县。2017年,昆山的GDP是3520.35亿元,相当于什么概念呢?


排在全国倒数第三的宁夏,去年GDP是3453.93亿;山西太原是3382.18亿。昆山一个县级市,比宁夏全区和太原全市的经济体量都要大,行政面积却只有前者的1.4%,后者的13.3%。


这样的县确实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县”,令不少地方的地级市乃至个别省份都只能望其项背。


昆山县的发迹,首先离不开当地民营经济的发展。但是,谈到昆山,必定离不开上海。

事实上,上海之于昆山,也的确是其它任何一个县,都无法比拟的外部区位优势。


比如,昆山的兴旺过程,几乎与相邻的浦东新区的崛起步伐高度对称。而地铁11号线的开通,更令昆山在实际上成为上海的卫星城。


最具代表性的是位于苏沪交接地带的昆山下辖镇——花桥。花桥是全国百强镇,自身也有较强的产业基础,但它同时也是上海的睡城。


睡成也称"卧城",主要指大城市周边的大型社区或居民点,这些人口相对集中的区域,由于缺乏成熟如衣食住行、商业休闲、教育娱乐等区域功能的城市配套,人口虽大量入住,但也就是局限于晚上回家睡觉,白天照样开车或者乘车往市中心赶着上班。


这并非夸张,从2016年花桥的房地产业绩中就可见一斑:


2016年,花桥经济开发区有房地产开发企业53家,完成投资72.35亿元;房屋施工面积709.625万平方米,房屋竣工面积124.64万平方米;商品房销售面积151.24万平方米。


作为一种对比,今年1-7月,上海商品房施工面积为13181.62万平方米。如果横向的粗暴对比,我们可以说20个花桥镇一年的房屋施工面积超过上海的半年数据。


一个镇的房地产有这么大的市场,当然离不开邻居上海的贡献。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白天坐着地铁到上海上班,晚上回到昆山睡觉,是很多申城上班族的常态。


说到“睡城”,最初一般都是指像花桥,北京通州、天通苑、回龙观、望京等一线城市周边的区域。但随着强二线城市房价在近两年的快速上升,“睡城”已不只是一线城市的专利。


比如,同样入选百强县的湖南长沙县星沙,就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长沙的“睡城”角色;原来的全国百强县,现已改为区的双流、郫县,也有成都的“睡城”之实。


2.县城多出来的两个小时


“睡城”,顾名思义,它是一种特殊的存在。这种特殊性,首先表现在“睡”在这里的居民的作息时间、活动范围,都与一线城市市民形成一种明显反差。


这从高德地图近日发布的《2018Q3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中可以得到印证。报告显示:


百强县早高峰出现在早7时,晚高峰出现在下午17时,较一线城市均早约1小时。


百强县高峰出行行驶时间平均为16分钟,一线城市平均为76分钟,可节省约1小时。


如图:


来源:高德地图《2018Q3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


这样算下来,百强县的人们一天中实际上可供自由支配的时间比一线城市将多出两个小时。


不过,与这种多出来的可自由支配时间对应,报告发现:


百强县城居民“夜生活”出行目的地以公园广场最高,其他娱乐、运动、休闲场所出行频次低,但却对明星演唱会有极强的出行反馈,说明百强县的休闲娱乐方式供给明显低于需求。


比如演唱会期间与平时的道路交通拥堵对比:


来源:高德地图《2018Q3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


这直观的说明了“睡城”的特质,即人们真的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这里只是用来“睡觉”,而“生活”、休闲相对不足。


但这并非说人们对在“睡城”的生活没有兴趣,而主要是相关的休闲娱乐资源的供给不能满足需求。


因为“睡城”是作为大城市的附庸存在,人们的消费、休闲需求也主要在大城市满足,所以,休闲娱乐资源的供给,包括互联网平台的布局,也会忽视县城。这是解释县城消费活力不足的一种重要逻辑。


但反过来说,如果休闲娱乐资源的供给充足的话,“睡城”的附庸角色则很大程度上可能被改变。


因为“睡城’市民的消费欲望和消费能力都兼备。


这次高德地图发布的报告,选取了百强县TOP20的样本发现:


2017年其人均GDP约为13万元,是全国人均GDP的2倍以上,增速为8.2%,超过全国的6.9%的平均增速。


那么,面对有钱又有闲的消费群体,这样的市场没理由长期被忽视。


3.县城的逆袭


背靠大城市成长,扮演“睡城”角色,与此同时,公共基础设施投入、互联网平台的市场普及也优先于大城市,这些外部因素决定了,虽然不少百强县的经济实力让人钦羡,但却并没有发展出成熟的市民文化和完整的城市功能,不少县城可能依旧有着浓厚的“城乡结合部”特点,难以称得上是真正独立的城市形态。


但现在,事情正在起变化。


一是,以地铁为代表的公共基础设施的持续改善。


今年8月,发改委发文,收紧城市地铁审批。但随后,国家鼓励基础设施建设的信号也越来越明显。


这意味着轨道交通建设在未来仍将进入一个快速上升期,力度至少不会放缓——在这方面不能低估地方政府对于政策的变通能力。


以成都为例,虽然目前三圈层的区县,多数都未纳入地铁规划,但远期规划中,有12条市域铁路,金堂、蒲江、大邑等区域都将覆盖。很明显,大城市周边区县的基础设施,在未来将迎来一波发展高峰。


这一现象其实在目前铁路运营里程靠前的多数城市都是如此,地铁在串起传统城区骨架之后,往周边区县延伸是大势所趋。


以传统眼光来看,城市轨道交通向区县延伸,缩短了通勤时间,实际上是城市对区县的进一步吞并,如这些年流行的县改区就是直接的例子。


但无法否认的是,区县在增强与主城区的联系后,自身也在不断壮大。而任何一个大城市都不可能摊大饼式的无限吞并周边区域,这就给一些区县的真正独立发展,提供了机会。


像百强县中的昆山,晋江等,事实上其实已经在逐步摆脱“睡城”的角色。



二是,互联网电商平台的下沉,将大大加快区县尤其是以百强县为代表的强区县的资源平权步伐。


在一线和强二线城市中,各互联网平台的竞争已逐步趋向饱和,百强县将是它们的新战场。近年来无论是网约车、共享单车还是网络电商发力区县市场,都已经展现出这个势头。


这一过程,不仅将增加县城的休闲娱乐需求,同时也将催生新的就业空间,有利于县城发展出相对独立的产业体系。


4.强省会与强县城并行


对中国城市行政区划有了解的应该清楚,在法律上,中国行政区划其实只有省、县、乡三级,并没有所谓的地级市概念。


在现实层面,地级市对县域发展的“吸血”问题,近年也引发越来越多的争议。与此呼应,“省管县”的改革和试点已经在推进。


另外,产业转移向区县延伸还将继续。典型代表如华为将研发部门搬到东莞的松山湖。



综合天时、地利、人和等诸多因素,有理由相信,未来中国县域经济必将进迎来一波发展高潮,一批真正具有完整城市功能的强县将会涌现。当然,其中主要还是在现有的百强县中诞生。


有人会担心,百强县壮大后,是否同样难逃被大城市吞并的后果?在西部君看来,“大鱼吃小鱼”的现象肯定还会有,但未来县城一旦发展起来就被吞并,或者说县城希望被吞并的情形,将会越来越少。


过去三十年的城市化进程中,整个社会的资源都习惯涌向大城市,这也符合经济规律。但是,随着公共基础设施的平权加速,更主要的是,城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社会的流动性下降,人们更注重生活质量,必定会有相当一部分人将宜居地选择在条件较好的县城。


来源:高德地图《2018Q3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


乐观预计,未来中国城市格局将会同时出现两大现象,一是强省会将成为一种普遍趋势;二是,每一个省,都将涌现出一个或几个比较突出的县,并拥有独立意义上的发展地位,不再是大城市的附庸。


所以,未来县城的重要性,不仅仅是说它有一个仍待开发的万亿市场,更蕴含着中国城市发展的新逻辑和新空间。




最近小报告君多篇文章不见了,

请关注小报告备用号

谨防失联,谢谢!


解析财经新热点,挖掘财富流行趋势,
请关注[
新财经生活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