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向宁谈社交产品:“人际互联网”金矿远未开发

信海光微天下 2018-11-07

目前为止,中国最成功的社交产品公认的是腾讯系的微信,但实际上,微信主要还是一个即时通信工具,它并非是一个真正的社交产品。


10月19日,2018年中国诚信网商大会于北京召开。本次大会旨在探讨中国网络商业新格局,推动网商领域创新发展。工信部、商务部、工商总局、网信办的各大领导均出席此次会议指导工作,众多企业家与会发言,就电商行业未来的发展和新机会展开讨论。



其中,老互联网企业家张向宁从社会关系角度对社交平台的现状以及开发潜质展开分析,观点独到深刻。他认为,人际互联网在中国尚未成功,中国的人际金矿尚有广阔空间等待深度开发。


现场,同业者针对张向宁的观点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现在,就让我们一同去复盘一下这场精彩的演讲。



人际互联网在中国尚未成功


尽管中国的社交应用层出不穷,但事实上,能够经受住大浪淘沙般考验并存活下来的社交应用并不如人们设想那样丰富。



张向宁认为,在中国,对于美国最大社交软件facebook(中文名为脸书)和最大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中文名为领英)的模仿者,虽然都努力想把国外优秀产品移植到国内,但这种Copy-to-china的模式,显然显现出了诸多的的水土不服,最终均以失败告终。昔日的社交王者人人网与开心网黯然收场,而后来的模仿者则连声名鹊起的机会都未曾获得。


为什么这些公司在中国不能成功,其原因值得探讨。


目前为止,中国最成功的社交产品公认的是腾讯系的微信,但实际上,微信主要还是一个即时通信工具,它并非是一个真正的社交产品。如果跟美国同业公司相类比的话,微信更可类比为美国的WhatsApp。当然,美国的WhatsApp没有支付功能,也没有游戏和电商功能,但这些功能都和社交无关。微信最主要的社交功能,当属朋友圈、附近的人和漂流瓶等。



有不少声音认为社交产品在中国频频预冷是因为国人对于社交还不够重视,然而张向宁则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观点——在中国,没有社交,换句话说没有关系寸步难行。


从就医、生子到入学,众多生活必需的环节都离不开关系的支撑,而中国的股王茅台酒也恰恰进一步说明了这个问题。张向宁指出,“中国人之所以消耗这么多酒,其实大家喝的不是酒,而是社交。实际上,茅台酒这么高的市场价值,恰恰是因为中国人太重视社交,关系是中国的第一生产力。那么在这样一个国家社交网络竟然没有建立起来,这是多么奇特的一件事情。”


万能的朋友圈还有一万个不能


微信中,最重要的一个社交功能是朋友圈,生活中,朋友圈也经常被戏称为“万能的朋友圈”。朋友圈是用户与好友分享生活细节的信息分享功能,同时也承载着用户的情怀,甚至承担了用户基于生活求助的某些场景。



张向宁认为,朋友圈在解决沟通信息的同时也出现了更多困扰,越来越多的人在使用朋友圈时都出现了信息过剩的情况。实际使用中,各种无效渠道产生的垃圾信息越来越多,并且处理这些无用信息花费了我们大量的时间,从而朋友圈的有效传播性也因此而大打折扣。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看朋友圈还经常点赞、评论,进行互动,而现在却很少在互动上花费精力。拿“点赞”来说,如今已然成为一种利益交换,而不是单纯地对他人的欣赏;甚至有时发朋友圈也变成了一个“冒泡”的工具,如果你长期不发的话,人家会说这个人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在朋友圈的使用过程中,大家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疲劳感,这些都是目前的微信朋友圈所面临的窘境。



张向宁还分享了几个生活中通过关系延伸的实际例子:如生活中的互助关系,好友间是否能得到及时的帮助,如果好友无法提供帮助,好友是否可以挖掘更多人脉来提供帮助;如情感交流关系,如果朋友间存在着相通的情怀,比如都爱看电影、爱听音乐、爱看小说,如何能找到拥有相通情怀的人产生交集。


“互助的问答,我们都知道有著名的知乎,或者百度知道,这些地方都是不认识的人都能够互帮互助,那么熟人之间为什么不能产生这种帮助呢?还有消费意见的交流,我经常是去大众点评看大家的消费意见,那些人我都不认识,但是我认识的人也许在这家酒店附近吃过一间餐厅,那么他对这间餐厅的评价是什么样呢?有没有在这个酒店附近的推荐呢?我对这个人更熟悉更了解,为什么我不相信他对我的推荐呢?”


此外,对于人际常见的约会功能,尚有大量的空间可以开发。约吃饭、约开会,相约共游等等,“约”的形式和方式可以无限地扩展;以及众筹功能,社会众筹和熟人间的众筹,起到的效果更是截然不同,国家都提倡精准扶贫,实际我们想一想,你最精准扶贫的目标难道不应该是你认识的人吗?这才是最大限度的精准扶贫,你朋友里面最穷的人难道不需要你的帮助吗?


人际互联网有着无数可以延伸的方向和内容,但在目前可见的社交网络上,仍仅限于初级的沟通关系,人际间的深层关系和应用亟待开发。


人际互联网模式抄袭无用


张向宁指出,人际互联网模式无法照搬国外应用的最关键原因是文化问题。



中国人的文化和西方是不同的,这也直接导致了中国人在发展关系上和西方人发展关系的方式也有极大的差异。在中国可以说我们和外国买东西的习惯是相似的,因此电商的模式可以是类似的;我们玩游戏的操作是相似的,在国外玩一个游戏,在中国也可以玩同一个游戏;并且我们的金融体系也是相似的,在国外要贷款,在中国的模式也是类似的。但社交却不同,中西的文化习俗非常难以互相取代,因此社交网络的模式设计也就需要有本质的不同。


美国最成功的公司是脸书和领英,而这些公司之所以在社交领域有所建树的重要原因就在于这些应用内的人际关系可以分享,所有的社交关系都是开放的。而在中国,恰恰由于关系的重要、是第一生产力,所以人们不愿意开放自己的关系,而在一个不愿意开放关系的体系下,国外的模式也就无法抄袭。


在关系的发展过程当中,除了文化特征不同之外,还存在着使用体系目标的不同。我们使用网络的时候是工作关系还是私人关系,是在做正事还是在聊杂事,事情是紧急还是可以延缓,所有的这些应用和场景,实际上都不可能在简单的同一种产品设计下完成。



此外,产品理念同样无法抄袭。在现有的一些社交产品中,用户间从陌生到加为好友一段时间后,是否真的从陌生变成了“认识”?在同一个群里有如此多的人,或者在三年前、五年前新加的好友,他们真的彼此熟悉了吗?用户是否真正实现了他的社交目的呢?


之所以中国的社交应用停步不前,恰恰就是因为在中国,仍旧没有一款真正意义上单纯服务于中国人的社交关系的应用出现。


人际网络的重要特征



最后,根据对人际关系的深刻理解,张向宁总结出人际网络应用必须具备的四个基本原则——源于众人、利于众人、属于众人、信于众人。


张向宁相信互联网将会制造一个又一个的奇迹,而社交到目前为止还在沉睡着,机器人的出现会分摊人类众多的体力工作,但任何高科技都抢不走的是人际关系。如果说现在是一个旧时代,那么在新的网络时代,社交关系将会创造出更多无限的可能。


整个演讲下来不禁发人深省,文化的差异确实给东西方带来了很多天然的不同于分歧,关系一直是被中国社会所依赖的,尤其是在一些相对落后的地区,关系甚至成了决定一件事最至关重要的资源。我们不讨论过度依赖关系到底对人类社会的发展好与不好,但眼前,在我国“人际互联网”确实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提到互联网社交,我们已经习惯了被各种媒体洗脑式的联想到不好的词汇,而现实是真正的互联网社交还没能走进我们的生活。


殷切期待不久的将来,有一款产品能够颠覆所有现有社交产品的模型,为我们开启真正的人际互联网时代。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