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到底是谁堕落

吴主任 理性乐观派 2018-11-20

图:Alessandro Gottardo


我以为,经过多年的互相选择(当然,多数人已经不怎么打开)这里的读者看到昨天俞敏洪的那番话,只会呵呵一笑。槽点太多了,若不是俞敏洪说的,这种话恐怕也就是网吧少年和八线青年思想家的水准吧。也就只配随便聊聊。


但是你要说这是人家商界大佬深入浅出的表达方式,这未免有点瞧不起网友的见识,对“大佬”两个字也不够尊重。中国企业家里,最善于深入浅出的,大白话里真正体现“深度”的是马云。俞敏洪这水准,怎么讲,发挥稳定,就是俞敏洪的水准。


先把两个基本的烦人的常识给解决掉,我们再讨论后面的问题。


1、俞敏洪当然有表达的自由;2、任何人都可以赞同或不赞同俞敏洪的看法。


请不要继续在这两个问题上纠缠了。


下面要说的是昨天那篇文章收到的两条有意思的留言。


先看第一条。



呵呵。对不起,我忍不住还是要呵呵一下。看到这位叫“叶落知秋”的网友以及他的头像。发出这一番感慨一点也不惊讶,言如其人,人如其头像。这番言论太有代表性了,相信很多人,尤其是男人都是这么想的。以至于我呵呵之余,还想多说几句。倒不是针对这个网友“叶落知秋”,而是说给这么想过的一大帮人。


多数仇恨金钱的人都是虚伪的。这一点不会有错。即便是遁入空门的大师,对金钱恐怕只是无欲无求,并不会仇恨。出家人仇恨金钱有点不对,破戒了。那么剩下的各行各业的人,程度不同,都爱钱。那么痛批“一切向钱看”的价值观,是不是虚伪?我认为正确的金钱观就两个字:爱钱。


第二,仇恨女人。暗娼妓女怎么了?虽然这么说很无聊,为什么不说嫖客遍野?这些言语之间透露了一种对女性的歧视。在一项自愿交易里,他选择性地痛恨其中一方,而事实上没有嫖客也就不存在妓女。仇视女性的最大原因不是这个,男权社会,这些自卑、无耻男人的真实想法而已。说到这里,又会有一帮傻子跑出来质问,你家女性去当妓女你也乐意?显得相当犀利。今天为了一次性抚平傻子们内心里疙瘩,我这么说吧,如果很不幸,走投无路,要养家糊口活下去,我可以去扫大街,可以去洗厕所,可以做一切事活下来,如果有娱乐场所不介意看得上我的帅气,我可以去当男妓(很遗憾,身体不好,肯定是没资格)。这没什么,就是混口饭吃,不偷不抢地赚钱是最大的尊严。傻子们能明白这其中的区别吗?但是由于一些笨蛋的痛心疾首,可能切断了一些人的自由选择权利。当然,他们会说这是他妈堕落。我认为没有比阻止他人行使自己身体自由的行为更堕落的了。这些人完全不明白这点。


第三,为钱啥都做。要是犯法了,不为钱也会被抓。如果不犯法,人家为钱也好不为钱也好,做啥你管得着吗?网红明星背后各种肮脏交易?对不起,我觉得基于自愿原则的交易都是有利于双方的(不要抬杠,至少交易那一刻双方都觉得值,否则交易不会发生)。想说什么呢,不就是网红明星日子光鲜亮丽,看起来轻松(实际上谁立志去当个明星试试看看容易吗)嫉妒了嘛。是不是觉得全天下的美女最好都是你的才是个文明社会?不要脸。


第四,婚姻是私有制的堡垒。女人希望自己嫁给一个有经济实力的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谁的生活不选择?男人挑女人,女人也挑男人,男女之间不管看中对方什么,内在也好,帅气也好,有钱也好,都是一个性质的。至于是不是正确的选择,需要时间去检验,也不过是两人之间的私事,顶天也就是两个家庭的事。


至于最后这句“政府不值得思考一下吗”是整个留言里最无耻的。这个不说了。你们懂。


再看第二条。



科学家和主播这两项职业,需要的技能和最终的收入各不相同,高收入的科学家只不过远离娱乐和大众媒体,人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实际收入是多少(实际上顶尖的科学人才收入当然非常高),印象里是一些苦逼的科研工作者。主播呢,动不动就月入百万,是移动互联网经济大浪潮下一个新工种,十分吸引眼球。这就给人一种印象,主播更赚钱。


只要稍微有点脑子就知道,这两项工作要出头都非常难。那么多女人,成为赚钱主播的就那些,但勤勤恳恳努力学习读到博士毕业,当个科研工作者反而没那么不可预期。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不是瞧不起给人带来娱乐的主播,怎么会觉得相当主播是一种堕落?


凭什么瞧不起艺人和主播呢?我们的这种歧视女性的癌是自古有之的,戏子嘛。是给爷逗乐的,下贱。抱有这种恶心思想的人,现在板着张人民大会堂般庄严的脸跟人说,这是堕落!


我们一边在羡慕外国的小朋友可以有多姿多彩的梦想,有的想当厨师,有的想当舞蹈演员,有的想当音乐家,一边又在嘲笑我们的科学家之梦怎么消失了呢!殊不知,在一个不够多元开放的环境,培养出来的科学家也就那样。我们都不懂科学,不需要你我来评判,国际科学界的成果完全客观反映了我们科研水准的落后。


国家的堕落这么大的命题我们不聊了,一个高尚社会的基础标识是,不管男人女人,都有权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尤其是自由选择那些被一些笨蛋诟病为“堕落”的生活方式。甭管多么动听的理由,哪怕上升到关乎“国家和民族”,一切企图破坏或蚕食这一自由的做法,才是最最堕落的



END


上篇:俞敏洪到底错在哪里?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理性乐观派 微信二维码

    理性乐观派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