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哈飞!

有趣有料的 博客天下 2018-11-30

哈飞汽车,曾经凭借"松花江"小面风靡全国,如今却严重资不抵债,大股东1元甩卖公司近四成股份。而摆在接盘者面前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哈飞汽车,债务缠身、没有资质、丧失工厂、人才流失。




文 ✎ 张洋

编辑 ✎ 邢昀


曾经凭借“松花江”小面风靡全国,如今大股东一块钱甩卖近四成股份。

 

11月21日,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哈飞汽车,被大股东挂牌出售,开价一元。谁都没想到,红极一时的“微面之王”历经劫难之后,会如此潦草收场。

 

彻底败光家产后,哈飞牌宣告“死亡”。

 

01


80个哈飞不够抵债

 

哈飞汽车已经严重资不抵债。

 

截至2018年10月31日,哈飞汽车负债77.35亿元,而资产只有0.97亿元。即哈飞汽车需要卖身80次,才能勉强填补巨额亏空。

 

大股东哈尔滨哈飞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哈飞集团”)无意拯救,一心只想甩“包袱”。哈飞集团持有哈飞汽车74.81%的股份,以1元价格转让哈飞汽车38%的股份后,接盘者将成为哈飞汽车的第一大股东,哈飞集团退居次位。


转让价格虽是象征性的1元,但接盘者的成本并不小,38%股份对应的债务是29.39亿元,接盘者需要付出近30亿元的代价,才能将哈飞汽车收入囊中。

 

摆在接盘者面前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哈飞汽车。

 

▵ 2007年国际环保汽车展哈飞汽车展台


根据重庆产权交易所转让公告披露的财务信息,哈飞汽车2017年营业收入2.69亿元,净利润亏损0.43亿元。截至2018年10月31日,其营业收入进一步缩减至0.28亿元,不到上一年的零头,净利润亏损83万元。财务信息反映出,哈飞汽车无法指望经营产生利润,只能少做少亏。

 

经营接近停止的后果是,哈飞汽车没有钱了。评估机构报告称,哈飞汽车连对ORACLE系统进行升级改造的资金都没有,而ORACLE系统是企业日常经营所使用的一种数据库管理系统,售价为30万元左右。

 

哈飞汽车区区30万元都拿不出来,导致系统无法进行盈亏处理,从而影响资产评估。因为没有钱缴纳专利年费,哈飞汽车还失去了它曾经拥有的专利,这笔无形资产化为乌有。

 

跟着哈飞汽车倒霉的,还有它的供应商。根据天眼查统计,哈飞汽车牵扯进188起法律诉讼,市界留意到大多都是与供应商的买卖合同纠纷,被拖累的供应商涵盖蓄电池、汽车饰件、油漆、汽油、动力、滤布等汽车零部件领域。

 

根据法院判决,供应商们多赢得胜诉,但得到的结果却是:“本院在执行过程中已穷尽执行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银行、车辆、房产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信息,依法将被执行人列入失信名单,现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哈飞汽车已经78次被列入失信名单,银行账户遭冻结,多处房产已被法院查封。

 

更不幸的是,哈飞汽车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中,还持有哈尔滨哈飞汽车模具制造公司的股权,而该公司已经处于停产关门状态,公司已无人办公,基本属于“打水漂”了。

 

02


曾经“松花江”遍地跑

 

下场惨淡的哈飞汽车,其实出生不凡。

 

哈飞,因飞机而生,出生时与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齐名,后者因成功研发国产大飞机C919而家喻户晓。

 

哈飞汽车的前身叫作122厂,1984年选址于原日军731部队的废墟上,建国后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重点项目,122厂得到了前苏联专家的鼎力相助,是中国飞机制造的希望所在。1978年,“军转民”大潮下,122厂对外更名为哈尔滨飞机制造厂,制造飞机外,开始生产民用的煤气罐、防盗门、橡塑制品、轧钢设备等产品。

 

上世纪80年代,哈飞从意大利宾尼法利纳公司(法拉利的生产公司)引进造车技术,进军当时“军转民”的热门领域——造车。那时重庆兵工厂亦转为民用,开始生产小面包车(微型车),成长为如今的长安汽车。

 


1994年3月,哈飞汽车推出首款面包车“松花江”,名字是致敬哈飞曾在1958年试飞成功的小型旅游运输机“松花江一号”。依靠航空技术的经验,哈飞汽车还开发出了单双排、加长型等不同版本车型,开中国微型车之先河。

 

“松花江”很快风靡大江南北,成为当时很多人心中的“Dream Car”。因为空间大,价格实惠,成为很多80后上学时候的“校车”。

 

“松花江”推出的第二年,其销量已经冲到全国微型车销量前三,占微型车总销量的19.26%。随后,哈飞汽车再度与意大利宾尼法利纳公司联手,开发出了哈飞中意,延续了“松花江”的辉煌。2000年,哈飞微型车年销12万辆,销售收入40多亿元,市占率达到22.92%。

 

进入21世纪,哈飞在与国民品牌长城、长安、吉利、奇瑞的竞争中逐渐丧失优势,后续推出的哈飞路宝两厢轿车,以及与三菱合作推出的哈飞赛马、赛豹3、赛豹5,均反响平平,销量持续下跌,市场份额不断缩减。

 

▵ 哈飞赛马


哈飞汽车转盈为亏,经营状况越来越差,即使拥有不凡的血统亦挽救不了公司的颓势。

 

03


身处长安屋檐下

 

眼看哈飞逐渐凋零,国资委看在眼里痛在心里,遂决定给哈飞汽车找一个成功、专业的“爸爸”。

 

2009年11月,在国资委的推动下,中国汽车行业彼时最大的重组方案落地。根据重组方案,中航工业集团以其持有的哈飞汽车、昌河汽车、东安动力、昌河铃木、东安三菱的股权,划拨给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旗下的长安汽车集团,兵装集团将旗下中国长安23%的股权划拨至中航工业。

 

曾经并肩而战的长安汽车,一朝变成哈飞汽车的“爸爸”。时任长安汽车集团总裁徐留平曾承诺:“哈飞品牌不会在新东家手中消失,未来五六年,哈飞品牌将迈向百万级。”

 

▵ 徐留平


然而,徐留平的诺言并未实现,在长安汽车“爸爸”的带领下,哈飞汽车非但没有重现辉煌,反倒每况愈下。其销量从2009年的20.05万辆降至2013年的2.14万辆。

 

在部分哈飞汽车员工眼中,长安汽车并未如最初对黑龙江政府承诺的那样,在发展规划、增加投资、扩大融资等9个方面对哈飞汽车予以支持,而是不停地降成本、裁员、停止新车研发等。

 

2015年,哈飞轿车1.52万辆产量中,主要是为长安汽车代工,哈飞品牌轿车产量只有9辆。哈飞汽车的负债亦从2009年的4.7亿元变成了70多亿元,哈飞品牌基本名存实亡。

 

既然哈飞汽车可以从代工中赚取稳定的利润,长安汽车干脆把哈飞汽车的部分厂房卖给长安福特。2015年3月,长安福特宣布收购哈飞汽车轿车生产基地相关资产,成为哈飞汽车实质上的新东家。卖厂房虽给哈飞汽车带来利润,但无异于饮鸩止渴,加速哈飞牌汽车的死亡。

 

据解放日报报道,长安福特拟投资65.97亿元,在哈飞汽车新厂区开建新基地,通过对现有厂房及四大工艺生产线的升级改造,逐步淘汰之前在此生产的哈飞路宝、赛马、赛豹等轿车产品,继而新增长安福特C346和I06系列车型,成为长安福特在中国的第五个生产基地。

 


长安福特的收购遭到大批哈飞老员工的反对,不过此时的哈飞汽车已经没有任何议价能力,员工只能接受长安福特的竞聘上岗。熟练员工、技术骨干被迫逃离哈飞汽车,另觅出路。

 

出卖工厂后,哈飞汽车转为零部件生产公司。然而,灾难还在继续。2018年8月,债主东安动力要求哈飞汽车以资抵债。哈飞汽车将280台机器,包括压力机、自动化上下料生产线、三坐标测量机等,以及动力厂锅炉等资产作价7113.31万元,抵给东安动力,还剩1.92亿元无力偿还。

 

至此,哈飞汽车的资产基本被掏空。

 

04


新能源“套路”

 

资产被掏空的哈飞汽车,只剩一个汽车生产牌照值钱了。

 

哈飞汽车的牌照很快被北京金唐奕丰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唐奕丰”)看中。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7年4月,金唐奕丰与哈飞汽车共同成立了哈飞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其90%和10%的股权。

 

《每日经济新闻》援引哈飞汽车一位内部人士的消息称,此次合资,哈飞汽车是以生产资质与厂房设备等入股,而金唐奕丰入股除需投入资金外,还需帮哈飞股份偿还10亿元债务。

 

据北京企业信息网显示,金唐奕丰成立于2016年5月,由于松涛和奕丰科技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其2017年年报显示员工人数为0。跟其他的造车新势力不同,金唐奕丰没有官方网站,没有PPT造车环节,更没有概念车发布,只是拿下了哈飞汽车的牌照。

 


哈尔滨市政府网站文章显示,站在金唐奕丰背后的是大唐金控集团,该文章称“大唐金控集团在2016年对哈飞汽车重组再造升级,组建哈飞汽车制造(集团)有限公司,并以哈飞汽车现有资产和资质为平台,全力打造混合动力和电动新能源汽车。”

 

2017年7月,哈尔滨市延寿县政府相关人员赴北京市大唐金控集团,就哈飞新能源汽车项目入驻延寿事宜进行对接,大唐金控集团董事长任慧勇称,新能源汽车项目落地延寿是哈飞汽车产业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借助延寿县国家级贫困县和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等优惠政策,可加快企业产业规划的实施。

 

哈尔滨市政府透露,大唐金控将与延寿县合作的项目将成立合资公司,计划建成占地规模2000亩的汽车制造厂和占地500亩的配套功能区。

 

大唐金控在猎聘网上的介绍是,公司始创于中国奥运元年,至今已发展成拥有5家控股集团公司,业务涵盖新能源、财富管理、健康生活等领域,公司总资本55亿元,管理资产规模净值逾300亿元。

 

市界从北京市企业信用网上查询得知,大唐金控在2018年5月,已经被北京市工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理由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到公司。

 

金唐奕丰在拿到哈飞汽车牌照之后,其CEO于松涛打着新能源汽车的“幌子”,遍访多个二三线城市,接洽当地政府领导。

 

据市界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起,金唐奕丰先后表示要在绵阳、上饶、重庆等地布局新能源汽车项目。于松涛马不停蹄的签约投资,被指是以新能源为“幌子”,而进行圈地的老套路。



不过这个“幌子”已经被工信部收走了,2018年11月,工信部发布《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第1批)》公告,哈飞汽车赫然在列。对于被特别公示的企业,工信部将暂停受理其《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新能源汽车新产品申报,哈飞汽车最后的遮羞布新能源资质被剥夺。

 

债务缠身、丧失资质、丢掉工厂、人才流失,哈飞汽车“赤条条”逝去。



Interactive Topic

互动话题


你对哈飞汽车有什么印象?




拼多多,把“资本主义”倒过来




本文由市界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seeker2019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博客天下 微信二维码

    博客天下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