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威下跪  手里没有保命底牌 | 檀热点

顾天杰 叶檀财经 2018-12-0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顾天杰



多年前,投资人Justin说,希望戴威低下头的那天,他的手里还握有谈判筹码。

 

ofo终于低头了,这一次不是向资本,是向一家P2P平台。有用户发现,打开小黄车APP打开之后,立马看到一条推广,99元押金可以一键升级为PPmoney的新用户,可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

 

PPmoney的广告语是,只要多加1元,就能享受8%加8%,合计16%的新手收益。银保监会的郭树清主席早就说过,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要做好本金全损的准备。16%!疯了。

 

很快,PPmoney表示,综合考虑出借人提供的建议与反馈后,已下线该合作渠道。

 

连互联网金融公司也抛弃了小黄车。或许,ofo的确不准备退还押金了。


 

小黄车的创始人戴威,从没想过向资本低头,更不要说向P2P这种野路子资本低头。

 

2016年5月,由A轮投资方、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牵线,戴威和腾讯系资本的主导人夏尧相识,两人聊得很愉快。腾讯投资部已经把ofo安排到投委会,有很大概率在B轮融资进入。但戴威和夏尧在是否由校园进入城市这个问题上产生很大分歧,夏尧曾三次劝说ofo入城,均被戴威秒拒。

 

当年的戴威自信满满,当时ofo的校园模式已经开始盈利,他拒绝了腾讯,引入了经纬。

 

这直接导致腾讯参与摩拜单车的C轮,顺便领投了摩拜D和E轮,ofo拱手将市场第一让给了摩拜,戴威和资本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2016年10月,ofo等来滴滴,可惜,滴滴看中的是控制权,从不向资本低头的戴威决不答应。于是出现了2017年冬天的一幕,滴滴派来驻扎ofo的三位高管,直接被戴威一封邮件踢出局。

 

到了2017年底,共享单车竞争白热化,各家巨额亏损,摩拜和ofo的投资人力推合并,这是互联网企业的常规操作。58同城和赶集网、美团和大众点评、携程和去哪儿,投资人套现走人,行业老二的创始团队拿钱出局。

 

戴威讨厌老大并购老二、老二套现走人的套路。

 

在摩拜和ofo合并建议方案中,滴滴要成为新公司的控制人,戴威拒绝了合并方案。他曾经在公开场合喊话:资本要尊重创业者的理想。朱啸虎力推两者失败合并后,向阿里转让了持有股权,退出ofo,以实际行动回应戴威。



戴威开始努力自救。

 

2017年10月和2018年3月,阿里巴巴及旗下蚂蚁金服先后投资ofo,一度被市场认为是戴威借助阿里巴巴来制衡滴滴。

 

阿里巴巴本就打算将ofo收入阿里系,ofo反手在2017年9月上线了微信小程序。蚂蚁金服派出专人从杭州飞到北京,去戴威最常去的篮球场等待,要求只留下支付宝作为流量入口,戴威非常感动,然后拒绝了阿里。

 

后来的故事变成了阿里转向扶持哈罗单车,同一年,悟空单车、小蓝单车、酷骑单车相继破产。

 

摩拜单车胡玮炜说过,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要还回去。

 

一位前员工复盘ofo扩张之路的时候曾说,团队在2017年就发现了问题。车子投进各个城市,数据刚上来,下一个阶段就是下降。原本应该稳步推进的生意,因为恶性竞争必须一直跑,不能停下,于是变成今天的样子,资金危机出现也印证了团队的猜想。


 

共享单车吸引来的大部分用户,是有消费意愿却没能成为顾客的群体,有占小便宜心理,并且很懒,既要9.9元包邮,也要能像外卖打车一样,随叫随到。

 

传统的企业无法一次性同时满足这两种需求,因为成本太高。共享单车能满足懒惰的劣根性,最终,被劣根性击倒。

 

共享单车尝试无数次,依旧没有找到盈利模式。疯狂融资、造车、投放、再融资、再造车、再投放,这是死循环,只能靠无度融资支撑。

 

在资本的加持下,共享单车尝试满足不合理的需求,前景不妙。

 

戴威无法坚持理想。11月28日,戴威发布内部信,表示哪怕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戴威跪着的时候,手里没有保命的底牌。

 



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

shichenchenbaby1



看完就完事儿啦?

原创不易,大家动动手指

点个赞再走呗~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