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男子在交警队刺死一家三口!仅仅是因为……

扬州广电独家 2018-12-06


长按下方二维码下载

扬帆APP


因为一桩简单的交通事故,

涉事双方到交警中队调解,

就在民警离开调解室去开具事故材料时,

发生了一起故意杀人事件。


▲10月26日,刘全携刀将王直一家三口刺死于交警队,图为事发办公室。受访者供图


10月26日,王直一家因一起轻微的交通剐蹭事故走进深圳南湾交警中队,但一家三口当日却被事故肇事者刘全杀害于交警队。

  

深圳公安局回应称,案发非常突然,用时极短。从民警离开事故处理室至案发前后只有19秒的时间。王直一家先后被刘全事先准备的折叠匕首刺中后,失血过多而死。

  

据刘全供述,他希望事故能正常报保险进行赔偿,但对方检查车辆后要求赔偿2.5万元,这一大笔赔偿他无法承担,觉得王直等三人一直咄咄逼人,遂产生杀人想法。

  

目前,犯罪嫌疑人刘全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深圳一肇事司机协调赔偿未果后  交警中队内40秒连杀3人。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

民警离开办公室19秒内发生命案

  

10月28日,王直之子王小飞在警方的安排下查看了执法记录仪录像和监控录像。

  

王小飞回忆说,警察出门后不久,视频里听到了尖叫声。另一段监控视频显示,袁甲和王直一家三人陆续逃出事故处理室。“我妈跟妹妹逃向楼梯一侧,我父亲捂着脖子满脸是血往大厅走。”该说法得到深圳警方证实。

  

12月4日,深圳公安局回应称,在一楼办公室26分钟的协商过程中,双方对赔偿数额的履行方式始终未达成一致,在民警离开办公室开事故认定书约19秒内,刘全突然拿出藏在身上的一把折叠匕首,将王直、张娟和王雪先后捅伤。

  

根据在事发现场,刘全的同事袁甲证言称,交警出门后,室内5人均未说话,他余光看到刘全拿出刀朝王直刺去,吓得拉开门就跑。“我意识到大事不妙赶紧出来叫警察。”

  

警方介绍,民警出门后,室内并未发生争吵。刘全将门关上后,掏出折叠刀刺向王直的脖子,扎了几刀,王直的妻子张娟冲过来抱住凶手,三人倒在地上。随后,刘全站起来追捅张娟和王雪。刘全拿出刀扎王直时,袁甲已出门叫人,两名保安来到事发办公室门口。刘全追张娟母女二人出门时,遇到两名保安。但两保安手中没有器械,便跟上刘全,并在负一楼拿了一把扫帚和棍棒向刘全逼近,此时张娟母女二人已经倒在血泊中,刘全正在继续补刀。办公室门口,王直捂住脖子出门倒在大厅。二楼的民警一边呵斥嫌犯,一边从装备室里拿出盾牌和钢叉,合力将刘全控制。

  

深圳市龙岗区第七人民医院一名急救科医生回忆称,医护人员到达现场时,在楼梯间的两具女性尸体旁,嫌疑人瘫坐在角落,一把15厘米左右的匕首丢在一边的地上,两名警察使用钢叉对着嫌疑人,呵斥他不要动。随后将嫌疑人控制。

  

━━━━━

命案源于轻微剐蹭事故

  

悲剧的发生源于一起轻微的交通剐蹭事故。

  

10月22日10时48分许,王直报警称其驾驶的轿车(奥迪A6型)与刘全驾驶的货车(庆铃轻型厢式货车)发生剐碰事故,货车离开现场。事故现场视频显示,事发后,刘全所驾货车继续前行离开现场,没有急刹车、急加速,未停车或下车查看。轿车司机王雪下车查看,王直记住货车车牌号报警。

  

此后,交警中队联系到刘全,他表示对事故并不知情,愿意配合相关情况。工作人员了解事故情况后,认为刘全应负事故全责,事故属轻微交通事故,且不能认定刘全逃逸,随即指导当事人进行协商。双方同意,分别提交了书面陈述材料,双方互留联络方式后离开交警中队。

  

深圳市公安局办案民警介绍,10月22日双方第一次面对面接触了13分钟,在第二次协调前,刘全和王直通过短信和微信沟通。

  

10月22日至25日,刘全与王直在手机上对话。刘全认为自己事发时不知情,不是逃逸,且一直配合处理,恳求王直考虑到自己收入低、生活困难等实际情况,同意通过保险公司处理赔偿事宜,并答应在保险理赔的基础上,再多给2000元作为补偿。王直方自行委托某奥迪4S店评估修理费用为18379元(交警委托广东南天司法鉴定中心费用评估为14074元),且认为刘全构成肇事逃逸,坚持要求他赔偿2.5万元。

  

这一赔偿数额让刘全无法接受。

  

据民警介绍,双方沟通中,刘全向王直发送的文字内容最初是求情,后来发生变化。10月22日刘全向王直发送消息:“王先生,我是小刘,对不起您,能不能给次机会,都是我的错,能不能给条活路我要生活,真的很穷,希望你能够同意我来走保险。”

  

但其间王直回复较少,此后的沟通内容大多为刘全单方发出的信息,内容大多为诉苦和求情。

  

求情无果后,刘全所发内容开始出现威胁内容。王小飞出示的10月24日刘全发给王直的短信显示:“如果把人逼急了,我想谁都不会幸福美满地生活,您的命总比我的命值钱吧?”

  

━━━━━

预谋行凶

  

深圳警方回应称,10月26日,双方到南湾交警中队第二次协商。值班民警了解事故情况后,认为如自行协商不成,将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可以报保险处理。

  

12月4日,深圳公安局民警告诉记者,10月22日和26日,交警两次就事故的判定对双方告知,内容均为“刘全全责但不属于肇事逃逸”,但王直一方坚持认为刘全肇事逃逸,并要求刘全先行赔偿25000元。第二次协调过程中,交警也曾多次劝说王直一家,称刘全行为无法构成肇事逃逸,刘全在场也表示自己经济状况不佳,只能拿出2000元,但王直和家属依然坚持。26分钟的协商无果后,刘全利用民警离开开具事故单的间隙,持刀行凶。

 

据警方透露,刘全持刀行凶早有预谋。

  

据刘全供述,对方提出的赔偿他无法承担,觉得王直等三人咄咄逼人,遂产生杀人想法。10月26日,在去交警队之前,将一把折叠匕首藏在身上,打算如果这次协调后对方还不肯放过自己,就要杀死对方。

  

办案民警表示,刘全说他本来想在交警队外面杀人,但是最终还是在交警办公室里动手。

  

当日在场的刘全同事袁甲称,他开车载刘全前往交警中队,途中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刘全一路上完全没有说话。”袁甲称,刘全来公司约两个月,是临时聘用人员,此前并不相识,对刘全与王直的交通事故纠纷也不知情。当天因他手中有涉事车辆保险单,刘全便邀他同去交警中队协调。

  

━━━━━

家属质疑凶手持凶器进入交警队

  

案发后,死者家属王小飞对事发过程监控缺失、嫌疑人为何能带匕首进入交警大楼等问题存在质疑。王小飞告诉记者,警方提供的两段视频均不能直接看到嫌疑人的行凶画面。

  

12月4日,深圳市公安局针对死者家属的质疑回应称,警方处理过程均符合规定。

  

警方回应称,办公室内监控确有损坏,但可以还原案发过程。警方称,刑警支队办案人员调取存储卡,经委托检测发现,包括案发办公室监控在内的部分镜头存在硬盘损坏、未储存数据且无法恢复。但案发现场从房内延伸到负一楼楼梯,执法记录仪、民警、保安和目击者证言以及一楼大厅监控视频可以还原案发过程。

  

此外,警方称,南湾交警中队一楼为办事窗口,平时前来处理交通违法、事故的人员较多,物业保安对外来人员安检采取抽检方式。事发当天,刘全穿着衬衣、空手未带包,协商过程中无人察觉异常,难以发现其藏在身上的折叠匕首。

  

记者从深圳市公安局了解到,今年25岁的刘全是湖南澧县人,为家中独子,其母在家,父亲在县城做油漆活。他初中未毕业就外出打工,此前并无不良记录或前科。2016年,他来到深圳,最初在快递公司送快递,今年8月份来到现公司当货运司机。据他同事讲,他性格内向,不善于表达,一个月工资4000多元。

  

目前,犯罪嫌疑人刘全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文中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

产权及免责声明

本文系【扬州广电独家】转载、编辑的文章,编辑后的插图均来自互联网,对文中的观点表示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暗示的保证,不对文章内容负责,仅做分享之用,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审核处理。

更多新闻

来源:新京报

新媒体责任编辑:孔秋婷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