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连科:墙内开花墙外香

凤凰读书 2016-03-22


阎连科


刚刚入围2016年度国际布克奖长名单的中国作家阎连科又传来新消息,他的作品《受活》将被日本当代著名艺术家柳美和改编成舞台剧在日本上演。


2015年,阎连科凭借这部小说在日本获得由读者评选的twitter文学奖。截至目前,《受活》已经有包括英文、法文、西班牙文等19种语言翻译,20多个译本。《纽约客》曾发表书评称,“阎连科是中国最成功的作家之一,国外对他的关注越来越多;这个写一个村庄决定购买列宁遗体的故事,是体现他的荒诞美学力量的巅峰之作。”


1


日本当代著名艺术家柳美和与中国著名作家阎连科日前在单向空间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对话。柳美和在活动中透露将把阎连科的作品《受活》改编成舞台剧在日本上演。《受活》是继《为人民服务》和《丁庄梦》、演讲集《沉默与喘息——我所经历的中国与文学》之后在日本发行的第4部阎连科作品。该作日文版翻译谷川毅也凭借这部小说入围了日本文学年度翻译大奖。日本《世界》杂志发表评论称,“实力派作家阎连科与他的作品,是考察中国的文学水准与表达空间的重要坐标。”据悉,《我与父辈》《四书》《炸裂志》也均已翻译结束,在年内和明年出版。


柳美和是日本当代最杰出的艺术家之一,她专注于在摄影及多媒体领域的表演和创作,曾作为日本国家馆艺术家参加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她表示,非常喜欢阎连科的小说,希望能够把《受活》用舞台剧的形式展现给日本观众。“如果能把《受活》改编成舞台剧的形式去演出比较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我个人对杂技非常感兴趣。阎连科的另外一部作品《为人民服务》我也很喜欢,把它搬上舞台应该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人们如何撕下自己的假面去生活,这是一个很好的主题。”



阎连科说,“《受活》这部小说,我想当然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是一个乌托邦的小说,或者是用乌托邦批评乌托邦,解构乌托邦,或者是用乌托邦来重新建造乌托邦,我想那里面有非常复杂的乌托邦意识。我想今天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喜欢它,或者去看它,或者去讨论它,小说不是多好看,但是我觉得小说后边还是有一点点的意思,这点意思恰好和我们今天中国人,或者整个人类,对我们自己生存的困境完全弄不明白有关,所以通过这个小说可能给我们一些想象,给我们一点乌托邦的可能性。”


对于改编,阎连科表示非常期待,“曾经意大利将《为人民服务》改成歌剧让我去看,我说意大利文一个字都不认识,我看什么呢?我就没有去。后来,香港把《丁庄梦》改成话剧,我说这个可以听得懂,但结果全部广东话一个字也听不懂,看到最后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最近我在香港科技大学,他们花了很多钱,今年6月份要上演《红楼梦》,全部是美国人演出,用英语演出,它告诉我们艺术就是这个样子。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演《莎士比亚》也演的非常好,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也可以相信美国人能把《红楼梦》演的非常好,所以我也特别相信《受活》如果改编成舞台剧的话,一定比原来的《受活》更值得看,更有观赏性。”


2


据悉,截至目前,《受活》已经有包括英文、法文、西班牙文等19种语言翻译,20多个译本。分析人士指出,阎连科能够多次入围布克国际文学奖,并且获得卡夫卡文学奖与这些年海外对其作品的翻译和好评有很大的关系。


2004年,《受活》单行本在国内出版,获得“很高的评价”,翌年2月,获第三届“老舍文学奖”,被誉为“一部特殊历史时期的‘民族精神史’”。2009年,《受活》的法文版出版,媒体涌热,阎连科被《世界报》称为“和贝克特”一样荒谬伟大的作家,“中国作家阎连科跻身于大文豪的圣坛绰绰有余。没有人像他那样以小说的形式高屋建瓴地把握社会,其作品具有惊人的震撼力,作品中呈现出摧枯拉朽有时令人绝望的幽默。”


法国媒体对《受活》的好评及其热销引起了美国出版社的注意。《受活》英文版出版后,美英各大媒体及学术刊物都“给予高度评价”,可谓“好评如潮”,该书入选美国《纽约客》杂志(NewYorker)、《科克斯评论》(KirkusReviews)和加拿大《麦克林周刊》(Maclean’s)的“2012年度最佳图书排行榜”。美国《纽约时报》发表评论称,“阎连科的后现代主义讽刺漫画式的作品以极尽夸张的手法戏仿历史文献和寓言叙述,构思十分巧妙。阎连科作品的字里行间盘桓着已故俄国作家果戈理的鬼影,不在于其精炼的手法,而在于其灵魂。”《华尔街日报》指出:“人生就是一场杂耍——这是阎连科的荒诞主义杰作《列宁之吻》表达的基本思想。故事讲述了当代中国人政治上的疯狂和贪婪”,“讽刺了一个盲目崇拜金钱和权力、阿谀奉承的社会。”


英国《卫报》称,“阎连科是想象力丰富的讽刺大师。”英国学者兼译者蓝诗玲在《旁观者周刊》指出:“阎连科让故事情节本身的讽刺意味自己说话,但他故作严肃的叙事方式使这种讽刺更为辛辣”“《列宁之吻》如实记录了中国致富冒进政策让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弱势农民付出的代价,读来令人感动。”旅英中国作家郭小橹在《独立报》书评中把《受活》称作“一个关于转型中的中国的史诗般的寓言”、“雄心勃勃的政治寓言”。郭小橹积极诱导英美读者去读《受活》:“如果你能安然度过作者特异的写作风格的风暴,那么你不仅会读到一部很棒的优秀小说,而且能体味到出自非欧洲的文学传统具有的未经雕琢的文学品质。”


此外,《受活》在意大利、西班牙、挪威、瑞典、丹麦均为国家最重要的报纸和书评家给予最热情的赞美。意大利《名利场》称,“阎连科在魔幻与现实之间游刃有余”。德国《法兰克福箴言报》认为,“中国作家阎连科具备两个重要的特点:他既有写就伟大作品的天赋,又有面对棘手话题的勇气。”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凤凰副刊,读好文章

再衍生一个灵魂吧!监视我!爱你!|诗选

卑微的希望——我所经历的盲人按摩院「故事」

这种老先生,古董又无聊,情欲别样 | 巫昂专栏

迎向死亡的感觉真美,青春真美 | 蒋一谈专栏

我的三舅 ,是个阴阳先生「故事」


鳳 凰 讀 書
文字之美 精神之渊
主编:严彬(微信号:niaasai)
责编:糖糖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