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如刀,就让我来领教-----冰火女列传之Arya Stark

豆瓣电影 2016-06-25


本文来自豆瓣用户亚比煞Aimee 给《权力的游戏 第六季》的剧评


不知不觉冰火已经追到第六季,之前的很多剧情都快忘记了,趁着还没忘光,忽然想要写写冰火里的女人们。


冰火里女性角色很多,瑟曦,龙妈,珊莎,梅姨…她们都各有光华,或残酷冷艳,或勇敢奔放。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龙妈丹妮莉丝。


很多人将她视为是女性成长,女权意识的代表人物。但是在我看来,她虽然有曲折离奇的成长史,波澜壮阔的发迹史,却和我所理解的“女权意识”和“女性成长”仍然有差距。


私心里认为,冰火里真正能够代表女性成长的角色,还是非狼家二小姐“二丫”莫属。




二丫与其它所有女性,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其它女人多少都清楚自己天生的优势,都会不时利用下自己的原始本钱;懂得如何依附男权社会的法则,去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她们知道自己是女人,是弱者,必须牢牢抓住那些能够保护自己的男人,才能在权力的游戏里拿到一手好牌,在铁血的冰火世界里站稳脚跟。


龙妈的强大,也大多是来自于她所依凭的外在优势:她的美貌,她的出身,她的龙,她的军队,她的财富…这些为她带来了身边一众为她出谋划策、出生入死的男人们。她有一串比菜名还长的头衔,但当拿走这些的时候,她其实仍然只是个柔弱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说到底,她仍然是个“被保护者”。


但是二丫却很少意识到自己身为“女人”的性别设定,并不把社会文化强加于女性的种种规范和角色放在眼里,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只是男性的附庸,是第二性,也从不觉得自己只能“被保护”。




二丫,就只有孤身一人。因此,相比起龙妈那种浴火重生,突飞猛进的成长来说,她的成长更为艰难、缓慢,几乎看不到什么进展。没有任何人来为她开挂,她全靠自己一点点笨拙的坚持,像野草一样,缓慢的在石缝里挣扎求生。


然而,她的成长更为真实,每一分的进步都真正属于自己。她不想依赖谁,或被谁当女王和公主一样的捧着。她充满野性,勇敢,顽强,生存能力强大。虽然弱小,却立志要保护自己,也要保护所有她想保护的人。


其实二丫很美,她继承了狼家的相貌特征。精致的小脸,灰蓝色的眼睛,褐色的头发。也多次被形容长的像她的姑姑,倾国美人莱安娜。然而,她却和姐姐珊莎那种典型的美女不同,她对漂亮衣服,化妆打扮,一切和女人有关的事都没啥兴趣。从小她就只喜欢舞刀弄剑,打打杀杀。但那时的喜爱,更多的是一种孩子淘气的天性,是一种对于父兄之力量的崇敬与羡慕。直到父亲死去,这份对力量的向往,才变的严肃,变的执着,从此成为跟随她一生的倔强信念。




在那之前,她从没想过,像山一样的父亲,一直以宽厚和良善面对这个世界的父亲也会在瞬间轰然倒塌,如泰山之崩,让她真实的领教了命运的残酷。


她是唯一在现场亲眼见证父亲、母亲、兄长三人死亡的孩子。当奈德人头落地,导演收拢一切音效,安静的把镜头对准空中一群黑色的飞鸟。当它们在灰白的天空中缓缓飞过的时候,少女的心,也像被野火焚烧的黑色纸灰,再也无法聚拢成形,跟随着鸟群,在风里分崩离析了。


从此,从天堂坠入地狱。从此,国破,家亡。


她开始逃亡,开始踏上一条复仇的不归路。她怀抱着仇恨,愤怒,恐惧,日日夜夜的寻找让自己更为强大的方法。王小波曾说过,人一切的痛苦,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其实她在恨着那些人的同时,何尝不恨自己的弱小。她把这份仇恨,化为逼迫自己前进的力量


从这里,我看到了一个悲哀的事实:往往是因为仇恨、骄傲、虚荣、嫉妒和恐惧,才支撑着人一路前行。人的成长往往依赖这些负能量,而不是爱与温柔。




虽然,她从未试图依赖过男人。然而她的生命轨迹,确实是被四个重要的男人所标记,所改变的。他们分别标记了她的来处、启蒙、流亡和定型。这些人,帮助她突破迷障,看清自我。他们完成后即离去。


第一个当然是父亲奈德。记得周国平曾说过:“当一个人失去父母,成了孤儿,他走入这个世界的门户,他走出这个世界的屏障,就都随之塌陷了。父母在,他的来路是眉目清楚的,他的去路则被遮掩着。父母不在了,他的来路就变得模糊,他的去路反而敞开了”。对二丫,对狼家所有的孩子,都是如此。


第二个是来自布拉佛斯,教她剑术的老师,是她的第一位引路人。他让二丫第一次听说了布拉弗斯这个神秘的城市,教会她“凡人皆有一死” ,也教会了她对死神说:not today。他说:“疾如鹿,静如影。迅如蛇,止如水。恐惧比利剑更伤人。害怕失败者必败无疑。”他在她生命的出现如此短促,如流星一现,却带给她最温暖的鼓励,和最真实的善意。后来,在她生命每一个关键的瞬间,这些话都在支撑着她,为她注入平静的力量。




第三个,是猎狗。这个孔武,丑陋,如野狗一般的男人,用马背驮着她,带着她几乎游荡了整片维斯特洛大陆,口口声声说着要把她拿去买个好价钱,却又不断把食物分给她吃,照顾她,甚至在许多时刻,有意无意的教给她很多人生道理。还曾认真的教她如何用剑杀人,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俨然是一出冰火版的《这个杀手不太冷》。


在那场残酷的血色婚礼上,当她想要扑向母亲尸体的时候,也是他,冷静的把她一把抱走,拖离开是非之地。他无数次的救了她的命,却是她仇人名单上的一员。与猎狗的感情纠葛,对一个少女来说实在太过复杂,她始终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只好执着的将其理解为仇恨。最终,她还是以一种近乎残忍的方式离开了猎狗。




第四个,当然是无面者贾坤。这个神出鬼没,出神入化,杀人于无形的刺客,他的出现,为二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给了二丫一枚银币作为信物,就像是留下一颗指路的北极星,她将其牢牢握在手心中,孤身一人横渡汪洋来到他的世界。她深深俯伏在厚重的大门前,立志皈依于这份神秘而强大的信仰。这位曾经的贵族小姐,从最肮脏琐碎的工作做起,卑微的把自己变成一个nobody.从此她就只剩下一句台词:A girl has no name.




但是,当这个用尽力气要忘却前尘的女孩,突如其来的看到了一个小丑,在台上将父亲诬为奸臣,戏谑着父亲的死亡时。她仍然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颤抖。看到这里我万分心疼,那分明是对一个人内心圣地的践踏与亵渎,那是世界扇在她脸上的,又一记响亮的耳光。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命运对一个孩子过度的严苛,将她塑造成一副这样的相貌。总是穿着又黑又破的衣服,瘦小如乞丐,她有一双暗夜小兽般倔强而警觉的眼睛,甚至在她盲了之后,只要她朝向我。我就仍然能感觉到这双眼睛的凝视,让人无处躲藏。




她长的这么精灵,却又这么笨,不懂得转弯,所以常常吃亏,被打的死去活来,头破血流。她的世界黑白分明,她不管什么大局小局,不懂什么是权谋,什么叫权威。她只懂得好人,坏人,好人要保,坏人要杀。她的心清澈如镜,对任何巧言令色的掩饰都绝不买账。


她也从不懂得用笑容去讨好别人,只在真正领受到他人善意的时候,才会羞涩的咧开嘴角微微一笑,算是回报。而她尽管百般告诫自己,不停的在深夜里默读那份仇恨的名单。试图让自己变的冷酷,变的强大,而她的心,到底还是柔软的。




她历经艰辛才换得了成为无面者的机会,却因为一个陌生女人一点微小的善意,就不惜将前途全部葬送,让自己再度置身险境。她不是不知道,善良会令她软弱。父亲的死,已经狠狠的教育过她这一点,然而她还是不肯放弃这一份对于善良的执着。纵使这善良,同样会令她死无葬身之地。


她的不屈不挠,正如朴树曾在《傲慢的上校》中写到的:


人如鸿毛,命如野草,

无可救药,卑贱又骄傲

无所期待,无可乞讨,

命运如刀,就让我来领教。




又想起小时候读小美人鱼的故事:小美人鱼舍弃了自己的鱼尾,换来一双人类的双腿,从此她走出的每一步,都如走在刀锋上一般疼痛。《奥义书》里曾说:“一把刀的锋刃很不容易越过;因此智者说得救之道是困难的。” 


命运如刀,哪个人的成长,不是一次次越过刀锋的攀援?又更何况是一个无往不在枷锁之中的女人。所以我总是格外激赏那些像小美人鱼一样,敢于挣脱美丽鱼尾的束缚,不惧领教命运刀锋的姑娘们。她们求知,求真,择善而固执,她们越挫越勇,直到成为这个世界的光。而二丫,就是这样的姑娘。


如是,为Arya Stark铭传。




- END -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豆瓣电影 微信二维码

豆瓣电影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66749
点赞 2003
更新 6月26日 2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