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日专访:放下心中的执念 “断舍离”概念首创者山下英子

2014-05-16 程茜 知日

“断舍离”不是简单的整理术,它是一种教人放下心中执念的理念,一种生活态度,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哲学。丢掉对物品的执着,不仅周身的环境变得清爽,连内心也会从压力中解放。这便是“断舍离”的目的。

“断舍离”影响了很多人的生活他们参加研讨会和讲座,将这个观念贯彻到日常生活和思考方式中去。这个观念的来源,是山下英子。


山下英子,“断舍离”概念的提出者,也是“断舍离”这个注册商标的所有者。出生于东京,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部。大学期间开始学习冲道瑜伽,接触到瑜伽的行法哲学“断行、舍行、离行”,她将这种放弃心中执着的理念提炼成“断舍离”,运用到日常生活整理、人际关系、思考方式等各个方面。

2001年起,山下英子以“杂物管理咨询师”的身份在日本各地举行一系列讲座和研讨会宣传“断舍离”,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和热烈反响。日本的各大主流电台、报纸争相报导,“断舍离”成为年度话题,让许多人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本身都发生了改变。


知日:您是杂物管理咨询师(clutter consultant),这个职业对中国的读者来说比较陌生,能向我们详细介绍一下这项工作吗?另外,您在书中说,全世界只有您一人自称是杂物管理咨询师,那现在是否有了一起从事这项工作的伙伴?

山下:从事杂物管理的教学、咨询、指导(Teaching、counseling、coaching),举办探求自我、启发自我的讲座,并在各地开展演讲活动的,现在世界上恐怕还是只有我一个人。

但是有很多人受到“断舍离”理念的启发,亲身实践并自发参与到这种理念的推广中来。他们分布在各行各业,各个年龄段。

杂物的英文是clutter,作为名词意思是“(不需要的东西)杂乱、混乱”,动词的意思是“到处乱丢,(无用的情报)塞满脑子”。所以clutter不仅仅指外在的物品,还指心中、脑中混乱、混沌的状态。我提出的“断舍离”的理念也不仅针对物品整理,还进一步指导人们整理感情和情绪,所以不能简单地归结为物品的整理术。


知日:您从2001年起以“杂物管理咨询师”的身份开始在日本各地举办一系列的演讲,您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那时有没有想过您提出的理念会给这么多人带来影响?

山下:现代社会中,过度丰富的物质、无孔不入的情报、繁琐的人际关系,这一切给人们带来了无数的烦恼和沉重的负担。隐藏在“断舍离”背后的“减法”式方法能从根本上有效地解决这些问题,从一开始我就对此深信不疑。不过说实话,固有的“加法”式解决方法对人们的影响根深蒂固,人们没有意识到“加法”式方法在根本上存在缺陷,所以我倡导的观点一开始受到了质疑。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们接受了“断舍离”的理念,我觉得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知日:您从四十岁时开始推广“断舍离”观念,在那之前您从事什么方面的工作呢?跟现在从事的活动有没有关联,在做“断舍离”推广中有没有得到运用?

山下:有一种日本的本土瑜伽叫“冲道瑜伽①”,我从学生时代开始学习这种瑜伽,后来一直做冲道瑜伽的讲师。

冲道瑜伽倡导的行法哲学,也就是实践哲学,就是“断舎离”。具体来说,“断舍离”是“断行、舍行、离行”各取一个汉字的缩写,意思是把自己从执着当中解放出来。

知日:听说您提出“断舎离”的理念跟您去高野山的寺庙有关,能具体说说这段经历吗?“断舍离”跟日本的禅宗思想是不是也有关系呢?

山下:高野山确实是佛门圣地。我大约二十年前前往高野山寺庙寄宿时,高野山的独特气场、寺院里令人神清气爽的空间、修行僧简单质朴的生活,都深深震撼了我的心灵。我感到“断舎离”的观念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践行。以此为契机,我非常强烈地想把这种生活态度引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而不是单单把“断舍离”局限在道场或特殊的环境中。

我觉得“断舍离”跟日本的禅宗应该是有某些相通之处的,但我没有做过更多的研究。


知日:您在这项事业中遇到过难关吗?比如您说这个概念一开始并不被人接受。

山下:刚开始举办讲座的几年里,大部分时间只有几个人来听。即便如此,就算是只有一个听众的时候,我也是非常认真地面对眼前的有缘人,尽力把课讲好。很多人一开始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听讲座,觉得好就拉上朋友一起参加,然后自发地帮我宣传。终于通过口碑的积攒,越来越多的人来参加我的讲座了。


知日:您成功地在各地举办讲座,参加讲座的多是什么人呢?以家庭主妇为主吗?

山下:刚开始的时候,参加讲座的家庭主妇居多。现在有很多男性学员,而且学员的职业、年龄的跨度也很大。

知日:日本有很多关于“收纳、整理”的概念和书籍,“断舍离”却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响,您觉得“断舍离”与别的概念相比,它的特别之处在哪儿?

山下:到目前为止大部分的整理术,特别是收纳术,都是在物品数量不减少的基础上,花费大量的时间、空间、劳力、精力来整理。而“断舍离”是从根本上反思自己与物品的关系,对物品进行简化、取舍,为人们省出整理的时间、空间、劳力和精力。

与普通收纳术耗费精力、导致疲劳的事倍功半相比,断舍离能为人们省出时间、空间和精力,也就是事半功倍,从而创造清爽、余裕的好心情。


知日:“断”“舍”“离”分别是什么意思,相互之间有什么关系?

山下:“断”=断绝不需要的东西,在“入口”取舍物品的行动。

“舍”=舍去多余的东西,在“出口”清理堵塞的行动。

“离”=脱离对物品的执着,即通过反复实践“断”“舍”的步骤来实现通畅的新陈代谢的状态。

不只是家中物品,包括食物、信息、人际关系、思考方式、价值观等等的各个方面也都需要新陈代谢发挥作用。

所以“断舍离”不仅仅是物品的整理术。

知日:在“断舍离”中,最难的部分是什么?怎么克服这个困难呢?

山下:最难的是舍弃自我内心的“执着”。这种“执着”是存在于潜意识当中,无知无觉的。要克服这种“执着”,就要不断地反复实践。如果有“断舍离的支持者”,就是持同一信念的人们的支持,行动起来会更加有效。

知日:“断舍离”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说它是“人生整理术”呢?

山下:“断舎离”的最终目的就是让每一个人的生活都快乐起来。通过磨炼个人的思维、感觉、情绪,让人愉快地度过丰富美好的人生。

知日:您在书中写到,通过实践“断舍离”,能使人生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给生活带来好运,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呢。

山下:是挺不可思议的,但也的确是实际存在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通过“断舍离”的实践,清除了道路上的堵塞、障碍,人生自然就“流动”起来了。

书中有不少案例,通过学习、实践“断舍离”,重新肯定自我,对别人变得宽容,从而构筑良好人际关系的人不在少数。

知日:在日常生活中,“断舍离”的概念除了用在家居物品整理上,还用在什么别的地方?

山下:前面解释过,“断舍离”也可以用在身体上。“断”也可以理解为“减肥diet”,“舍”可以理解为“排毒detox”,“离”就是“新陈代谢metabolism”,这样就比较好懂了吧。

知日:您能告诉我们快速学会“断舍离”的秘诀吗?

山下:没有什么能马上就掌握的诀窍。不过一旦做起来就能体会到其中的奥秘了。不管怎么说,要在思考前行动起来。

人生就是不断进行“选择决断”的结果的累加。“断舍离”就是“选择决断”的训练。

知日:您原本就喜欢或者擅长收纳吗?工作之余有什么兴趣爱好?

山下:我喜欢整理物品,但不擅长整理。断舍离倡导的思考整理法,就是把物品当做手段。

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爱好。断舍离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知日:您的书即将在中国大陆引进出版,您有没有来中国演讲的计划?

山下:断舍离的书确实要在中国大陆出版,具体情况我还不太清楚。希望一定能到中国开办讲座,我非常期待。

——摘自《知日·断舍离》特集

更多阅读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单


《知日·断舍离》特集

亚马逊 当当 京东 快书包

全国各大书店 北京7-11

正在发售



「知日 ZHIJAPAN」

国内唯一专门关注日本的媒体品牌。

致力于为中国年轻人深度报道记录有关日本的文化,创意,艺术和旅行等。

欢迎关注知日微信:zhi_japan

知日新浪微博:@知日ZHIJAPAN



阅读原文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知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