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潮将令菁英远离金融业,德银、瑞银谁能笑到最后? 】

2012-12-05

瑞银(UBS)上周宣布计划裁员一万人,让很多交易员措手不及。这并不奇怪:过去30年期间,或许很难想象有哪家银行会如此迅速如此大幅地裁员。突然被瑞银裁掉的仍比较年轻的交易员们,是在金融业看似无情增长的时代打造自己的职业的;投资银行家植入现代经济的结构,他们有着超高的银行业收入。

但从长期的历史角度来看,比如回顾过去100年,本周的裁员消息并不罕见。尽管最近几十年金融可能在膨胀,但人们往往会忘记,更早的时候,金融也曾出现过惊人的萎缩。

我们来看看纽约经济学家托马斯•菲利波(Thomas Philippon)与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的艾瑞儿•雷瑟夫(Ariell Reshef)合作的一些研究。他们将1880年以来美国金融的起伏状况制成图表,首先看到的是上世纪70年代末到今天金融的戏剧性膨胀速度。银行业就业成倍增长,经国防开支因素调整后,金融业占GDP的比重从4%上升到略低于9%的巅峰值。银行家的收入也在膨胀:尽管在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银行业收入和非银行专业工资基本相当,但到2007年,前者达到了后者的1.7倍。

20世纪初曾出现类似的增长。1880年到1930年代初,金融领域占GDP的比重从2%上涨到6%。银行家的收入相对于非银行家的收入也从相当转变为后者的1.7倍。

但这并不是一条直线发展趋势。1929年股市崩盘之后,金融业剧烈收缩,银行业的工作也消失,从1940年到上世纪70年代初,这个衰落阶段如此突出,以至于金融业看上去像是一个“正常”职业:其收入与其他专业人员处于同等水平,比如类似教育水平的医疗和教育行业工作者。

那么现在是否会发生一个类似的转变呢?直到不久以前,这还很难想象。毕竟2008年以来银行家并没有遭遇巨大冲击,这也正是很多政界人士和选民感到愤怒的原因所在。据猎头估计,2007年以来,(金融业)从业人员数量和工资水平大约下降了五分之一,但这只是逆转了前10年增幅的一小部分。

尽管如此,这可能反映了一种时间滞后。在这方面,历史同样具有启示意义。上世纪30年代,银行家的相对收入直到30年代中才开始下降,金融领域占GDP的比重在1932年的时候达到最高值,而不是1929年。部分原因是华尔街大崩盘之后,整个经济出现萎缩。但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格拉斯-斯蒂格尔(Glass Steagal)改革直到1933年才落实。可以说,银行家花了更长时间才意识到,金融的本质已经发生变化:由于政府压力和去杠杆化(以及接下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金融不再是一个纯粹的追逐利润、投机的游戏,而是在更大程度上受到实用心态的塑造。

而这次的变化就更加缓慢:危机四年之后,现代版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还没有完全落实,从投机性的银行文化向实用思维的转变不那么明显。部分原因是政府对金融的管制没有30年代那个时候严格.灵巧的金融家现在跨境操作,很多活动发生在受到监管的银行以外。

然而,半成品的巴塞尔(Basel)、多德弗兰克(Dodd-Frank)、沃尔克(Volcker)准则已经开始起效:瑞银宣布其裁员的时候曾说,新的体制使得固定收益业务在经济上不可行。去杠杆化也在进展中。因此,难怪瑞银希望将重心放在更简单、更透明的交易上,服务于零售基础。因而,瑞银董事长阿克赛尔•韦伯(Axel Weber)预期其他银行也会这么做。毕竟,根据以往的标准,我们依然“只是”处于与1933年类似的阶段,我们可能会面临更多的紧缩。菲利波最近的估测显示,美国经济中金融的相对规模直到2010年才到达最高点,而不是2007年。就像上世纪30年代一样,真正严重的相对萎缩可能还在前面。

  • 对于被瑞银无情锁在门外的交易员们来说,这或许令人痛心。但对政策制定者们来说,或许看得到一线光明。战后年代,金融更多的只是一种工具,它提供的超高薪工作机会越来越少,最优秀的学生都去了其他领域,比如制造业或者医学行业。目前美国还没有出现这种趋势,调查显示,很多商学院的学生依然梦想着去华尔街工作。但每出现一次紧缩,人们的看法都会发生变化。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未来10年西方经济可能会更加平衡,或者至少与其他行业比起来,西方国家的金融最终会更趋“正常”...



阅读原文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金融八卦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