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荐】海文湖 | (津巴布韦)乔伊斯·齐基娅诗选

2014-05-28 齐基娅 翼女性出版

作者 | (津巴布韦)乔伊斯·齐基娅

译者 | 姜涛


乔伊斯·齐基娅(Joyce Chigiya)津巴布韦女诗人,在津巴布韦一个农村学校做老师。津巴布韦大学曾在马斯温格州立大学开办过一个授予执业教师学位的专业,乔伊斯·齐基娅是最早被录取的一员。在其诗歌生涯里,齐基娅探索了将诗歌运用于英语作为非母语的教学中,其结果编入一本有趣的集子里,里边收的都是年轻而才华初显的诗人的诗。


姜涛,诗人、批评家,有诗集《鸟经》,论著《新诗集与中国新诗的发生》等,任教于北京大学。





海文湖



就在平顶的海文山右侧

最大的内陆水域之畔,上升到

姆萨沙树脚下,与水葫芦的脖子

齐平的,就是海文湖

它凝视着天穹


在风中,宝石绿的湖水随着波浪

静静翻滚:嘘——嘘——嘘——嘘

水会在岸边被接纳

又沉沉睡入湖底


馋嘴的猴子摇尾潜行

(爪子和尾巴,哪个在先,它们一刻犹豫)

户外的阴影里,早餐的糖盆

就摆在水泥桌上,甜蜜的颗粒晶莹挂满


黄昏,河马午休完毕

外出觅食,惊起四方水禽

它们后脊开阔,浮游于水上

像是踏脚的石块,一路通向海文


当天秤之月照耀湖面

诱使船夫外出渔猎

月光飘洒水上,如一群女孩

跳着哇塞—哇塞舞


漫游的狮子,咆哮声像大地震颤

小屋的窗子也嘎嘎作响,而孔雀,摆好了菜肴

给他的各位相好电话叫早,当十八轮的卡车

低吼过桥,那里就是马旬戈的边界。


培根在烤架上滋滋作响,肉味弥漫

地板闪闪发亮,也隔了厨房窗子散出草香

在地下湖和葱茏草木之间

又有凉爽沁入,发出一份早餐的邀请。



译注:

海文湖:Lake Haven,Haven有避难所之意,诗中的musasa trees除指植物名称,还有临时居所之意。

哇塞—哇塞舞,来自刚果的一种舞蹈。

马旬戈,津巴布韦的一个省。





早安



群山坐落东方,天地之间

黑暗迫近,隆起如驼峰

在广大深暗之下,鸟儿出演:

“空中禽鸟合炊就要来临”


银盘在西,已成的日子

像登月者摆脱重力,展翅轻跃

向前,隐秘地示爱

咕咕啼!维纳斯合上双目

当着一个男人临近


迸发吧!像马佐韦的橘子一样清甜

把汁液洒向奇武平原

露珠从草上滑落,耀眼迷人

如一位刚刚落跑的新娘。



译注:

咕咕啼:公鸡打鸣声。

马佐韦,津巴布韦的一条小溪。

奇武,津巴布韦的一个小镇。





为家叹息



烟从花白的茅草上升起,就像从

祖父的烟斗里冒出,消散在寒风中。

浓烟中的尘埃,如一个围了头巾的女仆

收起沙粒,又将它们洒向芦花鸡背

鸡粪和落叶覆盖着场院

(长叹一声):家的景象。


牛栏里探出的耳朵,哞哞的叫声低沉得甚至

不能撼动羽毛,像大旱中唯一的幸存者

渴望与亲人重逢,渴望清泉

斗鸡暴起高踞在空空的谷仓之上

宣称,“新的一天开始了”(嗦啦啦啦秘来哆)

(长叹一声):家的声音


厨棚里,柴薪不愁,莫帕尼树

的芳香,混合了浓烟飘散

当食物在火上焦糊,米粥突然像熔岩

从罐子里冒出,巧克力汁满溢了炉膛

一下子浇灭了火焰,木柴变成乌黑的残骸

(长叹一声):家的味道


许多夜晚,我们坐在火边,说长道短

海耶纳的贪婪,拉比特的背叛,男女英雄和坏蛋

未经林波波,我到过约翰内斯堡,如同见到太阳

亲眼见过黄金,尽管这一切,都被我的内在之眼看透

但每一次想到家,我还是叹息。



译注:

莫帕尼树,具有蝴蝶形叶子的树种,广泛分布在南非、津巴布韦、博茨瓦纳、纳米比亚等地。

林波波,南非最北边的省份。









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翼女性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