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业陈辉:《夏有乔木》保底信心与惊天营销秘闻

2016-08-02 释凡 释凡说电影 释凡说电影
请点击 ↑ 蓝色名字「释凡说电影」快速关注本公众账号

福建恒业老板陈辉谈如何将《午夜心跳》《京城81号》等片炒成内地影史最卖座的恐怖片,《被偷走的那五年》《闺蜜》《战狼》票房奇迹的幕后营销,为何保底《梦想合伙人》《夏有乔木》?新片《惊天破》《新乌龙院》有何奥秘?



      陈辉,中国恐怖片教父、电影发行大鳄、著名电影制片人;从做磁带生意、大学城电影院承包商,到福建恒业电影公司创始人,他先是以发行低成本恐怖片、海外批片(买断版权),以及独立电影起家,然后开始有节奏地介入制片领域。到如今,他的福建恒业团队人数已过百,在北京、上海同时设有分公司。

       他曾让投入100万多一点《B区32号》产出票房1400多万,他曾将《午夜心跳》《京城81号》等片炒成内地影史最卖座的恐怖片,他曾是《被偷走的那五年》《闺蜜》《战狼》票房奇迹的幕后推手……操作的恐怖片、动作片、小妞电影,都有过成功案例。

       日前,陈辉接受专访时,炮轰了电商票补的买票房,声称有些几百万投资小片,都搞几百万电商票补,亏本也要一张票卖9.9元,纯属恶性循环。他说选中一个项目,先从投资角度,看剧本是否符合当下市场,题材是否有新意,故事结构是否完整,人物个性是否丰满。他还透露最新动向: 买断《夏有乔木》3亿保本,因为有其它公司和他合作保了,风险只有一半。



机缘巧合:从影院承包商到电影发行




      陈辉在1995年去福州大学城的游戏厅玩,发现二楼一家影院面临关闭。他当时就想,这里学生与客流量又很大,为何不营业呢?后来陈辉找到影院老板,承包经营。他就去了部队、福建省的电影公司,从几千部片库里面寻找许多经典老片。


      然后,他把影院的整面墙放大,自己设计、画海报,印传单分发,把每部片进行全新包装。影院生意很快火爆起来,第一个月就赚了两万块纯利润,陈辉拿走了一万。

      某天,来了四个广东人要租陈辉的影院,两天租四场,直接支付了一千六元人民币。因为当时影院每天收入在二三百元,这已经算是天价。结果,陈辉发现他们平时没踪影,但周六他们包场的票,都是百分之百的上座率,这种人满为患的结果,让陈辉异常震惊。

      陈辉事后回忆称:“我当时还是用产品方式,不断去找市场,后来我发现他们除了有好电影,还用了多种多样的营销方式。就是去联系校园、社区,去针对大街小巷所有的公民,进行营销。”


     之后,陈辉看到他们每天都可以卖一千多、两千多票房,自己完全可以如此操作,而且电影的拷贝来源,他都摸清了。于是,陈辉放弃了影院工作,开始做区域发行。




批片赚钱:《我们接吻吧》《母亲快乐》



陈辉买进了韩国批片《我们接吻吧》


      2001年底,陈辉去跟福建省中心院线合作发行,所以他必须有一些拷贝,就去向省电影公司去买播放过老片版权,做了有限数量的批片。2007年之前,中国电影还都是大而笨重花费又高的胶片拷贝,发行有两种渠道,一种叫全国发行,一种叫区域发行。陈辉先做区域发行,买了片子只在部分区域的影院上映。

      比如2001年他买了韩国电影《我们接吻吧》,单在福建中兴院线旗下的影院发行,再如《母亲快乐》,他将影片改名为《妈妈再爱我一次2》,光卖福建、浙江几个省的版权,都赚爆了。


陈辉将《母亲快乐》改名为《妈妈再爱我一次2》


      其中,他在区域发行《母亲快乐》(《妈妈再爱我一次2》)这个项目时候,每到一个城市与乡村,都选择了两种铺天盖地的宣传方式:一种是效仿保健产品脑白金,每个大街小巷都贴满了精心包装的海报;第二种,则是针对性地设计优惠票,并且把票送到当地各家学校,让老师去布置观影,吸引学生观众。所有每到一个地方票房都非常高,基本都是场场爆满。


     陈辉对于内地市场的批片发展,有自己独到见解:

     “当年国产片数量不多,精品数量更有限。内地电影市场曾沉积了很长一段时间,随着90年代中影引进的十部到二十部外国大片,带给市场与观众巨大冲击力。但是,中影对外国片有控制,每年只有十部到二十部,所以有些貌似强阵容、题材突出的外国买断片,甚至上映过一两年的旧片,却由于看似很像外国大片,都卖了很高票房。如今随着市场多元化发展,中影加大引进力度,许多批片再没以前那么受欢迎了。”


创建公司:福建恒业从恐怖片起家




      陈辉曾在2001年时成立一家叫福州博广的电影公司,专门做电影的区域性发行 ,但是做到风生水起之时,他却选择在2003年改做演出活动。结果由于不熟悉这一领域,没有折腾多久,惨败得一塌糊涂。


     到2007年时候,他希望自己公司能有一个全新面孔与名字,便听从妻子的建议,把自己电影公司改名为“福建恒业”,他既想保留家乡情结,也希望持之以恒。



福建恒业靠发恐怖片起家


     2009年,陈辉发行了百万投资的《午夜出租车》,该片在《三枪》《十月围城》《风云2》《刺陵》等大片云集的贺岁档,斩获了1190多万票房。另一部180万投资的《异度公寓》,则轻松斩获了2000万票房。


       他向我透露道:“恐怖片在市场早期,比较稀缺。突然冒出一部‘能吓到你心脏病’的社会化新闻出来,势必会带给大家期许。因为大家看恐怖片次数并不多,他们可以带着好奇需求去购票。”



陈辉自己都觉得《B区32号》是烂片


       在做《午夜心跳》时候,他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日后的深度合作老乡吕建民导演(《战狼》制片人),两人一拍即合做出了《B区32号》,制作费不超过100万,宣传费是100多一点,整体投资在两百万多一点,版权卖了一百万,票房高达1400多万,回报比高达800%。

      如今,在回顾这个项目时,陈辉自己都觉得差强人意,“大家一直记住《B区32号》,因为这是廉价的烂片。我当时看到美国有一部叫《女巫布莱尔》卖座片,这种伪纪录片类型的恐怖电影,整体制作成本上比较低,我们就选在一个屋子拍摄。而营销规划比较清楚,并不是砸钱来成功,而是通过海报、演员的路演来获取成功。”


       陈辉自己也做过一个分析,“中国恐怖片的热潮,应该是恒业慢慢带动起来的。从《异度公寓》《B区32号》到第二年的《午夜心跳》,包括后续《床下有人》《绣花鞋》,以及《京城81号》,让大家看到一种获利的投机。发现这种类型片,既有盈利的空间,制作成本又低,就投身到惊悚恐怖片当中。慢慢就不止恒业在做惊悚片,一年有三四十部恐怖片。”

      可是,随着恐怖片数量大幅度提升,这种缺乏精品的恶性循环,也让恒业的恐怖片,票房不再风光:《死亡迷局》266万票房,《冷瞳》285万票房,《守株人》308万票房,《索马里真相》144万票房....



《凶间雪山》亏了


       其中,恒业有参投《凶间雪山》,取自于民间雪山事故的“超级IP”,汇集了邓丽欣、吴卓羲、邓紫衣等明星,还被誉为中国版《恐怖游轮》,预算八百万,却同期遭到《泰囧》,排片量被挤压到只有1%-2%,才拿到700万票房与额外版权,亏了四百多万。

       国产恐怖小片进入寒冰期后,每部片的票房从原先轻松过千万,到如今观众都不愿意看,陈辉总结了缘由:“中国有许多编剧都很懒,其实不讲鬼,也可以很恐怖很惊悚。但是,我们编剧创作没突破,大家看了两三次后,自然对国产恐怖片不信任。观众不信任后,自然引起影院经理对预排片的降低,都是从3%到5%排片率,而且都是早上或很晚的场次。如今,每一天上映影片很多,可以选A、可选B、可选C,平淡无奇的恐怖片自然没人看。”


       他认为对恒业来讲,注重跟新导演合作。对发展中电影公司,需要跟新导演合作,来未来成功,做电影梦。任何电影公司,都跟新导演合作。


     但是,《三更车库》遇见送审过程,遭到了六到七次的送和退,直到跟《战狼》一起上了。他对审查制度看法,“对于一个国家有艺术形态,在我们国家体质下,恐怖片不能讲迷信的。但是惊悚片中迷信的东西,特别是鬼与僵尸,特别是创作源头。但是受限制后,许多恐怖片不能达到极致。”





炒作奇迹:《京城81号》创票房新高




      2012年,陈辉通过发行民国惊悚电影《绣花鞋》,认识了“文隽监制+叶伟民导演+林心如主演”的组合。从此,双方决定合作《朝内81号》(后来《京城81号》),陈辉介绍称:“我从创作初期就介入,最看重是导演。当时想的是如何加大投入,把恐怖片拍得有逼格,如何把恐怖片拍得不一样。叶伟民之前拍过民国题材《绣花鞋》,把女人故事讲得比较细腻,他也拍过《李小龙》,他在驾驭民国时期的视觉效果比较到位,也比较为片方着想。”

        陈辉还透露,“林心如与文隽是在有叶伟民基础上,才加盟的。林心如是一个好演员,能拍了这么多惊悚片,也是很执着的。文隽是一个前辈,他讲故事方面值得我学习。电影主题是从女性一个视角,讲封建与现代社会中,作为女性如果面对第三者,以及自己变成小三后,在不同时代的命运。尽管是后期转3D,但3D团队在剧本阶段就介入了。拍摄时候,每天3D团队都在,让摄影师在道具摆放上做好准备,所以效果不亚于真3D。”




       虽然北京四大古宅中,“朝内81号”排在第一,陈辉却在上网搜索民间传言时,发现除了北京人之外的人,知道的并不多。但是他觉得概念很好,就通过很多的手段、方式、渠道,做了传达半年以上传播,慢慢做到了很多地域的人,都知道北京有这个古宅。

      对于如何炒热“朝内81号”这个超级IP,陈辉是这样跟介绍的,
       “到了进入宣传期时候,我们策划几次社会事件,让北京朝内81号让更多人知道。我们也是按常规的牌来做的,如何通过传统媒体传播固有信息,如何通过新媒体把电影热度炒热,在新媒体当中制作了很多病毒物料、视频、花絮,让《朝内81号》有更多力度传播,在传统媒体制作比较多传统精良物料,放在各大平台中,我们为此提前做很多规划。”

       偏偏宣传如火如荼时,《朝内81号》引起了宗教局的关注,认定是传递了中国传统迷信,就向电影局提出了改名申请。电影局勒令改名后,陈辉当晚召集很多人去商议,决定在地名上做改变,结合了城市,《京城81号》也顺水推舟把“朝内81号”的IP扩大化,导致《京城81号》才是观众心中最大鬼屋。最终,卖了4亿多票房,刷新了恐怖片卖座记录。




谈小妞电影:王珞丹与白百何不同



黄真真成为福建恒业签约导演



《被偷走的那些年》《闺蜜》在两岸三弟都很卖座


     陈辉自从带香港导演黄真真到国内拍摄《倾城之泪》起,双方开始深度合作“小妞电影”。接着,他们几乎每个片的票房都向上增长,尤其《被偷走的那些年》《闺蜜》在两岸三地都很卖座,影响力也与日俱增。


      陈辉很看好黄真真导演的未来发展,“她的电影有自己风格,能在女性市场上找到位置。《被偷走的那五年》氛围轻松,但也有人性一面,很催泪。我们合作的这类小妞电影,《闺蜜》最受女性的欢迎,香港都卖了2000多万票房。”


      此外,陈辉否认了因为请不到白百何,才跟王珞丹合作。他说,“不可能,跟白百何合作非常愉快,跟她经纪人能够希望跟她再度合作。但是每个演员对剧本追求,对自己有项目的规划,我们公司都可能出现不符合,这可能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契机。,可能有合适的剧本,她一定会演出的。”




      他觉得王珞丹是可爱的演员,觉得没有获得她应有的位置,不应该的。她人品对投资方与导演对演员,都非常好的女孩,演技方面也是不赖的,演了非常多类型电影,但是她为什么没有像白百何那样跳出来,她对选片有一些关系,她对剧本与角色的选择,没有对她星路发展,带来特别大的帮助。


       两个人长得很像,两个人都认识,演出风格完全不同,更多观众对媒体上,有一些相似。



陈辉后悔改名为《消失爱人》


     针对内地不能有鬼的尴尬现状,陈辉认为自己作为制片人,也需要新意。他称,“我跟黄真真合作《消失爱人》时候,就要从电影第一分钟开始‘有鬼’,到电影结尾时候,大家才恍然大悟,平静接受不吐槽。”

     偏偏投资7000多万《消失的爱人》上映后,口碑争议不一,票房仅获得6000多万票房,陈辉坦言,”这真是好电影,讲到人性、亲情、友情、爱情,是一个大爱。没取得预期票房,我觉得没有电影本身原因。因为市场需要轻松搞笑,电影宣传定位到底定位悬疑?还是爱情?研究好久。悬疑已经很窄,爱情有点不关注了。包括从《看不见的秘密》改名为《消失爱人》,让人觉得是美国经典片《消失的爱人》的山寨版,惨遭网友乱黑,我也很后悔。”



谈《战狼》:卖座全靠营销




      目前,福建恒业操作过最卖座的影片是《战狼》,陈辉认为这部电影肯定是营销上的成功,但影片操作过程,却异常复杂。他称:“我们改了三次档期,11月时刚接手,不可能去12月上映。后来,定档在三八节,又前后遇见三部进口大片。总局找我们商量,达成协议移到四月初,那时的进口片少一些。”

     如今,在科幻、魔幻、喜剧题材最受宠的内地市场,其实像《战狼》这样的军事动作片,肯定不被影院和观众所关注。因此,以陈辉为核心的营销团队,针对《战狼》营销的构架打破了常规。其中,陈辉亲自提出‘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台词,必须做在海报上;包括物料上做出国家荣誉感,能看到部队的军徽。”




    他盛赞吴京为走路演的鼻祖,“他全国走了30站,走了一个多月。我们希望是农村包围城市,从三四线城市,先制造轰动点,慢慢影响到二线城市,然后到一线城市。全国路演的第一站是廊坊,还重点跑了山东地区,因为他们最喜欢爱国。”

     除此之外,陈辉透露《战狼》的策划策划,也有偶然的成分,”有些事可遇不可求,比如吴京最后一部功夫片,势必引起很大反响,这属于电影宣传的策划事件。吴京参加一个对话节目中,偶然说出'EXO是男是女',其它新媒体看到,就把这个点抓出来放大,引起吴京与EXO的粉丝对骂,也是一个意外事件。吴京参加完春节晚会后,第二天我们就策划了‘京震组合’的话题,包括他在发布会撕海报的事情,也有策划。”




      不过《战狼2》,因为电影市场有很多背景金融公司,进行超出了市场的数额的保底,福建恒业暂时还没参与。


揭秘《魔宫》失败,《81号2》超越



    《京城81号》卖座后,原班香港电影人却同福建恒业分道扬镳,对此陈辉吐槽,"我觉得这个片相对恐怖片口碑还算不错的,相对恐怖片来讲。为什么不成功,我也分析过这个片营销。最大失败是营销,营销有很大问题,恐怖片营销不是像它这么做的。特别恐怖片是定位,卖点提炼与如何对观众期待值的构建,如果一部恐怖片将故事、悬念点,都很快暴露出来,这个电影失去了期待。”


    “《京城81号》是饥饿营销,本来没有好奇点,都要制作好奇点。这个片从一开始的简介到预告片,都全讲透了,我接受第一个宣传信息是什么版《夜半歌声》,《夜半歌声》电影就是没有鬼,那我就失去兴趣了。“



      福建恒业的最新投资,陈嘉上监制、钱人豪导演《京城81号2》,陈辉透露,“昨天看了初剪版,从视觉到故事上都超出第一部很多。第一部从结尾上看,其实是不完整的故事,在制作过程中,也留下很多问题。所以第二部在内容与剧本方面,抓得比较紧。所以呈现上,必然超越第一部。美术摄影都是大咔,钱人豪在视觉上很厉害,男主角是张智霖、女主角是梅婷,包括陈冲、耿乐,都是演技派,不是偶像派,他们演技非常好。”
 


谈挫折:《梦想合伙人》《不速之客》票房低迷



《梦想合伙人》票房低迷



《不速之客》票房仅300万


      从当年到现在,无论从资金来源、背景、人脉、内容资源上,陈辉都认为自己的福建恒业电影公司,很难跟华谊、光线、博纳、万达等大公司相比。但是,公司从十个人不到的规模,到全国五大区域共有上百人,还是进步显著的。


      陈辉一直主张做多元化的类型电影,以内容为核心,以宣发为基础,建立全产业链基础。通过每年推出众多商业类型片,获得在市场影响力与商业利益,推动自己公司的深远发展。

    但是,福建恒业电影公司虽曾获得那么多辉煌业绩,但是今年也遇见一些票房低迷的影片。例如,陈辉看好《消失爱人》票房不如预期,他发行另一部黎明主演的《不速之客》票房也仅过300万。


      陈辉否认了黎明配合度有问题,他说,“黎明配合都很好,他跟我们也是很好朋友,有一次业内朋友看的点映,我没邀请演员来,费用成本也是很高的。”


      至于黎明在发布会,曾跟主持人谈自己角色不一样,回答,“你想知道什么不一样?我看能怎么回答你。”,问到跟耿乐飙戏,回答,“我们不飙戏只飙车。


     陈辉称,“我那天没在现场,觉得黎明有自己风格,每个演员都有自己风格,同媒体聊天采访,这是风格与个性。”


谈保底:《夏有乔木》信心十足



      为了跟乐华娱乐有深度合作,为了拿到《东北往事》电影三部曲的发行权,陈辉自愿为投资8000多万的《梦想合伙人》保底2.5亿票房(没有保底3亿),结果五一档排片稳居第二,女性题材不受欢迎,整体营销也太传统,票房才8000多万,赔了。

       不过,陈辉还是对提前保底发行的《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三亿票房信心十足,他称:“我看完觉得不一样青春片。这是一个好电影,票房也不会太低。我可以说吴亦凡是拍过所有片最出色,演的非常棒。包贝尔是电影笑蛋,只要他出来就必然笑。韩庚完美演绎了剧中形象,也是我看过他电影里演的最好的一部。卢衫是一个新演员,我给她表现打80分。”



《惊天破》被誉为《无间道》《暗战》合体


      目前,身为电影公司老板的陈辉,清醒认识到福建恒业电影公司的定位,他曾谦虚称,“我从来没把自己定义为大鳄,我们自己要发展空间很大,也知道差距在哪里,需要继续踏实寻找自己电影梦。你现在给我张艺谋,我也不敢用,因为无法满足大导演艺术与创作上的欲望。我更愿意跟市场接近的编剧与导演合作。”


       他对自己电影档期调节,颇为无奈,“《消失爱人》最早12月,当时真的是技术原因,没有拷贝出来,就像12月不是适合,就调到1月份,希望每个片都提前有档期公布。希望有内部缘由,当你上映后前一个月,不知道哪一部大片突然杀过来,就像《天亮之前》定好了,突然《魔兽》过来了。”


       而他公司的电影除了后期领域,项目上短期也不准备跟好莱坞合作,因为恒业要做国产类型片,现在没到合作的阶段。不过,他很希望”福建恒业“能成为“中国的狮门影业”,每年发行十到二十部影片,在每个类型片上取得突破,排进内电影公司中的前六。


附录:福建恒业未来的电影计划:

朱延平监制,宋小宝自导自演《乌龙院》
曾被陈辉誉为《无间道》与《暗战》合体的警匪大片《惊心破》,既有谢霆锋、刘青云的警匪心理战,也有惊心动魄炸掉香港大楼,将于今年8月19日上映。
有黑马潜质新颖题材电影《你好分手》《未者之路》已经进入筹备阶段。
每年拍摄一部精品IP题材电视剧,网剧、网络大电影、电影衍生品、各地影院建设都要去做。





关于释凡

释凡,京城资深影评人、记者,曾任夸克电影网主编。

关注他微信公众号:seafans-movie  

微博: http://weibo.com/seafans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释凡说电影 微信二维码

释凡说电影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