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韩栋:多尔衮韦小宝都胜在提升表演魅力

2016-07-18 释凡 释凡说电影 释凡说电影
请点击 ↑ 蓝色名字「释凡说电影」快速关注本公众账号

韩栋谈到了自己如何走进影视圈,为何接演那么多金庸武侠大剧,以及透露了自己未来新戏《南京爱情》《整容液》的详细情况。他希望自己能接到喜欢角色,多跟优秀的团队合作,少做一些无用功,还希望把自己私人生活,尽量少曝光给观众,想让大家看到的是他众多鲜活的角色。




韩栋,毕业于毕业于中南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却成为内地影视剧的著名男演员。从清朝穿越大戏《步步惊心》中饰演九阿哥胤禟,到《山河恋·美人无泪》中多尔衮,再到金庸武侠大剧《鹿鼎记》中的韦小宝,他凭借俊朗帅气的形象,潇洒自如的扎实表演,在各种不同类型角色中游刃有余地穿梭,征服了很多的粉丝。

 

在采访过程中,韩栋谈到了自己如何走进影视圈,为何接演那么多金庸武侠大剧,以及透露了自己未来新戏《南京爱情》《整容液》的详细情况。他希望自己能接到喜欢角色,多跟优秀的团队合作,少做一些无用功,还希望把自己私人生活,尽量少曝光给观众,想让大家看到的是他众多鲜活的角色。

 

谈进圈子:阴错阳差地误入




释凡:您毕业于中南大学土木工程专业,为何走向影视剧道路?

韩栋:24岁来的北京,师承尤小刚那边,他当时和香港英皇合办了一个全新的学校,做影视培训。当时,这种选秀也是刚刚开始的,我是在众多海选当中,具备一定入我们这个行当的,认为是有潜质的人。然后,学习了一年,完全是阴差阳错误入的。

 

释凡:您在《封神榜之凤鸣岐山》扮演杨戬暂露头角,能谈谈当时情况吗?

韩栋:因为刚开始不是正规院校的,所以刚开始接工作室非常难的,真的是没戏拍,在家里待了一年,无所事事。我自认为那部戏是我的入行真正第一部戏,自己去面试见组接的,合作也非常愉快。那部戏中认识了不少朋友,我今后的很多工作,都是这些朋友帮忙,那部戏对我帮助非常大,扮 演的杨戬也非常潇洒,造型也非常棒。

      我演的杨戬是战神啊,现在都有把他作为主要人物拍的影视剧。从《封神》小说里他是玉虚门第三代大弟子,武功是最高的。当时,还对鲜肉啊、帅哥不是特别热衷,当时我能接到这么好角色,真的是很难得。


释凡:能谈谈当时作为新人,跟马景涛、范冰冰这样大腕合作的感受吗?

韩栋:其实我入道第一部戏,就是跟小马哥合作的,就是尤小刚导演的《太祖秘史》,我演他的兄弟。那个角色如果按现在词来说,就是王朝、马汉,有六七百场戏,就是永远在主角边上,那部戏真是锻炼学习的一部戏。我跟小马哥频繁合作,也偷师了不少东西。

 

我跟范冰冰角色接触得少,我演的是杨戬,她演的是苏妲己,现在有一部戏妲己与杨戬是男女一号。我跟她有过一两次交集,就是看见她,就会去打她,因为她是祸国殃民的妲己,而这边是正义的玉虚门第三代大弟子。

 



 

谈转折点:两部古装大戏改变人生




释凡:都说您一年接到《步步惊心》《新水浒传》两部大戏改变了人生?

韩栋:其实每部戏都是改变了我的人生,每部戏都是学习和积累,或者在积蓄一个过程。这真是一个人的命和运,就跟这么一帮人创造了两个很好的戏,谁能知道哪个戏要火?可能那两部戏被观众熟知的更多,然后有可能更贴合自己,这个东西大家都知道,一个演员想一部戏自己喜欢,观众也喜欢很难,那两部戏的角色都做到了。

 

我们经常那帮《水浒》兄弟碰在一块儿,就说真的是很难碰到一个那么多人,但是大家都拧成一股绳子,把戏拍得那么好,真是很难得。《步步惊心》也是很怀念一部戏,我们现在几个兄弟碰在一块儿,都说非常怀念。包括我刚刚下的戏的也是唐人公司的作品,老板和工作人员都是以前合作过的,怎么说呢,非常有凝聚力的一部戏。

 

释凡:如何分别塑造史进、九爷这两个不同人物?

韩栋:史进主要感谢造型,让很多男性观众都觉得特喜欢我演的角色。因为他是一个在小说中108个好汉是第一个出场的,应该让作者非常喜欢的一个人物。而且按照现在词来说,有点阳光,有点无脑,但是很重情重义。

九爷的戏份不多,当时也入行才几年,一切都是学习,很多经验、技巧经验都不足。但是可能是我积极的工作态度,让观众喜欢,他是一个反面的角色,其它五个男生都喜欢刘诗诗演的角色,而我这边是一种反差吧。就是我们当时有一个口号,就是“总有一款让你喜欢的。”



 

释凡:叶青演的玉檀,跟九爷合演虐恋,您如何评价?

韩栋:这是怎么说呢,这是作为小说作者,让观众非常虐心感人一笔。当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去奉献自己的生命,在万恶的旧社会,这种事情没有那么高尚,就是她为奴,为主子去牺牲,受情受义,这按当下来说上升到男女感情的,我们当时拍摄,也是想往这方面引的。     

至于九爷有没有喜欢过玉檀,就让观众去想的。是按浪漫去诠释,还是按史诗去诠释,还是按人性去诠释,我们也是故意往这方面去混淆。我跟叶青当时是第一次去合作,大家首先把自己工作做好,都是心心相投的。

 



释凡:当时有想过男女主角刘诗诗与吴奇隆,后来真的结婚了吗?

韩栋:当时刘诗诗是非常用功、用心,而且非常安静,招人喜欢的一个女孩,当时我们几个男生都使坏,天天就逗她,因为她的工作压力特别大,戏量又特别多,很辛苦。然后我们现场就逗逗她了,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大家嘻嘻哈哈。真的是我们的人品与个性,让我们喜欢。当时,谁想不到她最终会跟四哥终成眷属。



 

谈多尔衮:深情霸道占了便宜




释凡:《美人无泪》出演霸道深情的多尔衮,让很多女粉丝都在微博刷#求长生天赐给我一个多尔衮#,您对此如何看?

韩栋:这也是恰当时机碰到好的角色,占了便宜,真的是感谢于正老师给了我这么好的角色。这个戏脚本也是这样的,他们特别会抓观众这个心。就是当一个人,包括现在几部特别大火的戏,都是这样。当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为了一个女人,可以无私去奉献自己的一生,奉献自己的一切,这是非常让女性观众喜欢的。

 

这个角色也是占了这点光,你要说论身份、论长相、论功绩,论任何东西,他都是无比优秀的,但是他就是为了当初一个承诺,他可以用自己一生的时间,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心。这是一个人性非常优秀的一个品质,他吸引了女主角,同时也吸引了观众。至于微博#求长生天赐给我一个多尔衮#的话题,都是谬赞了,就是我占了便宜,角色太好了。

 

释凡:当时跟刘恺威、袁姗姗、蔡少芬合作有何感受?

韩栋:跟他们合作很愉快,当时合作很愉快,袁姗姗的工作态度极其让人夸赞,在那里工作,跟她合作,真的是一点毛病也没有,特别专业。凯威哥与少芬姐当时都很敬业,跟他们合作很愉快,我还记得蔡少芬姐一句话,“小伙子加油啊,明年啊”,意思就是希望明年我跟她一起继续搭档。

 

释凡:孝庄皇后为多尔衮死前梳头那场戏,听说感动了很多人,能谈谈吗?

韩栋:这个确实是编剧沈芷凝笔下生辉的一笔,两个人静静地在那里,代表很多含义,一般都是女生梳头的,给男生梳头这种戏很少,这样的桥段也非常少,演得我们当时也确实进入角色状态了,所以能出来这么一场好戏。



 

谈田伯光:《笑傲江湖》突破戏路




释凡:为何频繁接演金庸武侠剧?

韩栋:以前读书那会,我就在教材前面,摆放了金庸老师的书。因为男生多多少少都会有武侠梦,然后我又是金庸迷,遇见这样的角色,我也不会去拐弯了,我就跟自己团队说“我就要去接”,就直接冲着去了。包括《天龙八部》里虚竹也好,《鹿鼎记》里韦小宝也好,和我饰演的角色完全都不一样,这也是我接演的最大一个动机。我觉得特别棒,这能满足我的金庸武侠梦同事,还能去饰演类型的角色,去丰富自己,锻炼自己。

 

毒药:您在《笑傲江湖》扮演淫贼田伯光有很大突破,能谈谈吗?

释凡:因为我接戏是不愿意让自去固定一种角色与模式,希望自己能够去天马行空,能趁着自己可以选择时,去尽量接一些不同的角色。挑战自己。其实演员演角色,就是演自己,无非把自己身上某部分去扩大化,去把它给发光发热。田伯光这个角色,他们都说是玩起来了。真的是开拍之前,于正与导演几次都对我有些担忧,希望我能放下偶像包袱,希望不要太拘谨,希望能够放出来。我当时表面上说放心吧,我心里说对我有疑虑,那怎么还找我。

结果开始导演还对我有要求,要如何如何,过了两三天,对我完全是放任不管了。我反而胆子越来越大,完全是撒开来,说实话私下自己功课做了不少,我因为不想弄得太浮夸,又不失雅痞。当时,使出了自己能力吧。

 

释凡:您曾说过跟霍建华飙戏最过瘾?

韩栋:对,用我们拍古装戏的话来说,就是一种“惺惺相惜,相见恨晚”。包括我们私下也有联系,当时配合得非常好,其实演员是讲求配合的,都需要扬长避短,就是所谓的交流,就是俗一点说,就是我们都玩起来了。大家都很放松的,很信任的,玩起来了。



 

释凡:如何看于正版《笑傲江湖》中,东方不败和田伯光最为讨巧的评价?

韩栋:怎么说呢,当时拍摄现场时候,我还开玩笑说“你哪像东方不败?”因为我心目中东方不败是谁谁谁,陈乔恩又是一个可爱娇小的女生,私下生活中都像让你保护的女生,哪像一个大魔头?后来,她为什么让观众喜欢?就是她饰演出一个陈乔恩的个人魅力,同角色一样融入了。就跟我扮演田伯光一样。大家想不到韩栋会这样,这个反而会让观众去喜欢,其实角色是如何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化想法,但是你突破了这点,那你就升华了。





释凡:田伯光开始,您演了很多受好评的喜剧角色,对喜剧表演有什么样心得?

韩栋:喜剧角色很难演,包括我现在都认为喜剧是很难的。需要非常好的剧本与团队去营造配合,我一直在期待能碰到一个好的喜剧脚本,让我能够在这方面发挥出来。





谈争议:《天龙》《笑傲》不是我们能控制





释凡:《天龙八部》跟钟汉良、金基范合作有何感觉?

韩栋:钟汉良性格值得人去学习,他非常安静,也很谦谦有礼,修养特别高。

跟金基范的语言交流是一个很大问题,大家说了不同种族的语言,不同国家的语言,然后在交流上文化上,肯定会有一些不一样,但是金基范也是非常有灵性的,我这边也不傻,我们会相互就把对方的戏,都融和下来,知道该是谁去接台词,谁去做什么事情,尝试了几次之后,大家就有默契了。

 

释凡:如何看待湖南卫视中途停播了《新天龙八部》?

韩栋:当然会有遗憾,但是后来也在其它台也正常播出了,我们不能说因为某某台如何如何,就那什么。作为演员,我把我的工作做好了,作为老板和其它所有工作人员,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大影响的。

 

释凡:如何看待于正版《笑傲江湖》赖水清版 《天龙八部》都有雷剧的争议?

韩栋:现在每个档期出来的戏,都会有些争议,很难的,尤其是名著翻拍的,多多少少都会有争议。但是拍这样的戏,你都要去承受这个,包括制片方也好,演员也好,都需要承受这些,我觉得我们每个工作人员都认真去完成一份工作,出来效果如何,那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释凡:如何看待袁姗姗和张檬因为演金庸武侠戏,被网友骂#滚出娱乐圈#

韩栋:我当时也在担心#韩栋要滚出娱乐圈#,然后我把我这部分做好了。






释凡:后来签约华策影视公司,很多人都说您现在是华策一哥了?

韩栋:谈不上一哥,国家不提倡这种叫法,我也不认为是我华策一哥,我只是华策下面签约的一个艺人而已。




谈韦小宝:演起来真的很难很累




释凡:出演韦小宝这样经典人物,很有挑战性吗?

韩栋:说实话很难,作为演员很具备一定的挑战性,其实每个角色都挺难的。如果你想用心去演好,你要学会破自己,你要把自己灵魂想办法清空,然后把另外这个角色注入当中,然后把他给扩大了,其实真的很难的。

 

释凡:如何看韦小宝这个人物,贪污腐败,乱搞男女关系的争议?

韩栋:其实当时金庸写这本小说,就是要破除反映社会现状问题,就是封建社会的一个毒瘤。贪污腐败也好,一夫多妻也好,不能拿先下标准去同等于当时的标准。当时这本小说,同时也是批判的。其实韦小宝也是一个反角,不是被提倡,不是绝对男一号,就是正面人物。其实怎么说,这是一本讽刺小说,它是一个拿出来当反面教材的小说。

我在饰演时候,也在想尽办法,把他那些坏来表现出来。我想说一个人,不能用好人坏人来定义,他有完整的一生,一生之中他可能会犯很多错误,同时他也会做很多好事,他只要大事不糊涂,小错尽量警醒别人不要去犯错,就行了。


释凡: 频繁跟张檬合作情侣戏,有没感觉里面有缘分?

韩栋:当然是有缘分,人跟人之真的是这么巧,拍的第一部戏、第二部戏、第三部戏,包括我跟她现在是一个团队的,就是我们经常见面口头禅是“打死也不跟你再合作”,每次公开场合就是“我期待跟张檬第五次第六次合作”,我们担心就是火花问题,陌生感问题,我们心里都知道,我们再度合作,就是更深层对对方一个要求,因为默契已经不缺了。





释凡:韦小宝曾对陈圆圆说过“吴三桂如果真忠于明朝,就算有十个八个陈圆圆,也不会投奔大清”,您如何看这句台词?

韩栋:您抓到小说精髓在里面,这就是金庸大师通过许多玩笑的话,提出了很多历史上的遗留问题——不要归结于别人,这是个人欲望的事情。

 

释凡: 《鹿鼎记》中跟七大美女合作,有何感觉?

韩栋:真的是太累了,因为跟每一个女生,会有不同人物关系,你要处理得不一样,这一块儿很难。你有可能在同一天跟谁有不同的戏,你要不断去转换,这是韦小宝特别让男生羡慕,他们都说有七个老婆,但其实这也是他有本事的地方,他能周旋其中,真的是很累。

 

我跟檬檬、贾青、娄艺潇戏最多,大家私下都是非常好的朋友,对她们表演都有了解,因为之前都合作过,所以配合上都没有问题,就是一开始拿到剧本,对一遍台词,就很快去融入,她们也是善于表现自己最优秀一面的演员。

 



释凡: 赖水清既是导演,还是主演之一,跟他演对手戏有不同吗?

韩栋:当时,我们也跟赖导演说了,因为他是演员,我们比别人多一层,要把关系转换好。赖导演是一个非常敬业的演员,现场他就跟我说,“阿栋,没事,我现在是鳌拜了”,那我就说,“导演我明白你的意思”。他其实是想告诉我们,要跟他在平等的角色当中,在戏当中,不要把他当成一个导演。其它有些人有一些这方面的顾虑,毕竟他是导演吗,因为我跟他已经合作过,跟他比较熟悉,所以这方面的负担就会小很多。



 

谈未来:《南京爱情》《整容液》最受期待



释凡:赵冬苓编剧《南京爱情》您担任男一号,这部戏亮点在哪里?

韩栋:我非常期待的一部戏,请到时候一定看。这是这两年个人较满意的,反馈回来意见,也是破我之前不一样感觉的一部戏。赵冬苓老师的剧本太棒了。因为故事在抗日外皮下,讲述的却是人性,已经很难看到很难看到这种把人性写的完美的剧本了。

 

我剧中跟董洁、于荣光、黄曼、修宗迪老师,都有深度合作,合作也很愉快开心,我人缘好,与人为善,跟谁的关系都非常好。我憋着一肚子话要说,等那戏播出来,我再说了。

 

释凡:您最近为何接演的网剧《整容液》?

韩栋:因为新媒体这一块儿,已经火了一两年了。很多人都在触碰,从一开始别人都说感觉很LOW,我觉得这是大势所趋,因为大家手上都拿着智能电话、平板什么的,我觉得这块儿非常好,这是一种新鲜方式。如果剧本没问题了,我管你是什么形式,都会去接触。


这个剧本也非常有意思,是根据漫画改编的,我虽然没看过,但是我无数周围人都说“我噻!这是特别让人惊悚,让人觉得怪异,让人去脑洞大开的一个漫画”,他们也都很期待能改编成什么样。团队从摄影、导演、编剧都是韩国团队,我看过他们履历也是韩国优秀的团队,我个人也很期待拍成什么样。




释凡:有电影方面的计划吗?

韩栋:电影方面,我一直是高不成低不就,大的人家不要我,小的我又不太愿意去,然后我一直等待这么个机会。我相信这两年也快了。


释凡:古装戏与现代戏的表演方式有何不一样?

韩栋:因为古装戏,现代戏,在表演方式是不一样的,现在戏尽量让自己生活,让自己在当下流行的一种松弛,一种怎么说呢,又得松弛,又得摆酷摆帅的,还得不失角色。其实也是对自己一种锻炼,古装戏我把礼仪练习好,我不敢说信手捏来吧,应该说是很轻松。反而是现代戏,对于我来说,会有些束缚。


释凡:您演过反派、痴情王爷、搞笑淫贼,自己最喜欢哪种角色?

韩栋:真的是演员有他的局限性,正如你说的浪漫爱情的、虐心虐情的,包括《美人无泪》多尔衮这种类型的角色,应该是我最擅长的。然后像《笑傲江湖》田伯光这种是我很轻松随意的,我很像把这些角色融为一体,现在到以前一直在锻炼,能有本人特点的一种表演方式,就是提升自己的个人魅力,我想把演员魅力这方面给扩大化。


横店一哥:不想过多曝光私人生活




释凡:您曾一年365天都待在横店,被人誉为是“横店一哥”,对此如何看?

韩栋:是,因为横店是我的福地,然后我开玩笑说那虽然不是生我的地方,而是养我的地方,是我职业发光发热的地方,所以比我坚持更多时间的人有的是,在横店有很多这样的演员,所以无非是缘分,被他们开玩笑这么去说。


释凡:您演绎目标是什么?

韩栋:目标随时在变,我就希望能接演自己喜欢的角色,能够跟优秀团队去合作,让自己学到很多好东西。

 

释凡:听说您平时就在家看书,认为生活尽量要保持低调?

韩栋:看书也不尽然,我也经常会出去玩,我觉得做为一个演员,想做一个时间长久的演员,我希望能把自己生活里一面,尽量少曝光给观众,我想让他们看到的,尽量是我的角色为多。我觉得尽量有一些私密的事情,隐秘的事情,我不想过多曝光个人,不想把韩栋太多让大家都知道。





释凡:从一名配角到热播剧男一号,自己生活与心态有何变化?

韩栋:对自己要求会更高一些,对自己行为也会更严一些,让自己更拘谨了一些,但是我会用别的方式让自己松弛下来。


释凡:修宗迪老师说过“韩栋很刻苦认真,这样的演员已经不多了”

韩栋:感谢他的抬爱,我觉得作为演员这是应该的,这样演员应该多起来,中国影视圈才会更好。

 

释凡:毒药网网友都说您形象帅气,演技精湛,有很高可塑性,您如何看这些美誉?

韩栋:这都是谬赞了,其实也感谢毒药网APP网友们,这是支持者们对我的夸奖。怎么说呢,外形是父母给的,也是我入行的一个条件。工作能力其实是我需要不断学习与进步的,我是喜欢这份工作,我喜欢表演,所以我需要不断学习,去提高自己。





关于释凡

释凡,京城资深影评人、记者,曾任夸克电影网主编。

关注他微信公众号:seafans-movie  

微博: http://weibo.com/seafans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释凡说电影 微信二维码

释凡说电影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