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高军:张艺谋冯小刚甄子丹成龙惊天秘闻

2016-07-05 释凡 释凡说电影 释凡说电影
请点击 ↑ 蓝色名字「释凡说电影」快速关注本公众账号

揭秘了“如何拯救南方零拷贝《红樱桃》”、“冯小刚为何改签华谊兄弟”、“《结集号》如何逆天取胜《投名状》”、“张艺谋为何同张伟平闹翻”、“为何从《叶问3》撤资”等惊天内幕。

   

 

       高军,毕业于电影文学系86级,从最初担任文学编辑、《北京影坛》记者,到担任新影联院线副总经理,再到盛世华锐电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青年导演联盟)总经理。他声称自己因为在内蒙下乡时期,同斯琴高娃一起看《多瑙河之歌》,两人都不满意当时的放映质量,从此决定致力于电影领域。没想到,斯琴高娃后来成了内地影后,高军则成为电影市场营销界的大鳄。


       许多人都曾对高军的光头造型记忆犹新,他则称这是自己拍完《我叫刘跃进》后,去西藏出差,因为当地缺氧,回来后内分泌混乱掉头发,自己就干脆剃光。他说自己这辈子就干了一件事,就是做电影。干得最多是市场营销,但对于电影里任何工作都喜欢。


       在电影行业从事了快四十年,高军曾在毕业时写过一个叫《魂断风雪寺》剧本,在80年代拍成了上下集电视剧。但后来,他再也没当过编剧,接触最多是市场层面。例如曾成功策划营销《满汉全席》《甲方乙方》《集结号》《英雄》《叶问》系列《锦衣卫》等商业大片,还凭借独创的《红樱桃》拍卖会案例,在业内名声大噪。


       此番,高军接受了专访。他回忆了内地电影市场近20年的火爆发展,也揭秘了“如何拯救南方零拷贝《红樱桃》”、“冯小刚为何改签华谊兄弟”、“《结集号》如何逆天取胜《投名状》”、“张艺谋为何同张伟平闹翻”、“为何从《叶问3》撤资”等惊天内幕。


提前叫影院为《红番区》加班



       高军在电影宣传领域上,开始显露卓尔不群的才华,还是在院线制九年以前的1995年。他当年是负责全北京市电影的宣传,本来春节档是没有客流量的档期,所有影院都是春节关门的。但是,高军看到成龙拍摄《红番区》品质超高,又是动作喜剧合家欢题材,他凭着多年经验断定票房必爆。于是,高军就催促所有电影公司加班加点,让大家都赚到了钱。


        之后,成龙凭借《红番区》《白金龙》《义胆厨星》《我是谁》连续四年冲击春节档,高军认为第五年剧本由于很难跟上,他就放弃春节档,但无疑是成龙引爆的春节档。


借助外资叫《满汉全席》票房翻三倍



      1995年,高军负责全北京市电影的宣传,公司每年给他经费仅是18万,也就是每月只能花1.5万的电影宣传费。所以一个月如果有十部影片,每部电影平均下来经费仅是1500元。只能在报纸中缝做点小预告,顶多是小火柴盒那么大的广告。


        但是,高军在提前看完徐克导演的《满汉全席》后,就跟北京市电影公司汇报,认定预期的100万票房,自己至少能做到200万以上,但提前是宣传费用追加4到5万。结果,高军的报告写上去了,就等于石沉大海,领导自然是没有批下来。



       如此尴尬的情况下,高军则选择反其道为之,他跟公司高层达成协议,去社会上寻求宣传资金。之后,高军得到了内部消息,中国茶叶总公司要推出一款叫“精华九号”暑期茶。他就根据“中国人吃了好饭要喝好茶”的习惯,写了一个“看《满汉全席》喝中国好茶叶!”的电影营销方案。


      之后,他亲自跑了几趟马莲道的中国茶叶总公司。熟知对方一看方案题目,也没看内容,当场就给出四万人民币的支票。第二天,还派了一辆加长130卡车去送茶叶,唯一要求:每卖出一张电影票,就给我派发出一袋新的茶叶,为了打暑茶的广告。



       高军如今回忆时,颇为得意,“各大影院负责人来我这里领茶叶,我给各家影院做了喷绘,拉了横幅,放了氢气球。所以《满汉全席》原本预期100万票房,最终是300万。茶叶公司事后也给我打电话,他们暑期茶销量也翻了三倍!”


大胆用拍卖会拯救“零拷贝”《红樱桃》 



       其实,当时一个拷贝能卖到一万零五百,叶大鹰导演就自己带着拷贝上了武夷山的南方十九省卖片会。偏偏《红樱桃》获得结局是“零拷贝”,一个拷贝卖不出去。各大院线的高层都认为这片不说中国话,俄语占了80%的对话内容,怕老百姓看不懂。


       于是,叶大鹰来北京找到高军后,后者琢磨出一个对策,“北方我不建议大锅轰的办法,搞一次特殊的活动。败了别赖我,胜了咱们一炮而红!”



       第二天,高军请来了全北京各大电影公司一把手、二把手。影院负责人看完片后,意外发现有一个《红樱桃》的前十天首映权活动。


       高军则跟全北京各大影院的经理说,“今天北京媒体都在呢,现场扛摄像机的就有四十多个,你影院要做广告也得花这么多钱,你要是拍卖会最后举牌那个人,得多厉害?”



        结果没几下,30万的低价就被击穿了,拍卖到了45万以后,只剩下两位女经理:一个是地质礼堂陈淑萍陈经理,一个是中华安保娱乐宫的安经理,最后地质礼堂由于1000多个座位,比对方多500多个座位,拿下了《红樱桃》首映权。


       《红樱桃》在地质礼堂9天卖了88.8万元,最终买了130多万票房,因为广告效应做到了,全北京市所有人,都去地质礼堂去看。


         之后,江苏电影公司运营中心的尤经理,也开出了《红樱桃》全省28万的买断费。在惨遭叶大鹰拒绝后,对方第二天获得了“《红樱桃》在北京市场卖爆了”的新闻,主动打电话买片。叶大鹰导演立即坐地起价,开出了一百万的高额天价。对方答应后,也赚疯了。高军称“据我知道,光江苏最大的亚细亚影城,一家影院就卖了140多万。”


      《红樱桃》最终全国卖了五千多万票房,高军从此一炮而红。


叫四分之一人看《离开雷锋的日子》



        当年,紫禁城本身属于北京市委宣传部的机构,它有一些政治任务。所以高军就做了《离开雷锋的日子》这样的主旋律大片。电影筹备期间,高军曾在《离开雷锋》的讨论会上,力荐紫禁城影业签约艺人刘佩琦,与表演爆发力强劲的宋春丽,担当男女一号。


       之后,高军经过营销策划,亲自带着乔安山与刘佩琦跑遍了全国,包括他们请来了“人民公仆”李素丽一起配合全国路演。结果,炒热了乔安山,《离开雷锋的日子》在当年曾创造票房记录:北京人每四个人就有一个是《离开雷锋》的观众。


        高军骄傲称,“现在要做到可厉害了,因为2600万人,每四个人有一个看过,你想票房得有多少?”



《生死抉择》比《撼天雷》走运



      不过,反腐大片《生死抉择》《撼天雷》则没有《离开雷锋的日子》那么顺风顺水。高军透露,“曾有一个跟《生死抉择》同样水准的片《撼天雷》,送审时候,某领导就随便说了一句撼什么了雷,底下人就不敢过了,就一直没敢过。就那么点事,一直没过。”


     上海电影制片厂《生死抉择》也是压了很多年,高军揭秘影片过审缘由是“正好赶上北戴河会,中央高层看了,说当前国内反腐情势,反腐应该做一个很重要举措,然后片子就顺利上了。当时全国票房做到了一个多亿,当时全国票房才8亿多,它做了一个多亿。上影厂的高层后来因为这个片,还买了房子,三居还是四居?”


为《观音山》营销呕心沥血



      多年来,高军继续对电影营销亲力亲为,包括营销《观音山》时候,带着方励、范冰冰等人跑了20多个城市,节奏强度之大,难以想象。


      如今,高军回忆起那段宣传的辛苦,依旧心有余悸,

      “基本每天飞到一个城市,吃点饭,就开新闻发布会,然后紧跟着去各影院做五到六场活动,然后12点睡觉,第二天5点起来又这样做。我是到了第五、第六站吧,心脏不舒服了,有一次在武汉,我就觉得心痛,有观众调侃主持人吃东西。我说对不起,跑路演强度太大,冠心病犯了,吃点药,观众一通鼓掌。“


 

     高军透露,陈柏霖由于多跑了两站,牙就上火,脸肿的都带口罩了,他就问:”高老师我下一站,能不上吗?”高军灵机一动,就说,“你还是上吧,少说话,然后摘下口罩,向观众问个好,让观众看看。然后他还真这样,让人看到鼓得大腮帮子。事后,陈柏霖高兴说,”高老师你这招真灵,这几天我微博增加了几百万粉丝,都说我敬业!”


       尤其在成都开完新闻发布会后,当时疲累不堪的范冰冰说,”我实不行了,能在红毯上躺会吗?“,高军则说“那你就躺吧,但是媒体都在,万一拍下来咋办?我可不敢,死撑着。”



冯小刚贺岁喜剧的幕后手



      内地在当年没有贺岁片的说法,就想做中国自己贺岁片,电影公司便委派高军去香港去调查情况,包括香港贺岁片现状、过往经历、业绩、投入产出比。


       高军转遍了香港所有的影院,包括油麻地最次影院。他认定贺岁片只有喜剧能成,“因为香港贺岁喜剧,就是室内喜剧和动作喜剧,黄百鸣那帮人快到过年了,找一大堆闲的没事的艺人,十天以内就拍一部,什么《大富之家》,成本不高很赚钱,但一定是喜剧。“



       当时,电影公司高层给中国贺岁片定义:喜剧样式、大团圆格局、档期量身订做、名导明星几个要素。但是,张艺谋、陈凯歌等大导演放不下身段做喜剧,便去找有电影感觉电视剧导演,重点锁定是郑晓龙、赵宝刚、冯小刚。三个人提交剧本后,只有冯小刚的《好梦一日游》的剧本最受宠,也就是后来的《甲方乙方》。


      之后,高军曾参加了《甲方乙方》十几次剧本讨论会,最终总投资只有400万,全国票房高达3600万元。在北京电影市场拿下了1180万票房,实现了光在一个城市就收回成本的经典案例。


华谊兄弟用每年四百万签走冯小刚

  

     据高军透露,《甲方乙方》总投资只有400万,北京电影市场拿下了1180万票房,光在一个城市就收回了成本。大家看到贺岁片,有巨大的商业潜力,所以第二年一下拥出来一《防守反击》《考试一家亲》《好汉三条半》等片。


       但是,最终几个片子加起来,票房也没赶上《不见不散》的一半,所以让想在贺岁档分一杯羹的著名笑星陈佩斯,从此决定退出电影圈。相反,《不见不散》尽管主要投资方是紫禁城、新影联,但是原先做广告生意的华谊兄弟成立了电影部门,跟着投资了10%的资金。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总军就看到小刚的江湖地位和潜力,就说“签我公司,你该拍戏拍戏,即便不拍戏,每年也给400万。”冯小刚没敢同意,就回紫禁城,跟老板张和平说“紫禁城、新影联对我恩重如山,我连谢都没说过,你能给我200万,就不跟他们签约了。”紫禁城影业的老板却无奈道,“我们体制就那么搁着,别说200万,20万给了,怎么下账啊?你该签约就签约吧,以后该怎么合作就合作吧”。


       高军对这桩改变内地电影格局的买卖,有自己见解,“那时,中磊还是20多岁的小孩呢,根本做不了主。但是华谊兄弟自从签约了冯小刚,就一路顺风顺水。”



助《集结号》击垮《投名状》



      由于从《甲方乙方》有合作关系,高军很关注转投华谊兄弟的冯小刚最新动态。但是,他发现冯小刚和王中军在接受媒体时候,他们都有一点共识——《集结号》放在贺岁档一定要放,但是一定会赔,认赔20%到30%!


      高军看到新闻后,就跑去《集结号》做后期的工作室看了成片。他回忆道:“看了就眼泪哗哗流啊,我就跟小刚说你和中军,别再跟媒体说认赔20%到30%的话了。八一厂做了那么多年片子,都没做出这水平,《集结号》凭什么赔?你要还没信心,我们追加投资”。


      此后,高军投资了300万人民币,签约加盟《集结号》的出品方,决定扭转乾坤。



      接着,高军立即联合了全国六大院线,要在那年贺岁档力推《集结号》。时隔今日,高军也向毒药君揭秘了《集结号》为何能击败《投名状》缘由,“这个发行力度大啊,因为当时院线对市场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我们接受参访的时,就推荐《集结号》,那么观众就有一种认识《集结号》是中国最牛的战争大片。结果,看完《集结号》,大家真很动容。”


      后来《集结号》庆功宴时,冯小刚给高军鞠一个地道的大躬,感恩地说“没有新影联的支持,我们《集结号》拿不了票房冠军。”



      不过,在高军眼里,华谊兄弟也出现自己的瓶颈

      “到了去年,一直做了去电影化,做网游、音乐什么的,结果发现去电影化以后,他们在电影圈影响力急剧下降,就着急了,挖过来的叶宁。但是叶宁在华谊兄弟,目前还没看有什么大的动静。无论是制作上,还是在营销上。”



张艺谋《英雄》票房纪录源于《卧虎藏龙》



       高军曾主持过古装动作巨制《英雄》,在北京市场的营销与宣发工作,他透露“当时大家心里期望没有那么高,因为发行前三天是遇见大雪,有一句俗话刮风减半雨雪全无,但是挂那么大雪,还挡不住大家看片热情,因为那片阵容太强了。号召力太强了。华语影坛所有最顶尖的都在了,包括叶锦添、服装日本和田惠美都是非常顶尖,《英雄》也该着他成,一声叹息张艺谋拍英雄钱,拟定演员,找谁谁有档期。”


       正好冯小刚那年拍了《一声叹息》,没法在贺岁档上,这个档期就空了。冯小刚的缺席,正好给张艺谋一个好的档期,高军认为《英雄》之所以这个结果,还跟《卧虎藏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客观的说《卧虎藏龙》在中国电影市场遭遇冷遇以后,成就了《英雄》合作方不团结所制。比如后来文化中国的董平,中国几家互相扯皮,拖了好长时间,所以那么牛电影在中国才1000多万。所以江志强一看《卧虎藏龙》那么牛的片,中国才1000万票房,我在中国找一个落地公司,只投了110万美金,就拿了中国发行权,就落到张伟平手里了。因为110万美金是从《卧虎藏龙》套的。”



张伟平对营销不遗余力,与博纳于冬互掐同赢



      张伟平对电影宣传营销做得非常透,并且不遗余力。他一定要做到同档期上映影片里,让大家印象最深的。例如包着飞机宣传《英雄》,人民大会堂超大型首映礼。“为了防止盗版,现场都是远红发线监测,就是哪个哥们要有针孔摄像,根本就进不去。我跟张伟平一起去《英雄》首映礼,但是我没受过这种待遇,手表、笔、手机都要摘了,要搜身。我还有点不高兴。”


      再一看,张伟平老婆也在接受搜身,也在摘表呢。张伟平当时说了一特别有意思的话“别着急都是局,别生气都是戏”高军当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再一琢磨明白了,“人民大会堂首映搜身”成为了社会新闻!


       高军还透露“《英雄》牛到什么程度?创造了一个至今没人打破的记录,张伟平跟我聊完以后,效仿《红樱桃》首映拍卖,搞了一个《英雄》VCD、DVD音像版权的拍卖。音像版权最终卖了1780万,至今没人破这个记录。”



       至于张伟平与博纳总裁于冬的争斗,高军也分析了里面的玄机“你发现一个有规律的事情,他凡是有片上映前,他一定会有一个对手出来,没有也要制造一个出来,这是一个策略。他说张艺谋是最会种萝卜的,我是最会卖萝卜的,影片上映以前,他一定有一个对手,有了对手,就有全部聚焦的理由,我觉得特别到位。一般来说,都是捉对厮杀,张伟平不是每次片子出来,都要找一个对手掐吗?掐得最多的的就是于冬。”


       “张伟平和于冬两人叫宿敌吧,还是叫冤家都可以。但是,这个掐还真不是两败俱伤,我觉得这个掐有时候变成一种策略,最终票房是双双收益。后来他们发现这也是一种营销方式,起码成为一种宣传方式。就像于冬有一次说三不政策:‘一是打不还手,二是骂不还口,三是不涨票价’。就是声音越大,吸引观众越多,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他们把整个档期搅的很热。张伟平离开了后,大家都提前商议,反而觉得市场清静了”



张伟平与张艺谋分手,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



       在高军的评价中,张伟平是一个很豪爽、挺大气,挺江湖霸气的性情中人。他在数落自己员工时候,就好像立即让人消失一样,而且很有霸气。就连中影公司董事长韩三平,都不看在眼里,而且出语伤人“他有一次活动,就看一群人三爷长三爷短,就说找死呢!弄威虎厅呢!他不管哪种,属于快意恩仇哪种,感觉他对朋友挺仗义。最终怎么走到对付公堂时候,就不好说了。”


      但是,张艺谋为何跟张伟平分手,高军还是做了详细解析

      “定位没定位好,义字当头最后一定折在看利益上,一开始是哥们义气,因为张伟平很多场合都说,两个本子不看,第一剧本不看,第二账本不看。他以为这样很牛逼,其实不对。剧本、账本都要看,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剧本不看,你就是等于盲目投资了。因为信任一个人,而盲目投资,只能这么说你了,缺少一种契约精神,先把合同签得明明白白,先小人后做君子到好,先君子后小人就不对,一开始你好我好他也好,等到最后利益分配有问题,那就有问题了。”


      但是,高军认为他们两之前合作了那么多片子。平心而论,张伟平给出的扶植力度应该说也不小。“前面一直赔,他们最早《有话好好说》,然后《我的父亲母亲》《一个都不能少》《千里走单骑》肯定不是赚钱的项目,就《英雄》开始赚钱了。能一直走下来,那也需要一些信任和情感在里面。所以,他们两那么好的黄金组合就分手,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也是一个扼腕的事情。所以你现在判断谁是谁非,肯定判断不了那么清楚。”



与其说王长田拯救《泰囧》,不如说王中军成全《泰囧》



      在操作《叶问》这个项目时候,高军透露光线总裁王长田,曾没敢接这个项目,他们即便后来《泰囧》卖了12亿,也有误打误撞的因素。


       “那时候,王长田还不是特专业,他电视栏目出身,《泰囧》之前都是赔本的。它原来档期是12月20日,不是12月12日,因为12月初上的是陆川《王的盛宴》说教啊,紧跟着《一九四二》苦逼哈哈,整个贺岁档起不来,但是观众憋着看喜剧。本来《十二生肖》是12月12日,但是华谊兄弟高层就做成龙的工作,就说冯小刚《一九四二》肯定赔钱了,你看能不能把《十二生肖》挪一周,让出一周的空间。成龙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也不好意思反对什么,就移了。”


       “前有《血滴子》,第二天有《十二生肖》,第三天有《大上海》,那《泰囧》还有活路吗?据内部消息称,光线一起开了一个讨论会,还是一个小孩小年轻说的《泰囧》原来能有两亿票房,重围之中完蛋了,唯一办法《泰囧》移到12日,那没办法,只能到12日。造成什么结果?一下就火起来了,市场太期待喜剧。”


 

     从小环境到大气候都满足了喜剧片的需求,尽管《泰囧》成片质量不是特牛,但是喜剧来了,就特别火,压不住了。反过来说《十二生肖》在那么不利的情况,都能卖九个多亿。


       高军透露自己跟成龙在丽思卡尔顿酒店碰到了,聊这个事情,“我问他如果你不挪动档期,你知道什么结果吗?他说什么结果,我说你可能那时候,就能超越20多亿。因为《十二生肖》12年12月12日,四个12凑一起了,成片质量又不低,所以它不改档期,很可能20多亿。所以这圈里有句话,以及说王长田救活了《泰囧》,不如说王中军成全了《泰囧》。”


        从那以后,光线影业就起来了,《致青春》《分手大师》《恶棍天使》《寻龙诀》《美人鱼》纷纷空前卖座,他们取代了华谊兄弟公司,成为了内地民营企业的新霸主。但是,高军称业内没有常胜将军“他们也惹过一些事情,有一个片子叫《光辉岁月》,迷信他们这个牌子,据说花了1400多万宣发预算,最后票房才400多万,后来对方跟他们打官司啊!”


 

姜文、陈凯歌对于电影要求苛刻


       1994年时候,高军负责营销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和《霸王别姬》基本是前后脚,他觉得94年国外也有很多特牛的片子,就跟赶上了一样。“因为没有院线,我是北京市电影市场,宣传策划的主管了,就做了很多活动。不过片子确实好,因为我从文革走过来,比没走过来的人印象深刻。当时,叫‘20岁人看不懂,50岁以上人看不惯,30、40岁人完全是趋之若鹜的’,不看你就不是那年代的人。”


        在拍摄《鬼子来了》时候有过,制片主任华子,找来一百多个群众演员,姜文因为怎么拍没想好,可能有了新的想法在酝酿,就让他们先走,但是工钱照常给。高军很佩服地称“他不会为省下一天群众演员的钱,就继续拍。包括《鬼子来了》服装都做好了,他一看你们能确定当年日本兵都是这种布料吗?去日本给我找当年真实的布料,然后重做。那成本相当高!所以他出来片子感觉就好,因为细节就是好。包括他农村那种糊窗户纸的窗棂,现在的跟以前的特别不一样,他就是要求严格。他拍《让子弹飞》的时候,我们演员胡明演一个凉粉哥哥,镜头拍了47遍了,还在拍,这是非常可贵的。我很不接受这种镜头一条过的,这样导演很多的,就是差不多了,一条过了,那多不负责啊?”


        但是,姜文的《太阳超常升起》《一步之遥》被人骂晦涩难懂,高军辩解称“每一个创作者都有创作迷茫期,有的时候行云流水,有的时候一字不出。没有个性的创作者在迷茫期时候,会走向平庸,白开水了,味同爵蜡。有个性创作者在迷茫期,就会晦涩难懂,有个性宁可晦涩难懂,也不甘于平庸。谁能一辈子都有好作品?包括泰斗级的导演,平庸次的作品也多的是。”


 

     《霸王别姬》与《和你在一起》的北京宣传工作,则是高军与陈凯歌两次难以忘怀的深度合作。高军从没考证过陈凯歌父亲,是否帮他一起拍的,但觉得这个说法不靠谱,


     “他拍《霸王别姬》时候,也是他最年富力强的时候,78班本身底子就相对厚,凯哥又是属于世家,而且他文笔也非常棒,文笔在他们班是最强的。如果对艺术要求不高,他也拍不出《霸王别姬》那样的片子,我一直觉得《霸王别姬》是中国电影老大,最棒的,没有之一。无论是剧情结构、人物塑造、情感戏,就是画面语言,都是最好的。"



       在《和你在一起》期间,倪萍则同档期推出了新片《美丽的大脚》,她跟陈凯歌由于已经分开,就觉得高军对凯哥关注力度要大,给他们关注力度要小。


       高军还是给予否认“比如在北京肯定一家,只有北京电影公司,没有第二发行发。当时还是行政区化,有一个城市,就一个发行渠道,一个城市只有一个城市发行渠道,就跟万达一样。今天11部影片都在万达上映,你可以说11部影片都是万达发行的,没有利益关系。对于发行方一样,谁的片能赚钱,愿意发行谁的。包括陈佩斯《好汉三条半》票房不佳也一样,不是营销对不对路的问题。他觉得自己不适合电影圈,就去做舞台剧。”



甄子丹《叶问3》《特殊身份》坚决不投



       其实在做《叶问》时候,高军就看出甄子丹形象帅气,无疑是成龙、李连杰后新一代功夫片巨星,所以频繁跟其合作。他认为《叶问》的剧本特别棒,其中一个人打十个那场戏,看剧本就觉得血脉喷张。最终《叶问》总投资才一千多万人民币,宣发占三分之一,全球票房过亿。


       之后,高军跟甄子丹合作了《锦衣卫》《叶问2》《冰封侠》等影片,因为对方给自己的片酬都能有优惠。



      他透露《叶问2》成本涨到6000多万,还能继续投资,但是听说《叶问3》投资追加到3个多亿,而且钱都不是总制片人施建祥自己的。自己手下目睹施建祥在拍摄现场,前呼后拥地高调独大,根本有骗局嫌疑,立即撤资。


       “我说那你们玩,我撤了。他们说这个不是我们投资,而是有金融融资,施建祥施主席,我一听这个人算了。其实,施主席最后成本到2.1个亿,我觉得他那种高调进入行业内的状态,就不是一个务实,能做成事的人。他无视这个行业里全部的规矩,有一次他们做探班,他一个人前呼后拥的,黄百鸣都没地方待了。他就一支独大了,这种人行业内出现过很多次,但都是昙花一现就完了。”


       至于施建祥投资五、六亿的《大轰炸》能不能上映,高军觉得还能出来,但是确定不能赚钱。“因为这个东西跟娱乐关系不大,而且经历了前面那么多负面的东西。营销层面赚钱机率不大,尽可能把损失降到最低吧。”



       此外,高军还透露《特殊身份》最初导演叫檀冰,就是跟甄子丹打官司那位。剧本不错,高军建议有成熟导演跟他联合他导演,或者监制。檀冰立马回绝,声称华语导演一个都看不上。高军在翻阅了此人以前导演《复活三叶草》后,认定此人很难把控一个一亿多投资的项目,坚决就撤了。


       擅冰导演后来就找了星光灿烂老总路征,中间也出了很多问题,包括甄子丹与赵文卓的争斗。事实证明,高军的前瞻是正确的。“那种项目怎么跟啊?从根上就是一个不可能成片质量很高的项目。我觉得甄子丹与赵文卓,就是一个槽上拴不住俩叫驴,肯定又踢又咬的。他们两个不适合在同一个剧里做。但后来想过,如果让他们两个再度联手,那一定能出很好的东西。”



青年导演成功率超低,可能为《三体》保底发行



       因为《我叫刘跃进》编剧刘震云的邀请,高军决定首次在电影中当了演员。因为屡屡笑场,结果听了刘信义的劝告,亲自写了2000字的人物小传,弄清楚人物特点、习惯动作,从此演任何反派再不惧怕,但是正面角色一律不接。在2007年时候,高军在拍完《我叫刘跃进》后,去了西藏出公差。结果,住的时间长了一点,可能缺氧,就引起内分泌混乱掉头发,从此就痛快剃了光头!


       他为了扶持新导演,曾跟《校车》《擦枪走火》等片方合作,但是制作投资层面我都没参与,只是负责监制、剧本修改。包括《擦枪走火》也是高军建议改的,原来叫《因孕而生》。偏偏新导演的成功率不是特高,“因为中国那么多想做导演的人,有的有专业素养,有的没有,成功率基本在十分之一以内,但是今后大师一定从这里面诞生,毫无疑问。”



       由于中国恐怖片市场有恶性循环,投资100万《床下有人》能卖700万,投资700到1000万制作精良的《诡爱》《人皮嫁衣之女蛹》,也才卖700-1500万,导致谁都愿意去低价投资。高军决定要去改变现状,就做密室悬疑类型的,《密室之不可告人》《密室之不可靠岸》《密室之不可逃脱》三部曲。影片就走悬疑,不搞感官惊悚,一惊一乍。


       张番番导演新作《三体》遭到各种搁浅的争议,高军却很看好这项目“我可以确切告诉你,还是张番番导演主导这个项目,还在做后期,应该年底年初上映。主要还是技术层面的事情,故事去年七月份都拍完了。刘慈欣粉丝那么多,很看好这个项目。孔二狗变了个职务,他是股东,原来CEO,现在执行董事,变了一个职务。我想看完影片,以目标发行,或者保底发行方式,接这个片, 如果成片质量好,我可能保5到8个亿票房。”




黄圣依夫妇被黑没法,中国难做文艺片院线



       作为同杨子黄圣依夫妇有过深度合作的高军,认为两人因为“二奶上位”的绯闻争议,屡屡惨遭网友狂黑。许多人甚至都没看过《女人如花》《冰封侠》,都选择在网上打低分、乱骂,真心无奈“沾上有些事,也没办法。黑他们不止一个事,他们好像有不少黑粉。黑他们也没办法,他们招谁惹谁了?”


       高军透露曾为《女人如花》投了百分之十资金,也就是45万元人民币,并且客串出演一个小角色。导演赵治平原来是他们委派的制片人,结果拍了两天,他就把导演给炒了,然后自认导演。“我们当时是有疑虑的,因为导演是一个专业活,你做出来之后,肯定有问题。幸亏投资很小,我只投资了45万,都赔了,也无所谓。《女人如花》得了很多奖,所以说各有所求,所以拿45万得很多奖,也很值啊!”



       当初,黄圣依与甄子丹合作《冰封》首集,即便包下了北京蓝色港湾做宣传,票房才达到了一亿五左右,导致下集被雪藏两年,至今没有上映。


       参与其中的高军解释称“《冰封1》成片质量不能说很出色,但是很多动作是很出色,包括青马大桥的戏,但是这个导演有一些问题,罗永昌是一个不太愿意跟人交流的导演,不太爱跟演员交流的导演,肯定是有问题。所以第二集就换成了叶伟民。我可能会参与一些营销的工作。”



       至于,曾合作劳雷影业的方励下跪事件,高军分析

   “这不是为求排片,跪求排片没用,加了排片,没人看,也没人用。他借用吴天明在业内影响,还有关注度影响,用这一跪,拉动了市场影院院线观众对影片的关注。所以才有单片上座率的上升,所以才有四五百万票房,涨到八千多万票房的可能性。这一跪暴露了很多电影市场的问题,因为第三天有个叫刘爽的导演又跪了,没任何作用。“后来有人说跪不管用,跳楼管不管用?我说那也不行,因为它是吴天明,它之前有那么多院线大佬的力挺,你发现没有力挺都没用。但是跪的是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就跟你吃九个包子才饱了一样。”


        不过,高军表示,“今后文艺片要都靠这种不登大雅之堂的招数去运作,那是中国文艺片的悲哀。因为我跟方励当年一起营销,用得都是能用在桌面上说的事情,下跪这种祈求的方式,不值!因为市场不应该是这种方式,市场已经有七八十亿美金的票房,但是文艺片院线能不能干起来,我觉得有待时日。因为平时艺术片也不多,除非你有艺术片时候放艺术片,没有艺术片时候,放商业片,这样才能勉强生存。但是,就不够纯碎。你可以去欧洲去看,放艺术片院线,永远不放商业片。”



电影保底是愿打愿挨,行业里只看到贼吃肉



       尽管内地电影行业从9亿,飙升到几百亿票房,但是各种巨大隐患也存在着。例如电影保底风险巨大,真正保底成功的,就《美人鱼》,“以前谁保底成?《一步之遥》保底十个亿,《太平轮》保底八个亿,《梦想合伙人》不是保底三亿,最后8000万吗?就《美人鱼》成了,但是这个行业里特别逗,就是只看到贼吃肉,不看到贼挨打。”


        他认为2016年五月份市场惨淡,就是因为有几家瞎闹的,包括“《叶问3》买票房让大银幕倒闭”吓得许多运营公司不敢在做票补,或者大规模的投资,就挤跑了很多泡沫,“在这个行业里混,你的行为方式,大家都可以认可。猪往前拱,鸡往后刨,都没关系。但是要守规矩,对这个行业要有敬畏之心,如果你觉得对这个行业可以践踏一切的时候,就会倒霉的。”



         高军奉劝刚进入电影圈的人“第一,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第二,专业做事,你不懂专业,找专业的人来做事;第三,管好你的钱包,这个行业水挺浑的。”







关于释凡

释凡,京城资深影评人、记者,曾任夸克电影网主编。

关注他微信公众号:seafans-movie  

微博: http://weibo.com/seafans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释凡说电影 微信二维码

释凡说电影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