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百鸟》下跪的方励:曾被骗拍禁片,合作韩寒范冰冰有隐情

2016-05-17 释凡 释凡说电影 释凡说电影
请点击 ↑ 蓝色名字「释凡说电影」快速关注本公众账号

释凡说:这位影坛大鳄接受了毒药的专访。谈起了自己为何下跪求排片,以及同韩寒、李玉、范冰冰、王超、娄烨等电影人那些年一起拍电影的传奇经历。




1953年出生在四川成都的方励,他既是美国劳雷工业公司总裁,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集地球物理仪器开发与销售为一体的地球物理仪器公司,还因为热爱拍摄电影投资、制作了《安阳婴儿》、《颐和园》、《红颜》、《观音山》、《后会无期》等多部影片。


不过在上周,方励最近成为了各大娱乐版面的热门头条,他身为吴天明导演遗作《百鸟朝凤》的宣传志愿者团队牵头人,选择跪求影院增加排片量,一时间激起千层浪。


今年63岁的方励是劳雷影业总裁,与大银幕上正当道的“小鲜肉们”相比,已是当之无愧的“爷爷”级人物,却言语犀利、率性而谈、不留情面,他在接受毒药君的采访时,斥责综艺电影不是电影,表示极度讨厌3D与超级英雄电影。(记者:释凡)




为排片下跪:绑架大家看好片



方励为《百鸟朝凤》下跪磕头求排片


方励在网络直播中下跪磕头,恳请影院经理为吴天明导演遗作《百鸟朝凤》增加排片,引爆了网络:有人感动于方励为情怀不顾尊严,有人认为这是道德绑架。但不管如何,方励这一跪的票房作用立竿见影,《百鸟朝凤》昨天一天的票房超过前8天,终于在上映9天之后总票房突破1千万。


释凡:您为何会选择为《百鸟朝凤》下跪求排片?


方励:当晚的情况是,我得知影联传媒即将投入到《再见,在也不见》的营销活动,虽然他们是志愿者,但没有全部力量投入到《百鸟朝凤》的营销活动了。而我们的排片在当时连1%都不到了,情况真的是岌岌可危,我没有办法,所以我们的团队建议我用网络直播方式直接对影院经理喊话求排片。而‘下跪’则是我当时情急之下的举动。


释凡:现在很多人都说这是“道德绑架”的炒作,您如何看待?


方励:我特别高兴,我就是想把大家绑在一起,来跟我做志愿者,可能我们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在为商业模式运作,有百分之一的时候,我们任性了一把,追遂自己的心愿,我觉得这是好事。


我从来没有讲,所有的小制作文艺片一定要让商业电影为它让出份额来,我仅仅说在这个周末我们能不能够为吴天明导演做一件事,为很多想看这个电影的观众做一件事情……如果这个叫道德绑架,那我特别高兴,我就是想把大家绑来跟我一起来做志愿者,来为这个电影贡献一份心愿和力量。我觉得道德绑架就是个好事儿。



方励称想把大家绑架来做《百鸟朝凤》的志愿者


释凡:日后怕不怕引起电影人通过舆论压力来影响院线排片的效仿?


方励:前提是要看哪部电影,如果是一部烂片,要被挨骂的;如果是一部打动观众的电影,大众的意见是都想看,真能形成舆论,其实是免费在对院线做宣传,意味着更多观众走进电影院,要看这部电影。如果影城经理排过片后自己也进影院看,被观众骂的电影,明天他们肯定不会排。



当志愿者队长:因《百鸟朝凤》看哭了




方励主动请缨做《百鸟朝凤》志愿者队长


方励是《百鸟朝凤》自愿宣发团队的领头人,他透露吴天明导演去世后,遗作《百鸟朝凤》的发行不顺利,长达两年都没人愿意接受。而与吴天明神交已久却缘悭一面的方励,则带领着自愿者团队接手了该片的宣发工作。


释凡:当初为何会当《百鸟朝凤》的志愿者队长?


方励:源于对吴天明导演的敬仰,他去世前两个月,台湾焦雄屏老师是我多少年的好朋友。她做了一个节目叫《聚焦》,我追着看了张艺谋、冯小刚、吴天明那期访谈。吴天明那期我是边看边乐,我说这老哥怎么跟我那么像,那种风格、任性,对周围世界的不屑,特别喜欢。就跟焦雄屏老师说能够介绍我们认识一下,焦老师说那我给你们牵线,你们两个才应该合作一把。结果没多久,就听说天明导演去世了,我还跟焦老师打了一个电话,就说世事难料啊。



吴天明意外去世,让方励感觉世事难料


结果去年八月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的时,他们说能不能请我去做一个评委,吴妍妍就跟我聊起了吴天明导演遗作《百鸟朝凤》的发行事情。我说肯定来帮忙,但先参加评审工作后再弄。吴妍妍那时也跟我说了,也没有资金和团队。因为我那时候刚弄完《家在水草茂盛的地方》,太知道文艺片有多难了。所以我就说,咱们就弄一群业内的精英,一起来看这个电影。


然后我们请来二十个朋友,晚上在七棵树举行了一次看片。看完之后,我都不敢直面妍妍他们,因为我都在偷偷掉眼泪。这个故事讲得非常好,那就是吴天明导演最后留给我们所有电影人的心愿、忠告。所以我那天晚上就在后期公司里面,支各种招出主意。但是万变不离其宗,你得有人力物力啊。我就说个人愿意出资来顶这个,我当时提出500万。原来妍妍告诉我有160万,我说160万连工本费都不够啊,还有餐旅费、路演在里面,那我也去垫付一部分资金吧。说了半天,最后谁负责落地啊?总得有人负责牵头,我当时就说自己年纪最大,又不缺钱,义工队队长我来当吧。我就说妍妍你代表电影资金会,去跟培民部长讲能不能用电影资金旗号,去做一场公益推广活动,就这么来的。



方励是《百鸟朝凤》志愿者队长



释凡:《百鸟朝凤》的发行与宣传上有何困难?


方励:我觉得现在所有的小制作文艺片,就是线上没有用明星大卡司,宣传起来就有困难。这个困难昨天我在新华社记者访问时候也提过,其实不是电影本身,不是没有人看这个电影。是现在院线没有人排这个电影。排得太少了的症结在哪里呢?症结在于我们的屏幕增加太快了,基本跟房地产一样乌压乌压的增加,但是我们的从业人员懂不懂电影和观众?你有没有做过精细的营销?像我们大量电影院基本就像一个卖场,不去做社区里面统计、调查,了解观众群体。有一些电影院做得好一些,有自己的会员、俱乐部但,还是很小范围的。


于我们的院线经理不是把我们的社区经营透了,有选择为观众选择电影,所以导致了宣发费用会巨大的。因为你只有轰炸了,院线经理不去分析、看片,也难为他们的是烂片太多了,他们也看不过来。我们的影城经理们有没有多了解电影和规律,从只言片语、预告片能够独立了解电影在说什么,而不是片方在说什么,能够了解自己的观众群体。如果能到这一天,那么我们就不用花这么多冤枉钱,去砸路牌、广告。有的时候我不是说宣传做给观众,而是做给影城经理们看的。


我这个电影能卖钱,用了大卡司,你给我排吧。再一方面是具体排片时候,影城经理由于不去读解电影,不去了解观众的需要,也不去了解影群中哪一群人是看什么样的电影的。就是导致都是在“你看我,我看你”地在跟风,什么万达龙头排了多少,他没有排,我也不敢排,都没有自主经营的能力。不在于老百姓,因为我们国家有十三亿人口,任何一个电影都有足够的观众群体,只要我们影城学会怎么调整自己的排片期。所以我们今天遭遇的过度营销,基本一个电影要过亿,你预算千万起,一个电影要干到三五亿,你没个三四千万的宣发费用,你想都别想,这就是完完全全地浪费资源。



如今砸钱宣传是给影院经理看的


释凡:如何看待有院线经理给黄金档排了一场,却没有上座率,第二天不给排了?


方励:观众群体永远是不同分布的,我们也听到许多是一票难求,场场爆满,还有早上爆满的,还有9点场爆满的,还有7点20有人去看的。有些地方一票难求,有些地方上座率不佳,我完全同意,就是不同地域,不同的位置上面,人群的分布不一样。还有口碑的发酵,也是有一定过程的,所以我并不认为《百鸟朝凤》是多大体量的一个制作,可以照顾到观众的习惯,可以照顾到喜欢好莱坞大片的观众。


但是真正想要看电影的人,或者是说观众随机进了电影院,为什么这两天我们看到口碑越来越爆,它是口口相传的。所以你头一天看到上座率不好,这是太正常的。我们也没指望排到10%甚至是20%的排片,我们讲的都是百分之几的排片。




力挺《百鸟朝凤》:唢呐不会被淘汰




《百鸟朝凤》目前豆瓣高达8.4分

《百鸟朝凤》讲述的新老两代唢呐艺人为了信念的坚守所产生的真挚的师徒情、父子情、兄弟情,以及传统音乐如何面对时代变迁的尴尬。方励在访谈中率性而谈,他除了力赞该片像一部武侠片,还坚持不认为传统音乐已经被时代淘汰。


释凡:您能评价一下《百鸟朝凤》有何看点?


方励:首先,它的故事很生动、很现代的,尽管讲的是唢呐,传统的音乐与乐器。但是我更多看到的是人的故事在里面,包括师徒匠心传承,对观众和我本人来讲,这是做人啊!一个人活在世界上,你能不能活出你自己来,还是你作为一个自由的人,有没有心愿来做自己的梦想和追求。还是说整天看着周围的人怎么样,周围的时代变了钱多了,怎么着?


我是当过工人过来的,一月18.5元时候,我也活得很幸福。在我看来,这个电影里师徒情感等生活细节,非常生动。而且取景和画面非常的美,有非常浓烈的生活气息。焦师父、师娘、这两孩子,就那一段生活特别有质感。这种生活就像是我们为什么出去旅游,不一定要去堆满混凝土的高楼大厦,为什么想去边远的乡村,周末想去一下农家乐。就想要这种接地气的、非常有质感、非常清新的田园生活。这个电影里我们遭遇了一缕清风,同时我们遭受了时代的聚变。当代变故来的时候,我们可能有迷茫、徘徊,也可能没有坚持。这个片既有非常好看的生活、风景、传统文化,还有非常强烈的戏剧冲突。我觉得最逗的就是唢呐和西洋音乐的对决,给我乐死了,挺黑色幽默的。



中西音乐对决很有黑色幽默


当我们走到人性里面时,它太具有现实意义了,就是我们每个人怎么一生选择自己个人生活,我们生活再好,赚再多钱,说得再高一点中国要不要自己的特色与风格?许多吹唢呐的人是喜欢唢呐,但是他们被改革与金钱大潮给推了。对我们个人来讲,只有一次机会选择自己一生的生活,我觉得焦师父做了一个特别牛逼的榜样。就在我心目中,这特别像一个武侠片。焦师父就是一个大侠,一路走到黑,管你妈周围是什么。他那种人文与人格魅力,以及特别执着对人生的追求,我觉得特别激励今天的中国年轻人。不是说特别要西洋乐器进城,不是说所有人都要去做马云、王思聪那样身家过亿的人。我们这么多年轻人有各种各样的爱好,条条大路通罗马,我觉得这个电影就是一个理想之歌。



焦师傅就像一个大侠



释凡:您如何看待片中唢呐没有变化、发展不利,被时代给淘汰的尴尬现状?


方励:我永远不相信它会被淘汰。任何时候历史就是这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记得小时候谁穿一个化纤的“的确良”觉得特牛,90年代呢,人人都穿紫装、打领带装孙子又觉得特牛,现在流行什么?人人都巴不得纯棉做旧的,还漏两个窟窿,时代变了没变?变了。那我们50年前穿棉制品觉得土,今天穿棉制品觉得牛。当年大家往大都市挤,今天大家往郊外挤,这个跟人的生活水平变化是有关的。你说我们今天年轻人比较喜欢接受西方的文化,但西方的文化也有够的时候啊!


麦当劳当年进来时候,多火爆!对不对?拖家带口带孩子去麦当劳,现在麦当劳都买豆浆油条了。我们自己传统独特的音乐乐器,谁敢说它未来没有生命力?我绝不相信。不管竹笛、二胡,西洋音乐有西洋音乐美妙地方,中国音乐有中国音乐美妙的地方,只是我们今天还不知道,多少年后年轻朋友们会回归自己的土地上。我们80年代出国去美国留学,90年代我就颓了。待够了,天天琢磨往中国跑,然后跑回来不想回去了,尤其我们的血液与口味,离不开酸辣汤,离不开回锅肉。都说回锅肉比烤牛排土吧,就比烤牛排好吃,没辙!我一直相信源于这个土地的音乐和文化,一定有自己道理,喜欢唢呐的人今天可能少一些了,但只要有一个或两个,它就会传承下去。



麦当劳也卖豆浆油条


释凡:吴天明导演这部片有何突破?


方励:我觉得吴天明导演前面电影在不同的时代,他在74岁完成这部影片,不管他的影像语言、节奏、镜头语言都很现代,所以我特别不同意他是一个传统电影。我说故事可以发生在任何年代与地方,但是他整个对电影的把控,非常娴熟,非常现代,一点都不闷。包括他最后对镜头好几个处理与应用,我特别喜欢。


尤其去年看《老炮儿》,我特别喜欢镜头,我老在问摄影师是谁。他不在乎年代久远,我认为吴天明导演不管充满了所有电影的训练,他作为大师的这种从容,完全是娓娓道来,该缓就缓,该激烈就激烈,节奏把握得非常好。我说特别羡慕吴天明导演,急流勇退地留下了他最后想说的话,包括他对电影的造诣,都在《百鸟朝凤》里面。



方励认为《百鸟朝凤》镜头跟《老炮儿》一样讨人喜欢


讨厌3D超级英雄片,IMAX中国才能活





方励称自己从不看《美国队长》这种超级英雄片


都知道制片人方励对文艺片情有独钟,同时也不反对纯碎的商业电影,但是在谈到《美国队长3》这种超级英雄片领先《百鸟朝凤》几个世纪的争议言论时,回应有一些莫名地激动。


释凡:有一个《美国队长》脑残粉丝说他们的片才适合IMAX+3D主流大厅看,《百鸟朝凤》跟《美国队长3》相比差几个世纪,您如何看这种争议?


方励:即便是在美国,也不是天天看商业片。我从来不看超级英雄这种电影的,《火星救援》《2012》《奇幻森林》《疯狂动物城》我会看,那并不是说《为黛西小姐开车》《廊桥遗梦》我不会看,他瞎说什么?而且最可笑的是全世界3D在哪里卖?就在中国卖,我在美国和女儿从来不看3D,因为看3D要戴眼镜,不舒服。我们自己是有想象力的,你给我2D足以了,3D才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看热闹,全世界IMAX在中国却活下来了,因为中国是一个早期,有成长过程。


所以这样的观众其实是幼稚。他看电影少,对电影历史了解少,他只是觉得新鲜新奇。我们回过来讲,3D是有所谓的视觉冲击力,遇到我这种学物理的,就更没辙了,因为我的想象力超过你。最重要的是电影的人文与情感打动我,我觉得看电影最高境界是什么,就是我花五十元钱走出影院以后,觉得自己又活了一个人生。你看到好电影看进去,那你的生命又赚了一回!纯视觉效果你活什么?就跟那里轰炸半天,然后你就是一个简单的生理刺激。为什么我们花很多心血去制作和创作电影,就是给观众讲一个有意思的故事,让大家觉得身临其境,让大家觉得我的生命就经历过这个人生,我经历了一次这样的人生,那我又活了一次,那才是最值的。



美国也有《为黛西小姐开车》这种文艺片


释凡:都说您对文艺片情有独钟?


方励:因为毕竟六十多岁了,可能最最重要的是我对人的情感、人性感兴趣,再加上自己经历了很多。自己前面的二三十年不顺利、很压抑,所以你往往思考的比较多一点,所以你往往喜欢有思考的电影。


我不反对纯娱乐电影,但是我对纯娱乐电影没有所好。我心中没有区别文艺片和商业片,只是说我身边有什么条件,比如说我身边有什么编剧队伍和导演。但你们也知道在世纪初的时候,根本没有市场,咋可能去做大片呢?对吧。实际上,你说文艺片我情有独钟,实际上我对所有关于人性、情感、历史、世界有感的电影都喜欢。


因为我们过去中国电影市场没有回报的可能,我也没那么多钱,我那一点资金,只能投资文艺片。现在的市场起来了,那我一样会去做商业片,但不会做那种无感的,纯粹为赚钱的商业片,而是有感而发的。我是一个战争迷,特别喜欢大格局,大时代下面小人物的命运,而且特别喜欢战争的电影,因为战争给人们带来命运的变故太大了。对文艺片,我可能永远是喜欢的,对这种有情感、有人性、有人物、有灵魂的商业片,超级喜欢。




曾被王超“骗”拍禁片,变劳雷影业总裁



最早被王超导演骗去拍电影

经历过文革黑暗的十年,方励曾用看电影来逃避现实。而在偶然结识王超以后,由于受到了对方的劝说与欺骗,就投资拍摄了《安阳婴儿》与《日日夜夜》,从此走向了电影道路。



释凡:您当初如何从拍摄电影制片人走向劳雷影业的总裁?


方励:我们是经历文革的那一代人,我们周围的环境非常恶劣,让你几乎不能呼吸。那么唯独在两个领域里面,你可以获得新的环境,一个是文学小说里面,你借用别人的时空、人的情感找到共鸣;电影则更直接,那是扑面而来的,离我们生活很近,他是提供了一个另外的意境和时空。至少让你在看电影那两个小时里面,你是自由的、幸福的。


当我后来去美国留学时候,就看了很多境外的电影,就对电影有了新的认识,那时真的没想到自己刻意去做电影。一直到95年时候,我看了一个美国人拍的纪录片《The Battle of China》(《中国之抗战》),里面有个画面打动我很多年,就是国民政府从武汉西迁撤退的时候,所有难民追随国民政府,其中有一辆列车在铁轨上行走的时候,上面爬满了人。铁道两边都是几个大队的难民,最打动你的是当列车缓慢行走的时候,后面有一群农民在拔铁轨,把日本人后路断掉。因为你喜欢构图和摄影,这个画面让你很长时间不能忘。它告诉你很多故事,车上车下有多少人妻离子散、悲欢离合,战争落在和平人的头顶上。这个想法在脑子里,叫你很多年想拍一个电影叫《最后列车》,也没有要去刻意去搭一个班子去拍电影。



《中国之抗战》对方励影响很大


只是脑海里有这个想法,直到90年代末期,我在美国碰到陈凯歌妹妹陈凯燕,通过跟她聊天,我知道了许多中国电影圈里的事情,也通过她认识了王超。那时候王超才是一个小说作者,我们在谈要不要帮他写剧本,结果他第二年就抱着一个剧本来找我,帮我做这个电影,就上了贼船下不来了。不是我成为劳雷影业的总裁,而是我2000年做电影时候,需要有一个公司的壳来算账和结账,原来我是劳雷工业吗,就这样做的这个劳雷影业。



释凡:您当初为何会跟王超导演做两部电影?


方励:当初我从来没有想做电影,是朋友找到我和王超。其实他也感谢我帮他完成了他的梦想,我也很感谢他给我一个机遇上了贼船,要不然做电影我还得晚几年。第一,《安阳婴儿》他给我讲完这个故事,一看剧本我还蛮喜欢的,非常有现实意义和人物命运的悲欢离合。它很打动我,就义无反顾干了。


特别巧的是这个片入围了法国戛纳电影节的导演双周,我就去了戛纳一趟,就被那里的氛围给打动了。我说我才投那么点钱,投那么点精力,因为后期制作我是一手操办的。结果那么多观众爱这个电影,让我觉得不管我们时间、精力、资金的付出,都特别值。


于是,我就说还得做,你就会觉得能让周围那么多朋友感动,这种事你太幸福了。所以我追求生活的质量,就连续做了两个片,非常顺理成章。



同王超合作了《安阳婴儿》《日日夜夜》


释凡:这两部片都没有在国内上映吗?


方励:严格讲起来是我太二了,拍《安阳婴儿》时候,我都不知道中国有电影局。我啥都不知道,王超还跟我说需要多少钱,我就说干呗!我就想特别简单,我从前喜欢摄影,就是买胶卷拍照片了,那这不就是买胶片拍电影了,我想可能上映了,会经过什么审查,但是拍电影需要许可,我是完全因为无知和幼稚,稀里糊涂就拍了这个电影。


开机两个礼拜以后,我记得是一个电视剧副导演朋友问我说,方哥你那电影获得拍摄许可了吗?我说拍电影还需要许可?我真不知道。然后,我去问王超说你丫怎么不告诉我?说这个电影没有许可,就成地下电影了。后来,王超跟我讲了实话说,方哥我要跟你讲了,你就不投资了。所以第一次是被王超蒙的,他也认。



方励透露自己最初是被王超导演骗着拍了《安阳婴儿》


第二个我是承诺王超,他给我两个剧本《日日夜夜》和《父亲的病》。我不太喜欢《父亲的病》,但是《日日夜夜》这个救赎的电影,还蛮喜欢。所以《日日夜夜》从一开始,剧本阶段就介入了,所以这个电影不算是地下电影,它是有拍摄许可证,费了好大劲。当时还没有单片拍摄许可,挂的是北影的标,因为跟中影集团合作。挂的是赵海城他们公司的名,就完成这个电影了。


在05年当时那个状态下,而且这个电影我不是特别满意,因为缺了生活的细节与感情。如果当时这个电影发行,那就继续赔死。因为我把所有贝塔带和高清带都给了频道,频道不买,说这个片太灰了。最后广电总局通过审查的时候,还加了一行字说“在这个事情以后,国家已经出炉了对小煤矿安全的法规”。因为是煤矿出事了,所以当时在电影频道已经受阻了。这个电影所以我们就没发行,这个片不算地下,而是电影频道不要,也没人接,就没有发行。


释凡:有没有后悔拍了这两部电影?


励:我觉得做电影是阴差阳错,这两个电影都赔得底儿撂,但也交了学费。通过做这两个电影,慢慢了解了电影的工艺。尤其第二部片,我是从头卷入的,了解电影制作的每一个过程,再加上第一个电影后期,就全部是我在主导吗,这个学费你总得交的。同样,我仍然觉得这两部都是好电影,所以我觉得物有所值。




同李玉组成黄金搭档:绝不是男女朋友




制片人励同李玉导演组成黄金搭档


从《红颜》到《苹果》再到《观音山》《万物生长》,制片人方励的名字永远跟李玉导演联系到了一起,但是方励称他们认识与合作,都是有很多的机缘巧合。



释凡:您后来总跟李玉导演合作,这是为何?


方励:其实我知道李玉这个人是在《安阳婴儿》完成以后,我当时刚好要去参加一个国际电影节,那个电影节主席都跟我是朋友了。他问我有没有什么导演作品可以推荐的,当时我们想组织一个中国独立电影单元,我当时圈里谁都不认识,就去问王超还有什么电影是新出来的?跟咱们片类似的独立电影?他跟我讲了朱文的《海鲜》和李玉的《今年夏天》。所以我就把电影推荐给电影节了,可是李玉参赛不了,她是16毫米的,人家没有16毫米的放映,但是扩充到35毫米又来不及。因为这个原因我知道了李玉,我把那些表格邮寄到公司,她来公司拿了表格,也没说过话,或者特意的合作。



方励推荐《今年夏天》给电影节,由此认识了李玉


在04年的四月份,李玉突然给我打一个电话,她有个剧本在制片人手里两年,她就咨询我法国有家公司认识不认识那个老板。那是我一个朋友,我说他不是投资人,他就是一个卖片的。我就听说你有个剧本两年了,为什么没拍,我就说你发我剧本看看。我在北京去上海飞机上,就看了《坝上街》,特别喜欢,把我看哭了。回来,就跟李玉见面聊天,她给我印象很好。后来,我们单独约,聊了一个通宵。


我在跟她交流过程中发现,这个年轻女导演骨子里有股特别喜欢的劲儿。而且穿一个烂体恤衫,烂牛仔裤,破破烂烂的就来了,一聊电影超有激情。我就跟她探讨这个被枪毙的剧本,一直跟她交流怎么改剧本,她剧本中间有一段很平,我也在给她支招。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就聊起来了。刚好我去戛纳卖《日日夜夜》,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突然想起一个点子,我就说把这个故事全部重做,原来男主人公是主角,咱们换位全部重做一回。想到用这个女人做为第一女主角,讲她的故事。



《红颜》是方励推翻剧本重新做的


于是我给李玉关起来在大观园酒店里,写了几天。写的过程中,她就不断给我打电话,让我给她支招,她发现我剧作能力挺强的。我们决定一起来做这个剧本,我跟王超在《日日夜夜》合作时候,他他妈阳奉阴违,开始总说你这个点子很好,然后给我扔了。李玉就很贼,我给她点,她就说有没有点,再给我支招。有一个点特别好,这个老师知道这个男孩是自己女儿的私生子,她回到办公室,李玉说你给我想一个招,她的反应是什么?我就说她把玻璃板地下,全班照片拿出来,把自己外孙剪下来,拼到自己全家福里,李玉超级喜欢这个点子,她说老方你是一个做编剧的料,我说王超也不待见我,以后咱们就合作吧。


就是这个原因,我们两个一直合作下去,后来我们一起做剧本速度超快。我因为生活阅历的原因,也加上鬼脑子喜欢恶作剧,从小鬼机灵点子很多,再加上对影像比较熟悉,就慢慢形成了一个搭档了。只有一个剧本,我只做了策划,没做编剧你,那就是《万物生长》。因为有小说,还有我在忙韩寒的《后会无期》,来不及分神。我跟李玉是很好的搭档,我们彼此都从对方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李玉很多电影观念跟我非常一致,我也得益于跟她一起工作,学到了很多表演、镜头、调度东西。



《万物生长》方励没有参与编剧


释凡:能澄清一下跟李玉导演的绯闻吗?


方励:我没听到过绯闻,李玉是非常好的朋友与红颜知己。李玉导演是单身,她有绯闻很正常,但是你没有听到满天的绯闻,可能我们不是这样的人呗!我们目前合作状态,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电影搭档,而不是男女朋友!




范冰冰三夺影后:山东大妞真豁命



范冰冰一直是方励团队的御用女主角

当制片人方励和李玉导演组成了劳雷影业的黄金搭档后,他们的团队又增加了一名新成员,那就是大名鼎鼎的“范爷”范冰冰。她由于参演了《苹果》《观音山》《万物生长》,从一名偶像派成长为东京电影节的国际A级影后,但是方励却透露她获得影后时候,反而不在现场。



释凡:为什么从《苹果》起女主角都变成了范冰冰?


方励:一开始我们没有考虑过范冰冰、佟大为。因为李玉跟我有偏见,认为他们在06年时候是电视剧演员,没有什么电影作品,因为当时冰冰的印象是靠《还珠格格》出来的。最后,我们用了范冰冰,她自己做了很充足的准备。第一主角首选是梁家辉,他基本定下来以后,就在跟李玉在王京花的公司聊剧本,后来冰冰来了。


那天,她刚好素颜,以前我们感觉她很艳,觉得一个洗脚城里的洗脚妹非常夸张,脑子里一直没长这个心眼去想。后来我那天在美国,李玉给我打一个电话来,说范冰冰素颜有邻家少女的感觉。我后来坐飞机回来,下飞机都没回家,直接去了昆仑饭店,李玉在那里等我,冰冰来了。果不其然那天她的状态,跟李玉讲的一模一样。她那种普通邻家少女的感觉,就这个原因就用了她。



范冰冰有种邻家少女感觉


尤其她上来就拍了醉酒那场戏,从来没见过女演员这么豁命,喝了满满一瓶白酒和红酒,醉得稀里哗啦。那场重头戏拍完后,她吐得哪里都是,你真的被她那劲儿打动了,就说一个演员能这么玩命和拼,真感动我们。


《苹果》之后,我们遭遇了很多不顺利,电影被禁被下映。就这个过程中,冰冰亲自给我打电话,她说老方多大的事情,我跟你一起抗着。太牛逼了,就是一个演员给我打电话,我和劳雷影业被禁了两年,李玉、佟大为、范冰冰都是要被写检查的。从那个时候,冰冰和李玉就有一个约,那个时候《苹果》刚好获得了欧亚电影节影后,苏菲玛索给颁发的奖,所以每次影后都是李玉代她领奖,三次都是。大家已经变成一个好朋友了。



《苹果》由于大尺度激情戏被禁


所以有了《观音山》,那时候更蹊跷,故事被总局枪毙了,09年被枪毙得死死的。冰冰已经跟别人签约了。最后冰冰真是豁命,把人家约给解了,赔了钱上的《观音山》,那时候我们合作模式,不是花钱请你来演这个电影,而是经常在聊,你在做什么剧本?就成一个搭档了,你在写这个剧本,冰冰就作为一个原形在那里,所以不断用她。


释凡:范冰冰当初拿到东京电影节影后,并没有在现场是真的吗?


方励:她当时在韩国拍戏,你知道电影节这种事情,谁知道能获奖吗?东京电影节还十几天,最后穆晓光跟我打电话,他说老方你确定冰冰能获奖,我们就豁命。我说我他妈哪能确认啊。当时获奖时候真是一个意外,最后一刻我们都不知道。而且那天都以为没我们事情,就没想到连获两个奖,所以冰冰肯定很遗憾了。但是,冰冰肯定很开心,回来以后给她做了一个庆功会。冰冰就是一个大忙人,所以她每次都没赶上,已经三次了。



范冰冰凭借《观音山》斩获东京影后桂冠


释凡:如何看待范冰冰在您的电影里从偶像派向演技派的转变?


方励:我们永远说一个演员潜力在哪里?在导演手里,导演能不能识别,因为每一个演员不管怎么演,都是在演自己。所以每个演员的特性与情感资源,都是靠导演的!冰冰能每一次很出色,源于她跟导演之间的信任与了解。所以每次我都在跟经纪人在掐时间,因为每次要给她安排很多商业活动,我们怕这种活动,因为她回来不能进入状态。所以每一我们屡再强调,比如说《苹果》时候,坚持让冰冰去洗脚城体验生活,一定要学会捏脚,她就真学会了。这一点上,李玉和冰冰合作非常好。所以冰冰能够在李玉戏里出色,那是她们合作的结果。


释凡:大家都说范冰冰是业内最勤奋的女演员?


方励:我完全同意,说勤奋也是双关语。因为范冰冰是一个超一线演员了,团队给她接的商业活动、代言活动很多,加上这个市场要范冰冰的项目也非常多。好在这个山东大妞,身体太好,真能抗。我们拍《观音山》那场戏,特别感动我,在水坑里那场戏,她发着烧啊,早上以来,脑袋上贴一个膏药写着三个字“我病了”。就是冰冰像一个汉子,特别豁命。



范冰冰像一个女汉子




《二次》国庆档突围就靠死打



《二次曝光》成为国庆档唯一赚钱的国产片

从《苹果》赔本赚吆喝到《观音山》大获全胜后,“制片人方励+导演李玉+女主角范冰冰”拥有了更大的野心,他们一起合作拍摄了悬疑片《二次曝光》。谁都没想到他们在《铜雀台》《太极》《环形使者》《危险关系》等强敌如林的国庆档成功突围,成为了该档期唯一赚钱的国产电影。


释凡:陈国富当时在《太极》发布会说“我的片拿了好几次冠军,希望大家换档期”,《二次曝光》不仅没换档期,还成为唯一赚钱的华语片,能讲讲这事吗?


方励:那是我和李玉看了《黑天鹅》《禁闭岛》以后,萌发做《二次曝光》的冲动,我自己有女儿讲童年创伤和幻觉。那时候,有一个发行方就是现在蔡元领导的联瑞影业,还是原来团队去做宣传发行。我们决定就在国庆档不动了,这个片也比较现代和年轻,但是国庆档受冲击的不是对手,而是国庆高速公路不收费,三亿人都出行。但我们想都没想,也没做任何分析,就国庆死打,集体做的决定。虽然我年纪大了,加上我们都是年轻团队,我们一商量就死打。因为我们电影相比《太极》更年轻,当时就这么想的!



陈国富《太极》发布会叫大家换档期


释凡:当时《环形使者》突然以合拍片身份,杀进当时国庆档,您怎么看这种事情?


方励:这个不关我们的事情,你也知道这些境外的片都是垄断的,不管是批片,还是好莱坞分账大片,都不是我们能做决定的。而且快到国庆时候,快到26日时候,大家都在谈上不了。所以当时大家都说不管了,就已经决定这么打了,生打吧,初生牛犊不怕虎!



《环形使者》突然以合拍片名义杀进国庆档


释凡:《二次曝光》营销有何特别的策划?


方励:《二次曝光》整个营销策划很好的,当时我们五个团队搭起来的,有蔡元的联瑞、劳雷影业、范冰冰、冯绍峰陈璞,再加上我们请了几位:魏君子、孙玲玲、竹子。实际上,五支团队加起来的。我们做得最好的是把电影里道具拿到淘宝去拍卖,拍卖的收入捐给淘宝公益,淘宝给我们资源置换。我们做一个张北音乐节,还有最重要的是赶上《中国好声音》。我们也感谢韩寒,歌词是他免费帮我们写的,所以我们大胆用了吉克隽逸、李代沫。当时,他们还没有决赛,这一用《中国好声音》特别高兴,我们还没决赛,你们就用我们学员,这就是双赢。后来呢,《中国好声音》决赛时候,李玉和范冰冰又上去颁奖,背景板放我们《二次曝光》预告片。那一次,也是天时、地利、人和赶上那么一个好点。



范冰冰去《中国好声音》颁奖宣传《二次曝光》


广电审查制度:判死刑都给人申述呢




众所周知,方励最早拍摄《安阳婴儿》由于没有许可证,沦为了内地地下电影;他和娄烨导演合作《颐和园因为敏感问题,又遭总局枪毙;《苹果》由于激情戏影响恶劣,导致方励与劳雷影业被禁两年,甚至《观音山》也曾被枪毙过.....



释凡:《观音山》最早被枪毙,为何后来又上映?


方励:《观音山》最早不叫这个名字,我们报给总局时候叫《出轨》。然后那剧本被枪毙了,那是颠覆列车,三个少年想做一个大事,孩子捣乱吗,做剧本时候青岛列车出轨吗。这个点最早是好莱坞一个制片人,约我和李玉做一个短片,全球约了八个组合,亚洲就约了我和李玉。他出了一句话,有一个艺术家车祸被撞死了,你们出一个故事。我跟李玉就出了这个故事,后来对方不同意,要在美国拍。我说去你大爷的,这个电影不动了,我们把它留着拍成个长片。当时,我跟公司都被禁吗,08年时候把故事留下来,没敢做。想去缅甸做一个剧本,后来一打听那里乱,怕去了出不来,就没敢去。



《观音山》最早叫《出轨》


到了09年时候,距离我们解禁还有一年,我说制片人被禁了,编剧没禁,就报了这个剧本,但我跟总局说这个颠覆列车没颠覆成啊,他说不行你有这个教唆的嫌疑。虽然是未遂,其实是张艾嘉演的房东,发现三个孩子要闯祸,就用生命救了这几个孩子。原来戏剧冲突更激烈,枪毙以后就想要放弃了,刚好在汶川地震时候,宣传部副部长冯翔自杀,我在QQ上看到这个消息。看到他QQ空间里整个信息,他八岁大儿子去世了,他给儿子、母亲、哥哥、父亲写了四封信,他给儿子那封信看得我嚎啕大哭。他就觉得人世间没有什么搁不下的东西,他觉得儿子太孤独,他决定放下尘世间所有去陪伴儿子。


我让李玉和所有人都去看了QQ空间这封信,都被打动了。我们大胆设计一场戏,一个绝望的中年人,因为丧子想要自杀,但是孩子们把她救回来了。当她生命在回归的时候,她选择了离开,就想去探讨灵魂和生命。又不敢谈佛教,就隐晦去谈有来生,就是一个人如果他价值观念,他的精神,影响到他人,他人还在,他永远灵魂没死,就被通过了。




释凡:高军老师说跑《观音山》路演时候,自己冠心病都犯了,那次很累吗?


方励:我跟李玉陈柏霖跑了十二站,我很少因为疲劳发烧,但回来李玉和我都发烧,连包头都跑了。



释凡:您的《颐和园》也是被禁了,怎么看待这种尴尬呢?


方励:《颐和园》剧本是我跟娄烨导演一起,用三个月的时间修改的。《颐和园》剧本是过审的剧本,因为他改了,把政治表象东西去掉了。我们更多是讲人、爱情、追求,结果拍摄过程中,鬼娄烨又拍回去了,还没有备份,直接是死局。我们当时共识是让它过审的,肯定导演有自己原始冲动、不冷静,在拍摄过程中情不自禁又给拍回去了。那就没办法,掉沟里去了。



方励曾参与《颐和园》等片频繁被广电总局枪毙



释凡:您如何看待广电局审查制度的存在?


方励:任何一个国家肯定都有规范,审查我们反对不了,我们都可能觉得应该有。毕竟人口那么大,对青少年与社会的影响不好。这些年是越来越好一些了,比如审查的下放,比过去好多了。但是我对审查制度唯一不满意和吐槽,就是过去就几个人一开会,决定生杀大权。我一直呼吁要给创作者、制作者陈述的机会,不要黑箱操作咱们判死刑,还许人申辩上诉呢。我是觉得这些年是比以前好多了,大家可以交流、申诉、互动。只不过审片委员会的构成应该透明,因为透明有压力了,你说话有依据。还有《苹果》时候,我说过的这时代都进步了,你不能都是年纪大的人啊,对画面、台词的读解都要不一样啊!所以我觉得审查制度跑不掉,它存在是合理的,但过程是值得商榷的。但是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因为《后会无期》《水草》《万物生长》审片过程中,多少有几个来回,但是我们互动商量,都让过了。 




同韩寒合作《后会无期》大获全胜



方励与韩寒合作《后会无期》赢得六亿票房

制片人方励因为要营销《观音山》,结识了人气作家韩寒,两人后来一拍即合拍摄了公路电影《后会无期》,该片由于被博纳保底三亿票房,最终赚得盆满钵满,也成为资本市场上一大经典案例。


释凡:《后会无期》又是为何拍摄?


方励:我以前不认识韩寒,直到《观音山》获奖以后,我们考虑到要宣传发行。当时,我们在讨论营销MV,李玉和范冰冰想到请韩寒来写主题曲,因为我们都不是写歌的料。其实是李玉先认识的路金波,他们在传媒大奖颁奖嘉宾认识的。我们就看了韩寒小说,认识了路金波,当时还买了版权《光荣日》。就因为这个认识路金波,让他来牵线搭桥,叫韩寒看了电影。他看片蛮喜欢,后来李玉和范冰冰晚来一个小时,我们吃了一顿饭。两个女孩就请韩寒说写歌词吧,韩寒答应了,李玉还说我们付得起酬金吗?因为之前我们电影都赔钱了,韩寒说了只为朋友写歌词,给你开了价钱也请不起。我们就成为了朋友,我说科技他也不需要,赛车我也不会,我说有一天你想拍电影,我就给你当志愿者义工。


所以从11年聊到14年,他就始终没有一个完成的故事,13年的五一,韩寒说真想做电影了,我当天晚上就飞过去了。吃饭完,我们关门聊。三个人先做分工,我做制片人,韩寒做编剧导演,路金波负责商务。韩寒跟我们讲他脑子里的故事,第一个我没吭声,第二个他原来想写一个《东极岛少年往事》,什么中国最东边,一束光线打到的,就是有人居住的岛屿。我说这个有点意思,当天半夜凌晨就定了。后来,我们在剧本过程中,想了N个名,后来在成片时候,决定用了《后会无期》。所以就是三哥们一拍脑袋干,就这么干了。



《后会无期》同韩寒合作


释凡:博纳保底是怎么回事?


方励:这个是路金波搞的鬼,原来我建议是管他谁保底啊,就是我原来方式,闷头保底打到哪里算那里,管他呢!因为路金波没做过电影,他心里没底,我经常去现场说没问题。因为于冬一直在后面拱,他来现场我都不知道,于冬就来了现场看了片段,还不是预告片,那时还没拍完呢。看了前面拍的影像,于冬当时就开了一个三亿,我不干,还了一个价四亿,最后妥协三亿五。我是胆大不怕的,韩寒又是一个大IP,有那么多粉丝,但是从路金波风险控制角度,有人愿意买单,何乐不为?结果,从于冬买单,宣发他垫付了。还有他付了定金,我们也不用再投了,这是好事。结果电影成功,他赚钱更多,他担了风险,很正常。



博纳总裁于冬保底《后会无期》三亿五


释凡:如何看待有人说“《小时代》是真人版PPT,《后会无期》是真人版WORD”争议?


方励:不同意这个说法,我从电影本身,这是一个公路片,他剧情没有那么戏剧片。我更多说的是这个是一个文艺片,走的是人的情绪、命运、归属,我觉得是很好的跟它的影像人的情绪是契合的。可能是说有一些金句,就是韩寒的段子,大家会说这是个WORD。我不同意,因为电影首先是影像语言,你看演员的表演,那我觉得片里所有演员都演挺好的,蛮现代的公路片,我一直说这是一个好电影,它非常文艺情怀的,有时代特征的电影。所以我不同意是WORD电影,因为那就讲的全是台词构成的电影。他从太平洋走到沙漠,时空上走,包括火箭爆炸、卫星爆炸、偷车都很有趣的,有命运的和忧伤的地方。


释凡:很多人说《后会无期》不是韩寒拍的,有执行导演?


方励:这个完完全全胡说八道,因为之前方舟子在网上折腾韩寒,说他代笔代笔。所以我们剧本策划时候,就有言在先,任何人都不能替韩寒写一个字。因为没有不透风的墙,因为只有别人代替韩寒,那就早传疯了。而且我亲自在现场盯的。因为韩寒是新导演,他的摄影原来就是小伙伴,我一直就眼睁睁看着他把电影全部干完了,而且剧本是边走边在改,那火箭爆炸是最后一天弄出来的。我只有十天时间,给他做一个残骸,幸亏我自己有工厂,所以我完完全全作为鉴证人,亲历者的负责人,绝无可能。我们没有执行导演,不允许字幕打这个,我们只有第一副导演,只有第一副导演现场喊人,帮你清理以外,所有演员走戏、表演、机位应用,都是韩寒导演在把控。



韩寒绝对没有执行导演


释凡:因为《小时代》赚了大钱,韩寒才决定拍《后会无期》?


方励:这绝对不是,我跟韩寒第一次聊电影故事实在11年的1月前后,我们聊这个故事聊两年半,那时候郭敬明《小时代》还没出来呢。我就说韩寒贪玩,他老去赛车,他老谈几个故事,都是虎头蛇尾。所以我就不爱理他了,所以后来路金波跟我打电话说“老方,这次韩寒真要拍电影了”,我才去。


释凡:有人说两大金牌班底《归来》《窃听风云3》票房加起来都不如新导演《后会无期》,这是市场的浮躁与堕落?


方励:我不同意,当年我们看完以后,路金波还跟我们在后期公司赌票房,他悬赏谁赌准了,他付钱。就我赌准了,我判断是什么?因为韩寒有大量的粉丝,有很多80后读着他的书长大的。所以我认为粉丝能带来的效应,三亿左右。那我也参照了《小时代》,至少三亿左右。这个片卡司和阵容,如果说不是博纳给我们塞了一个《白发魔女》过来,这是一个过七亿的电影。




没有塞进来《白发魔女》,《后会无期》能过七亿


集体失误选错《万物生长》档期



《万物生长》档期选择失败

经过了《二次曝光》《后会无期》在票房上的大获全胜,身为制片人的方励同他的黄金班底,决定拍摄一部现实主义力作《万物生长》,但是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释凡:为什么会拍《万物生长》?


方励:那是李玉导演在跟我们商量另外一个剧本过程中,刚好看了《万物生长》的小说,最早李玉是喜欢《天下卵》那本小说。小说整个小说故事大纲提炼出来了,觉得风险比较大,因为那是古代的契丹王朝,我说这个得制作过亿,能不能《二次曝光》之后,再做一个现实主义,然后干《天下卵》,李玉说那压力太大了,过两年再拍。后来,李玉跟我说冯唐还有另外一本小说,叫《万物生长》,结果还在。还是路金波给问的,完全是机缘巧合。因为小说是现成的,李玉说想拍一个不一样的青春片,因为当时青春片泛滥了,就投资制作费五千多万拍的这个戏。


释凡:《万物生长》为什么会在《速度7》最火的时候,提前了档期呢?


方励:提档期很大程度是发行伙伴决定的。当初定的是4.24吗,我弟弟生日吗,对外也是这么讲的。当时是联瑞的蔡元跟我们讲的,他觉得后面还有《何以笙箫默》《左耳》的五一档太拥挤,就不如提前一个礼拜。但是提前一周,又有《速度7》,当时有邓超《分手大师》撞上《变形4》,两个电影Pk,走各自路线。他可能忽略了一点,就是《变形4》是3D的,而《速度7》是2D和3D通吃的,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发行策略上的失误。蔡元当时跟我拍胸脯说一切后果他承担,发布消息的前一天,我还跟他说“你想好了吗?”,因为我们不是干发行的,宣传参与的比较多,发行真的不熟悉别人排期吗?其实是发行伙伴做了决定,大家认这个账,算是一个集体失误吧。



提前档期撞《速度7》是失误



释凡:《红颜》《万物生长》都很感人的诀窍在哪里?


方励:李玉在我们这个劳雷影业团队里,有一点大家在一起做电影,我们只做有感而烦的电影,有真情实意在里面。我们不是为了做电影而做电影,为了能赚钱也好,能赚名也好,不是那样。所以我跟李玉之还有四个剧本扔在那里,都是某一个点没有突上去,就不做了。《苹果》也是这样,以前是《生死北京》完整剧本,到了05年时候,感觉有个冲动就丢,把辛辛苦苦做的剧本就扔了。所以我们做剧本的原则,所有凡是感觉不到的就不动。



十年赔钱四千万:拍电影要赚一条命



方励拍电影是因为有一种特殊的热爱

从最初拍电影十年赔了四千多万,到《观音山》才开始赚钱,制片人方励当真感触颇深,他认为自己拍电影是为了赚一条命,希望自己能拍到八十岁。


释凡:方总您老说自己赔钱,您的资金来源是?


方励:我的薪水啊!你想《观音山》后,基本不赔钱。之前,一直在赔钱,但是我没有动自己科技公司的钱,都是我每年的薪水啊。我从2000年开始这十年是赔钱,赔了4000多万。因为我管那么多公司,工资高啊。我也没动家里财产、科技公司的钱,我兜里有多少钱,就干多少事了!


释凡:您做电影目标是什么?


方励:从我自私的角度,赚一条命呗。什么概念,做两个职业生涯,一个是科技职业生涯,另一个是电影,就是能做得更好。如果说具体目标,一直做到做不动为止,最少干到八十岁。所以我要说电影是要干到死的。



未来重视原创项目:跟韩寒会有合作



方励声称肯定会跟韩寒继续合作

方励除了透露了自己最新电影计划,以及跟韩寒日后合作的一些动态。


释凡:劳雷影业有何最新计划?


方励:我们现在手里在策划自己发起的,已经在动的有三个项目。第一个是《消失在印度洋》,这是一个海上灾难大搜救项目,我干海洋出身的,也是源于热爱。再一个就是真实历史事件启发,我跟李玉导演正在做的一个项目,改编自日本的小说》《阳光劫匪》,改编权已经购买了。还有一个是吴妍妍有关的,吴天明青年电影资金我们发现一个种子项目,想要培育它,这三个项目在手里都在动的。


释凡:韩寒要拍《三重门》等电影没跟您合作吗?


方励:韩寒自己成立了亭东影业,发布会也邀请我去,也谈了合作模式。目前,剧本也在打磨阶段,没到最后拍摄日期,这个模式跟以前不一样,以前韩寒自己没有公司,所以完全是劳雷影业承制的。以后呢,肯定要合作,但目前还没有具体落实。


释凡:有人说您做文艺片是没资源做《寻龙诀》《盗墓笔记》那种大片?


方励:好吧,其实我们看看历史,前面可能做了几部纯文艺片。因为当时也没有商业市场去回报,如果用你的薪水来做电影,肯定做不了大片啊!在当年根本回报不了的时代,我肯定不能去做大制作商业电影。我们回头看,当初《盗墓笔记》我只是听说,也去问了,但是没了,就是下手晚!如果《盗墓笔记》在我手里也会做,这本书虽然没看,但朋友们跟我讲,其实都是科幻和奇幻,我蛮喜欢的。只是说确实没有拿到这个资源,包括《三体》都是下手晚了。其实我们自己团队手里,还是强调原创,我们团队自己原创点子都没有用完呢。



下手晚没买到《盗墓笔记》版权

买票房丢人,谁也不应扰乱市场



方励是一个非常敢说实话的电影人

吴天明侄女吴妍妍曾说过“方励是一个性情众人”,的确在本次访谈中,制片人方励回答买票房、保底发行、电影市场等争议问题,都是热情盎然,全神贯注地侃侃而谈。他从不避讳任何与电影有关的敏感问题,他说只要是与电影有关的话题,而不是在问股票、证卷、游戏,都可以谈。


释凡:如何看《捉妖记》《叶问3》因为买票房被总局批评?


方励:买票房当然是不合适的事情,具体我也不太了解,都是传言和网上听说的。当然我是觉得,《捉妖记》为了打过《速度7》做了动作,但是买票房会丢人啊!《叶问3》听说是资本运作,资本运作方式听说了很多,就是票房证券化。我这边贴了钱,那边多少倍回来。所以都说《叶问3》扰乱了市场,但我不清楚具体的事实。



释凡:如何看待7天拍摄完成的综艺电影?


方励:那是电影吗?那都不是电影,我觉得在这个电影市场不成熟的阶段,那都是特别不严肃、不不负责任的方式,会毒害市场,让观众倒了胃口,最后会伤害到这个市场的。我是不支持这种做法的,因为电影还是千千万万的人,人家买票掏腰包来看电影。我们能不能严肃点、认真点,而不是投机取巧。



认为七天拍摄综艺电影是投机取巧


释凡:如何看票房保底?


方励:保底是很正常的,如果保底是建立在对一个影片的信心,而不是恶性的竞争,让水涨船高,这是伤害的。还有所谓金融运作,那帮不了电影,伤到电影。保底是全球通用的,就是你也可以接,他也可以接,你有多大信心,你越看好开的价越高,你越有信心了,会卖力。


释凡:如何看待《太平轮》保底八亿,最终只有两亿票房?


方励:这个我后面故事不了解,保底八个亿,这是当年吴宇森导演《赤壁》。我估计是发行公司看前面的业绩,加上两部电影保八个亿,每个四亿,觉得当时市场能够达到。我不知道哪一家保底的,保底八亿那就砸了吧。



《太平轮》保底发行砸了


释凡:如何看待内地市场蓬勃发展?


方励:电影跟中国人口相关的,电影的持续发展还会很多年,很快几年内变成全球第一大市场,我觉得一定会超过北美,再翻倍。因为人口数量摆着呢,所以屏幕数量继续增加,成长的空间很大。有利有弊,利肯定不用说了,弊是内容与制作跟补上,所以我一直呼吁的是要重内容、创意、人才。


释凡:如何看待好莱坞对中国内地的冲击?


方励:我是觉得它有一个尽头,所以内地电影发展要靠内容取胜,而不是靠工艺取胜。电影到了这个时代,好莱坞技术中国都能用了,花钱请就行了。自己也需要工业基础去成长,最重要的是电影需要自己创意和文化,我们几千年的文化,经历了这么多时代的变革,多少故事要讲?好莱坞最后进入中国市场,分中国票房一定会做中国电影,拿你技术、资金、管理模式做中国电影,才能长此以往扎下根来。如果仅靠好莱坞目前氛围,打到一定份额,最后你会占到一定份额,那最后国产电影会占上风的。


释凡:都说您是唯一一个不向钱看的制片人?


方励:因为我做电影不是因为钱和生活去做电影,而是为了喜欢电影而做电影的。那我肯定是对我个人来讲,作为一个制片人和创作者,做电影最大价值是能留下来,感动观众,那是买不来的。钱可以好赚,而观众的掌声和眼泪是买不来的,所以这是一个长远的文化价值,这是有生命价值的。




释凡:给电影后辈一句忠告,您会说什么?


方励:我的忠告就是永远要做自己,永远不要东张西望,第一别害怕,第二别犹豫,走自己的心,观众会给你回报的。你一定要走心,一定要动情动心才能感动观众,你花那么多心血去做电影,最后这个电影会留在历史上,这是你生命的一次纪念啊!那比光赚几个钱有效的多,还有当你脑子里天天看到是资本的时候,你失去了创作的素材了。你不在人群中生活了,因为你参与到买卖中去。所有的创作人群,我忠告是不要脱离观众,不要脱离生活,活在自己的精彩世界里,有感而发制作电影。


释凡:毒药网APP网友们非常看好您和您的新片,您对他们有何要说的吗?


方励:那就是毒药网的网友粉丝,我当然希望你们对电影这么热情,让我很感动。希望你们能够为《百鸟朝凤》这样的好电影去支持与传递,对于烂片就毫不留情地开骂!






关于释凡

释凡,京城资深影评人、记者,曾任夸克电影网主编。

关注他微信公众号:seafans-movie  

微博: http://weibo.com/seafans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释凡说电影 微信二维码

释凡说电影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