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伞兵队》总制片李延平:裤裆藏雷爆发审查更严,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2016-08-26 释凡 释凡说电影 释凡说电影
请点击 ↑ 蓝色名字「释凡说电影」快速关注本公众账号

北京广电影视传媒有限公司CEO、执行董事的李延平,揭秘如何避免抗日雷剧?一剧两星、一天两集,造成二线台买不起新剧?为何说收视率是万恶之源?《雾里看花》《第一伞兵队》《气喘吁吁》《巨额交易》《投名状》得失,透露一年能制作出一万四五千集的电视剧,为何只播是一半多一点,为何许多公司都严重亏损!!!

 

      李延平,北京广电影视传媒有限公司CEO、执行董事,著名制片人,从最早投资《集结号》《投名状》《赤壁》等电影巨制,进入影视行业,到参与《雾里看花》《气喘吁吁》《女人的抗战》等影视剧 ,以及担当《房战》、《第一伞兵队》,《煮妇的幸福生活》、《擒狼》等精品剧的总制片人,在国内夺得众多奖项与影响力。


       2015年,他和他的团队推出了一部令人惊喜的热播剧《第一伞兵队》,不但展现了一个不为大众所知的抗战内容,更开拓了同类题材的内在深度,堪称良心大戏。他告诫自己要用良心去做事,千万不要想用投机心态来做事,毕竟这是一个行业,需要拼实力。


        此次接受专访时,李延平透露了目前全国电视剧生产量每年大约一万四五千集,但真正可以在卫视及央视黄金时段播出的却只有8-9千集,当然这其中也有专门做行业剧,地面剧的。因此,这就意味有一些戏很难收回成本,导致许多公司产生了巨亏。抗战剧的审查越来越严格,包括一剧两星、一天两集,看上去是“好事”,却是一把双刃剑。而古装偶像剧这种“超级IP”与“超级制作”的赚钱产物,都被具有大实力的公司紧盯着,如果要触碰,必须要相当慎重。


北京广电传媒希望能造出“星”


徐冬冬是北京广电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合作艺人


释凡:您对公司签约艺人方面,有没有目标与规划?

李延平:我希望能造出“星”吧,但造星需要机会,需要演员自身的素质,需要好的作品,好的角色,也需要炒作,更需要有宣传。基于这几方面,公司有意识给他们量身打造,不论是公司拍的戏,还是参与其他公司的戏,我们希望多给演员一些机会。公司签约的高丽雯、薛浩文、宋雷涛等都是非常好的演员,他们也非常努力,我相信他们会成功的。


释凡:如何看《余罪》后,徐冬冬目前发展得最为顺畅?

李延平:徐冬冬这个演员非常非常地刻苦努力,她非常注意自己的发展,也给自己一个比较准确的定位,我觉得她有机会脱颖而出,成为一颗耀眼的明星。我们诸多演员,都具备成为明星资质,有些人上去了,有些人没上去,就是作品。她最近出演《余罪》剧本非常好,徐冬冬又将剧中“大嫂”沈嘉文饰演的非常到位,得到了观众的认可和喜欢,所以她现在确实人气飙升,片酬飙升,接片不断。今年她主演的几部大电影还会陆续和观众见面,到时观众会看到一个全新的徐冬冬。


回应《集结号》《投名状》《巨额交易》争议




       在2008年之前,北京广电传媒主要参与投资《集结号》《赤壁》《投名状》《画皮》等电影大片。尽管当时《集结号》发布会上,王中军和冯小刚曾经声称这个戏如果要赔本,自己宁愿认赔20%,也要拍出这部片。北京广电传媒认为《集结号》团队好、导演优秀、剧本有情怀,还是参投了这个项目,最终内地票房突破2.6亿,不仅是年度票房总冠军,还获得了金鸡与百花奖最佳影片的大奖。

   


《投名状》曾遭美国退片


释凡:斩获金像金马双项大奖《投名状》内地能有两亿票房,美国为何才有19万票房?

李延平:美国人更想看李连杰的功夫,这部电影中,他打的少,文戏多了点。美国对中国文化,只知道是中国功夫,李连杰在美国有一定知名度,他们要通过他看中国功夫,不打他们自然不喜欢。



《气喘吁吁》败笔是导演


《巨额交易》故事准确度没达到


释凡:如何看待《气喘吁吁》《巨额交易》铺天盖地的差评?

李延平:观众口味是各有差异,《气喘吁吁》其实剧本非常好,葛优在里是男一号,包括林熙蕾、刘桦、张秋芳、陈柏霖、傅彪、梁天在那个时代,还是很有影响力的演员。要知道葛优是非常有号召力的,问题出在了导演,编剧出身的他第一次担当导演,对电影叙事与镜头上把控,都有一定问题。


《巨额交易》严格上说马俪文从文艺片转变到商业片,马导很用功。蓝正龙、韩彩英、乔任梁也都是不错演员,故事立意上是好的,但是准确度没达到,再就是发行工作也做的不到位。我觉得观众水平越来越高,看东西也越多了,好莱坞和各种欧洲电影看多了,如果你没有各种让大家期待的东西,大家一定会骂娘的。所以我一直说做电影要慎重,你必须看到观众喜欢什么,而且你要看到他们不光是今天喜欢什么,还有明天喜欢什么。


释凡:以后在电影方面有什么样动作?

李延平:公司最近将香港一个著名演员和导演的工作室签了过来,未来准备要重点去抓电影由于中国电影审查制度的特殊性,要求我们一定要具备强烈的政治敏感性和商业敏感性,无论今后中国电影是否进行分级管理,我们都应该保持电影人应有的良心,踏踏实实做剧本、踏踏实实拍好片,你对得起观众,观众就会给你好的回报。我个人希望抓出一点有反思,有中国优秀品质精神的、有点让观众在娱乐当中,体会到正能量与情怀的东西。


揭秘《雾里看花》《房战》等剧情况




释凡:如何评价《屋里看花》这部精品大戏吗?

李延平:《雾里看花》它的核心故事是“鉴宝易,鉴人难”。09年开始做的这个戏,复播率很高,剧本获得2010年十佳原创剧本殊荣。李幼斌是非常优秀的演员,他是非常认真看了剧本,也很喜欢这个角色。


李幼斌小宋佳这对“父女”组合,是这部戏的亮点,戏中父亲在整个对外是一个高大上的“大人物”非常狡诈、凶狠,到女儿面前就没辙了,这在当今社会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很强势的父亲,一到女儿面前就傻了,就弱智了,就没辙了。当时,包括邢佳栋和张博通过这部戏,也是人气有所提高的。



《房战》讲了一个公平的主题


释凡:如何评价斯琴高娃主演《房战》这部戏吗?

李延平:《房战》是一个家庭伦理剧,我们当时抓这个题材是抓社会热点,整个讲述的是亲情在利益面前,讲了一个公平的主题,这个戏也是非常好。斯琴高娃老师,我是认为非常敬业的老戏骨,因为是家庭伦理戏,动作少了点,大量是文戏,当时她是59岁,背台词是非常痛苦一件事,但老太太确实非常敬业。我觉得她在以往角色诠释中,都是非常强势的角色,都是太后、皇后,我们这个角色是窝囊的一个角色,她曾经私下跟我们说,“演的很压抑”。


释凡:《房战》《雾里看花》这种内地题材,为何选用香港导演钟少雄?

李延平:跟钟少雄合作是有渊源的,主要《屋里看花》合作很愉快,就进行了第二次合作。他在国内时间很长了,其实对国内情况的理解,真不亚于大陆导演。他在导演认知与水平上,绝对不会拍走样。



《第一伞兵队》改编自王外马甲的小说《战场上的蒲公英》


释凡:为何会拍摄抗日大戏《第一伞兵队》?

李延平:肖湘山发现了王外马甲的小说《战场上的蒲公英》,拿到我们公司。我们公司对题材选择上有独到的眼光。当看了小说之后,发现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由于从来没有人在抗战时候写过空降兵,我们觉得题材上有特点和优势,就选择拍摄。


释凡:《第一伞兵队》为何会选用李洋做艺术总监、桑华做导演?

李延平:做军旅题材李洋老师算是业内“大咖”,我们跟李洋老师合作,主要考虑他对军旅题材的把握异于常人,他又有很强的策划能力和军事上的专业知识。所以从剧本初期,就请他过来做艺术总监。桑华导演是八一厂的,把握这类题材,也有优势。


《第一伞兵队》揭秘民国腐败与汉奸?



李延平则认为自己操作比较成功的项目是《第一伞兵队》


     民国抗战大戏《第一伞兵队》总共有三个亮点:第一,首先是故事非常好,首次反映国军到我军的第一支空降兵的军旅题材,讲述了以蔡智诚为代表的一群学生兵的成长过程;真实的反映了抗战时期伞兵的成长,其中包括历史上真实发生的三次军事上行动都进行了表现;第三,装备、训练、演员造型,肌肉男等,很吸引女性观众,谍战部分也是惊心动魄,非常好看。


       曾夺得“好男儿”冠军的蒲巴甲是有人推荐给李洋老师的,而貌美如花的当红女星徐冬冬担当女一号,邵兵、李立群、张光北这些实力派当充当绿叶。在李总看来,这种搭配在今天也是不过时。


邵兵是伞兵队真正的灵魂


释凡:如何评价邵兵、李立群、张光北的表现?

李延平:三个演员都是实力派老戏骨,他们非常喜欢这个题材,也喜欢这里面饰演的角色。张光北是国军司令,也是女一号父亲。邵兵是伞兵队真正的灵魂,蒲巴甲蔡志成是一种传承,从一个军人变成指挥官,就是靠席队长的精神支撑的。李老师是男一号父亲,我们要讲一个贵州遵义的儒商,他这个角色是没有争议的,他们确实为这个戏增色不少。


释凡:邵兵与蒲巴甲的关系,有人认为很像《伪装者》中刘奕君与胡歌,有没借鉴?

李延平:有没有借鉴,没有跟编剧去探讨,因为戏剧上很多关系是雷同的,好看就好。



高天在片中大放异彩


释凡:名不见经传的高天为何在《伞兵队》中大放异彩?

李延平:高天是个非常好的演员。本剧里的大反派,是本剧又一个亮点。唐壁这个反面角色是本剧的“动力泵”,他的表演非常到位,该剧在央视播出期间,我有位邻居大姐见到我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唐壁什么时候死?他太坏了!”观众恨得咬牙切齿,就说明他把角色演活了。剧本赋予这个人物一些传奇,所以他成为一个亮点。我们开座谈会讲了,他就是一个教材式的人物,据说还上了电影学院的教材。


释凡:《伞兵队》为何有很多国民党军队腐败、坑害百姓、谍战的细节?

李延平:说句实话,为拍当时国民党,大家也查了很多资料,解放战争到了后期,国民党确实也是大势已去,我们是真实表达。


艺术总监李洋曾想做得跟其它戏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对战争的反思。我们不能一味仅去讲战争的过程,能够从过程中有不一样的反思。到后面谍战,明着讲就是剧情,不能三四十集都是动作戏,那你肯定埋着一些东西,需要谍战来支撑,从创作初期就是这么设计。


释凡:《第一伞兵队》最大遗憾是什么?

李延平:最大遗憾是应该把整个策反这一块儿,再拍个四五集就完整了,当时,我们不太想过多的描写共产党和国民党之间同胞之间的厮杀,就把这一块儿就给扔了,剧本确实写了。当时我们也想留一个开放式结局,有机会还希望拍《第一伞兵队》第二部。


抗日雷剧是哗众取宠,不要怪红色保护月



“裤裆藏雷”爆发了抗日雷剧的巅峰


       现在抗日雷剧太多,各个台审查都很严格,对此,李总表示,近几年各行政主管部门、电视台都有比较严格的审查标准,审查抗日雷剧是广电总局的明确要求,本来“手撕鬼子”“一箭射死一串”等乱七八糟东西出来以后,反映就很大。最后出现一个“裤裆里掏手榴弹”事件后,就真正爆发了。


      雷剧确实也能拉动收视,观众只要看到打日本鬼子,怎么过分都愿意看。李总认为,这也是一个矛盾,但是确实不能出,那不是良心之作,那是哗众取宠。他认为要避免抗日雷剧,应该从源头抓起,只要大家尊重历史,确实从编剧、制作公司、制片人关口上把好关,就能避免雷剧出现,制作公司不要一味去迎合所谓市场,真正去负责。面对中国这一段灾难历史,不能胡乱戏说,不能没底线去迎合编织所谓“雷点”。


释凡:某位制片人说现在抗日剧审查严格了,《伞兵队》能播出就是胜利,您认同这种说法吗?

李延平:我不认同,他的声音不代表市场的声音。


释凡:有人认为抗日剧泛滥,跟总局红色保护月有关,您认同吗

李延平:应该是两分法,刚才我讲了这种抗战题材,对于老百姓是永久话题,也是永久可以做的题材。可能很多人讲有什么保护,我觉得到九十月份,甚至有一些大节日里,总局有一些规定,这个也是配合政府宣传。这也不是主要原因,我觉得还是题材老百姓喜欢,收视有保障,风险小,影视公司就愿意做,并不是非拥挤到每一个播出季来做。


《擒狼》《猎擒狼》等新戏都是强情节



     

释凡:今年北京广电即将推出剿匪大戏《擒狼》有何看点

李延平:《擒狼》是一个中国的西部片,大漠、土匪、厮杀-----,我们在敦煌那边拍的,那边的地形地貌,非常好看,强情节剧,反映建国初期盘踞在甘肃、宁夏、陕西的部分国民党残部、当地的土匪,趁我人民解放军抗美援朝期间,妄想配合台湾反攻大陆,被我人民解放军一举歼灭的故事。该剧目前正在发行,期待与各电视台合作。


释凡:男女主角为何启用蒲巴甲、刘萌萌?

李延平:蒲巴甲本人就是男一号的最佳人选,非常贴切,这部戏他的表演非常到位,观众将来可以评判。选刘萌萌为女一号,不但是她在《寂寞空庭春欲晚》大受好评,我是看了《历史永远铭记》她演苏菲,才关注她。女一号胭脂马,感觉跟她比较贴的。


释凡:北京广电传媒今后影视剧计划能透露下吗?

李延平:正在筹备一部反特谍战剧《猎豺狼》,它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强情节戏,主要描写1上海解放前,国民党特务组织企图谋杀我华东主要领导人,我军一举破获敌特的戏。


收视率是万恶之源,二线台卖不起新剧

     


      

释凡:“一剧两星”、“一天两集”后,您希望有调整吗?

李延平:我希望马上调整,目前一剧两星造成结果,并不是总局想看到的。总局是想让老百姓有更多选择,但最终结果是什么?除了一线台外,二线台的新剧购买能力大大下降,原因就是:成本压力过大,比如:单集100万的成本,四颗星是平均每家出25万,压力不大,而现在两家平均购买价格为50万,不是特别好的戏,二线台轻易不会出手购买,干脆买二轮甚至N轮的的精品剧,因为价格便宜,反正都有收视率;再就是剧中不让插播广告,使得电视台广告收入下降,购剧资金不足,越没有好剧,广告商投入越少,周而复始,恶性循环;最最要命的是收视率考核、对赌------,我觉得收视率是万恶之源。


你没有钱就没有精良制作,你没有精良制作,老百姓就不看,尤其现代戏。战争戏好看,但是拉不来广告,广告商不认战争戏,所以这就是矛盾。


如果你可以做成一剧三星,甚至放开点,可以插播广告,恐怕大家活路就多一点,电视台多点收入,制作公司也有信心真正去抓出点好东西。


                                


释凡:以后会不会改成“一剧一星”?

李延平:“一剧一星”是总局最希望的结果,但我觉得道路还很漫长。政府愿望当然是好的。但现行体制下我认为真的很难,除非全部走向定制机制,因台而益,精准投放。


释凡:如何看待现在影视剧都在拼演员、拼题材、拼平台,就是不拼剧本的情况?

李延平:这种现象是逼的,我也不评价哪对哪错,但错在将来,包括电影市场还是要拼剧本与故事,现在这么大产量,编剧也很无奈,什么样制作公司都有,什么样制作公司老板都有。因为这一块儿在当前经济这么不好情况下,这一行还是块热土,包括资本市场,恐怕有些人不是想拍一部戏,更多是资本运作,或者在财富上有所获得吧。这个拼,我们也是改变不了的。



湖南卫视全时段永远是第一


释凡:业内都说谁的偶像剧夺得了湖南卫视黄金档,谁就是收视率老大,您认同吗?

李延平:湖南卫视目前是现象级的台,它全天每一个时段节目,都有固定观众,湖南台观众偏年轻,我们过去说主流观众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初中文化的妇女,这个观点不对。湖南台观众群体非常大,它给观众什么,观众就吃什么,它这种现象是独一无二的。


      李延平透露,作为CEO、总制片人,感觉责任重大,每一个项目千头万绪的事情太多了,无论如何,只有尊重市场、尊重艺术、尊重观众,认认真真抓好影视剧的每一个环节,才能奉献给观众一个好的产品。


        他希望网友能够关注他们公司,关注公司的每一个产品。



北广传媒有限公司CEO、执行董事的李延平接受访问



关于释凡

释凡,京城资深影评人、记者,曾任夸克电影网主编。

关注他微信公众号:seafans-movie  

微博: http://weibo.com/seafans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释凡说电影 微信二维码

释凡说电影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996
点赞 4
更新 8月28日 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