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拍牌难的治标与治本

MiVo的车库 2014-03-19

星期一,我的同事小石头一大早就闷闷不乐地坐在办公室角落的座位里,不用猜都知道一定是周六拍牌没拍中。这已经是他连续第四次拍牌不中了。从去年12月第一次拍牌失败之后的淡定从容,到1月份的无语苦笑,逐渐转变为2月份的失望和焦虑,进而是3月份的沮丧甚至愤怒。小石头脸上的表情就跟上海拍牌中标率一样,一次比一次糟糕。


3.15当天,上海3月份私车牌照拍卖结果出炉,中标率仅12%,平均8个人抢一张牌照,比上个月的16%又降4个百分点。过去的一整年,上海牌照中标率一路下跌,从去年3月的38%,一直跌到了现在的12%。仅一年时间,拍牌难度就增加了三倍。


因为焦虑,所以疯狂


上海是中国最早进行私车牌照拍卖的城市,这块小铁皮的价格从最初的几百元,一路上涨到最高九万多元。由于最高警示价规则的设置,以及2014年全年统一的警示价72600元,今年全年的中标价格最高也就只能是7万3千多了,上海车牌不会再像2013年那样疯狂地上涨,但这种规则却使得上海拍牌变得越来越像北京的摇号那样,拼起了运气、拼起了人品。虽说上海拍牌的中标率还是要远高于北京的摇号,但不同于摇中后几乎不收费的北京摇号,上海拍牌在中标之后可是还得付出7万多元的真金白银!



沪牌何以在荣膺“最贵铁皮”后再获“最难铁皮”殊荣?


按许多媒体说法是:一方面由于之前数月里多次屡拍不中的“雪球效应”使得拍牌人数累积增加;另一方面,大批的无车市民参与竞拍,更把拍牌人数推到了历史新高。而相对应的7400个沪牌额度,则依旧继续着上海车牌投放总量收紧的趋势。僧多粥少,不难就怪了。


不过很显然,以上说法仅仅是表面上的,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在于人们对于政府进一步限牌限行的预期。


本月初,有媒体报道《上海交通发展白皮书》即将发布,称将出台设置沪牌竞买人资格、外牌长期管理措施等政策。众多非上海户籍者便担心以后无法参与上海拍牌,从而选择“提前入场”,而更加“珍贵”的沪牌则让更多上海市民希望趁早拍得车牌。而加大对外地牌照汽车限制力度的传闻更是让许多上海人陷入忧虑,虽然除了上下班高峰总共4小时的高架限行外,目前上海市还未出台任何针对外地车牌更严厉的限制政策,而且上海人上外牌在上海极为普遍,如果当真要推出类似的政策阻力也会很大,但是由于有着北京超严限外牌的政策先例在前,上海人的担心却难以消减,“没有沪牌寸步难行”的重度焦虑不断地助长着沪牌的疯狂。



开源节流,或可治标


虽说,让人人都能拍到牌并不现实,但让拍牌中标率保持在合理的范围内却也是有计可施的。


清楚了“最难铁皮”的成因,也就是车牌少、需求多、人心不稳,那么解决之法似乎也就很明显了,无非是“开源、节流、安人心”。


所谓“开源”,也就是增加车牌的投放量。这一招多年前也曾用过,2007年底,面对疯涨中的上海车牌,上海市在2008年1月一次投放16000张车牌,瞬间就把平均成交价格从2007年12月的5.6万元腰斩过半,跌至2.3万元。不过以目前的宏观大势,机动车限行是全国的大趋势,而且每年上海市机动车牌的投放总量是有规划的,某个月的集中增发,从本质上只是寅吃卯粮的做法,是不可能持续进行的。而没有大规模且持续的“开源”是无法解决目前上海拍牌难问题的。


那就“节流”吧,也就是减少参与拍牌的人数。


不过,诸如通过户籍限制外地人在沪拍牌的提议就有失公平了,也太过小家子气,外地人在上海工作,为上海经济出力,为上海财政交税,凭什么不给人家拍沪牌?没道理的嘛,把户籍歧视再引入拍牌领域,必然是找骂的。更何况,参与拍牌的毕竟还是“阿拉上海人”占了绝大多数,限户籍拍牌对于减少拍牌人数的实际作用有限,既无大用,且又找骂的事儿,不做也罢。


相比之下,限制尚未购车人员参与拍牌,这才是最直接的快速提升中标率的办法,同时,也是缓和民意,且引发不满最少的办法。


现在的状况是,一方面大量无车族对拍牌的热情参与,另一方面是有车无牌人群的重度焦虑与愤怒。连拍几个月拍不中的大有人在,等三张临牌都用完后,新车就得停在小区里生锈,不仅如此,还有滞纳金等着你呢。而这一切最后获利的只能是上海国拍公司了,6万多人,每人每拍100元的手续费,收入相当不菲啊。


如果要求有了新车才能拍牌,参与竞拍人员必须提供发票等车辆购买证明,才能领取标书参与拍牌,这对于那些还没有买新车的拍牌人员而言,失去的也仅仅是“提前入场”,提早把沪牌落袋为安的机会而已,并未伤及他们的核心利益。而对于那些“待牌上路”的人们而言则是天大的利好。要知道,现在每个月上海参与拍牌的人数要明显高于全上海的新车销量,再除去很大一部分上外地车牌的新车,这么一算,不难推测出这样一个结果:在参与拍牌的6万多人中,很大一部分尚未购置新车。


可以想见,限制“无车拍牌”,将使参与拍牌的人数大大减少,这至少会在短时间内,有效缓解上海拍牌难的困局。


属性回归,方能治本


当然,限制“无车拍牌”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拍牌难的问题,至多也只能延缓,毕竟全国限行是大趋势,但这并不是说没有更进一步的办法可以治本。至少,对付车牌贵拍牌难,政府还有着一招“杀手锏”。


是的,那就是全面禁止上海车牌转让过户。


汽车牌照的拍卖,本意就是以价格作为杠杆,调节市场对车辆的需求,而牌照本身却并不是商品。但是由于车牌是可以有偿转让的,这也就是等于认可了车牌的自身价值,车牌也就成为了某种特殊的商品,既然是商品,那么就自然会遵循商品的经济规律,再昂贵再难拍再抱怨再愤怒,也都是无法从根本上避免的。



现在的状况是,虽说上海车牌拍牌价还是7.3万元,但一张上海的二手车牌却已经涨到了10万元!而且行情还在看涨。纵然以目前的规定,上海车牌得在拍下后三年才能转让,但是花7万3,就能买到一件市值达到10万多元的商品,你会觉得不值吗?


但如果上海车牌不能转让过户,那么还会有黄牛大叔参与炒车牌吗?如果车牌不能转让过户,不能卖,只能自己用,那么沪牌也就失去了“保值增值”的功能,如果仅仅只是为了上下班高峰时段的4个小时高架路权,会有多少人会去花那数万元呢?要知道,就算你的外牌车在高峰时段违规上了高架,也无非是罚200元了事,以现在7万多的拍牌价,那可以罚好几百次啊。


弱化甚至取消上海车牌的商品属性,才是从根本上解决上海车牌难题的办法,正如禁止和限制房产买卖可有效抑制房价过快上涨一样。刚性需求虽然强大,但是,没有了车牌或是房产作为商品属性的价值支撑,还会有那么疯狂吗?


我们可以看到,限制房产交易的方法,全国众多城市都已经开始执行了,但其对于房价的抑制作用却很大程度取决于地方政府的决心与态度。要解决上海拍牌贵拍牌难的问题,只要勇于采用禁止车牌转让过户的办法,那也是可以做到的。毕竟,车牌不是房产,既不是必需品,也不应该是商品,而只是用于城市管理、机动车管理的一种工具,那就让车牌回归本初属性吧,属性回归后的车牌,还会有多疯狂?


对于小石头来说,买车之后的喜悦,已逐渐被拍牌纠结冲淡。第四次拍牌失败之后,他毅然选择了高价黄牛代拍,以另一种方式加入滚雪球大军,默默地等待下一次拍牌的到来。


更多精彩评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ivoGarage。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