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5年,科幻界大咖都关心啥?

2016-09-09 新华社 我报道 我报道



9月8日,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在第27届科幻银河奖颁奖典礼上宣读颁奖词。 新华社记者 李一博 摄


   作者:刘伟、张春晓

 

郝景芳的《北京折叠》继刘慈欣的《三体》后再次斩获雨果奖,“中国科幻”的话题一度在国人的欢呼中几乎“占领”微信朋友圈。8日,中国科幻大会正式开幕,银河奖和星云奖颁奖、科幻嘉年华、科幻高峰论坛等一系列活动应接不暇,但在多数人眼中,科幻在中国仍然是小众、“高冷”的代名词。如何更好地发展科幻产业,让科幻走进更多人的心里,科幻大咖们如是说——



话题1

中国科幻产业发展现状与趋势


姚海军

《科幻世界》杂志社副总编

从清末民初中国科幻萌芽至今,科幻产业发展已经超过百年,虽然在动漫和游戏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从出版和影视这两个最具指标意义的方面来看,发展仍然缓慢。

 


1979年创刊的《科学文艺》后更名为《科幻世界》。 《科幻世界》杂志社提供图片


美国科幻产业发展的100年,是持续发展的百年,经历了1920年的杂志时代、1960年的图书时代、1977年《星球大战》开启的影视化时代,科幻大片逐渐取代了科幻图书的利润中心制。而中国科幻自1904年的《月球殖民地小说》萌芽开始,几多波折,几番兴废。2010年刘慈欣的《三体III》出版后,中国科幻并未经历杂志时代自然过渡到图书时代的阶段,而是伴随着爆发式的市场需求,突然出现了游戏、出版、动漫、影视并行发展的态势。

 

我国科幻产业的发展在1979年《科学文艺》创刊前,甚至在刘慈欣的《三体》出版(2008年)之前,是很难称为产业的。因为此前不仅发展时断时续,而且市场规模也非常小,尽管梁启超、鲁迅先生早就将科幻视为改造国家之文学,但直到1997年,科幻发展的正面价值才得到认同,产业发展才有了基础。

 

科幻产业这个概念被正式提出不过是最近几年的事,刘慈欣的《三体》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在2010年出版前,我们的科幻的商业价值没有被挖掘,图书出版领域缺少畅销书,作者的培养主要靠《科幻世界》这样一本杂志。

 


2015年8月29日,刘慈欣在签售会上与读者交流。张瑾 摄


我们面临很多问题,在各个方面的发育都不是太完全,但这也意味着一种可能,未来几年,我们可能创造出一种不同于美国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科幻产业发展的新模式、新路径。

 

当然前提是我们不要急功近利,克服基础薄弱、系统不完善的问题,理想的科幻产业链互相之间是支撑的,而科幻奖项在科幻从杂志到图书再到影视的链条中起到了重要的筛选和引导作用。

 



周世文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普部副部长

据科协数据显示,中国每年出版长篇科幻图书150-200种,大多为引进,国内原创长篇仅40种左右,而美国每年出版科幻图书达2000种,原创率近70%。与此同时,中国的科幻创作作家数量仅为200左右,而美国有约2000人。

 

我们的科幻创作人员还很匮乏,作品精品还太少,公众对科幻关注度并不高,对科幻产业促进创新发展的重要性理解还不够。

 

产业链无法通过市场的手段有效链接,我们还缺乏真正权威的、有影响力和号召力的、与国际接轨的科幻方面的平台和组织。

 


中国与美国的科幻业发展对比。 高杉制图



话题2

科幻如何与科学共生共荣?



9月8日,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嘉宾就“科幻与科学的共荣相生”话题进行讨论。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 摄


有一种观点认为科幻就是用幻想艺术的形式,表现科学技术远景或者社会发展对人类影响。对于科幻和科学的关系,他们是这么看的:

 

刘慈欣

科幻诞生于科学。我的创作核心目标是从科学中挖掘故事资源。那些离我们所认知比较远的科学知识里,看起来很陌生,却包含着巨大的故事可能性,以及难以领略的美学感受。对我来说,科学也是普及科幻的一种方式。

 

坦率地说,科幻小说幻想的那些情节甚至达不到后来几十年科技发展所带来的变化,比如智能手机,所以就这个角度而言,科幻是有危机的,所以,我常常想,科学催生了科幻,可能最后也会杀死科幻,即科幻生于科学,也死于科学”

 



何夕

科学很有魅力,科幻能从中汲取很多元素。前沿科学其实就是三个词:最大、最小、最复杂,只要满足其中的一个方面,就是前沿科学。只有宇宙和人的大脑同时符合这三个词,是前沿中的前沿。优秀的科幻就在于在表现宇宙和人本身。

 



麦克·E·布朗

美国行星天文学家

小时候,我从院子里看到火箭发射时就立下了探索太空的理想。同时我也在本地的图书馆里读到了很多科幻小说,那里面所蕴含的对科学的想象让我体会到科幻的魅力,所以我成为了科学家。就算没办法离开地球,我也能对宇宙进行探索。



话题3

中国科幻产业发展如何破题?




9月8日,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嘉宾就“科幻产业的链接与繁荣”话题进行讨论。刘伟 摄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实现中国科幻产业的繁荣,重点要培养科幻作家、产出科幻精品、扩大科幻迷群体、利用好互联网平台等,使得出版、影视、游戏等各个环节都有既具备行业素养又了解热爱科幻的专业人士。

 

张蓉  

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

如果有一个中国故事,从书到影视作品都大受欢迎,并衍生了一系列的周边产品,成为现象级、覆盖全产业链的作品,就可以称之为中国科幻产业繁荣的标志性事件。

 



阿甘  

导演、制片人

对中国电影人和电影制作来说,科幻电影是一个非常陌生的领域,要把科幻小说创作的成功案例转化为影像方面的成功,短期内还是个摸索的过程,“会以很多作品的失败作为奠基”。

 



吴岩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科幻作家

需要继续利用各种渠道呼吁社会的重视,让读者、观众更喜欢科幻作品。要研究更多科幻新现象,这需要系统的工程。

 

要建立一个好的作家作品成长机制。怎样把优秀作家培养起来?美国有一个培训班,每年做两次。我们完全可以复制这一模式。作家作品的这种成熟、成长机制需要产、学、研协作,需要培训和发表一体化。

 

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走的是救急的路线。西方国家有自己的编剧,国外很少有做改编的,基本都是编剧自己写的。但是由于中国急着上映电影,又没有编剧和导演,只好先从小说来转,IP缺乏只是暂时的问题,时间长了新一代电影人会形成力量,因此还是要鼓励科幻迷群体的壮大,从看科幻到愿意写科幻,中国的科幻产业发展可期。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我报道 微信二维码

我报道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284
点赞 6
更新 9月11日 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