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独家 | 国电集团谢长军:西北弃风问题两三年内无解,建议明确东部省份的消纳义务

2016-09-15 eo 南方能源观察 南方能源观察

eo记者 何诺书 发自北京 


2006年至今,《可再生能源法》实施已十年。弃风、保障性收购等成为行业热词。


多家机构联合举办的研讨会上,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企业国电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谢长军是最受欢迎的演讲人之一。他在会上表示,《可再生能源法》对产业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其颁布确立了可再生能源的法律地位、基本制度和政策框架;同时,也指出了《可再生能源法》在实施过程中面临种种困境,可再生能源全额保障性收购条款实施不到位,严重阻碍可再生能源可持续发展,并建议从法律的高度制定可再生能源跨区辅助服务机制,明确东南部发达省份对西部可再生能源的消纳义务。


谢长军也谈及了他本人对当前电力行业发展的几点看法和困惑,提醒行业同仁共同探讨和研究以下五大问题:


  1. 目前火电产能过剩怎么化解,怎么处理?这是当务之急,否则火电将重蹈钢铁行业的覆辙。

  2. 大部分的西南水电送不出来,怎么来解决?

  3. 三北弃风问题如何化解?

  4. 建了很多外送电通道,这些通道的效率和能力,以及接收方的接受能力,多方怎样协调,这些问题怎么解决?

  5. 在严重电力过剩的形势下,还要不要大力发展核电?


在会议间隙,eo特别采访了谢长军,请他谈谈对上述部分议题的具体看法和建议。


eo:目前,西北弃风限电问题日渐恶化,新疆、甘肃两地尤甚,如何评估当前这一区域的形势?未来对这些区域有何考量和打算?

谢长军:按照国家规划,这事其实很简单,在哈密按照规划建个几百万千瓦的风电,配套几百万千瓦的火电,通过特高压通道送到郑州。但事实上存在两个风险,一个是这条通道能否按规划送出,现在来看技术还不是很成熟,频率的对输送的影响比较大,风机本身对频率的支撑是有限的,发电侧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很长时间,电网如果也不能解决,这个通道的送出能力就会受到一定影响。第二个是市场风险,经济形势发生变化,原本规划郑州可以消纳这些电力,但现在市场变了,受端消纳不了,这给风电和火电的投资商带来很大投资风险。


现在解决的办法有两条,一个是经济复苏,河南经济发展,大量用电;第二个就是解决技术问题,电网公司努力攻克,让通道达到设计能力,因为原来送出能力是按800万千瓦设计的,现在实际送出不到400万。但这个问题也还是要给电网时间,毕竟是新技术,这么远距离的输电线路出现一些问题也是正常的,我们期待他们能尽快解决。


eo:出现那么多问题,风电大基地+特高压外送这样的开发模式是否需要政府和行业来共同反思?

谢长军:这种模式暴露那么多问题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个就是政府的原因,比如说甘肃,2011年甘肃省领导组织开会,推进酒泉风电基地二期建设的会议,我当时在会上提出反对意见,我说这个地方已经有四五百万千瓦的装机了,电网通道就五六百万,怎么消纳。我们都是国有资产,晒太阳不合适啊;电网公司如果能送出去,我们等通道建好我们再送出去也来得及,我们风电场的建设周期也就一年。但省领导给我两句话,第一你不讲政治,第二你不建就收回开发权。最后,国电集团60万千瓦的容量憋到去年才建成。


第二是电网配套,电网虽然一直在设计,但有个过程,一条线路根本送不出1200万的风电,再加上还要配套一些火电,而且通道本身规划的就是五六百万的通道,所以政府的规划跟电网的规划就是脱节的。


第三就是我们企业的问题,现在看来我们的问题也不小,我们作为企业不淡定,发电企业应该淡定一点,坚决不干这些规划不合理的事不就解决了嘛。我们当然也要反思,国电已经是拖到最后,我们在酒泉的60万千瓦是所有企业里面最后投产的,差点被甘肃省收回开发权了。


eo:新疆的问题也很严重,弃风、弃光都是排名前两位。

谢长军:新疆主要是这两年增幅太大了,突然暴涨,也是政府的问题。其实原本新疆政府批项目很慎重,我在龙源那段时间,新疆一年也就几十万(千瓦)的装机增长,现在一年冲到几百万(千瓦),一下就上到一千万了(千瓦)。本来新疆工业就那么多,用电量就这么大,就这么一个外送通道,这通道还有些技术问题没解决,这不就憋死了嘛。所以新疆的问题,近两三年内不会解决,甘肃也一样,我们在那些地方就不建了,坚决不建。


eo:现在还在规划新的外送通道,准东到华东这条线路不是正在规划中吗?

谢长军:是的,但不要寄太大希望于送出通道。经济不好的时候,各个省都要考虑自己的利益,去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长只有0.5%,河南还是负增长,当它不需要电的时候你还往那儿送,它的火电怎么保障?每个省还是会先保证自己的利益嘛。但经济发展较好的时候,一切都解决了,所以我们期待着经济重新腾飞。


新疆毕竟整个盘子不大,这几年装机容量增长和用电增长比率差不多是十比一,我们毕竟不是决策者,只能呼吁一下。如果按照我们的观点,2011—2012年之间我就提出了,新疆、甘肃不要新增增量了,或者每年增量不要超过50万千瓦,但那两年每年增量是四五百万千瓦,一下就搞死了,现在还有很多已经核准的还没装。


新疆主要是哈密地区搞了一个外送电基地,规划了800多万(千瓦)的风电,600多万(千瓦)的火电,还有200多万(千瓦)光伏,加起来一千多万(千瓦)。但800万(千瓦)不是就是800万(千瓦),风电的同期率一般是60%,当时设想风电最好的情况就是五六百万(千瓦),再配合200多万(千瓦)的火电调峰,送出不就是800万(千瓦)左右吗?设计是没问题的,但还是刚才说的两个问题,一个是受端不要电,另一个就是现在通道还有些技术问题。可能大家对风险还是考虑不足吧,都觉得建成就可以送,没有考虑可能的技术问题。


我们说三北问题,要分开看,首先限电最早的是东北,东北经济发展曾经比较缓慢,冬天还有供热机组,这些机组是一定要发电的,所以是拿风电作调峰电源,又送不出来,现在限电水平在20%—30%,不挣钱了,倒也不至于亏损,辽宁可能还可以做一波。西北,新疆、甘肃、宁夏这三省限电比较厉害,新疆主要原因就是上得太快了,宁夏是外送受阻,青海没多少风电,陕西基本不限电。华北主要是内蒙古和河北,河北主要是冀北,也就是张家口地区限电很严重,前段时间有一定改善,但改善之后又要上一批,这一批上了可能限电又会恶化。中国的问题就是这样,问题恶化到扛不住了总要有人来解决,情况改善一点了就又有人大量地投,投了又限,限完又建,不断恶性循环。


eo:“十三五”提出2020年建成2.5亿千瓦的风电,但三北地区大部分区域都叫停新项目了,企业是不是要全面向中东部转移了?国电这两年也在研究和开发低风速风电,前景如何?

谢长军:低风速的概念是龙源提出来的,过去说风电开发都是说年平均风速在7米/秒以上就可以开发,这水平以下的就不开发,后来北方就限电了,南方大部分都是7米/秒以下的,也有高的,但很少。后来对风机做了一些改造,把叶片加长,扫风面积加大,相当于发电效率更高,同样兆瓦等级的风机,叶片加长发电量就会增加,这个技术没有太大问题,是成熟的。低风速区域因为不限电,效益相对陷电时的北方地区要好,但南方地区毕竟植被好,不能破坏,风电场可以选择的场址不多。中国风电每年1500万千瓦到2000万千瓦新增装机,这样的增速最多只能维持五到六年,没有大的、根本性的改变,五六年过后我们的风电增长会走下坡,所以这五到六年三北限电一定要解决。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南方能源观察 微信二维码

南方能源观察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7179
点赞 48
更新 9月17日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