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在富人比穷人更忙碌? | 假期特别篇

经济学人集团 经济学人 2016-10-05
 
点击关注“经济学人”,欢迎订阅或置顶
纵观人类历史长河的大部分时间,富人的休闲时光都是最多的。过去一个世纪以来,劳动者的总工作时间减少了,但富人的工作时间开始超过穷人。经济学家说这是“替代效应”和“赢者通吃”的结果,而社会学研究认为,富人以往在闲暇时光里追求乐趣,而这种乐趣现在可以在工作中获得。说起来,十一你放假了吗?




“为什么如今富人的闲暇时光比穷人少”?


纵观人类历史长河,在大部分时间,富人的休闲时光都是最多的。英剧《唐顿庄园》(Downton Abbey)讲述了20世纪初英国上流社会的人间百态。剧中一位孤傲的贵族女子从未听过“周末”这个词,因为她每天都有足够的闲暇时光。相比之下,穷人则总是埋头苦干。苏黎世大学的经济史学家汉斯-约阿希姆·沃斯(Hans-Joachim Voth)表示,1800年,英国工人平均每周要工作64小时。他说:“在19世纪,判断一个人是穷还是富,只需看他的工作时间就可以了。”


在如今发达的经济体中,情况业已发生了变化。过去一个世纪以来,劳动者的总工作时间减少了,但富人的工作时间开始超过穷人。1965年,拥有大学学历的人(他们往往更富有)比拥有高中学历的人享受的闲暇时光多一些。但到了2005年,与拥有高中学历的人相比,拥有大学学历的人每周的闲暇时光要少8个小时。2013年发布的《美国时间利用调查报告》(American Time Use Survey)数据显示,在美国,与未获得高中文凭的人相比,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每天的工作时间要多出2个小时。其他研究表明,在每周工作50多个小时的美国人中,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所占的比例在1979~2006年从24%上升至28%,而高中辍学者所占的比例则下降了。富人似乎已不再属于休闲阶层了。


针对这一现象的解释有很多。其中一种与经济学家所说的“替代效应”有关。随着工资上涨,休闲的代价也更大了,休假就意味着放弃挣更多钱。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顶层收入者的薪水大幅上涨,而中等收入以下人群的薪水则出现停滞或下降。因此,随着不平等程度加深,富人有动力付出更多时间工作,而穷人则减少了工作时间。


现代经济“赢者通吃”的本质可能会放大替代效应。全球市场的规模如此之大,进行创新的企业往往能获得巨大收益(YouTube网站、苹果公司和高盛集团都是如此)。击败竞争对手可以获得巨额回报。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彼得·库恩(Peter Kuhn)和波莫纳学院的费尔南多·洛萨诺(Fernando Lozano)开展的研究显示,高技能工人亦是如此。虽然额外工作几个小时后不能立即获得加班费,但最成功的劳动者(通常是工作时间最长的人)可能会从“赢者通吃”的市场中获益。20世纪80年代初,与相同职业中每周工作40个小时的人相比,每周工作55个小时的人挣的工资要高出11%。到了2000年,这一差值已增加至25%。


经济学家通常认为,替代效应必然会在某个时候被“收入效应”抵消。随着工资上涨,人们有能力满足更多的物质需求。他们不再加班,而是享受更多的闲暇时光。买得起私人岛屿的亿万富翁丝毫没有加班的动力。但新的社会风气可能会颠覆收入效应。


在富裕国家,工作与休闲的状态自“唐顿庄园”时代以来就开始发生了变化。早在1899年,涉猎社会学的美国经济学家托斯丹·范伯伦(Thorstein Veblen)就发表过自己的观点。在他看来,休闲是荣誉的象征。富人可以差遣他人干脏活及重复性的工作,范伯伦将这类工作称为“工业”。但他所说的休闲阶层并不是虚度光阴、无事可做,而是应该从事“探索性工作”,即写作、慈善、辩论等富有挑战性与创新性的活动。


牛津大学研究者在发表于2014年的一篇论文中指出,范伯伦的理论需要更新。在发达经济体中,工作已显现出知识密集与依赖脑力的趋势。开电梯等令人乏味的工作越来越少了,时尚设计等有吸引力的工作则越来越多了。换言之,在办公室从事“探索性工作”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富人以往在闲暇时光里追求乐趣,而这种乐趣现在可以在工作中获得。另外,休闲已不再是社会力量的象征,而是代表着无用与失业。


这一社会学理论有证据做支撑。体力劳动和无需多少技能的服务性工作是人们最不乐意从事的职业。职业声望越高,工作满意度往往就越大。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阿利·拉塞尔·霍克希尔德(Arlie Russell Hochschild)在研究中指出,随着工作更多地受到智力激发,相比于家庭生活,人们开始更享受工作的乐趣。一位受访者告诉霍克希尔德:“我来工作就是为了放松。”而且富人经常觉得“赖”在家里就是浪费时间。2006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美国人中,与家庭收入不足2万美元的人群相比,家庭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人群沉迷于“被动休闲”(如看电视)的时间要少40%。


休闲是不得已而为之


那么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劳动者呢?由于低技能工作和体力劳动减少了,闲暇时光增加可能反映出这些劳动者的就业前景更黯淡了。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高中辍学者在劳动力市场上一直状况不佳。1965年,相比于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拥有高中学历的美国人的失业率要高出2.9个百分点。现如今,这一差值已上升至8.4个百分点。“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不一定会花钱享受闲暇时光。有些休闲时光可能不是自愿享受的。”芝加哥大学的埃里克·赫斯特(Erik Hurst)如是说。收入效应对低收入者的影响可能也发生了变化。得益于信息技术,我们有条件在广阔的天地中享受质优价廉的家庭娱乐,所以低收入者不必为了享受满意的闲暇时光而长时间工作了。


本文摘自《经济学人》经典合集《新经济学》,原文《报酬与休闲时光:要想洒脱不容易》



                           

《新经济学:解读现代经济》

Economics:Making Sense of the Modern Economy

[英]理查德·戴维斯(Richard Davies)主编

张慧玉  印家甜  杨梅 译

中信出版集团 · 2016年9月


内容简介


《新经济学》是《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近年经典文章的精选合集,由《经济学人》经济金融版块资深记者编辑精心选编。本书覆盖了经济、金融和科技领域几乎所有的热点话题,以幽默的笔法和鲜明的观点,深入浅出地解读当今世界的方方面面。文章涉猎广泛,既有对日常生活中经济学点滴的剖析,又关注宏观社会政经议题。全书分为三篇,通过历史、现状及未来的时间维度,洞察经济学背后的奥秘,阐释经济运行的规律。第一篇围绕“货币、银行与危机”,探讨今日社会经济局面是如何形成的;第二篇围绕“当今世界是如何运转的”这一宏观问题展开;第三篇展望新经济、新企业以及新经济学、机器人经济学的未来。每一主题均通过若干篇精悍易懂、精辟入理的独立文章呈现,带领不同层次、领域与背景的读者观察和理解现代经济,并为己所用。


作者简介




理查德·戴维斯(Richard Davies)


英国前任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Osborne)特邀经济顾问,2015年6月前担任《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经济编辑。在加入《经济学人》前,曾在英格兰银行工作,带领团队主营国际经济和金融业务;担任该行FinancialStability Report的首席执笔人,主要研究银行业的稳定情况。曾在位于渥太华的加拿大银行任职。入行之初为微观经济学家,曾在私人咨询处工作,后担任英国竞争委员会的政府反垄断经济学家。其学术研究发表在Journalof Money, Credit and Banking和Journal of Financial Stability等报刊上。曾在牛津大学林肯学院开设过经济学课程。


长按下方二维码并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

直接跳转至各大网站新书页面



长按识别二维码立刻下单




点击“阅读原文”,即刻购买《新经济学》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经济学人 热门文章:

你的学位回报如何?    阅读/点赞 : 22520/96

会计师的逆袭    阅读/点赞 : 19358/65

中国制造,优势令人畏惧    阅读/点赞 : 17624/78

纪念 | 杨绛与塞万提斯    阅读/点赞 : 13985/362

【封面速递】大学至大,发人深省    阅读/点赞 : 11001/70

奥巴马:美国经济面临四大挑战    阅读/点赞 : 9053/74

经济学人 微信二维码

经济学人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20072
点赞 66
更新 10月7日 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