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图赏 谁曾想到如今的切尔诺贝利竟变成欣欣向荣的动物...

南方能源观察 2014-11-16

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是目前人类历史上核电站发生的最严重的核事故。事故之后,切尔诺贝利成为一座空城。但是意外的是,这个曾经因为核电站而聚集起来的城市,在发生核电事故成为人类的禁区之后,并不是大家印象中的一片死寂,反而成为了动物的天堂。核事故的影响让人类抛弃了这座城市,但是大自然的恢复能力让核事故的影响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已经慢慢消散,离开了人类的打扰,这里成了一片几乎与世隔绝的净土,各种动物在此繁衍生息。


这样的轮回颇有些耐人寻味。核事故固然可怕,但是就切尔诺贝利的现状看,它的长期影响并没有大家印象以为的那么严重,至少所谓的辐射导致可怕变异之类的恐怖传闻并不属实。核电站是人类工业文明的典型代表,核事故也是人为事故的典型代表,这两者同时发生在切尔诺贝利,结果是把切尔诺贝利还给了自然。本期eo图赏,看看如今切尔诺贝利真实的另一面。


在乌克兰的荒野深处,有一个禁区,该区受到核污染28年来无人涉足,切尔诺贝利。1986年核电站爆炸事故后,近50万人被迫离开了这里。


没有了人类,野生生物填补了空白。如今这里森林茂盛、沼泽遍布、到处充满生机。


但是因为这片土地一直被封锁,地图上没有标注这块动物栖息地,也无人研究那些野生生物。


美国公共广播电台PBS制作了一期节目《Radioactive Wolves》,科学家和摄制组来到了切尔诺贝利,试图研究人祸是否给了自然重生的机会。


1986年4月26日,位于前苏联西南部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第四区在爆炸和大火中融毁。事故释放的放射性物质是当年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的400倍,40万人被迫永久离开家园。


事故反应堆周围方圆1100英里范围受冲击最严重。


政府宣布此地不宜人类居住,一块“禁地”,只有得到特许,并经过层层检查站审核后才能进入。


然而,奇怪的是,核事故不但没有把这个受辐射污染、被遗弃的世界变成荒漠,反而创造出了蓬勃的野生生命。就连荒野的象征——狼,也在其中。


“禁区”内的森林和麦田都得以灌溉,多亏了有河狸,河狸原产自白俄罗斯,但因为他们是农作物的天敌,所以像狼一样,它们也遭到人类捕杀。


现在的普里皮亚特河沿岸已无人居住,因此河狸很快重新回到这片土地。上千只河狸一刻不闲地工作,昼夜不停地过了一年又一年,它们拦截灌溉渠,破坏堤坝,复原了沼泽地供两栖动物、鱼、贝壳、昆虫、水獭、驼鹿及各种水禽生活。



臭名昭著的普里皮亚特河沼泽地曾经那样宽阔,它曾阻挡住了成吉思汗军队的进攻,如今湿地回来了,多亏了核辐射,以及欧洲最大的啮齿动物——河狸。



由于堤坝和水渠都已被破坏,废弃的田地和村庄得到普里皮亚河的浇灌,这更加加速了野生动植物的繁荣。只几天时间,春天的到来,使这里荒凉的气氛缓和不少。


美丽芬芳的果园,是曾经的切尔诺贝利的美丽遗产。果树对于野生动物是个甜蜜的诱惑,到了秋天,许多动物都会来这里饱餐一顿。衰老的果树倒坍在屋顶上,这些遗留的果园为野猪、熊和獾提供了美餐。


村庄废墟埋没在一片绿海之中,曾经被精心照顾的花园里的花儿,如今自由蔓延生长。



如今的鬼城普里皮亚特市曾是一个拥有5万8千人口的繁荣的大都市,它就建在古老的犹太贸易港口切尔诺贝利的边上,它从前一定是无论哪方面都让人满意的城市——一个模范苏维埃城市。


中心广场街道两边是种着玫瑰和茉莉的花丛,花儿们自由争相怒放,这是一个充满绿色的城市,绿得让人难以置信,绿得那样自然。如今,树木和森林霸占了普里皮亚特的街道和礼堂,同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野生物前来。


研究人员在污染极其严重的靠近事故反应堆的区域进行了一个重要实验,研究核辐射环境对野生动物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核泄漏以及爆炸发生时的风向,在辐射粒子图上标记得很清楚。这里就是曾经名噪一时的“红色森林”所在,在事故发生数月时间里,这里呈现一片锈红色。今天虽然这里的辐射远远没有消失,森林却又恢复了绿色。


一个花费了6年时间,对生活在这个重污染区的榛睡鼠的研究,也反映了大自然的自我恢复能力。


新生的榛睡鼠有百分之四到百分之八显示,辐射量有轻度超标,是未污染区的两倍。对于人类,这样的辐射量是绝对有害的,然而对于榛睡鼠,虽然有个别个体受到影响,但整个群体健康状况保持良好。事实上种群密度和繁殖率甚至比别的地方还要高。


鸟类观察家正在观察新搬到这里来的几窝猎鹰,如果鹰生存得好,那么猎鹰的猎食群体也一定不差。


观察结果显示,在“禁区”内,猎鹰和老鹰的个体数目都在健康范围之内。如此多的鹰再一次证明这里的生态系统状况良好。


通常鹰在高大的老树上筑巢,而“禁区”提供了更佳的选择,消防瞭望塔,只在易发生火灾的夏季几个月才启用,而老鹰们则是春季需要用。所以时间搭配刚刚好。现在,捡拾腐尸的季节已经结束了。河海湖水冰消雪融,捕鱼的季节到了。


切尔诺贝利的人工冷却池受到极其严重的污染,这里生长着身长八英尺,甚至更长的巨型鲶鱼。


大到甚至连这些巨型白尾海雕对它们都无从下口。


池塘里的鲶鱼和鲤鱼体型之所以如此巨大,与放射性物质无关,而是因为年龄的关系,鱼的一生都在生长,鲶鱼的寿命甚至可以长达100年。自从反应堆发生爆炸以后,它们一直在这里过着与外界隔绝的生活。


无数树木繁茂、多沙的岛屿为鸟类提供了繁衍生息的理想之地,这里聚集了包括岩沙燕、鸬鹚、水鹤和苍鹭等共约120个物种。


一种鸟被特别地吸引到这块地方来——黑鹳。因为这种鸟尤其钟爱废弃的,没有人类打搅的地方。


公墓,这块神圣的地方使乌克兰最后一片原始橡树林得以保存下来,这些大树足以承一吨重的鸟巢。


现在,地球上仅存的最后一个野马品种,只有人工圈养下的普氏野马。1900年,为了恢复物种多样性,一批普氏野马被放养在这里。


单单在20世纪,人类对这片野外湿地就进行多次毁灭性破坏,它曾遭到两次世界大战和斯大林时期狂热的蹂躏。讽刺的是,震惊全球的核泄漏事件,又把这里变成了如今的濒危物种的庇护所。


谢绝转载。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可以在线观看《Radioactive Wolves》


资料来源:PBS Nature系列《Radioactive Wolves》

编译、图文整理:eo数字媒体部


eo出品必属精品

记得关注每周的eo图赏,如果有能源美图的话欢迎推荐给eo喔!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